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七十八章 锦衣卫
    对于爪哇还有后世的荷兰,现在的荷南,让大明的所有河南人都极度不爽的那些人的作死行为,整个大明不管是文官系统还是武将勋贵系统,都已经陷入了狂欢之中。

    作死好啊,虽然说不知道陛下为什么总是想着自己跑到辽东去怼死建奴而不让自己这些个人去,但是陛下的想法嘛,做臣子的老老实实的执行就好了。

    但是对于爪哇和那个什么荷南,想要怼死他们可就爽快的多了——反正皇帝陛下已经透露出来消息,自己没打算御驾亲征。

    这就意味着,大把的军功在向自己等人招手,就等着去取了。

    哪怕是最大的一块已经被皇帝陛下指定给了新鲜出炉的爪哇行军大总管郑芝龙,可是剩下的可还没指派出去呢。

    就算是郑芝龙照顾他自己人,起码也得拿出来一些分一分吧?

    你分一点儿,我分一点儿,灭国之功人人有份,岂不是美滋滋?

    至于爪哇王会怎么想,谁在乎?从这傻缺一开始敢在南洋设卡收税并且把目光盯向了大明海商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定结果了。

    大明可没有什么出海了就不算是大明子民的规矩,更不可能视为叛徒而任由别人杀戮——从炎黄二帝开始就没这个规矩!

    伴随着大明武将勋贵一脉狂欢的是张惟贤感觉自己无比头疼。

    上午送走了张家,下午又得接待李家,李家的事儿还没完呢,赵家陈家吴家刘家什么乱七八糟的就都找上门来了。

    对于这些大佬们的想法,张惟贤表示理解,毕竟灭国之功在那儿摆着,不想着捞上一口尝尝的都是傻缺。

    但是对于这些家伙们的行为,张惟贤表示很拒绝。

    而且不是口嫌体正直的那种拒绝,是真正的拒绝。

    大明朝的勋贵武将一脉,其实早就已经不堪大用了——从土木堡之后,这些家伙就算是废的差不多了。

    自己家的事儿自己清楚,就连张家其实也只能说是矮子里面挑大个儿,靠着皇帝的青眼有加和老国公张辅的余荫才走到了今天。

    四平安南历仕四朝的张辅在土木堡为了老朱家战死,享受多大的哀荣都是可以理解的。

    自从土木堡之后,其实各家勋贵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太出挑的人才出现了,而且文官方面也不希望看到有出挑的人才出现在勋贵一系。

    所以当这些家伙们找上门来之后,张惟贤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想要拒绝的。

    灭国之战,功劳大是肯定的,可是一旦捅出来个篓子,那责任基本上也是大到没边儿的。

    不砍掉几颗甚至于几十上百颗的人头都不叫事儿大。

    这种情况下要是把这些家伙们安排去了爪哇,偏偏又捅出篓子来,后果很可能就是害了他们。

    到最后,蛋疼无比的张惟贤干脆在一大把年纪的情况下住进了五军都督府里面——走正规流程来,你们先递上请战书,然后由陛下定夺让谁去不让谁去,张某顶不住啊!

    对于这些勋贵们的表现,崇祯皇帝只有忍不住的笑意。

    终于有了点儿勋贵们的样子了。

    勋贵嘛,武将系统的家伙们,不操刀子砍人算怎么回事儿?朕大把的银子花着是养猪的?

