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给自己找个主人
    额哲得到的消息很简单,就在自己带着自家小弟在辽东收割人头的同时,代善,阿敏,多尔衮,多铎,这四个混账王八蛋带着各自的小弟跑去了察哈尔去找自己老爹的麻烦了。

    自己家什么样儿的实力,额哲心理还是有点儿数的。

    如果说是自己家老祖宗铁木真还活着的时候,建奴?估计能把建奴虐成死狗。

    哪怕是被大明从中原赶回漠北的时候也能把建奴当成玩具来玩。

    现在不行了,家业已经败了,黄金家庭更多的只是存在着象征意义,实际上的蒙古已经再也不是那个纵横于世的蒙古了。

    现在的蒙古能被建奴虐成狗,要不然的话,奥巴台吉那个蒙古人的叛徒为什么会倒向建奴,给黄台吉当狗?

    额哲现在也顾不得再回头去抓什么建奴了,当即就先孙承宗表示自己要回察哈尔去支援自己的父亲。

    而孙承宗身为大明天启皇帝的帝师,在离京之前又跟崇祯皇帝有过深入的交流,这时候不下刀子,简直都对不起他身上挂着的总督辽东平奴大都督衔。

    喊住了站起身就想要回去的额哲,孙承宗道:“依本督所得到的消息,建奴已经往察哈尔去了几日了,这时候再去追赶,只恐意义不大。”

    额哲咬着牙道:“长生天在上,哪怕是没有意义,我额哲也不能看着自己的父汗去死!”

    孙承宗道:“你的孝心,本督很是认可,然则过于冲动鲁莽,只怕易受其伤。

    依着本督的想法,你此去察哈尔,需要注意两点,否则必受其害。”

    额哲虽然心中着急,却也知道孙承宗是个真有本事的,当下便弯腰道:“请先生教我。额哲愿永为大明北方屏藩。”

    额哲也是急了,永为大明北方屏藩什么的,这种话听听就好,不用太过于当真,但是现在把这个条件先甩出来,无疑可以让孙承宗多说些有用的。

    不出额哲所料,孙承宗满意的点头道:“战阵之道,未虑胜,先虑败。

    若你父林丹汗落败,你回去之后又复落败,该当如何?”

    额哲苦笑道:“惟一死而已。不瞒先生,若是放在之前还好,好歹能有些缓和的余地,可以如今这般局面,哎。”

    孙承宗很清楚额哲为什么叹气。

    若说是放在之前,没有额哲带着察哈尔部的骑兵来辽东捆了建奴换银子的事儿,建奴都不至于脑袋抽疯跑去怼林丹汗。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建奴被额哲也是祸害的不轻,再加上之前祸害最狠的大明一方、倭奴这两股人马都已经北上奴尔干都司,现在一头撞上来的额哲无疑成了建奴最好的怒火发泄对象。

    如果黄台吉连这口气都能忍下去,那孙承宗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再次点了点头之后,孙承宗道:“不错,如今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却是大意不得。然而你就这般回去,又有何用处?”

    额哲却是一时有些吃不准孙承宗的意思,问道:“那依先生之见,又该当如何?”

    孙承宗道:“刀,弓箭,这些东西都是你部所缺的吧?”

    额哲点头道:“自然如此。”

    孙承宗笑道:“你需要多少,本督便可提供多少给你,如何?”

    额哲噌的一声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问道:“先生之言当真?”

    孙承宗则是笑道:“一些刀剑罢了,难道本都还会唬你不成?”

    额哲大喜道:“先生大恩,小人没齿难忘!”

    对于额哲来说,这些东西的能够从大明的手里买到,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至于钱的问题,反而是最不重要的。

    只要这回察哈尔部能躲过这一劫,以后照样来抓建奴换银子!

