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都是自己作死
    大明朝崇祯七年七月,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平静的时候——最起码这段时间里整个大明是比较安稳的,没听说哪里再有什么天灾。

    至于**,在没有天灾而百姓们又能凑合着活下去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有。

    相反,为了捞更多的银子,活的能更好一些,现在整个大明的百姓之中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把目光盯向了奴尔干都司。

    毕竟官府说了,去奴尔干都司,去了一人就是五十亩永业田和五十亩口粮田。

    永业田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卖和投献,否则一旦抓到就是重罪,但是口粮田随便卖。

    先不说那里土地值钱不值钱的,最起码一百亩这个数字就很有诱惑力了——还他娘的不用自己花一分钱,这种好事儿不积极点儿的都是二傻子!

    对于夏额哲打算把捕鱼儿海那附近的地盘全占下来移民实边,顺便再给自己修个避暑的园子这事儿,崇祯皇帝觉得没毛病。

    一开始的时候,崇祯皇帝倒还想过暂缓修园子的事儿来着,毕竟修园子肯定需要人手,更需要占用大明现在本来就不多的水泥和钢铁等物资。

    可是后来转念一想,修园子的事儿属于利大于弊,倒真不如先修起来算了。

    毕竟是给自己修园子,没什么安全性上面的风险,可以让大明的百姓去干,不用占用建奴白奴昆仑奴什么的。

    而且自己有个避暑山庄在捕鱼儿海,对于移民到那边儿的百姓来说,心里也算是有个寄托和依靠——皇帝还有园子在这儿呢,不至于说哪天就把咱们给放弃不管了。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算得上是无尽的好处了。

    至于说占用的水泥钢铁和砖石什么的,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问题——砖可以就地取土烧制,大明本土的钢铁冶炼和水泥的烧制也可以相应的加大力度。

    然后刘兴祚就开始头疼了。

    原本自己带着四十万大军跑去奴尔干都司去怼那么点儿蛮子就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了——四十万大军啊,直接怼死建奴多好。

    现在好了,再加上二十多万百姓要迁移过去,人数变成了六十万不说,自己还得担起奶妈的担子来。

    更操蛋的是还有近万的大大小小的各级官员和读书人——这些才是最坑爹的。

    官老爷们啊,整天玩的都是些风雅之事,对于自己这些纠纠武夫很是看不上眼——虽然他们也羡慕自己这些人的军功。

    然并卵,羡慕归羡慕,让他们真跟自己一样操刀子砍人,那还是省省吧。

    然后心情不怎么爽的刘兴祚就把自己手下近百的双花红棍们集结到一起开了个会。

    要求很简单,不许去招惹建奴,不许顺道砍人,老老实实安安全全的把这二十万百姓送到地方,然后再去砍人。

    刘兴治与刘兴沛、刘兴基、刘兴梁、刘兴贤、刘兴邦等六个兄弟表示不服——刘兴仁可是死在了建奴的手里,更何况老母亲也是为了让兄弟几个跑回来才悬梁自尽的。

    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趁机怼死建奴以报大仇?

    至于怼死建奴之后面对着军法,因为违抗军令或者擅启边衅一类的罪名被皇帝砍头,那也是无所谓的事儿吧?

    总之一句话,你刘兴祚怕死,兄弟们不怕,你不敢担责任,到时候兄弟们自己抗,总之这建奴必须得怼死。

    等着刘兴治等人七嘴八舌的说完了之后,刘兴祚的脸色愈发的阴沉:“都说完了?现在能不能让本将说了?”

    见众人都低头不再开口,刘兴祚才道:“老母亲的大仇,我刘兴祚不想报?如果说这次能怼死建奴,那就算是被砍头,我也认了。

    可是想想你们的身后,二十万大明的百姓需要你们保护,你们去找死没问题,别牵连百姓!

    还有,想想你们带的这四十万大军都是些什么人?有没有原本京营的战力?有没有新军的战力?

