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零三章 谁敢跳就摁死
    上过战场上的老人到底杀过多少敌军的士兵,这个事儿谁也不知道。

    但是能带着二等功回来,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证明了。

    而按照解放军的纪律条令,想要立下一等功需要什么条件?

    战斗中英勇顽强,坚决执行命令,模范遵守战场纪律,完成作战任务成绩突出,或者主动掩护、抢救战友,事迹突出,有较大贡献的,可以记三等功;功绩显着,有重要贡献的,可以记二等功;功绩卓着,有重大贡献的,可以记一等功。

    这个一等功的条件看起来是不是没什么特别的?

    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先看看三等功的条件再看看二等功,还会觉得一等功很容易么?

    而且,一等功必须要经过军委的审批才可以。也就是说,二等功已经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了。

    老人回来后,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很平淡,但是在一次遇到小偷的时候,终于还是出问题了。

    拿着匕首的小偷被老人打断了六条腿。

    因为小偷有三个。

    老人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和村子里乡亲们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起来——这三个小偷好死不死的,也是村子里的。

    直到长大了以后,崇祯皇帝才算是知道老人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儿。

    老人是从战场上面下来后就直接复员了。

    说白了,战场上面养成的习惯,或者说肌肉本身养成的记忆,使得老人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后世在南边打猴子的时候,士兵们回来之后不能直接回家,而是要在一个军营里面每天叠被子,齐步正步走,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训练。

    而目的,也是让他们忘记战场,忘记硝烟,以后能够适应普通人的生活。

    但是能起到多少作用呢?

    穿越之后崇祯皇帝搞出来这个农垦军团,也是有着这一方面的考虑。

    士卒不能留在军中服役了之后,就进入农垦军团,其中全是军属,不存在无法适应的问题。

    但是崇祯皇帝却是歪打正着的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最起码张惟贤现在想要把卫所士卒拉出来开练,根本就不用顾忌时间一类的问题。

    不用种地的职业士卒就是好啊。

    心中有了底气的张惟贤也不推辞,当下便躬身应了。

    崇祯皇帝随即又命人通知了兵部崔呈秀和礼部孟绍虞。

    现在大明的军制被崇祯皇帝搞的有些不伦不类。

    像五军都督府,实际上是管着天下兵马,甚至于包括东海和南海两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舰队。

    但是宣战,或者类似于发布战争状态,军功的发放一类的,又必须要通过兵部。

    总之就是谁也离不了谁。

    搞定了崇祯四年军事演习或者说威慑,尤其是针对日本的事情之后,崇祯皇帝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现在基本上也就这样儿了,既然不能一下子把建奴怼死,那想要东瀛的那些矮矬子们一次怼死的希望就不大。

    毕竟卫所士卒算是陆军,陆军要钱,海军出动一样要钱,而且比陆军的花费还要大一些。

    还在还是钱的事儿比较重要。

    远在浙江,商人们的脸色基本上就没有几个好看的。

    赵老爷觉得自己远房表叔寇慎说的有道理,所以自己也干脆光棍做到底——直接就把所有该准备交税的材料准备好,就等着交税了。

    可是很多人并不这么想,哪怕是与赵老爷交好的绸缎大商李义尘也不这么想,就算是赵老爷把从寇慎那里听来的利害关系又一次分析了一遍之后,李老爷也依旧是不改初心。

    想要瞒报一笔税务,实在是太简单了,想要查账的话,乱七八糟的流水账务早就准备的妥妥当当的,为的就是防着这一天呢。

    至于说复式记账,本老爷就是不愿意用,有问题么?

