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你被人扔海里了
    想当兵当不上,崇祯皇帝穿越之前亲眼见过这种事儿,那是拿着钱也排不上号。

    但是穿越之后,崇祯皇帝发现什么踊跃从军,都他娘的扯犊子。

    别指望老百姓的觉悟有多高,打仗这事儿是要死人的。

    而且不光是打伏,光是路上行军的水土不服就能折腾死一批,等直到了战场之上又会砍死一大批——有的是被敌军给砍死的,有的是犯了军法被自己人给砍的。

    还有的是莫名其妙就被砍死的,总之从军这事儿的风险很高。

    连唐朝时期很闲,到了后世就很忙的杜甫都专门写诗说过这事儿。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只要是能大概识得几个字的,基本上就能在脑海里勾勒出那么一副凄惨的景象出来。

    然后吧,当上了兵,出了征,十万人上去,估计能有两三万去真正的操刀子砍人捞军功也就差不多了。

    当然,如果是一百万大军一次性的压下去之后铺开,估计能有个十来万人有机会砍到人。

    剩下的基本上就是打酱油的命,跟着去,再跟着回来,然后可能一不小心就死在路上。

    步卒如此,其实水师的士卒也没有强到哪儿去——海上一阵风过来,可能一整船的人就全喂鱼了。

    毕竟在古代打仗这种事儿不像是后来玩红色警戒那种游戏,框一下自己的小弟然后就集体A过去,然后就把对方给平堆了。

    但是崇祯皇帝觉得得给自己家的小弟增加几分保命的底气或者说是胜算才行——只有小弟多了才能抢更多的地盘,收更多的税,玩更多的美女。

    然后崇祯皇帝发现自己不是工科狗,自己造不出来飞机,也造不出来航母,而且自己手下虽然说已经有了徐光启和墨铧这种工科大牛,但是对于战船的改造也没办法太指望这些人。

    既然没办法直接上航母潜艇直升机,那就从另一个方面给自己家的小弟做武力值加强。

    首先一艘福船上的炮要多,在保证安全和一切正常的情况下能装多少门火炮就装多少门,弹药带的足足的。

    老子不让自己家的小弟跟你们玩近战,就离的远了打你,就问你怕不怕?

    不怕?

    没关系,小弟们手中还有火铳,还有刀,身上还有各种护具,基本上就是武装到了牙齿的水平,你怕不怕?

    如果说有人还敢表示自己不怕的话,那崇祯皇帝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让自己家小弟直接A过去教对方做人。

    郑芝龙现在就是如此。

    仗着自己这一边的船够大,炮够多,郑芝龙一开始打算的并不是彻底怼死刘香佬,撑死了算是要给他点儿教训,让他刘香佬知道这海上到底是谁的天下。

    原本吧,郑芝龙觉得自己跟刘香佬那个王八蛋怎么着也算是结义一场,就算是分道扬镳了,那也是有一份香火情在的。

    可是刘香佬这王八蛋实在是混账了一些,趁着自己往新明岛兼职客货运业务的时候,这孙子竟然率众攻打海澄,乘夜抵浮宫,海澄知县梁兆阳遣把总吴兆燫、袁德带兵抵御。

    然后刘香佬仗着自己舰船高大,象座城堞,官军难攻,自夜至天亮,准备跟官军好好掰掰腕子。

    要不是南海舰队留守的水师赶去增援,再加上大明朝现在各处的海防还算是得了,说不定还真能让这孙子搞出点儿动静来。

    哪怕是这样儿,郑芝龙也依旧没想着要彻底怼死刘香佬那个混账东西,只想着自己啥时候把西方的红夷蛮子给处理掉之后再约见一次刘香佬,把这家伙赶到别的地方去混就算球了。

    南洋那么大,你非得在大明的边上死磕个什么劲啊!

