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六十章 沈阳城门开
    当皇帝其实跟当一个社团的扛把子没有什么区别,最起码崇祯皇帝就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当皇帝也好,当社团的扛把子也好,归根到底就是人和钱的问题,简单点儿说就是老子人多钱多,不服你来砍我吖?

    就像是现在的情况一般,狗奴才阿黄手里边真正算的上能打的也就是那满八旗加上汉旗军,而汉旗军又在之前就被祸祸的不成样子,基本上可以说是废了。

    而崇祯皇帝手里呢,除了自己带着的蒙古万骑,在山海关又拉了一万骑兵,崇祯皇帝的便宜老丈人完颜宏也准备了足足有三万骑,这加在一起就是五万多了。

    而除了三万骑的正规锡伯八部的骑兵之后,老完还另外给崇祯皇帝带来了一堆马仔——夏额哲亲自带着一万骑兵,山东响马还有从不饶舌的老秦人,外加在家怂成狗到外硬成铁的四川袍哥又凑出来五千骑,这就是又是一万五千骑。

    正规军加上那些抓奴上瘾但是一听说皇帝亲自来辽东就激动的找不到东西南北的雇佣兵,崇祯皇帝手里已经是六万五千骑了。

    而整个建奴的家底全给算上才六万的建奴加上七千五百人的汉旗,基本上就是建奴所有的家底了。

    然后崇祯皇帝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老子挥挥手都能凑个几十万的大军跟建奴玩玩,怎么原本的大明就没玩过建奴呢?

    就算是快递小哥那个混账东西把大明给怼死了,他自己手下可也是上百万的马仔呢,居然被建奴给怼死了?

    这不科学!

    当然,科学不科学的其实无所谓,现在沈阳城就在眼前不远,而城里的守卫力量又没多少,不趁着这个机会搞事情,那崇祯皇帝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皇帝界的平头哥?

    当然,崇祯皇帝心中想的很多,手下人想的可就更多了。

    原本崇祯皇帝还想着是不是进了沈阳之后就宣布减少一条两条的军法,但是有了响马袍哥老秦人之后,崇祯皇帝就笑了。

    自己手下除了蒙古万骑算是正规军,完颜宏和夏额哲带着的四万骑算是半个正规军的话,那雇佣兵们可就跟大明的军队没有什么关系了。

    起码在他们没被人欺负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崇祯皇帝敢拿着黄台吉他小老婆布木布泰的贞洁发誓。

    现在眼看着就能怼了沈阳城里的建奴,这种好机会可真的不多。锦衣卫的人身为皇帝亲军,护卫皇帝陛下才是最重要的,亲自砍人的机会不对。

    没关系,不是还有响马袍哥老秦人他们那些家伙么,找他们商量商量就是了。

    山东响马头子孟繁星是亚圣孟子他老人家的嫡系后人,人家来这儿的目的很简单,尊王攘夷么。

    老秦人的头领是王豪杰,王豪杰觉得孟繁星哪哪儿都好,就是动不动的说这些没用的屁话太烦人了——老秦人从不饶舌!

    袍哥头子大扁担刘航表示俺最单纯喽,俺来就是为了军功,不像那两个挂皮一般的啰嗦。

    但是当这三个堪称是杀人如麻的家伙面对着面对那个笑比哭还难的家伙时,心里都是忍不住的一阵阵悸动,皮肤也是一阵阵的发麻。

    压力太大,感觉自己和对面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许显纯大大咧咧的无视了三人脸上的紧张,直接走到了上首的位置坐下后,才笑着道:“都坐下吧。”

    对于这种反客为主的行为,哪怕对面的人换成夏额哲,这三个家伙觉得自己都敢拔刀砍死他。

    但是对于眼前这个身着锦衣卫装扮的老家伙,三人心里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王豪杰甚至于觉得自己可能在对面那个老家伙身后之人的手下走不过两合就会被砍死。

    人在江湖漂,面子最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眼力,什么样儿的人能招惹,什么样儿的人不能招惹,必须得看清楚才行。

    很多人就是看不清楚,所以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死的无声无息,甚至于还不如一条野狗。

    而向代表着皇帝的锦衣卫,而且明显是锦衣卫里边的大人物低头,不算丢人。

    三人行礼谢过了许显纯后,就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静静的等着看许显纯能说出些什么玩意来。

    许显纯嘿嘿笑了几声,直到几人的身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之后才开口道:“本督许显纯,也算是略有薄名,想必三位都是听过的?”

