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这玩意,嘿嘿嘿
    当然,光想着把汉人泥堪都杀光了也是不成的,毕竟还有一些是不能杀的。

    比如说已经入了旗的,成了汉军旗的那些,还有像范文程一类的家人,还有归来的诸生,那都是不能直接杀了了事的。

    毕竟这些人都杀光了,可就没有人给自己谋划了不是?

    最让黄台吉感觉无奈的是,辽东之地现在对于大金国来说,基本上就是一个鸡肋之地。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如果一定硬要说有什么好处,大概也就是辽东的地盘够大够好,比奴尔干都司虽然小,可是这地上种出来的东西总是要多一些,去大明和朝鲜抢什么东西也方便一些。

    不过,让黄台吉松了一口气的是,随着人越来越不好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弃了辽东,转而向着奴尔干都司方向去了。

    至于奴尔干都司那边会被抓成什么鸟样儿,黄台吉并不关心,反正那边也没有多少人是真正死忠于自己的,无所谓。

    随着大明的勋贵子弟和百姓子弟们在辽东已经抓无可抓捕无可捕,无奈的北上奴尔干都司之后,朝鲜派过来的新附义军也选择了回归朝鲜。

    毕竟大明爸爸说了,保持住现在对建奴的围困之势就行了,不是打算直接一波流怼死建奴,新附义军留在这里的意义不是很大。

    各方势力的散去,让辽东一时之间显得空了起来,奴尔干都司又热闹了起来。

    跟黄台吉一样,洪承畴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随着越来越多的建奴和被抓了的汉人百姓送回来,铁路的修建速度又开始大大的加快了。

    当然,再多的人,洪承畴也不嫌多,毕竟苦力这东西还是越多越好,尤其是死的速度比较快的时候。

    每天死上几十个算是慢的了,偶尔遇到一些操蛋的地形,或者山脉的时候,死上几百上千甚至于上万个都是很正常的事儿。

    补充的速度比死的速度都没强哪儿去,怎么可能会有人嫌苦力多。

    崇祯皇帝同样表示无所谓,除了国库里的银子花起来跟流水一般让人心疼以外,剩下的都还不错。

    最起码死的都是外族,百姓们表示既然不是自己去死,而自己还有工钱可拿,那皇帝陛下愿意修铁路就修呗。

    最好是再把长城也修一遍,运河也重新疏通一遍,只要有工钱可以拿就好。

    实在没活儿可干的话,要不要顺便把您老人家的寝陵一起修喽?毕竟其他的皇帝一登基就开始忙活这事儿,您老人家就不一起研究一下?

    对此,崇祯皇帝只能是呵呵冷笑两声,然后再暗骂上几句麻卖批。

    修寝陵这事儿吧,基本上所有的皇帝在登基之后都会开始忙活,但是崇祯皇帝却从来没想过这事儿。

    从天启七年登基到现在,崇祯皇帝几乎是没有哪一年不为了银子发愁的,也就是崇祯三年四年的时候开始收了商税,这日子才好过一点儿。

    之前可是连内帑里边儿都没有多少钱,修寝陵?

    算了吧,万一哪天玩脱了,估计直接就挂树上去了,这陵修不修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所以崇祯皇帝从来就没有打算过修寝陵的事儿。

    不过真要是给自己修寝陵,崇祯皇帝也没打算把自己的寝陵跟其他的大明皇帝们修在一块儿。

    首先,自己是个冒牌货,其实,修到西边去最好,只要自己的陵墓在西边儿,后世不管哪个孙子败家,败家到什么地步,都不可能把自己的寝陵给扔掉。

    随着辽东那边渐渐的入了冬天,不管是勋贵家的子弟还是寻常百姓家的子弟,都开始带着大量的银子还家。

    还有就是带着很多的骨灰——整个崇祯四年的年尾,大明处处有人戴孝,都是为了银子而死在辽东的。

    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操刀子砍人的同时也很有可能会被别人给砍死。

    但是民间没有谁怨恨崇祯皇帝,连一句抱怨的声音都没有,甚至于让崇祯皇帝自己都不敢相信。

    直到锦衣卫的消息传回来,才让崇祯皇帝确认了确实如此,根本就没有百姓恨自己一分一毫。

    那些纯朴的百姓根本就没有想着是崇祯皇帝的原因才导致了自己家的男人或者娃子死在了辽东,而是认为是他们太贪,所以才会有这种事情的发生。

    而皇帝陛下既把大军派到了辽东以为保障,又提供了刀剑盔甲,该给的银子一点儿没少,虽然这些人都入不得忠烈祠,也同样没有官府发下来的烧埋银子,算不得阵亡,可也算得上是仁致义尽了。

