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想要彻底内附
    崇祯皇帝对于大明的官员是佩服的,因为这些个家伙们前赴后继的作死能力实力是无比的强大,欲念也是无比的强烈。

    原本还想着在自己的屠刀和高薪政策会不会让这些官员们有所收敛,然后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新上任没两年的南京工部尚书赵辛易以贪污六百余万两银子的实力荣登榜首,成为崇祯七年第一个被拿来祭天的二品大员。

    紧随其后的是南京户部尚书以四百万两银子屈居榜眼,南京刑科给事中以一百万两而屈居探花之位。

    剩下的几十万两的大大小小一牵扯足足牵扯出了三十余人。

    到此,应天府地龙翻身的原因就算是找到了——上千万两的贪腐大案,有多少是百姓的血汗?老天爷不发怒,可能么?

    所以这最终也证明了崇祯皇帝所说的,天灾是上天警示皇帝有乱臣贼子的说法。

    普通老百姓还疼自己家的娃呢,上天一瞅这有人想要坑自己的傻儿子,那还能不赶紧的弄点儿动静出来提醒一下?

    虽然这提醒的方式有些简单粗暴,但是总归是提醒了不是?

    所以惹怒了上天的赵辛易等人直接就被送到了菜市口走一遭,家人也很容易的被发配去修铁路了。

    总之,崇祯七年九月的这场地震实在是太坑人,总得给天下人一个交待才是。

    然后吏部尚书房壮丽表示自己真是瞎了眼,当然,内阁的诸位大佬们也没好哪儿去,以至于把这些个混账东西们给弄到了正二品的位置上面,自己有愧于皇帝陛下,有愧于国,所以请求陛下处理。

    然后崇祯皇帝就很大度的表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些混账东西们作死也不能怪房爱卿,不用太放在心上,好好的为国效力就好了。

    赵辛易等人用他们的脑袋和鲜血给大明所有的官员们上了一堂课——没事儿的时候贪,有事儿了就容易被砍。

    到了崇祯七年十二月的时候,因为日食,又砍了一批五品六品的小官之后,整个大明的官场上下都开始知道了一件事儿。

    平时不好好办事儿,真要是有什么天象一类问题的时候,是真的会被崇祯皇帝拉出去砍头的。

    然后在崇祯七年的年末,眼看着崇祯八年就要到来的时候,朝鲜绫阳君李倧给崇祯皇帝出了道难题,琉球的尚丰王也开始作妖。

    本着再穷不能穷爸爸,再苦不能苦皇帝的原则,又因为自崇祯皇帝登基之后一直没有广纳后宫,李倧干脆在朝鲜国中搜罗了一批美女给崇祯皇帝送了过来。

    等崇祯皇帝知道这事儿的时候,美女都已经到了大明,眼看着就要到京城了。

    对于绫阳君李倧,崇祯皇帝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诸蕃之中的第一忠犬可不是吹的,为了向大明靠近,这家伙连上一任光海君李珲都给弄死了,而且还无怨无悔的负担起了东江镇毛文龙部的军饷和粮草。

    但是这家伙送来美女是几个意思?崇祯皇帝对于广开后宫这种事儿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毕竟大明的问题太多,每天都有处理不过多的政务,搞那么多的后宫岂不是要把自己累死?

    再说了,万一那些个朝鲜女子长的跟后世一样,大饼脸,小眼睛,那可怎么看,这时候可没有什么微创整形一类的高科技。

    当然,就算是有整形技术,也没有人敢拿这样儿的人工美女来送给崇祯皇帝,除非是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

    崇祯皇帝虽然有心拒绝,却也担心拒绝会伤了绫阳君李倧的一片好意,所以无奈之下只得笑纳了,各自分了个较低较的品级之后就扔给了皇后去处理。

    皇后好啊,对于崇祯皇帝不大开后宫早就是颇有微辞了,一直在想着帮崇祯皇帝弄些妃子什么的,换成后世的老婆——算了,不敢想。

    毕竟狗命重要。

    如果只是送个妹子什么的,崇祯皇帝当然是笑纳,可是绫阳君李倧还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老大,俺想多挖点儿人参过来卖行不?正宗的高丽参。

    崇祯皇帝也知道高丽参可是个好东西,这玩意大补啊,问题是大明现在需要的不是这玩意,而是他娘的粮食!粮食!粮食!