    虽然很满意于勋贵们的态度,但是崇祯皇帝很想把沐天波扔到爪哇去混军功——毕竟这么有名的家伙,有名到历史小白崇祯皇帝都知道沐天波忠心赴死的事儿,忠心肯定是有的。

    这样儿的家伙不好好提拔一下简直就是没有天理的事儿。

    虽然说沐天波的天资差了点儿,但是忠心啊,忠心耿耿到陪着皇帝去死的人才是皇帝该重用的对象。

    人才这玩意大明什么时候缺过了?随便划拉划拉就能弄出一堆来。

    远了不说,讲武堂里面能挂帅南征爪哇的就能找出几十个来,孤儿幼军里面可堪一用的也不在少数了。

    在大明,十六七岁的少年已经完全算是成年了,扔到军中做个低级军官已经没有任何问题。

    等到爪哇平定了之后,这些人不管是留在爪哇还是调回大明,资历都足够他们再向上爬那么一级两级的了。

    当然,崇祯皇帝还没有打算用这些孤儿幼军,最起码现在不是用这些人的时候。

    区区一个爪哇就要用到这些人的话,崇祯皇帝也别混了,大明的勋贵们更别混了,统统找棵树吊死就行了。

    比如煤山上的那棵老歪脖子树就不错?

    跟张惟贤一样头疼的还有郭允厚和崔呈秀。

    郭允厚头疼的是比如粮草的调派,比如征发民夫等等问题,崔呈秀则是头疼后面的军功统计和升赏什么的,这些可都是兵部的事儿。

    虽然说看起来崇祯皇帝一句话就要怼死爪哇,可是这里面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简直多要让人想死的地步。

    就连皇家学院的墨铧都开始跟着头疼——五军都督府跟兵部户部一起研究了一下之后找到了洪承畴,表示要尽量走铁路。

    因为走铁路不管是从民夫的征召人数上面还是从路上的火耗方面来算,都是最合适的。

    但是蒸汽机车的速度太慢,俺们要求这玩意更快,更稳,装的更多!

    对于这几部的要求,洪承畴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或者说洪承畴放在心上了,但是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这是皇家学院的事儿,这锅得他们背,铁道部表示不背。

    墨铧开始头疼了。

    徐光启的身体其实已经不怎么样儿了,要不是现在有御医拿着无数的建奴练手之后总结出了更多的经验,估计这会儿的徐光启连骨头都得开始腐烂了。

    所以在指望不上徐光启的情况下,墨铧就得把皇家学院的担子挑起来了。

    至于里面比较出挑的易星志等人,实际上比起同辈人来说是极为出彩的,毕竟也算是学贯中西嘛,但是比起墨铧这种老油条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总之是各有各的头疼,谁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唯一能说是日子比较好过的,大概也只有重伤后回到松江府休整的李吖子及其所部了。

    李吖子的实力算是比较强的了,毕竟单打独斗的情况下,连郑芝虎那只跟疯虎一般的家伙都不是对手。

    但是军伍交战,并不是凭的个人勇武,要不然的话崇祯皇帝只要把宫里的那些护卫,尤其是方正化这种水平的存在给派出去几个,整个世界都是崇祯皇帝的了。

    毕竟是正常的历史位面,不是变异的神话位面,指望不上个人勇武能够逆天。

    不过个人的实力强也有好处——最起码李吖子受的是内伤,虽然比较重,但是好好将养一番之后就没什么事儿了,身上也不至于落下什么疤痕。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疤痕这玩意基本上是无所谓的事儿,但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疤痕这玩意就是天敌一样的存在。

    尤其是李吖子这种长的还有几分姿色的,更是如此——命丢了没关系,疤痕是绝对不能存在的!

    不管怎么说,尽管在爪哇那边损失惨重,整个的李吖子海盗集团都受了重创,但是现在回到了大明,有了喘息之机,恢复到以前的实力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唯一让李吖子觉得有些无可奈何的就是沈炼。

    原本从手下渐渐出头了沈炼这么一个家伙,李吖子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但是偏偏这一回不同。

    在整个舰队都被逼到绝路的时候,沈炼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大明锦衣卫亲军总旗。

    虽然一个总旗才只管五十个人,可是锦衣卫亲军能跟别的卫所总旗一样么?