    这种情况下还去怨恨皇帝陛下,还有点儿良心么?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良心的总是有很多。

    大明这边年关将近,已经开始了能够冻死狗的天气,朱常瀛还有朱常浩、朱常润还有朱恭枵已经先一步跑到了松江府,打算先行一步,去新明岛上面看看自己未来的地盘,连年都不打算在大明过了。

    至于说百姓的问题,自然有王府手下的人与南直隶的官府在一起研究,事事让王爷操心像什么样子?

    一路航行到了新明岛之后,这四个藩王身上的衣服已经一脱再脱,最后干脆换上了短打一般的丝绸短衣——穿着凉快。

    下了船之后,看着来接自己朱聿键三人,朱常浩先开口道:“这破地方怎么这么热?不是快过年了?”

    苦笑着的朱聿键道:“过年?这不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么,快了,没几天了。”

    等到了朱聿键等人所在的所谓“王宫”之后,朱常浩等人更是傻眼。

    朱常浩一脸怀疑的神色,问道:“这就是王宫?你们就住这儿?”

    朱聿键嘿嘿笑道:“没错啊,挺好的,天热的时候凉快,天冷了还暖和,挺不错的。虽然说没大明的大,可是住起来也舒坦一些不是?”

    是舒坦,这种小户型的宫殿,别说是像这些藩王了,就算是郡王,估计都看不上眼。

    也不知道朱聿键这些家伙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不过一想到自己在这片地盘上那也是实打实的王爷了,不用再像大明一样当猪养,朱常浩等人又开始想开了一些。

    住的嘛,创业初期,难免住的简陋了一些,当年太祖高皇帝估计还住过牛棚呢,这就不错啦。

    然而朱聿键接下来的话,又让朱常浩几人开始不开心了起来:“瑞王兄来的其实正是时候,这眼看快过年了,岛上有些东西还算是不错,吃起来口感也挺好的,正好一起尝尝新鲜。

    至于宫殿什么的,回头咱们就开始盖起来,断然不会委屈了几位。”

    朱常浩瞪着眼睛道:“回头就盖?封地呢?”

    朱聿键一边命人去准备酒菜,一边向着外面指了指,随口道:“呶,全是咱们的地盘,回头怎么分还不是咱们兄弟说了算的?”

    朱常浩疑道:“那咱们几个的宫殿,就盖在一起?”

    朱倬纮一拍大腿,笑道:“可不是么,等以后岛上的蛮子绞杀干净了再分好地盘,然后各住各的就行了,现在住一起还热闹,多好?要我说,干脆以后咱们也住一起算了。”

    朱聿键喝道:“胡说些什么,现在条件在这里摆着,不得已才住在一起,以后肯定是要分开的。”

    朱倬纮嘟囔道:“不就是说说么,怕啥。”

    朱聿键瞪了朱倬纮一眼,没有再理会这个缺心眼的。

    几个藩王,现在借着有蛮子没清理干净的名头住在一起没问题,等以后蛮子们绞杀干净了还住在一起,那就得看京城的那位爷是什么看法了。

    你们这么多藩王聚在一起哥俩好,是打算一起进京城来清君侧么?

    朱聿键实在是不敢相信京城那位爷的节操到底有多少,会不会小心眼一上来之后让自己这些人突然之间就暴毙。

    朱常浩却没来得及想这个事儿,干脆又接着问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过年?现在?”

    朱聿键点点头,笑道:“依咱们大明历,还有陛下新发的崇祯历,可不就是要过年了?”