    说句不客气的,能平平安安的把这四十万大军和二十万百姓带到奴尔干都司,本将心里都没有多大的底气,你们还吵着去平定建奴?

    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吃几碗干饭不知道?”

    随着刘兴祚发怒,刘兴治等兄弟几个都是被训的不言语了,刘兴祚这才消了些气,接着道:“前几个月在沈阳的时候,兄弟们也算是稍微出了口气,以后这种机会还多的是。眼下先把陛下交待的任务做好,少想这些事儿!”

    刘兴祚急眼训人,洪承畴这时候就已经是想要砍人了——四十万人不够,又加了二十万!

    然后崇祯皇帝惊奇的发现,客运火车的雏形开始出现在大明了——没错,就是客运形式的。

    除了没有动车,没有软硬卧铺,也没有软座之外,大明朝已经开始出现硬座了……

    而且和后世的一排五座不同,大明朝的客运火车在洪承畴的要求下变成了一排六座,装的人就更多了。

    洪承畴表示自己也是无奈之举,绝望只下只能想办法多加座位多装人,一次多装点儿就行了,反正不管是这四十万士卒还是那二十万百姓,他们都不会挑座位好坏的。

    就算是挑,本尚书也当没看见!

    没错,就是这么任性,反正大明就一个铁道部,随便你们挑毛病。

    当然,还有一部分车厢是特制的,属于平时根本就不会对外开放,虽然每天都有人打理,但是平时根本就不会出现在任何一条线路上面——皇室专用的车厢,要多宽敞就有多宽敞,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甚至于这几节车厢的外钢板都是特制加厚的,除非是八牛弩那或是火炮离的极近,否则的话也破不开防御。

    当然,被炸翻是有可能的,这个谁也不敢保证。

    可是想要出现这种情况,除非是锦衣卫和内厂还有三千锡伯部的铁骑全部集体叛变,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有可能。

    就连崇祯皇帝知道了之后都特意的上去看了看,也不由得暗赞历史上的这些家伙之所以能出头也不是没道理的。

    瞧瞧洪承畴,揣摩上意那叫一个到位,搞出来的车厢那叫一个牛逼,没毛病。

    还有另外一部分,崇祯皇帝没看过,是属于给各级文武官员特地准备的车厢,以备皇帝出行时随驾人员使用,比皇室的要差一些,但是比普通的车厢就强太多了,最起码相当于后世的餐车标准。

    再然后,洪承畴觉得自己已经够闹心的了,就不差再多闹心一点,于是干脆决定把铁路再向东修,从山海关一路向着东北的宁远卫,再到广宁卫,一路修下去,最后修到海州卫,再分头修两条支线。

    一条支线调头向南,把盖州卫、复州卫、金州卫都连起来,另外一条则向东南方向到定辽右卫,直到义州为止。

    至于说建奴会破坏铁路什么的,洪承畴表示并不担心,现在的建奴跟那秋后的蚂蚱也差不多,要不是皇帝陛下腾不出手来,建奴连崇祯八年的春节都不用过了。

    洪承畴把计划上报给崇祯皇帝后,崇祯皇帝也是极为干脆的大笔一挥,修!

    不就是铁路么,修呗,修的越长越好,越多越好,至于建奴,根本就不用考虑,翻不了天去。

    而且好消息也是一个接一个,不光大明内部在这一段时间没闹什么天灾一类的,连新明岛也是有好消息传来——发现了铁矿,而且质量不错。

    崇祯皇帝决定,先在新明岛上粗炼,然后再运回大明本土,然后又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内帑暗自流泪。

    朱聿键这几个家伙是好人啊,新明岛上发现了煤矿,上报给自己,现在发现了铁矿,一样上报给了自己,而且表示要把这些铁矿石都运回大明。

    好人呐!

    如果不需要赏赐他们就更好了!

