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兵围大凌城
    崇祯皇帝万分挂念的黄台吉此时也在想着怎么样儿才能一改当下的态势,然后去把明国的狗皇帝怼一波。

    最好是让那狗皇帝承认自己在辽东的统治地位,否则的话,总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

    想了半天之后,黄台吉才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都是已经死了的努尔哈赤留下的麻烦。

    瞧瞧这破缺席,玩什么八王议政?本汗自己一个人的权利要分给八个人,这八个人如果搞到一块儿去了还能够罢免本汗?

    彼其娘之,这不对劲啊,得改。

    而且自觉得自己手里有了红衣大炮的黄台吉认为自己的家伙儿也够硬,没道理不好好收拾收拾然后去灭了那狗皇帝。

    所以黄台吉干脆把代善、阿敏、莽古尔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济尔哈朗给召集到了一起,研究一下改制的事儿。

    其实所谓的商议,基本上也就是黄台吉的一言堂。

    代善跟黄台吉不对付,可是当初被多尔衮给摆了一道之后,代善就恨上了多尔衮,两人嫌隙渐生,如此已经是势同水火。

    阿敏就更不用说了,身为大明的建州都指挥使,虽然是暗地里一直见不得光的,可是阿敏觉得黄台吉这种蛮子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自己只要把消息报给大明朝廷就行了,剩下的也不用自己多管。

    至于阿济格和多铎则是站在多尔衮一边的,哪怕是现在多尔衮要造反,两人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反。

    而多尔衮则是因为布木布泰的关系,暂时性的跟黄台吉搅和到了一起。

    济尔哈朗是舒与哈齐的第六子,本身应该是与阿敏走的最近,可是实际上,济尔哈朗自小就生活在努尔哈赤的宫中,由努尔哈赤加以抚养。

    所以济尔哈朗与努尔哈赤的儿子们关系很好,尤其是与皇太极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与阿敏的关系倒是一般中的一般。

    也正是因为如此,济尔哈郎才会在舒尔哈齐和长子阿尔通阿,三子扎萨克图谋反不成,舒尔哈齐被幽禁至死,阿尔通阿和扎萨克图被杀之后继续受到信任和重用。

    而这里面最倒霉的应该就算是阿敏了。

    莫名其妙的差点儿被老奴努尔哈赤给弄死,后来就算是在黄台吉等人为了收买人心所以坚持求情的情况下免于一死,一半的家产也被老奴给没收了。

    所以阿敏在面对着大明的锦衣卫接触之时,立即就倒向了大明——反正建奴自己的日子不好过,黄台吉比之明朝的那个小皇帝差的太远,而跟明朝搞到一起又能实现自己那个死了的老爹的遗愿,怎么看都是很合算的事儿。

    至于莽古尔泰,虽然自己不爽黄台吉很久,可是却被压制的死死的,因此也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随着黄台吉这狗东西折腾去。

    八大贝勒里央除了代善与莽古尔泰算是一条心,都瞅着黄台吉不爽之外,剩下的人各有各的小算盘,却最终没有人反对。

    在这种情况下,黄台吉提出的改制这议很快就得到了通过——效仿汉人官制,设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

    唯有在吏部一事上,除黄台吉之外的其他几人都表示了反对——吏部是专门管官员的,而现在的官员都是各个旗主自己人。

    真要是让黄台吉把吏部这事儿弄成了,他要是不往自己的旗下掺沙子,那才是见了鬼的事儿呢。

    到了最后,六部变五部,而且变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意思——尚书这个职位是没有的,由几个贝勒分别管部事。

    每部再设承政——蒙古承政与汉承政,其下再设参政八员,启心郎及笔贴式若干。

    等于是建州女真是老爷,蒙古承政和汉承政就是打工的。

    当然,在黄台吉看来,这么安排肯定是没问题的——要光在还要让你汉人泥堪来管部事么?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什么时候奴才也想和主子爷并列了?

    等到官制及“五部”的事儿定下来之后,黄台吉又开口道:“本汗听闻明国蛮子要在古屯那里修筑大凌河城?”