    然而崇祯皇帝还没办法拒绝——自己是用不着这玩意,宫里好玩意多的是,不差那一斤两斤的高丽参。

    但是这玩意没什么了不起的,换成原来的那个蠢货可能不会同意,穿越过来的崇祯皇帝则是表示随便卖,不就是白萝卜那玩意么。

    普通的百姓买不起,买的起的也不差钱,所以这玩意对于普通的百姓生活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甚至于这玩意卖的多了,价格还有可能被棒子们自己给压下来,随便他们卖去。

    所以绫阳君的事儿虽然有些闹心,可是还算不上什么,尚丰王提出来的要求才算是大麻烦。

    这货不知道是哪根筋不正常了,居然上书给崇祯皇帝要求内附,而且是很彻底的内附——整个琉球都归皇帝陛下了,请派文官前来治理,驻守兵丁士卒。

    至于尚丰王自己,倒也不是没有条件,而是那些条件在崇祯皇帝看来简直就是好笑——请大明爸爸允许他到京城居住。

    对于这种连条件都算不上的条件,本来还想着啥时候把朝鲜跟琉球一块儿吞到肚子里面的崇祯皇帝迟疑了——尚丰王这货是不是又招惹了什么麻烦要大明爸爸替他解决了?

    然而不管是负责保护琉球的九州岛总督施凤来还是南海舰队的郑芝龙还有东海舰队都没有什么情报传过来,这就很诡异了。

    就算是郑芝龙一直在玩远洋运输,如果有什么动静,东海舰队也应该报上来了才是。

    难道这货是真的想要内附,彻底的融入大明?

    以己度人,崇祯皇帝觉得换成自己的话,别说是只做一个闲散的王爷了,就算是给自己一个实权的王爷也是不可能的事儿。

    不对,这还是站在自己皇帝的角度想问题了。

    可是就算是把自己放到尚丰王的位置上,自己也不可能提出来这种操蛋的要求啊——宁为鸡首莫为牛尾这句话,是个人就知道。

    琉球再小,关起门来也是土皇帝,干什么非得跑去别的国家当个闲散王爷?

    崇祯皇帝觉得自己理解不了。

    不过理解不了没关系,子曾经曰过,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而且子曾经还曰过,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所以敏而好学的崇祯皇帝就把温体仁和张惟贤还有已经退于半退休状态的魏忠贤给传到了宫里面,打算不耻下问一番。

    有事儿找这三个家伙商量,基本上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对于崇祯皇帝所说的尚丰王要求完全内附,愿意献户籍民册的玩法,温体仁是懵逼的,连玩了一辈子心眼的魏忠贤也觉得有些懵逼。

    因为换成自己,也确实不太可能把所有的一切都交出去就为了换个闲散王爷的位置。

    但是张惟贤却笑道:“启奏陛下,臣以为琉球尚丰王乃是真心归附,可以应允。”

    崇祯皇帝唔了一声,却没有说话,而是示意张惟贤继续说下去。

    理了理思路,张惟贤道:“尚氏历代国主,除开国的英祖之外,剩下的历代尚氏皆是亲近中原。

    自从蒙元南侵东渡,尚氏一度断了与中原的联系,及至太祖高皇帝拨乱反正,复我华夏衣冠之后,尚氏才再一次恢复了朝贡。

    后来又有倭奴作乱,夺其奄美诸岛,陛下一纸诏书便使得倭国归还了奄美诸岛,尚氏国主想要内附便成了很正常的事儿了。”

    正是因为如此,崇祯皇帝才很好奇——前番不是已经下诏要求倭国归还了奄美诸岛给琉球?怎么这家伙现在还是在想着内附?