    朱常浩指了指外面耀眼的阳光,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这就过年了?雪呢?”

    朱聿键遗憾的道:“没有,这破地方过年的时候是最热的时候,正好跟咱们大明相反。

    当然,瑞王兄也不必担心,这地方也照样会下雪,只不过是在咱们大明最热的时候罢了。”

    朱常浩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来什么。

    彼其娘之,这跟相像中的不一样好吗!

    自己几个人来的时候,准备的还是冬天的东西比较多,夏天的基本上就没怎么准备啊混蛋。

    更恶心的是,大夏天的过年?

    真他娘的有才嘿,没有雪,还不冷,那哪儿还有个过年的样儿?

    这年是不是打算烤着全羊就过了?

    彼其娘之!

    然后朱常浩就反应了过来,自己被崇祯皇帝还有皇帝陛下的走狗们给联手坑了——谁也没告诉自己这地方是这么个德性,更没有告诉自己这地方的气候是跟大明完全相反的!

    同样不是什么傻子的朱常浩苦笑道:“所以,郑芝龙的船已经回大明了吧?怕的就是本王再跟着回大明去?”

    朱聿键笑道:“那倒是不会,毕竟郑芝龙的船上还要装满了石炭才会回大明。

    只是瑞王兄,这地方挺好的,回大明干什么去?”

    朱常浩苦笑一声,除了骂自己傻缺还能怎么办?

    大明的封地,可都已经被那个狗皇帝给收回去了,自己再回去,徒惹人笑话不说,那封地可也要不回来了。

    至于说让那狗皇帝重新给弄上一块儿封地,如果说不缩水,朱常浩敢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浩常朱!

    等到朱聿键命人整治的酒席上来了之后,朱常浩更是暗骂自己不止——整桌的菜肴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毕竟是唐王府里的厨子弄出来的,可是这些都是什么玩意?

    净是些自己没见过的古怪玩意!

    朱倬纮却指了指桌子正中的一道看起来和牛肉差不多的菜肴嘿嘿笑道:“瑞王兄尝尝这个,这可是好东西。”

    朱常浩道:“甚么好东西?看起来和牛肉差不多?难道说这大岛上面牛已经多到随便吃了?”

    朱倬纮脸上的神色显得更加的诡秘,笑道:“不是牛肉,这是一种半大牲口的肉。

    这玩意厉害啊,一只公的半大牲口,一天能跟四十多只女的半大牲**配,厉害的很,咱大明可没有。

    瑞王兄想想,吃了这玩意儿……嘿嘿。”

    这下子不光是朱常浩感兴趣,连朱常润和朱常瀛还有朱恭枵也感兴趣了起来。

    这种事儿,正常男人都很感兴趣。

    夹了一块儿肉吃到嘴里,嚼了几下咽下去之后,朱常瀛才道:“这肉比牛肉的膻味更重,说不定真有效果!

    对了,这种半大牲口,多不多?好抓不好抓?”

    朱聿键接过话头道:“原本很多,现在不多了。自打发现这种半大牲口有这作用之后,咱们呆的这块儿的已经被捕杀的差不多了。再想抓,就得再往岛上深入一些才行了。”

    说完之后,朱聿键又遗憾的道:“这种半大牲口抓起来不容易,一个士卒往往还拿它不下,要一个小旗五个人才成。

    现在咱们这边儿已经不让下面的人再随意抓了,已经开始养殖了,要不然早晚都得给吃绝喽。”

    朱常浩此时也顾不得被骗到新明岛上郁闷的心思了,而是嘿嘿笑道:“那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啊。”

    朱聿键笑道:“这是自然,这玩意居然有这作用,倒是刚发现的,郑芝龙回去的时候会带上几只活的,到时候送给陛下尝尝鲜。”

    感叹了一声后,朱常浩才道:“这新明岛,果然是个好地方,处处都是银子啊。

    那一船船的石炭就不说了,毕竟我大明也有这玩意,可是这种大牲口,我大明可就没见过了。”

    说完之后,朱常浩又接着道:“要我说啊,以后要往大明卖,就不能卖活的,必须确保这东西到了大明之后就得死了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