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一十章 没点数儿的蛮子和煤矿
    当然,皇长子,这个还没有取个正式名字的小家伙,以后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一个辽王了。

    如果实在不愿意,自己去把极北之地打下来称皇称帝的试试呗,再牛逼一点儿就等崇祯皇帝死后反攻大明,学习朱老四一般,别管是从自己弟弟的手里还是自己侄子手里,把皇位抢过来自己挑着担子上。

    反正这肉都烂在锅里了。

    崇祯皇帝不相信被自己教导起来的这些个儿子们会有哪个会不想着当汉人而想着当野人的。

    哪怕是其中出几个废物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养的起。

    等完颜玉卓睡的沉了以后,崇祯皇帝才轻轻的抽出了自己被握着的手,悄然的走出了完颜玉卓的寝宫,吩咐道:“都好生伺候着,若是谁敢怠慢了,仔细你们的皮!”

    此时张皇后与周皇后也一起走了过来,孩子也换成周皇后抱着了。

    周皇后将孩子递给了崇祯皇帝后,勉强笑道:“睡着了,挺可爱的。”

    等张皇后走了之后,崇祯皇帝才轻笑道:“皇后这是什么表情?今儿个朕努努力,赶明儿个就让皇后给朕生个皇子出来。”

    周皇后这才噗嗤一笑,似羞似恼的道:“陛下当生孩子是什么了,还能说生皇子就生皇子啊?”

    崇祯皇帝伸手指了指天空,笑道:“朕倒要看看,谁敢不给朕面子!”

    肯定没有人敢不给崇祯皇帝面子,因为崇祯皇帝清楚的记得周皇后是生过儿子的,第一个生了个女儿,第二个估计就得是个儿子,这事儿没跑。

    安排完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崇祯皇帝也直接去了周皇后的寝宫,实现自己的承诺去了。

    有了儿子的崇祯皇帝高兴的不得了,可是远在新明岛的朱聿键等人就高兴不起来了。

    跺了跺脚,朱聿键哈出了一口冷气后道:“这破天气,不应该是夏天的么,怎么就成了冬天了?”

    朱倬纮同样紧了紧身上的裘衣,哈着气搓手道:“他娘的,失算了,这回麻烦真的大了。”

    朱存机同样满脸的不满之色,哼道:“按时节,这时候大明应该快秋收了,这破地方倒好,下起了雪来了!要不是这岛上的木对足够多,这他娘的得冻死多少人!”

    朱聿键道:“拉倒吧,冻不死人,反正木头多,随便烧。就是那些蛮子的事儿又他娘的得拖下去了。”

    朱存机道:“拖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办法,不拖下去能怎么着?只能慢慢等着开了春再说了。”

    朱聿键嗯了一声道:“也只能如此了。还有,得跟郑芝龙说一下,这棉衣必须得给咱们弄来,还有这棉花种子也得要,要不然明年可怎么过啊。”

    朱聿键的话音刚落下去,屋子外面就是一阵寒风呼啸的声音,仿佛如同哨音一般的尖锐,而被寒风带起的雪粒,刚是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户之上。

    朱倬纮哀叹道:“这也太他娘的冷啦!这些个工匠里面就那么几个会织火炕的,这得弄到哪年才算完事儿啊!”

    朱聿键挪了挪身子,让自己离着火盆更近一些,苦笑着说道:“忍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这事儿怪王叔。”

    朱倬纮虽然心中不爽,却还是开口道:“这事儿王叔的决定是正确的,不怪你。”

    就在李鸿基带着自己的手下和装备去帮助商继兴去怼其他的部落之后不久,新明岛的天气就开始变化了。

    树叶开始变黄,满地的青草开始枯萎,花儿也落尽了,天气也渐渐的凉了下来。

    继而变得更凉了些,天空中也开始慢慢的飘起了雪花。

    而且操蛋的是,根本就没有留给朱聿键等人足够的反应时间——整个秋天甚至于持续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开始进入了寒冬之中。