    阿敏哈哈笑道:“大汗可是想要除了此城?奴才请为先锋!”

    黄台吉却笑道:“急甚么,先让他们修着就是。这时候去,若是明国蛮子干脆放弃不修了,岂不可惜?等他们修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兵围大凌城,专打蛮子援军。”

    阿敏闻言,心中顿时一阵纠结,只是躬身道:“大汗英明。”

    黄台吉又接着道:“据本汗收到的消息看来,那些蛮子们虽然打算修筑大凌城,却还没有开始动工,现在不着急,且先等着他们去修,现在当务之急,是弄清楚他们那边都是谁在负责此事。”

    其实根本就不用黄台吉想的那么麻烦,因为孙承宗对于这事儿一点儿保密的意思都没有。

    辽东巡抚邱禾嘉觉得应该在广宁、义州、右屯这三个地方筑城,不管是建奴进犯还是主动出兵去怼建奴,这样儿都有着三个钉子在盯着建奴。

    孙承宗则觉得广宁太远,应该先在古屯筑大凌城,然后再一步步的向前推进。

    不得不说,孙承宗又回到了原本的历史上的老套路——步步为营,逐步蚕食,一点点的挤压建奴的生存空间,然后再一波流平推过去,彻底怼死建奴。

    其实这个方略不能说错,甚至于可以说是付出伤亡最小的一个策略——但是这个策略花销太大。

    如果说是朱元璋或者朱棣还活着的时候,甚至于正德年间,这个策略实施起来都没有一点儿压力。

    毕竟那时候的大明朝廷有的是银子,有的是能打的军队,想要这么干简直不要太轻松。

    可是实际上,孙承宗提出来这套策略的时间是天启年间。

    那时候已经开始各地乱子不断了,天灾基本上年年都有,魏忠贤玩了命的弄钱还不怎么够用呢,更何况在辽东玩这么烧钱的策略了。

    所以孙承宗就只能被老魏给弄回家去了——实在是烧不起那个钱。

    至于现在,孙承宗觉得国库应该是有钱的,起码这军饷向来是一文钱不缺,一天也不会耽误的足数发下来。

    既然国库有钱,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开始修城,然后蚕食掉建奴不就是了?

    搞笑的一幕就出现了。

    原本历史上,大凌城是崇祯四年七月动工,快完事儿的时候结果停工了,然后建奴兵围大凌城。

    现在就是大凌城在崇祯四年四月动工,刚开始修建就被建奴给盯上了。

    只是黄台吉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大凌城过半之时就率兵围了过来,却仍然没有大凌城筑城的速度快——甚至于城头守军一边与自己对射,一边儿加固城防。

    大凌城中,祖大寿已经陷入了暴怒的状态:“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就说那些个文官都是扯犊子,现在瞅瞅,都成啥逼样儿了?!”

    何可纲劝道:“大帅何必如何?倒不如坚守一段时间,援军总会到的。”

    祖大寿气闷的道:“援军到了又能如何?跟建奴打野战么?莫说是我,便是你自己又能信几分?”

    何可纲苦笑。

    自己等人本来是筑大凌城的,带的物资倒是不少——可是偏偏没有带多少吃的,都是靠着后方的补给。

    如今却被建奴给围了,整个大凌城四面全部被建奴挖出来的濠沟,还有立起来的拦截战马用的栅栏,说句插翅难逃也不为过。

    更让人头疼的还不止这一点。

    建奴也有了火炮才是最让人头疼的,哪怕是射程和威力都不如大明的火炮更厉害,可是有和没有,那就完全是两回事儿了。

    最起码锦州方向的援军是不太能指望的上了。

    如果说建奴的濠沟抵着城墙来挖倒是好了——那样儿就省得自己这些人半夜还得出去挖护城河。

    没错,祖大寿和何可纲打定的主意就是死守大凌城吸引建奴,让孙承宗有机会怼建奴一波狠的——反正自己想逃也没地方逃,不如就玩一把大的。

    历史的不可预料性再一次显现了出来。

    趁夜挖护城河的想法是好的,祖大寿和何可纲也是这么干的,然而带来的副作用是两人谁也未曾预料到的——城中粮食不足了。

    副将张存仁斜着眼白,盯着祖大寿和何可纲道:“没粮食了,咋整?”