    张惟贤则是一语道破了天机:“琉球国小兵弱,连倭国都抵抗不得,兵微将寡之下,连王世子都要前往倭国去做质子,根本就不足以守宗庙。

    除了倭国,东海之上还有海盗,还有西夷,而琉球连倭奴都抵抗不得的,枉论西夷了。

    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尚丰王才会一再的要求内附。”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心下有些了然了——这就跟后世的南棒总是要找鹰酱做爸爸,北棒总是要找天朝做爸爸一样,小国的悲哀,就是那么回事儿。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崇祯皇帝开口问道:“朕有意许之,唯恐天下物议。”

    这话就说的很不要脸了,唯恐天下物议?谁会议?是大明的百姓还是其他的蕃国?

    很明显,大明的百姓是不会关心又有哪个小国要求内附或者皇帝陛下又怼死了哪个小国这种无聊的问题。

    他们关心的是自己家的赋税问题,碗里的吃食问题,剩下的都无所谓——毕竟崇祯皇帝向来不祸害自己家的粮食和闺女,怎么看怎么是个明君。

    那么剩下的就是其他的蕃国了。

    琉球内附,知道的人会理解琉球为什么内附,不知道的人呢?

    会不会说是大明以势压人?

    会不会说崇祯皇帝的吃相太难看了些?

    但是崇祯皇帝是真的想要把琉球收入囊中。

    那块地方虽然不大,却是极为关键——永不沉没的航母又没有谁规定只能有一艘,有很多艘也是可以的吧?

    魏忠贤则是躬着身子道:“皇爷,要不然奴婢去见一见尚丰王?”

    崇祯皇帝则是似笑非笑的望着魏忠贤道:“你去?忠贤呐,朕记得你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了吧?”

    魏忠贤躬身道:“是,皇爷好记***婢佩服。”

    崇祯皇帝道:“这事儿交给你去办,朕放心,但是你已经六十七了,再折腾一趟琉球,这身子骨可就受不住了。”

    魏忠贤则是回道:“奴婢愿意为皇爷效死!”

    崇祯皇帝呵呵的笑道:“一个琉球罢了,为了这个把你给折进去,不值当。”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就直接吩咐王承恩道:“拟诏,着琉球尚丰王入京。”

    魏忠贤的身子骨确实不怎么好,听到崇祯皇帝这么吩咐,当下只是跪倒在地后叩头道:“皇爷不可,奴婢一个阉人,不值当如此!”

    崇祯皇帝却是呵呵笑道:“起来说话。你的忠敬,朕是知道的,这些年你也没少受苦,朕也是知道的。区区一个蕃国小王而已,孰轻孰重,朕心里有数。”

    魏忠贤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只是脸上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别管崇祯皇帝是真心还是假意,能为了自己一个老太监说出来这番话,连琉球尚丰王都要诏进京城了,这就是天大的恩德。

    毕竟在这种敏感的时期诏见尚丰王,更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魏忠贤觉得咱家这辈子值了!伺候过大明两代皇帝,两代皇帝都是把自己当成心腹来看,很不容易。

    张惟贤则是无所谓的很,他和崇祯皇帝的想法差不多——现在大明的马仔们能打能拼,跟开国时的那支强军基本上差不多,手里的家伙又足够硬实。

    别说是琉球尚氏想要内附,就算是他们不想,只要崇祯皇帝决心要拿下琉球,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

    毕竟只要把东海舰队派过去武装游行一番就足够了。

    所以张惟贤对于崇祯皇帝召尚丰王进京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温体仁则是躬身道:“启奏陛下,不若先派个御史以册封王世子之名出使琉球?”

    崇祯皇帝则是无所谓的摆手道:“不必了,派个御史去,倒未必能弄明白朕心中所想,不如让尚丰来京城,先让忠贤见一见他。

    倘若忠贤与他谈不拢了,朕再见一见尚丰也是可以的嘛。”

    温体仁心道当然可以,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在谈不扰的情况下还有没有命能活着回到琉球。

    或者是回到琉球之后还能活几天的问题。

    但是摊上这么一位任性的皇帝,温体仁能怎么办?不光是温体仁,整个大明的官员们能怎么办?

    虽然崇祯皇帝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很讲道理的,可是不要脸起来,什么道理不道理的,总是崇祯皇帝有理就是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