    当然没问题,别说是李老爷一个人,就算是整个苏州府所有的商人老爷他们都有准备好的流水账务,新任的浙江税使太监刘景州都认为没有问题。

    随便他们用就是了,反正账务能对上,没有太大的出入,那就按正常收税的标准来收。

    如果账务对不上,再查到故意瞒税,那就慢慢走着瞧呗。

    实际上,大明时所用的记账方法,严格上来说已经结合了民间开始出现的复式记账法,大都以“收、支”为记账符号。

    其中最具有突出性的,大概就是四柱奏销册这玩意的存在了。

    所谓四柱奏销,其实就是按“旧管、新收、开除、实在”四柱格式编制的账册,但是这玩意官方是按照规定必须使用,民间由是各行其便。

    而大明律之中,所涉及会计官吏职务犯罪规定之详细、适用的刑罚之重均为历代罕见。

    值得一提的是,为整顿吏治和经济秩序,朱元璋策划了历史上着名的“明初四大案”,其中有两件属于经济领域的大案,其涉案金额巨大,对经济领域影响深远而为世人瞩目。

    在此之后,明朝政府便制定了严格惩治经济犯罪的法令,并在财务管理上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

    其中有一条就是把记载税款、钱粮的数字都改成大写的数字“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后世天朝的会计大写数字便是这么来的。

    通常来说,官方有什么好东西,尤其像是这种在民间吸收之后加以演变的好东西,那当真是民间跟风者甚多。

    像浙江这种经商之风极盛的地方,类似于这种记账方法早就满天飞了。

    如今却突然把这种记账方法收了起来,反而使用上了早就没什么人用的记账方法,如果说其中没有鬼,刘景州觉得除非自己是个傻子才会信。

    可是这样儿不行啊,这些税虽然是进了国库的,可是皇爷是要拿这些钱去打建奴的,你们这么干,不是让皇爷收不到钱么?

    皇爷收不到钱,肯定就会不开心,皇爷不开心,咱家这些做奴婢的心里,可就不太好受了哇。

    苏州府衙前的这条大街是刘景州盯上的第一个目标。

    把街上所有商家的账本都收上来之后,刘景州从京中带来的算科学生们就开始忙活开了。

    流水账是吧?

    没关系,全他娘的给你改成收支四柱账,一本本的来,一家家的核对,反正咱家从京中把算科学子带来了不少,他们就是专门干这个活儿的。

    而且在他们干活的时候,还有锦衣卫分开盯着,所有的账本都要交叉过上一遍,以防止哪个学生与哪家商有亲戚关系而包庇。

    刘景州带来的算科学生够多,查账的速度也确实够快,随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响声,一笔笔有疑问的账务也开始浮出水面。

    而一旦发现哪家的账不清楚了,刘景州就会直接就通知苏州府衙门前去拿人。

    拿了人之后,也不干别的,就是揪着账本上面有问题的几笔账反复的问,一直问,两次回答不一样就是一顿猛抽,直接把这笔账务的毛病找清楚了为止。

    用的时间不长,只过了区区七八天的时间,苏州府衙前的这些街上的所有账本就被审了一遍。

    一共是四十家商铺,一年的账本加一起足足有四百余本,而查出来有问题或者不清不楚的账务,就足足有八百人余条,基本上每本账本里面都能找出那么一两条,甚至于两三条记载的不清不楚的账务。

    拿着最终的结果冷笑了半天之后,刘景州才去寻了苏州府知府寇慎。

    寇慎也是蛋疼无比。

    四十家商铺,四十个有头有脸的大商人,后面还不知道站着多少的牛鬼蛇神,除了自己的那个远房侄子赵老爷安然无恙以外,剩下的三十九个都在被抓的名单之上。

    而这七八天的时间里,苏州府已经抓了五个人了——也就是说,还需要再抓三十四个人。

    可是人好抓,这些铺子一旦全部关了门脸,那苏州府的百姓还活不活了?会不会引得商人们集体罢市?

    看着寇慎满脸纠结的模样,刘景州笑道:“寇大人在担心?”

    寇慎点了点头道:“不错,本官担心这些商人被抓起来后会闹出乱子来。”

    刘景州则是满不在乎的道:“还能闹出什么乱子?莫非这些混账东西们还有胆子造反不成?”

