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爪哇王之死
    爪哇王穆沙原本想的确实比较简单。

    跟红毛鬼子们一起,借着他们的坚船利炮怼死大明的商人,好处两家分,问题应该不大。

    毕竟大明现在天灾挺多的,粮食都要靠向自己这些国家购买才行,估计对于海外的这些人也没时间关注。

    这就给了自己操作的空间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一伙海商居然还雇佣了海盗舰队护航,更没有想到海盗舰队的火力居然强到那种程度,连红毛鬼子们都吃了不小的亏。

    然而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海盗舰队里居然有一个明国的锦衣卫。

    更可恨的是不仅没有杀掉这个锦衣卫,还被郑芝龙的舰队给救走了——这意味着什么,只要不是太傻,基本上都能明白。

    穆沙看着低着头的大臣们,怒喝道:“话说啊!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办?当初你们挑拨本王对明朝的商船下手,现在该怎么处理难道还要让本王自己来想?!”

    发了一通火之后,穆沙又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老丈人穆尔雅吉:“丞相可有什么好的想法?”

    穆尔雅吉低着头,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后,开口道:“大王,老臣当初就说过不应该对明国人下手,现在出了问题了,您最应该问责的是当初挑拨您向明国人下手的那些个大臣们。”

    整个朝堂上的大臣们心中一颤,望向穆尔雅吉的目光就变了。

    从开始到结束,穆尔雅吉就一直反对这事儿,而事情的结果也证明了穆尔雅吉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明国不来找爪哇的麻烦还好,真要是来找爪哇的麻烦,爪哇能抗住几天的时间可真不好说。

    很明显,如果明国来找麻烦,作为一直反对这事儿的穆尔雅吉和他自己那一派系的肯定是站在岸上,但是其他人呢?

    自己掉在河里等死,结果抬头一看,岸边正有一个混账东西看着自己冷笑,该怎么选择?

    当然是把他拉下水啊,有个陪着一起死的也算是好事儿!

    大将军瓦希德躬身道:“王上,穆尔雅吉的家奴可也是参与其中,陛下不可听他一面之词!”

    穆尔雅吉冷笑道:“那还不是被你等裹挟?再者说了,现在是什么时候?王上要我等讨论的也是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而不是听你在这里大放厥词!”

    穆沙挥了挥手,沉声道:“穆尔雅吉说的不错,现在的问题是大明一旦兴兵问罪,我等该如何应对?”

    想要拉穆尔雅吉下水没有成功的瓦希德躬身道:“王上何必心忧?就算是大明要兴师问罪,也应该奔着红毛鬼们去,而不是我爪哇。

    毕竟,击沉明国商船的是红毛鬼,与郑芝龙的水师进行海战的也是那些红毛鬼,与我爪哇何干?

    最多最多,不过是我爪哇受红毛鬼胁迫,不得已而为之罢了,大明乃是天朝上国,自然可以理解?”

    穆尔雅吉冷笑道:“瓦希德将军忘了一个人罢?”

    瓦希德愣道:“什么人?”

    穆尔雅吉一副看弱智的神色:“锦衣卫!就是那个拿着腰牌要求你们住手的锦衣卫,那个人还活着,你们屠杀明国商人的事儿,你觉得能瞒的住?”

    瓦希德笑道:“一个锦衣卫而已。先不说大明会不会因为几个商人就兴师问罪,就算是会,也不过是要一个说法罢了。

    有了红毛鬼在前面顶着,我爪哇再交出去几个替罪的羔羊,说法也就有了,还想怎么样?

    别忘了,大明现在还需要向我爪哇买粮食,只要面子上过得去,这口气他们会忍下的!”

    穆尔雅吉笑道:“大将军好算计!只是不知道明国的皇帝会不会也这么想?

    要知道,那个皇帝跟以前的皇帝可是很不一样,他亲自冲锋杀敌替百姓讨回个公道的事儿,使者的回报里面可也是有的。

    如今你想靠着推出红毛鬼就把爪哇洗白,未免太小看明国的皇帝了吧?”

    瓦希德则是嗤笑道:“那是他们挨着,我爪哇与明国相距何止万里?

    再者说了,我爪哇拥兵十万,也不见得会怕了他明国皇帝!就算是他想要率兵来攻,也得掂量掂量他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

    穆尔雅吉语塞——谁给你的勇气?

