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蛮子没人权
    马石觉得没毛病,别说那些个百姓了,自己看到啥新鲜玩意的时候不也是先想想能不能吃?

    但是很明显,这么继续吃下去是不成的,新明岛上多少人也不够死的不是?

    马石正在合计着这事儿该怎么办,朱聿键即又接着道:“还有这岛上,当真是开毒物遍地。

    倘若是外围一些的地方倒也罢了,越往里面去,有毒的东西就越多,因此面死的士卒和百姓十倍于乱吃东西而死的百姓。”

    在新明岛上吃饱喝足又待了两天,好好见识了一番的马石才随着郑芝龙的舰队一起回到大明。

    对于朱聿键他们遇到的问题,崇祯皇帝也是感觉很蛋疼——大明本土倒是好说,几千年来什么玩意儿能吃什么不能吃,基本上都被摸索明白了,不至于出什么太大的乱子。

    倒是自己,自打穿越过来当了这个皇帝,金蝉这么好吃的东西是再也没指望吃了,除非哪个御厨发疯了才有可能在夏天的时候吃上。

    至于新明岛,后世澳州的毒物可是出了名的多,而且毒性还很强,如果想要弄明白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估计没个几年十几年的功夫够呛。

    而这还是拿人命去试吃的情况下才行。

    等到都吃明白了,再想把不能吃的那些个玩意都给清理干净,又得需要多年甚至于永远都不可能清理的干净——要不然蟑螂这种神奇的玩意儿早就绝种了。

    然后崇祯皇帝就想到了皇家学院里面的医学院。

    医学院是个好东西啊,那些个御医基本上除了太医院当值,剩下的时间都泡在了医学院里面研究着医学上面的问题。

    尤其是之前有大量的建奴做实验,被搞出来的新鲜玩意有很多。

    比如牛痘,这玩意给人种上之后就能防治天花,崇祯皇帝也可以放心的表示大明不会出个麻子皇帝了。

    再比如血型,比如血管,比如某些小型的手术,都开始被这些家伙们琢磨了出来。

    当然,对于那些个为了试验而死了的建奴什么的,崇祯皇帝表示从心底里感激——都是好建奴啊!

    其实医学上面出现各种各样的新手段和理论上面的进步,崇祯皇帝表示一点儿都不稀奇,毕竟这医学院跟731比起来也差不到哪儿去了,除了没有研究些病毒生化武器以外,剩下的解剖什么的可都没少干。

    然后崇祯皇帝决定对于医学院采取放羊加技校的模式来搞,一方面随便医学院的这些家伙们怎么搞,另一方面则是把那些愿意学医的孩子扔进医学院里面跟着学习。

    当然,学习的同时也要打下手干活当苦力才行,要不然老师们会真心教你真本事么?同时也省得再雇佣佣人了不是?

    刘兴祚表示自己现在就跟那些个医学院或者其他的皇家学院分院里面的学生一样,都是被当成苦力来使唤的。

    毕竟四十万大军照顾二十万百姓不说,还要带着足够一百万人回来的物资,顺便还有够一百万人过冬的棉衣——这不是苦力是什么?

    虽然说军人讲究奉献,讲究个为国为民,可是这也太欺负人了,不是应该征发徭役的吗?

    然而再怎么抱怨也没有什么卵用,该执行的旨意还是得执行,该带上的东西还是得带。

    幸好在京城到山海关这一段有火车这种神奇的玩意,虽然慢了点儿,虽然晃了点儿,虽然难受了一点儿,可是好歹算是把力气省下了不是?

    等到刘兴祚到了山海关之后,惊奇的发现从山海关到广宁中后所的铁路也修好了。

    这下子更好了,少走一段是一段,从山海关到广宁中后所这段路又可以在火车上面晃了。

    等过了广宁中后所,刘兴祚的运气就算是用完了——从广宁中后所到宁远中右所的铁路还没有修好,剩下的路只能靠着大家伙儿用腿往前走了。

    毕竟现在建奴白奴昆仑奴什么的每天都在死,总感觉不够用的样子。

    为此,远在京师的洪承畴都在想着是不是从别的国家引进一些了——然后施凤来替他解决了这一问题。

    德川家光虽然还是有些不想放弃德川忠长的治疗,可是德川忠长的表现一直不怎么样儿,总是和织田家眉来眼去的勾勾搭搭。

    不爽的德川家光干脆就把德川忠长扔到了虾夷,让身高不足一米半半的德川忠长去虾夷抓那里的夷人。

    毕竟卖一个就是二两银子,也不用跟任何人分,直接就进了幕府的口袋,多好?