    就在额哲恶狠狠的想着时,却听孙承宗又接着道:“若是实在不行,其实察哈尔部还有两条路可以走。”

    额哲躬身道:“请先生明示。”

    孙承宗道:“这第一条路么,便是东进,与我大明扈国公所部倚为犄角,共同防御。

    至于第二条路么,便是如当年之匈奴,当年之突厥。过了西域,西方还有无数国家等着去征服。”

    额哲先是向孙承宗致了谢,接着又花了小半天的时间等着明军这边准备好相应的刀剑和弓箭。

    至于孙承宗所提议的向东或者向西,那些事儿不是现在要考虑的。

    在拿到了明军所提供的刀剑还有弓箭之后,额哲就觉得自己拿建奴换来的银子再换成这些刀剑的选择实在是再明智不过了。

    随意拿起一支羽箭,箭头上面都是开了血槽的,而且只要一点儿阳光照在上面,箭头上就会泛起冷艳的寒芒。

    至于刀剑,额哲随意抄起一柄闪着寒芒的马刀与自己手中的马刀互斫,然后自己手中的马刀应声而断。

    “好刀!”

    哪怕是见多了好刀的额哲也不得不承认,明军提供的这一批家伙可都是硬扎的东西,有这些神器的相助,未必不能怼得过建奴。

    然后额哲就得出来一个结论:明军,尤其是孙承宗,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

    这么牛逼的神器居然拿出来卖?是你大明的钢铁多到可以随意往外卖的地步了?还是你大明的士卒个个都是刀枪不入的钢铁之躯?

    怀着同样疑问的还有吴三桂。

    吴三桂他爹吴襄,因为大凌河之战表现的并不怎么样儿,还不如吴三桂出彩,所以现在基本上已经算是被闲置了。

    倒是吴三桂冲阵斩将的表现很是惊艳,孙承宗也有意提拔一番,故而调到了自己身边进行调教。

    面对吴三桂的疑问,孙承宗笑道:“不提京营和新军,也不提陛下新弄出来的南北御林,单以老夫治下的军伍为例子好了。

    假设以你为额哲,甚至于是黄台吉,有没有信心突破老夫的战阵?”

    吴三桂想了想,发现自己在不吹牛逼的情况下,确实是拿孙承宗没什么办法。

    火炮,火铳,掌心雷,这三样儿东西一出,基本上远程中程近程都顾及到了,马快刀利在这些火器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除非是不顾一切的拿人命去填,然后突破掉前面的防线之后,才有可能靠近后接战。

    然而让吴三桂感到无奈的是,这些装备就算是自己有,可是孙承宗的手下肯定也有,而且装备的会更多。

    而就目前的消息来看,山海关方面军队所装备的依旧比不上京营和新军的装备,仅仅是与南北御林卫的装备持平。

    在这种情况下,卖给谁这种装备都显得那么无关紧要——只要大明自己的装备永远领先,随便卖。

    额哲在一路狂奔回察哈尔的时候就想明白了孙承宗会毫不在意的把这么牛逼的神器卖给自己的原因——大明必然有更好的,说不定他们的火器威力已经突飞猛进!

    汉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太狡猾了!

    觉得自己被坑了的额哲玩命的向着察哈尔狂奔,然而让他绝望和悲伤的,则是等自己赶到了察哈尔,他老爹林丹汗的尸骨都凉了很久了。

    整个察哈尔部基本上算是不存在了。

    先是被崇祯皇帝祸害了一回,筑了十余座京观,这刚刚缓过一口气来,就又被建奴给祸害了。

    悲伤的额哲又开始暗中庆幸,自己走的是靠着明国边疆的路,与建奴正好错开。

    要不然的话自己也得凉在察哈尔。

    在茫茫草原上把探子撒出去存找幸存的部落之后,额哲就开始了自己人生的思考。

    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才好?

    投降建奴,或者说再和建奴结盟那是不可能的,双方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再没有一丝缓合的余地。

    那么孙承宗所说的向东或者向西,就成了一个问题。

    向东,离自己的仇人更近,和完颜宏的锡伯部互为犄角,也算是一步好棋,起码不用担心自己哪天被建奴给怼死。

    而且可以抽冷子就给建奴来一下,等到大明怼死建奴的时候,自己也能扑上去狠狠的咬上几块肉。

    向西,也不是不行。

    当年的匈奴人干过,突厥人也干过,自己家的老祖宗也干过。

    反正西边的全是一群面瓜,自己去了就能吊打他们,然后建立起自己的基业,比去了东西跟完颜宏那个混账东西混在一起要强的多。

    自己察哈尔部的血仇还报不报了?