    祖大寿挥了挥手,心烦意乱的道:“咋整?要不然你吃人肉?现在本帅不也是没得吃?去去去,什么草根树皮,能吃的就先吃着,实在不行把干活的牛给宰了吃。”

    张存仁讪讪而退,何可纲劝道:“咱们还是想办法去信给孙师,让他老人家赶紧进军是正事儿。”

    何可纲却突然间盯着祖大寿道:“大,吃人肉这事儿,你敢不敢?”

    祖大寿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怒道:“你疯了?史上吃人肉的下场如何我不知道,可是陕西那边儿有过吃人肉的,后果你没听说?”

    何可纲两手一摊,笑道:“知道啊,不就是满城屠尽?可是不吃人肉怎么办?

    草根树皮有啃完的一天,牛肉同样也有吃完的一天。就城里的牛,真让将士们敞开了吃,估计都撑不了一天。

    到时候怎么办?将士们饿死了,谁来守这个城?”

    祖大寿气哼哼的道:“你别想,我跟你说啊,吃人肉这事儿就犯忌讳!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吃人肉!”

    只是祖大寿也没有想到,这万不得已的那一在会来的这么快。

    要说城中武器,其实是不缺的,甚至于连火炮的弹药也是足足的,哪怕是建奴也有了所谓的红衣大炮,可是靠着射程和威力,大凌城甚至可以与建奴一起对射。

    看着又一次扔下一片攻城士卒的尸体后退却的建奴,何可纲咬牙道:“我出城去挑衅建奴,大帅命人准备一下,把建奴的尸体都拖回来,能拖回来多少算多少。”

    祖大寿怒喝道:“放屁!城中的粮食虽然说已经没了,可是还有牛肉不是?就算是喝肉汤,也能再撑两天,另外想办法!”

    止住了何可纲之后,祖大寿才开口道:“吴襄他们也快来了,再忍忍,本帅这两天也跟将士们一起喝肉汤,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两天挺过去。”

    祖大寿的话音刚落,建奴军阵之中就有人单骑出阵,驰至城下之后高声叫道:“城头守将听着,我家大汗有话要说!”

    祖大寿黑着脸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劝降就省了!”

    单骑出阵的使者被祖大寿一句话给噎的直翻白眼,过了一会儿才高声道:“我家大汗说了,只要开城投降,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岂不好过死守于城中?”

    祖大寿脸色不变,悄声对何可纲道:“我引他过来,你射死他!”

    使者见祖大寿嘴巴开合,却没有声音传过来,再一看风向,以为是自己没有听到祖大寿的声音,便又催马向前了几步。

    何可纲都没有想到机会来的会这样儿突然,趁着使者侧耳听祖大寿满嘴胡柴的时候,直接便搭弓引箭,直直的射向了使者。

    见使者中箭落马,何可纲笑道:“幸不辱命。”

    祖大寿则是没有理会何可纲,解开裤带之后便向着城下尿了起来,边尿边嚣张的喊道:“来,草你们个娘的,跟老子玩这一套!”

    建奴阵中又是一骑驰出,这回却学的精了,再也不往城下靠近,反而远远的喝道:“自古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祖大将军不赚太过了么?”

    祖大寿在城头之上狂笑道:“傻了吧你,黄台吉跟本帅可不是两国,他他娘的是叛军,懂么?

    老子杀个叛军而已,扯什么两国交兵?这事儿就是闹到皇上跟前去,那也是本帅有理!”

    新出阵的使者伸手指了指祖大寿,干脆悻悻的回去复命了——闹到皇上跟前?

    那不就是说闹到明国那狗皇帝跟前去?别说是两国本来就在交战,就算是友好的兄弟之邦,那狗皇帝会怎么选择也是很明显的事儿啊。

    感觉黄台吉被人给侮辱了的济尔哈朗怒道:“大汗!要不然奴才再带兵攻一次,一定把这大凌城给拿下,然后鸡犬不留!”

    黄台吉却眯着眼睛道:“不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