    要是弄倭国的那些百姓去大明修建铁路的话,毕竟还要给他们一些安家费,这可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而德川忠长到了虾夷之后的表现也确实不错,最起码和萨摩家混的关系不错,凭着德川家光塞过来武士,还有一路上收编的浪人,再加上萨摩家里的那些个足轻,竟然也是抓到了不少虾夷人。

    足足有近两万之数。

    虽然德川秀忠和德川家光搞不明白虾夷的那些个蛮子们为什么那那么喜欢生孩子,以至于现在虾夷种居然有那么多。

    但是无所谓,毕竟这些可都是能换成真金白银的存在,只要交给了大明驻扎在日本的东海舰队,银子就到手了。

    这样儿的买卖绝对能做,没毛病。

    然后德川家光就派人找到了施凤来,表示这两万虾夷人就卖给大明了,银子什么的都好说,换成福寿膏就更好了。

    施凤来表示好说好说,大手一挥就把福寿膏换给了倭奴,然后这两万的虾夷人就被东海舰队通过水路给弄到了山海关附近。

    然后就被弄去修建铁路了,毕竟德川家光说过,这些虾夷人都是贱民,死了不用心疼,死一个赔偿二两银子就好,不够的话还有。

    既然身为虾夷人前主子的德川家光都不在乎,施凤来和洪承畴就更不可能在乎了——对比虾夷人的死活,还是皇帝陛下的旨意和大明百姓的死活更重要一些。

    虾夷人是什么玩意,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跟矮矬子没什么区别的小短腿干起来活当真是不怕苦不怕累,用任劳任怨来形容都不为过。

    而且整个的虾夷人都在想尽办法的学习汉语,以求以后能混好一些——最起码也要混成个监工去揍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揍。

    然而虾夷人的好学和苦干,在崇祯皇帝那里只换来了呵呵两个字,然后就有锦衣卫传话给洪承畴:“先用着,先给些甜头,然后统统去死。只有死了的倭奴才是好倭奴。”

    向来关于领会上意的洪承畴自然表示无所谓——倭奴嘛,死活关自己屁事儿。

    最近的大明明显的处于一段安稳日子之中,没有什么天灾**,连建奴都缩回了盛京一带默默的舔起了伤口,崇祯皇帝在宫里可就呆不下去了。

    当皇帝苦啊,当皇帝累啊,不光要日理万机,还要日理万姬——后宫辣么多漂亮的小娘子都等着自己去临幸呢。

    而在这个没有啤酒,没有小龙虾,没有电视和网络的操蛋时代,崇祯皇帝除了日理万姬,也就剩下出宫去浪一条路好走了。

    然后崇祯皇帝就乔装打扮了一番之后就宫了。

    这一回,别管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女儿,哪个都没有带,毕竟自己出宫的次数不少,带着后宫的后妃和两个孩子一起露面也有好几次了,真要是把孩子给带出去,难免会被人给认出来。

    现在的大明京城之中,已经开始有了几分盛唐的景象——各国的使节,商人,探子,都汇集在大明的京师,操着各种各样地方口音的大明官话扯犊子。

    而大明的百姓对此显然不怎么放在心上——蛮子嘛,不就是这鸟样儿,天天想着自己也能混成大明的百姓。

    其他地方的百姓也就算了,这京城的百姓们见的多了,看法自然就是不一样了——爷们生来就是大明的百姓,牛逼的很!

    毕竟看着顺天府的差役和五城兵马司的士卒,外加上锦衣卫的人在京城横行霸道欺负蛮子们的时候,那心里的爽劲儿可真没地方说。

    而沈景颢就有些倒霉了——自从中了进士之后,一路之上多被针对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自己明明是一个刚入官场没几年的毛头小子,竟然升为了顺天府的府尹?