    朱聿键等人都好说,三个人毕竟身为藩王,家底都殷实的很,裘皮这种御寒之物,谁也不缺。

    可是跟着三人来到新明岛的百姓可就遭了殃了。

    朱聿键三人刚刚跑来新明岛的时候,正值是夏天,所以根本就用不着准备什么御寒之物,而这个夏天又显得长了一些,所以后来的百姓们也没有准备。

    后果就是当不足半个月的秋季一过,大明的百姓们就得直面刺骨的寒风了。

    哪怕是修建了屋子也不行——根本就没有在屋子里面修建火炕。

    跟着崇祯皇帝混久了的朱聿键深深的知道民心有多重要,更清楚该如何去收买民心。

    最后跟朱倬纮和朱存机两人一商量,先把会织火炕的工匠们派出去帮助百姓织起火炕来,然后再从百姓里面挑选一些人跟着学习,这样儿会织火炕的人就会越来越多,织火炕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而为了收买民心,三个人干脆决定等百姓的火炕都织完了之后再给三个王爷弄火炕这种玩意,自己先忍耐一些。

    抄起温着的酒饮了一口之后,朱倬纮才砸吧着嘴道:“他娘的,堂堂的大明藩王啊,三个,过的这日子还不如大明的一个土财主,说出去谁信?”

    朱聿键苦笑道:“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本王是信了。陛下说的对,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看看现在外面百姓们的反应就知道,咱们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

    整个新明岛上,大明的人口已经接近十五万之数,虽然大多数还是兵丁为主,可是零零散散的也有百姓们开始聚居在一起,甚至于连城镇的雏形都开始出现了。

    就在三个原本的人渣,现在勉强算是合格的藩王下令先替百姓织火炕之后,整个新明岛上的百姓家***奉三个藩王长生牌位的人就多了起来。

    整个新明岛的百姓们家**奉的牌位挺有意思,最上面的自然是玉皇大帝——这是崇祯皇帝不断洗脑的结果。

    其次就是崇祯皇帝自己的长生牌位,接着就是朱聿键等三个藩王的长生牌位。

    朱倬纮又饮了一杯后,才开口道:“所以说,这事儿根本就不怪王叔,反而要感谢王叔才是,否则的话,咱们哪儿来的这般民心。”

    朱存机同样饮了一杯后,笑着道:“可惜了,就是那些蛮子的事儿,也不知道李鸿基那家伙得多恨咱们三个呢。”

    三人又一起饮了一杯之后,又一起长叹了起来。

    李鸿基被派出去帮助商继兴去搞事情,同样也没有准备御寒之物——任谁都没有想到冬天会来的这么快。

    但是李鸿基的小日子过得比朱聿键他们三个藩王可强得多了。

    由于崇祯皇帝记得酒精这玩意是消毒的利器,所以穿越之后一边造了烈酒向草原和辽东以及日本贩卖,一边大量的提纯出来些酒精配发到了军中。

    朱聿键三人出海的时候,酒精同样也没少带,就是为了防止有士卒在战场受伤后没有办法消毒。

    但是种花家的百姓吧,总有一种天赋技能,就是把正事儿给干歪。

    比如说这酒精,明明是消毒用的,可是现在就被李鸿基给掺了水,当成酒来喝了。

    虽然说喝的多了脑袋也会像被人用锯子给锯了一般难受,可是这玩意毕竟是酒,好东西啊。

    而商继兴身为新明岛的土着,对于哪里能避风能避寒,那可是比朱聿键他们这些人更清楚。

    眼看着一下雪,商继兴就带着李鸿基找到了避雪的地方,一边饮着李鸿基掺了水的酒,或者说是掺了酒的水,一边美滋滋的憧憬着自己以后一统其他部落的美好未来。

    实在是太美了,短短不过半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叫李鸿基的好兄弟就带着自己灭掉了两个不愿意服从于自己的部落。

    尤其是李兄弟教给自己筑的那个叫京观的好东西,当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

    时间不用太长,估计只要两年的时间过去,自己就能完整的统一这片大陆。

    到时候是让他们那个皇帝封个王,还是干脆把他们也给赶走,自己独占这片大岛,到时候就得看自己的心情如何了。

    想到这里,商继兴的心头越发的火热,举起酒杯对李鸿基道:“请!”