    不说是见官大三级,反正大一级是没什么问题的——而官场上讲究的就是个官大一级压死人。

    虽然沈炼拿出来锦衣卫亲军总旗的身份也没吓退那些已经疯了的爪哇人和荷南人,反而刺激的那些家伙更为疯狂,直到遇到了郑芝龙所部才算是解除了彻底覆灭的危险,可是这份救命的恩情却是实打实的。

    偏偏这个家伙居然是锦衣卫的人。

    虽然说李吖子跟别人不同,对于锦衣卫的人没有什么特殊看法,但是听的多了,印象总是要差上那么一些的。

    尤其是觉得自己被人监视了,李吖子的心中就更不爽了——哪怕是明知道自己的手下里面肯定会有锦衣卫存在,真知道的时候心里也还是不怎么舒服。

    但是很快,李吖子就再一次见到了沈炼,而沈炼这一次是来向李吖子辞行的:“沈某不光没能救下船上的兄弟们,反而激的那些混账东西铤而走险,实在是沈某之过。

    这一次,沈某也是来向大当家的辞行,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万望大当家的保重?”

    李吖子道:“为什么?所有的兄弟也都知道你当时是一片好心,没有任何人怪你,何必要走?”

    沈炼笑道:“锦衣卫,永远隐藏在暗中,无名无姓。就像沈炼这个名字,随时可以变成张炼,刘炼,陈炼一样。

    没有人知道身边的谁是锦衣卫的人,包括锦衣卫自己,很多人之间都不清楚对方的存在。

    沈某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已经失去了继续留下来的意义,所以必须要回去了。唯一可惜的,就是沈某不能亲手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血恨了。”

    李吖子哑然,却也知道沈炼说的是事实。

    锦衣卫的存在,所有人都知道,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

    甚至于锦衣卫的衙门在各地都是公开的。

    可那是属于明面上的锦衣卫,包括京中担任仪仗护卫的锦衣卫,也都是明处的。

    至于暗中的,除了田尔耕和许显纯之外,剩下的谁也不清楚到底都有什么人。

    或许崇祯皇帝知道。

    有些锦衣卫一辈子就这么籍籍无名的存在着,等待着,等待着自己被召唤的那一天。

    可是有很多人等了一辈子也没等到,只是暗中把使命一辈辈的传了下去,传子不传女。

    直到连子嗣都不存在了,或者直到锦衣卫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的那一天。

    像沈炼这种暴露了自己身份的锦衣卫,已经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必要,回去之后要么转入明面,要么再改头换面之后到其他地方任职,总之不会再留下来了。

    李吖子有些好奇的问道:“值吗?”

    面对李吖子的问题,沈炼毫不迟疑的道:“值!这世界上有光明,就有黑暗,锦衣卫就是黑暗中的刀,替天子扫平一切不臣之辈!”

    顿了顿,沈炼又轻笑道:“大当家手里的刀可以放下,对于大当家的心思,沈某不是一无所知,锦衣卫上下的兄弟们也都看的清楚。

    沈某刚才的话,句句发自本心,绝不是当着大当家的面儿才这样儿,大当家也尽可以放心。”

    李吖子呸了一声,轻喝道:“滚!”

    向着李吖子拱手行了一礼后,沈炼才转身出去,直到消失在松江府外。

    等到沈炼离开了之后,李吖子才长舒了一口气,问道:“人手招募的怎么样儿了?”

    李吖子的贴身丫鬟笑道:“二爷那边说是招募的差不多了,都是些身手不错之辈,只要稍加整训就能成军,估计能赶上。”

    李吖子点了点头,开口道:“咱们的仇,不能光指望别人替咱们去报,自己也得去!

    那该死的爪哇王,老娘要把他脑袋拧下来!还有那些该死的猴子,一个个的都应该弄去做苦力做到死!”

    丫鬟掩嘴笑道:“大明缺苦力,小姐这就打算去抓苦力了?只是可惜喽,小姐这一番媚眼可是白抛了,京城里的那位爷可不知道呢?”

    而被李吖子和沈炼,还有崇祯皇帝和大明的勋贵们惦记着的爪哇王,此时已经快要疯了。

    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怎么就会一时想不开而跟那些个红毛鬼勾结到了一起呢?

    尤其是在知道那伙人的船队里面有锦衣卫的存在后,自己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还想要杀人灭口?

    现在好了,大明估计要派遣天使前来问罪了,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该把谁推出去当替羊去死?该怎么向大明交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