    略有薄名?您老人家还真谦虚啊,整个大明朝谁不知道皇帝座下第一忠犬,能叫死人开口招供的活阎王许显纯许提督?

    面面相觑一番之后,孟繁星才拱手道:“久仰提督大人名声,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许显纯却呵呵笑道:“早些时候尔等陛见之时,许某也在左近,几是三位不曾注意到罢了。现在咱们可是第二次见面了。许某也算是对于三位多有了解,今儿个找到三位,乃是有一事要和三位相商。”

    许显纯的态度很好,说话也很客气,可是越是这样儿,孟繁星等人心中就越是发毛。

    孟繁星拱手如仪:“请提督大人吩咐!小人无所不从!”

    对于孟繁星的表态,还有王豪杰和刘航在一旁表示等同的态度,许显纯表示很满意,当下就开口道:“只要下午诈开了城门,进城之后该怎么做,尔等心里可清楚么?”

    孟繁星试探的问道:“军法十七禁五十四斩?”

    许显纯嗯了一声,开口道:“军法是治军的,尔等却不在军中,自然不需要遵守。能弄到多少,全看你们自己的,官兵是不会参与的。剩下的该怎么做,不需要本督多说了吧?”

    孟繁星大喜道:“多谢提督大人栽培!”

    许显纯又是呵呵一笑,接着道:“还有一事,凡是家门口挂着这个图形标志的人家,许尔等进入却不许伤人,告诉你们手下之人,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面,记住了么?”

    孟繁星从许显纯手里接过一张纸,看过了上面的图案之后又递给了王豪杰,这才拱手道:“提督大人放心,小人等手下所带的都是忠于大明的良家百姓,定然不会有人胡说八道!”

    许显纯这才点了点头,起身道:“很好。都督这就回去了,希望尔等能替本督多杀几个建奴。”

    回到崇祯皇帝所在的位置之后,许显纯躬身道:“启奏陛下,事情都办妥了。”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开口道:“好。”

    接着看了看天色,崇祯皇帝又向呼延雄吩咐道:“准备出发罢。”

    呼延雄领命后,崇祯皇帝又对着完颜宏和夏额哲道:“你们也准备一番,待会儿拉开些距离追击,待呼延雄控制了沈阳城门之后就直接进攻!”

    沈阳城头上的阿林保与布和巴图正在抱怨着沈阳的鬼天气实在是冻死人,就看见远远的偏西北方向开始扬起了一阵阵的尘烟。

    待得近了一些再看旗号,正是奥巴台吉所部,士卒在马上都是有些气急败坏之色,仿佛被撵成了丧家之犬一般。

    阿林保喝道:“快,发信号,有敌!”

    正说话间,尘烟已近了沈阳城,城下为首人之喝道:“快开城门!我部正被完颜狗贼追杀!奥巴台吉已经战死!”

    阿林保有些迟疑不定,眼看着后面又一股尘烟远远的扬了起来,城下为首之人怒喝道:“快开城门!我等科尔沁部乃是大妃的娘家,若是今儿个战死在盛京城下,看尔等如何向大汗交待!”

    阿林保吃了一惊,如果不放这些人进城,再过上一时半刻,后面的那股子扬尘就能追上来了,而科尔沁部的人如果在盛京城下死光,别管自己是不是遵守了军法才没开的城门,反而脑袋肯定是要掉的——大汗不可能不给大妃额哲还有庄妃、宸妃一个交待,而自己的人头就是最好的交待!

    念及于此,阿林保又喝道:“快!打开城门!”