    可是郑芝龙一番想法很好,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跟刘香佬沟通沟通,就先迎来了刘香佬那边船上的炮弹。

    然后郑芝龙觉得自己一片好心却换来了刘香佬的驴肝肺,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害。

    感情上受了伤的郑芝龙顿时就发狂了,仗着自己家老大崇祯皇帝给舰队的装备足够好足够多也足够硬,直接就向着刘香佬那边齐射了回去。

    你个王八蛋背盟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要炸死老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肚子里边墨水有限的郑芝龙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这口气,要想念头通达,就必须得先怼死刘香佬才行。

    然后刘香就悲剧了。

    刘香原本以为就凭着自己的实力还有那些个西夷的大船,就算是怼不死郑芝龙,好歹也不会吃太大的亏。

    结果是刘香发现事情跟自己想像中的不太一样。

    郑芝龙那边的福船实在是太他娘的凶残了,每一艘福船上面好像都有一二十门火炮在轮流开火,一炮接一炮,好像炮弹不需要钱一样。

    让刘香感到绝望的是这么牛逼的福船居然不是只有一艘做旗舰,而是足足有十二艘。

    有这实力,你郑一官是得多大的脑袋才会跑去给朝廷当狗?随便找个地方自己称王称霸都够了啊混蛋!

    等到郑芝龙方面的炮声停下来以后,刘香才很悲剧的发现自己这边的火炮齐射才刚刚打出去两轮,根本就没有伤到郑芝龙的舰队——郑芝龙舰队的火炮射程比自己这边的火炮要远!

    更悲剧的,则是原本说好了一起迎战明军的荷南人,已经把受伤无法航行的战船扔下不管,自己先跑回澎湖岛上去了,打算借着岛上的工事死守。

    好巧不巧的,刘香所在的这艘船就属于比较倒霉的那一伙儿,虽然不至于立即就沉没,也不至于一点儿航行的能力都没有,可是要说能比福船跑的还快,刘香自己都不抱这个希望。

    刘香想哭,郑芝龙可就想笑了。

    刘香佬这个混账东西,老子要活捉了他,然后问问他究竟是谁敢他的勇气敢向老子开炮?

    既然要活捉刘香佬,那就得接船跳帮然后砍人才行。

    收到了自己家大哥的示意,匪气难平的郑芝虎大为高兴,调转了船头就向着刘香佬所在的那艘船而去。

    至于说船上的副手提醒自己身为一个将军,不应该带头跳帮,否则就是违反军纪的事儿,郑芝虎表示不在乎,大不了挨些军棍就是了,先把刘香佬那个混账东西抓起来才是正经事儿。

    身上披了些简单防护的郑芝虎直接口含钢刀,手持藤牌,通过缆绳跳到了刘香的船上,哈哈笑道:“你家虎爷来了,刘香佬还不束手就擒?!”

    说话的功夫,并没有耽误郑芝虎砍人,两刻钟的时间都没用了,敢冲过来的刘香手下就已经被郑芝虎砍杀殆尽。

    刘香在剩余的手下围护下,已经开始了逐步后退,见郑芝龙越走越近,便苦笑道:“当初结义一声,现如今连一条生路都不给我?”

    郑芝虎哈哈大笑道:“给不给你生路,你家虎爷说了不算,须得问过大哥才行。

    不过,念在结义一场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待会儿等见到了大哥,我自然会替你求情,如何?”

    刘香脸上神色更苦:“那你就是一定要逼我去死?”

    郑芝虎大步向着刘香的方向走去,笑道:“怎么这么说?毕竟结义一起,大哥又怎么会过分为难你?

    不过,你要是再不投降,呆会可就别怪我刀下无情了?”

    见郑芝虎越走越近,刘香脸上的苦色隐去,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也休怪我无情!”

    郑芝虎闻言,心中顿时激灵一下,疾步就要往后退去。只是身形还没有动,就觉得自己的后背触碰到了一渔网。

    郑芝虎心中暗自叫苦,心道我命休矣!

    在海上被渔网缠住,基本上也就意味着自己成了待宰的羔羊,至于说是清蒸还是红烧,那就得看刘香的心情了。

    见郑芝虎被渔网缠住之后并不如何挣扎,刘香便笑道:“今天我很可能死在这里,不过有你郑韬远陪着,倒也不算是太亏。”

    郑芝虎不理,连挣扎都懒得挣扎——被渔网缠住,越挣扎捆的就越紧,待会儿更没办法逃脱。

    见郑芝虎不理会自己,也不挣扎,刘香便向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笑道:“结义一场,先送韬远一程罢!”