    当真是恶贯满盈啊!

    不过沈景颢心里也清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某个不可谈论的人物暗中推波助澜,表现上是内阁温首辅和吏部的房尚书欣赏自己,可是实际上怎么回事儿,大家心里都有数。

    但是京城的百姓们表示无所谓的很,新上任不久的沈知府是个好人呐,他爱护老人保护弱小,他还喜欢小动物。

    除了不怎么喜欢蛮子之外,基本上找不到其他的缺点。

    好不容易出宫浪一波的崇祯皇帝听着民间百姓们闲扯犊子,心中也是舒坦的紧——这顺天府尹不错,应该给他加加担子。

    正往着酒楼方向而去,崇祯皇帝身前就传来了一阵叫好声,不时传来几声“打!打!”。

    好奇之下,崇祯皇帝就向着身旁的方正化和魏良卿示意了一番,表示自己也想过去看看热闹。

    仗着锦衣卫的人多,挤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两个大明的百姓在斗殴,至于原因,谁知道呢。

    而围观的人群,也是泾渭分的分成了两伙儿。

    一伙人离的极近,也不怕迸自己一血身,这些人一看就是大明的百姓,叫好喊打的也是这些家伙。

    另外一伙则是五花八门,什么样儿的打扮都有,但是这伙儿人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都是蛮子,就没有一个是大明打扮的。

    而且这些人也只是默默的围观,神色虽然极为难看,却是一声都不敢出,比鹌鹑也强不到哪儿去。

    崇祯皇帝看的起劲,不时的叫上一声好,再喊上两声使劲打,直惹得周围的人都是将目光投向了崇祯皇帝,反而没有多少人关心正在斗殴的两个了。

    然而崇祯皇帝还没有看的尽兴,一阵“滚开!”“一边儿去!”的喝骂声就传了过来,接着就是一通棍子鞭子落在人身上的声音。

    声音是从蛮子方向传来的,被揍的有些发懵的蛮子们已经是人挤人了,才算是将将从中间让出一条道路。

    几个顺天府的差役到了中间一瞧正在斗殴的两人,为首的捕头就笑道:“王二,刘二,又是你们两个泼皮在这里斗殴?这是第几次了?”

    被称做王二的汉子抹了抹嘴角的血水之后,谄笑道:“官爷,说好的这个月该小人收这些蛮子的保护费了,可是这刘二不讲究,想要赖着不让小人收。这不,小人正跟他讲道理呢,”

    为首的捕头冷笑着道:“这些话,你留着跟知府大人去说吧!”

    说完之后,捕头便吩咐道:“带走!”

    只是捕快们的态度明显不怎么样儿,拎起来这两个倒霉蛋走的时候还不忘照着两边的蛮子一顿猛抽,嘴里则是喝道:“都他娘的围在这儿干什么?还嫌老爷们不够忙是不是?”

    崇祯皇帝看的满脸黑线——后世的洋大爷们这时候在大明的待遇也没比驴子强到哪儿去,别说是丢了自行车一天找回来,不被揍都算是好事儿了。

    想了想,崇祯皇帝干脆推开了身边的锦衣卫,走到了一个读书人打扮的大明百姓身边,问道:“这位兄台请了。那两个斗殴的人是怎么回事儿?这些差役平日里也是这般么?”

    那读书人回礼之后便笑道:“一看兄台就是个不常出门的。那两个斗殴的王二和刘二,乃是这街面上的青皮,伏着认识几个人,每月都会来寻这些蛮子们收取甚么保护费。

    这些顺天府的差役么,向来都是这般,对于大明百姓倒还好,也称得上规矩,可是对于这些个蛮子,向来是不当人看的。”

    崇祯皇帝奇道:“那就没有人管么?”

    读书人轻笑一声后反问道:“管什么?若是兄台你的钱包被偷了报官,没说的,整个顺天府的差役都得忙着帮你找。若是换成那些个蛮子报管,且等着去吧!”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