    李鸿基同样的举起酒杯,笑道:“请!”

    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之后,李鸿基才问道:“商兄弟,只是不知道这冬天还有多久才会过去?”

    心里掰着手指算了算天也没算明白到底是多久的商继兴最终有些丧气的道:“总得有一两百天的时间罢。

    到时候外面就不会飘着白色的雪,地上也会长出绿色的芽,吃的也会慢慢多起来。”

    李鸿基嗯了一声后,暗自盘算了一下。

    这些个蛮子实在是太没谱了,到底是一百天还是两百天?这他娘的相差一倍呢。

    而且一百天就是三个月还多的时间了,如果是两百天,这岂不是要六个多月的时间?

    这破岛子上面有六个月的时间屁事儿干不成,那还搞个屁,别说是开疆扩土了,搞不好还得指望大明本土不断的运送物资来养活新明岛呢。

    想到这里,李鸿基便对商继兴道:“商兄弟,你先喝着,我出去瞧瞧士卒们都怎么样儿了。”

    说完之后,便对着李过使了个眼色,叔侄二人一起走出了山洞。

    来到一个全是明军士卒休息的山洞之后,李鸿基才开口问道:“你怎么看?”

    李过道:“回叔父大人的话,其实侄儿觉得这蛮子头领的话有些不尽不实。

    再怎么说,他也是在这岛上面土生土长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冬天有多长?

    我觉得倒是有可能是这蛮子根本就不会算数,搞不清楚一百多天和两百多天到底相差了多少。”

    李鸿基嗯了一声,说道:“倒也不无可能。这些个蛮子,当真是不学无术,什么事儿不是用很多就是很多很多,不是用很长就是很长长多,乱七八糟的也没有个定数。难怪是圣人不到之地。”

    李过干脆道:“且不管他,咱们就先按着正常的冬天来算,估计这地方跟大明也还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只是气候正好相反了而已。

    大明的冬天既然有三个月左右,那这里的冬天其实应该也是差不多,就算是长一些,四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了。

    咱们且耐心的等着开春了,再去办王爷交待的事儿。”

    李鸿基嗯了一声,吩咐道:“都听到了?等雪停了,且先把这里的消息向三位殿下传过去,好早做准备。”

    等传令兵躬身应是之后,李鸿基才带着李过回去了商继兴所在的山洞里面。

    此时的商继兴已经喝的满脸通红了,眼球都已经开始有血丝出现,神情之中,已经带上了七八分的醉意。

    李鸿基见状,笑道:“商兄弟,这附近还有多少个部落?”

    商继兴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带着满嘴的酒气道:“还有,还有六七个吧,不过都离的不近。反正,最近的一个,也要走上半天的距离。”

    李鸿基见商继兴已经这般模样,连接着问下去的兴趣都没有了。

    这家伙明显已经喝多了,而且所谓的走上半天的距离到底是多远?

    十里?二十里?

    这些个该死的蛮子!

    得到了李鸿基派人送过来的消息后,朱聿键和朱倬纮,还有朱存机三人同意是暗骂了一声该死的蛮子。

    怎么就不能好好的计数呢?一百天和两百天那他娘的差的有点儿太多了啊!

    真是不知道到底是商继兴那个蛮子故意的,还是说蛮子们真就他娘的没有点数?

    事实证明了,蛮子们是真没数。

    整个冬天虽然也难熬了一些,可是在有着随便烧的木头和石碳,还有火炕的情况下,朱聿键三人还是带着治下的百姓们一起渡过了第一个冬天。

    而且这个冬天的时间也不算太长,撑死了也不过是两个多月的时间,甚至于都不足三个月,气温便慢慢的回升了。

    没错,在新明岛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石碳矿区,里面的石碳根本就不用打什么矿洞去开采,直接过去捡就行了。

    他娘的,老天爷真是太偏爱这些个蛮子了,这应该是大明的才对!

    愤愤不平的朱聿键在和朱倬纮还有朱存机商量过后,直接就把这事儿写成了奏章,让郑芝龙给崇祯皇帝带了回去。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