    刘香的话音网落,就有人抬起了郑芝虎,紧了紧捆着郑芝虎的渔网之后便直接扔向了海中。

    随着噗通的落水声响起,再加上耳朵鼻子都在向着脑袋里面灌水的感觉,郑芝虎这下子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栽了——娘的,老子横行一世,却栽到了刘香佬这个王八蛋的手里!

    刘香见郑芝虎被扔下了海,正欲命人准备迎接接下来的厮杀时,却又感觉船身一震,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连想都不用想,这种震动只有船被其他的船钩住的时候才会产生。

    不待刘香多想,耳边就传来一阵声音:“去几个人下去捞鱼,剩下的砍死他们这些投靠蛮子的混账东西!”

    声音很好听,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让人反感,而且这个声音的主人,刘香也算是认识——李吖子那小娘皮!

    疾步退了几步之后,刘香才望向了李吖子,冷笑道:“想不到你独来独往惯了的李吖子也有给朝廷当狗的一天!”

    李吖子神色不变,视手下与刘香手下的厮杀如无物,只是冷冷的道:“你是打算降?还是死?”

    刘香道:“有死的刘香佬,没有投降的刘香佬!”

    李吖子点点头,便欲抽刀上前砍死刘香。

    刘香却喝道:“慢着!”

    李吖子道:“怎么着?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

    刘香神色坦然,仿佛眼前不是来杀自己的李吖子,而是一个老朋友叙旧一般,淡笑道:“不劳烦你李吖子动手,刘香佬自己来!”

    说完之后,也不等李吖子再说话,刘香便倒转了手中的横刀,向着脖子抹去。

    随着空气的迅速涌入血管,以及身体没办法再通过正常的呼吸获取到新鲜空气,刘香感觉自己的力量在迅速的流失。

    再也支撑不住的身体向后跌在甲板上,口中则是不断的喷涌出一股股的血水,眼中的光彩也迅速变的无光起来。

    刘香既死,剩下的那些手下也是或死或降。

    对于海上的争斗,死了的很简单,直接往海里扔就是了,会有鲨鱼清理掉一切,至于降了的,则是倒捆了双手之后,等待着大军的处置。

    李吖子正命人打扫甲板的时候,就听着船侧呼啦一声水响,李吖子这才想起来,刚才郑芝虎那个蠢货被刘香佬的手下给扔到了海里。

    李吖子奔到船边之后,就见自己的几个手下还有几个潜夫正托着一个人状的渔网在那里换气。

    等到把被捆在渔网里的郑芝虎给弄到了甲板上割开渔网之后,郑芝虎基本上已经一动不动了。

    溺水急救,无外呼就是挤压出胸腹里的水,然后再按压胸腹以促使呼吸功能的恢复。

    至于说人工呼吸神马的,大明的这些海盗和官军表示没兴趣,自己宁肯死了也不能让个糙汉子对着自己非礼。

    不过万幸的是郑芝虎刚刚落水就有人去救,虽然说废了些时间,却也算是命大,连续咳了半晌之后,郑芝虎才慢慢的缓过神来。

    “李吖子?”

    声若幼虎的郑芝虎这时候显得很是虚弱,再也看不出平日里那般嚣张模样。

    “正是姑奶奶。你刚才被刘香的人给扔海里去了。”

    李吖子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听了会感觉那么的不舒服,就像现在的郑芝虎一般。

    老子被人扔海里去了自己还不知道?呛死老子了!

    不过郑芝虎心中再怎么不爽,可是这救命之恩却是实打实的,当下便点点头示意道:“多谢救命之恩,以后旦有所命,无所不从!”

    李吖子的脸蛋很漂亮,同样很漂亮的嘴巴却在不停的喷吐着毒液伤害郑芝虎:“下次小心些吧,再被人扔海里去,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命大!”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