    寇慎笑道:“若说是造反,这些人必然是没有那个胆子,否则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只是,本官担心的是这些个大商家都会罢市歇业。这些人单个都不起眼,可是背后的势力却是错综复杂,而苏州城内的商号,又大部分与这些人有关。

    万一这些人联合其他的商家闹市,那苏州城内的百姓生计必然会受到影响,到时候不管是刘公公,还是下官,只怕都不好向陛下交待。”

    刘景州却是嗤笑道:“随他们闹,咱家来时已经得到了陛下的旨意,谁敢闹事,就彻底的把铺子封掉,换人来开就是了。

    若是这些个混账东西们把税款都交齐,以后也老老实实的按时足额的交税,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可要是敢玩那些乱七八糟的路子,这事儿就绝不惯着他们,发现一个就摁死一个。

    咱家到要看看这些个软骨头的骨头有多硬!”

    寇慎闻言,心中的担心则是更甚。

    如果说这事儿是刘景州挑的头,自己大不了就向朝廷弹劾刘景州肆意妄为。

    到时候不管是这死太监背黑锅也好,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处置办法也好,总之税是收了,也算是对这些个大豪商们有个交待,百姓的日子还能照样过下去。

    可是现在刘景州话里话外的意思,这事儿竟然是皇帝陛下亲自授意的。

    那就难办的很了。

    寇慎虽然远离朝堂,官职也不大不小,仅仅是个苏州府的知府,但是对于崇祯皇帝登基之后一直以来的举动,自认为倒也算是看的清楚。

    最起码这位爷没有让手下背黑锅的习惯,什么事儿都是明火执杖的干,至于后果什么的,则是完全不在乎。

    而且这位爷还有一个毛病。

    都说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看打架的恨不得一回打死俩,可是这位爷向来是自己撸袖子打架也不怕事儿大。

    最起码南直隶那几万颗滚滚人头就是明证。

    然而自己在苏州府当这个知府也有几年的时间,对于这些个豪商是个什么德性,自认也算是看的清楚。

    没有胆子造反,但是要说这些人暗中不使些绊子,那傻子才会相信。

    刘景州看着寇慎那副坐困愁城的苦瓜脸,笑道:“寇大人慌什么?你不是还有个远房侄子?”

    寇慎心中激灵一下,问道:“刘公公的意思是?”

    刘景州笑道:“都说秦桧还有三个相好的,咱家就不信你那远房侄子就不认识一些个大商人?

    你侄儿的账目很明确,税也一文钱不少,这是好事儿。

    让他去联络一些个这样儿的商人,如果说苏州城的这些个混账东西把交税的事儿当儿戏,咱家就把他们当儿戏,以后这苏州城的铺子,全让你侄儿和他交好的,能老老实实的交税的商户去做。

    哪怕是这些个商人的实力小一点儿也没问题,有咱家护着,出不了问题!”

    寇慎当下也不再客套了,直接便出了书房吩咐道:“去,把赵逸海给本府喊过来。”

    刘景州这个死太监话里透露的消息太多了,多到让自己都心惊的地步。

    现在唯一盼着的,就是赵逸海知道些好赖,别作死。

    此时的赵逸海,正在和苏州府几十个有名的豪商聚在八仙楼里面饮酒。

    饮酒的气氛不算是太好,基本上都是在讨论这次的税收问题。

    狗皇帝说要收商税,大家伙儿就交商税,但是谁又能想到,那狗皇帝居然把税监这种玩意又给派出来了?

    税监还有什么好东西?来了不就是敲骨吸髓来了?

    听着一伙人越来越离谱的讨论,赵逸海的心中也是越来越不屑。

    表叔说的对,这伙儿人想造反没胆子,玩这些个阴招等于就是给自己招灾惹祸,如今干脆已经商量到罢市上面去了。

    咳了咳嗓子,等着其他人安静了一些后,赵逸海开口了。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