    但是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毕竟功过赏罚必须要分明才能服众,人家几个藩王发现了铁矿就立即上报回来,这种事儿不好好的赏赐,会伤人心的。

    问题是新明岛上七个藩王,个个都得赏赐,而且还不能轻,总不能被人背后骂一声小气吧。

    最后崇祯皇帝决定每个王爷各赏银百万两,各赐宫灯一对,玉如意一对,翡翠白玉菘菜一棵,金米三升。

    这次再往新明岛宣旨的依旧是马石。

    虽然九千岁魏忠贤魏公公已经差不多算是把整个西厂交给了马石来打理,可是上一次马石去新明岛的表现让崇祯皇帝很满意,这一次自然也就把他给派去了。

    然后马石就很苦逼的跟着郑芝龙的舰队跑去了新明岛——本身西厂就一大摊子的事儿,还得跑到新明岛上去宣旨,一来一回两三个月的时间就扔进去了。

    原本就跟曹化淳一样苦逼一样忙的马石马公公这下子感觉自己更苦逼了。

    倒是朱聿键等人对于马石的到来表示很欢迎——实在是上一次合作砍人砍的太愉快了,大明的太监里面有这么个家伙也算是难得了。

    巧合的是,马石对于朱聿键这几个王爷也算是印象深刻——这么不要脸而且心狠手辣的家伙在大明可不好找。

    跟这几个王爷对比一下,大明现在剩下的那些个藩王们就是废物点心一般,一点儿王爷的样子都没有。

    虽然说个个平日里都端着个王爷的架子,可是架子再好有毛用?能开疆还是能扩土?还是能让治下的百姓吃饱饭?

    倒是这几个在新明岛的王爷,砍起蛮子来没有丝毫的手软,马石至今都记得那天砍完蛮子们以后,唐王殿下他们几个脸上所流露的微笑——真不要脸!

    宣完了旨意,东西交给新明岛上藩王们的小太监去搬了之后,马石才笑道:“现在这岛上的情况怎么样儿了?王爷们可还顺心?”

    朱聿键笑了笑,开口道:“我等身为大明藩王却来此化外之地,筚路蓝蒌以处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唯忠敬耳。”

    朱倬纮却是心里有些不痛快——上一次就是这个死太监跑来新明岛上讹走了每家一百万两的银子,现在皇帝陛下的赏赐也只有一百万两银子再加上其他的那些玩意儿。

    等于是说,除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价值的宫灯、玉如意、翡翠白玉菘菜还有金米以外,剩下的那一百万两等于是从自己手里出去又回来,而崇祯皇帝则是惠而不费,好人还让他当了!

    哼了一声后,朱倬纮才道:“别提了,简直是再也找不到比这儿更糟心的破地方了!”

    原本朱聿键的话里,其实就已经表明了新明岛是个破地方,要不是一颗忠心,谁也不会选择来这儿受罪。

    但是朱聿键毕竟还是说的很是委婉,到了朱倬纮的嘴里,可就是直接的很了,就差直接说本王已经后悔了这句话了。

    但是马石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几个藩王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上次讹他们一百万两银子的时候也没摆出现在的臭脸来啊。

    好奇之下,马石问道:“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王爷不妨说出来,奴婢回京之后也好禀报给皇爷知晓。”

    朱聿键此时已经安排人去准备酒菜了,闻言便接过了话头,苦笑道:“这事儿你就算是禀报给陛下知晓也没有办法,都是下面的人作出来的。”

    朱聿键这么一说,马石可就更好奇了,唐王殿下虽然如今才三十岁,可是从各个方面看都是极为出彩的一个藩王,能让他说出这个话来的,必然是什么大问题。

    马石当下便拱手道:“还请王爷明示?”

    朱聿键苦笑道:“还能是因为什么,这岛上的蛮子不是被清理干净了么?我等治下的百姓就开始向着岛上深入。

    各种各样没见过的东西都冒了出来,有的能吃,有的不能吃,可是这些混账东西根本不管能不能吃的,都要先塞嘴里尝尝再说。

    就因为这个,已经死了上百个了,依旧死性不改,该吃的还是吃,本王也实在是无可奈何了。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留下一些蛮子做试验呢,现在好,拿大明百姓的命往里填了!当真是彼其娘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