    随着吱呀一声响,正缓缓吊起已经离了地面的城门又开始缓缓放了下来,等到吊桥离着地面不足一尺之时,城墙下为首之人大声道:“快进城!”

    喊完之后,又接着高声道:“城上的兄弟待会儿用火炮支援兄弟们一下,狗蛮子厉害!”

    阿林保高声叫道:“好!快快进城!”

    等到城下的骑兵都涌进城了,阿林保才叫道:“快!吊起城门!”

    然而城门已经吊不起来了,阿林保再伸出脑袋向下看,却发现吊桥上面的绳子早就已经断为了两截。

    心中咯噔一声,阿林保大喝道:“敌袭!”

    从城门的吊桥绳子被砍断,城头上的建奴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又随着阿林保的大喊声,城头上的建奴也开始燃起了狼烟,除了操炮的炮手之外,剩下的皆是抽刀在手向着城下而去。

    此时已经冲进城来的正是呼延雄所部,先行冲进来的士卒已经抽刀在手向着城头而去,正好与向着城下而来的建奴士卒相遇。

    城中喊杀声的响起,已经惊动了城内的建奴士卒,再加上西城门燃起的狼烟,整个沈阳城中的建奴士卒皆是向着西城门涌来。

    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卵用了,此时后面衔尾而来的烟尘也已经到了沈阳城下,开始从被砍断了吊桥的西城门涌涌不断的涌用。

    哪怕是在城头上的守军不停的炮军之下,这些人依旧像是疯了一般,浑然不管伤亡,而是闷着城的向前冲。

    等到建奴各营士卒跑到了西门城的时候,整个西城门基本上已经落入了呼延雄和完颜宏所部的手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完颜宏所部刚刚涌进来之后,接着又是一股烟尘杀到,为首的骑士高呼道:“子曰,尊王攘夷!为了陛下,杀光建奴!”

    缀在夏额哲所部后面的孟繁星等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孟繁星才呸了一声道:“妈的,以后轻易不能招惹这蛮子,这就是个疯子!”

    最后面的崇祯皇帝已经连一丝的掩护都没有了,堂而皇之的打击了明字大旗后,率着三千锡伯部的铁骑和厂卫向着沈阳城驰来。

    沈阳城中此时已经是喊杀声一片,胆子大一些的还敢从门缝里向外面张望一番,胆子小些的则是找了各处能藏身的地方开始藏了起来——柴禾堆,水缸,地窖,反正能藏到哪儿是哪儿。

    此时建奴的伪宫之中也开始乱了起来——随着喊杀声越来越近,人人都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直到守卫伪宫的鳌拜连杀了几十个想要偷盗宫中金银器皿的太小监才算是将将止住了宫里的乱子。

    鳌拜正打算调兵谴将好守卫皇宫,却见一个小太监跑来,喊道:“鳌大人,中宫大福晋命您过去!”

    鳌拜应了,又是连着几道军令发出,才匆匆忙忙的向着哲哲所在的中宫而去。

    此时布木布泰和海兰珠都已经到了哲哲所在的中宫,布木布泰倒还冷静,海壮珠却已经有些慌了神。

    见鳌拜过来了,也来不及等鳌拜行什么礼节了,哲哲直接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儿?”

    鳌拜打了个千之后回道:“回大福晋的话儿,奴才也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些什么,只是听到了喊杀声。

    不过大福晋放心,奴才已经命人去整顿宫防,必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哲哲点了点头,开口道:“大汗出征之时,将宫中防务尽托你手,万万不可出了差子。”

    鳌拜嗻的一声应了,随即便向哲哲告辞出去准备打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哲哲却对布木布泰和海兰珠道:“你们二人暂时先去尼堪的家,让尼堪带着你们先躲起来,然后等着宫中的消息。”

    布木布泰急道:“那姑姑您呢?”

    哲哲淡笑道:“姑姑身为大金国后宫之主,现在大汗不在,姑姑就得把这担子挑起来,乱不得。姑姑一乱,这宫里就乱了。”

    说完之后,哲哲又喝道:“来人,送布木布泰与海兰珠去尼堪府上,没有我的通知,不许回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