    自己父亲,自己的妻儿,可还都被建奴给弄死了,这仇要不报,自己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蒙古人的大汗?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苍狼白鹿的子孙?

    同样的问题,吴三桂也问过孙承宗,额哲到底会怎么选择?

    孙承宗则是冷笑着答道:“若是铁木真那般的人物,他们会选择西进,如同当初的匈奴一般,等在西方舔好了伤口后再回来。

    或者他们会选择隐忍不发,直到有朝一日能够灭了建奴。

    但是额哲不会,他不会东进,也不会西征。”

    吴三桂很好奇——除开您老人家给他们说的两条路,难道说额哲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孙承宗很不屑:“铁木真是狼,甚至于也先也是狼。林丹汗和额哲父子,只能算是狗,最多是比较凶的狗。

    可是再凶的狗,也终究是狗而已,永远变不成狼。

    狼行千里吃肉,狗却不会。狗会给自己找个主人,然后借着主人的势去咬人。”

    吴三桂被孙承宗的说法搞的有些懵,迟疑的道:“孙师的意思是说,额哲会内附?可是内附的话,与东进又有何区别?”

    孙承宗笑道:“自然是有的。直接东进,只能算是依靠了扈国公完颜宏,并没有谁会把他当回事儿,甚至于扈国公在必要的时候会直接舍弃他,把他卖给建奴。

    可是内附于陛下之后,额哲就算是给自己找了个主人,有了主人的狗咬起人来,可是很有气势的,正是所谓的狗仗人势而已。

    长伯以后也是要久在辽东的,对于建奴和草原上的蛮子们,就必须得多加以了解。

    建奴其实和草原上的蛮子没什么区别,讲究的都是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甚至于他们分辨对错也是以谁的拳头更大来分辨的,并没有什么是非对错。

    在这些个蛮子的眼中,强者天生就该拥有一切,弱者一无所有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所以弱者在活不下去的时候,会选择依附强者,通过替强者放牧来活下去,相当于给自己找个主人。”

    吴三桂拜伏,果然是当过帝师的人物,确实不简单。

    而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孙承宗所料。

    额哲在思虑了许久之后,觉得东进,已经势弱的察哈尔部过去也不好捞好处,其实等于是跑去接受完颜宏的庇护。

    西进,在一开始就被额哲给否决掉了。

    不说离建奴远了,林丹汗的仇没办法报,就连额哲自己心中也怀疑,现在的察哈尔部西征能不能成功?会不会就是给人送菜去了?

    毕竟察哈尔部这回被建奴怼的元气大伤,没有个十年八年的,根本就缓不过来。

    至于留在原地休养生息,那更是扯蛋的事儿。

    察哈尔部的仇人可也不少,现在落到这般地步,往日有些仇怨的部落会不会落井下石?

    更不要提崇祯皇帝的两条忠狗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可是离着察哈尔部不远,这两个家伙要是不扑上来咬一口,都对不起往日察哈尔部对于他们的打压之情!

    聚集起了察哈尔部的残部之后,和族中一些长者一商议,额哲决定干脆南下宣府。

    不是去宣府打草谷,而是通过宣府去求见崇祯皇帝。

    既然东进西征留在原地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那就干脆找一个最大的大腿抱一下。

    只要有了明国皇帝的支持,哪怕是东进,那也是能和完颜宏平起平坐,而不用看完颜宏那个锡伯佬的脸色。

    只要在大明皇帝的庇护之得以下休养生息,自己未必没有机会手刃黄台吉等建奴以报仇雪恨。

    想要去宣府,就得绕过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那两个王八蛋,然后还要表达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让明国皇帝满意。

    但是这些都是小问题,现在摆在额哲面前的问题只有一个:明国皇帝会不会接纳自己?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