    无知者无畏,汉人书里记载的这句话是正确的,他们的皇帝可以为了一匹马就出动十万人远征西域的大宛国,而想要干掉爪哇,甚至于连十万人都用不了。

    瓦希德所谓的拥兵十万,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能打能战的连一万都够呛。

    更何况,明国一旦认真起来,别说是十万,就算是凑齐百万大军也是易如反掌,一切都只取决于明国皇帝的心意罢了。

    还是那句话,无知者无畏。

    穆尔雅吉甚至于已经不想再跟瓦希德这种蠢货争论了。

    对于蠢货,等着他自己作死就是最好的选择,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散了朝会之后,爪哇王穆沙单独召见了穆尔雅吉——毕竟是自己的老丈人,已经多次证明了忠心和睿智的穆尔雅吉值得穆沙单独召见。

    而穆沙单独召见自己的原因,穆尔雅吉心里也是十分清楚——对于瓦希德所说的推出几个替死鬼的说法,穆沙心动了。

    想了想,穆尔雅吉开口道:“王上,想要推出几个替死鬼平息掉明国皇帝的怒火,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些替死鬼的身份必须足够高。

    否则,一旦被明国皇帝认定为爪哇在欺骗他,后果会更可怕!”

    穆沙点点头,开口道:“不知道你认为谁最合适?”

    “瓦希德!”

    穆尔雅吉斩钉截铁的道:“必须是瓦希德和他的同党,这几年瓦希德掌控军权太久了,已经越来越不把王上当回事儿。

    这一次要不是瓦希德一力坚持出兵,爪哇又怎么会跟那些红毛鬼们混到一起?”

    穆沙老脸一红——幸亏又黑又瘦,红也看不出来,若是换成崇祯皇帝那种小白脸,估计脸红就会很明显了。

    穆尔雅吉话里的意思,这事儿就是瓦希德胁迫王上才发生的后来那些事儿。

    可是自己家的事儿自己清楚,爪哇出兵这种事儿根本就是穆沙自己点头同意的,否则瓦希德纵然坚持,自己也能制止住。

    现在经过穆尔雅吉这么一说,倒是把穆沙给成功的摘干净了,可是瓦希德就死定了。

    当然,这不是什么问题,身为一个合格的王上,冷血和无情基本上是必备的素质。

    所以瓦希德死不死的,穆沙并不关心——反正没有了瓦希德,还会有砖希德,瓦多德一类的。

    告别了穆沙回到府里的穆尔雅吉心里很高兴——借着这个机会除去瓦希德也是好事儿,毕竟这家伙执掌军权太久,威望又盛,对于王上的王位来说是个威胁。

    而自己的女儿恰好是王后,也就是说,下一任的爪哇王肯定是自己的外孙。

    对于自己的外孙王位有可能造成威胁的,都得死!

    这一次借着明军的手除去瓦希德,自己外孙的王位可就更加稳固了。

    只是不知道明军什么时候来?或者说明国的使者什么时候来?

    躺在塌上正想着事情的穆尔雅吉刚刚有了丝困意,就被院子里传来的喊叫声惊醒了:“失火啦!快跑!”

    披上衣服之后,穆尔雅吉就打算出去喝斥一翻——整个丞相府在爪哇也算得上是高端了,防火这种措施肯定是有的,慌个什么劲?

    刚刚推开房门,穆尔雅吉就听着耳边传来嗖的一声,接着就是心口一痛,噗通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爪哇丞相府大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整个丞相府化为灰烬,上上下下无一活口。

    丞相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正搂着妃子翻云覆雨的穆沙不可能不被惊动。

    兴致被扫的穆沙刚刚走出宫殿,护卫统领就匆匆忙忙的跑来,跪地道:“王上,大将军瓦希德造反!宫门已经失守!”

    惊怒交加的穆沙强自镇定下来,吩咐道:“反击,杀了瓦希德,你就是新任的大将军!”

    护卫统领向着穆沙道:“王上保重,臣一定杀了瓦希德那个反贼!”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之位在招手。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鸟用,灯火通明的大殿之上,不管是护卫还是侍从,都不能给穆沙带来一丝的安全感。

    因为护卫统领的人头就拎在瓦希德的手中,鲜血正一滴滴的滴在地面上,在沉寂无声的宫殿里面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穆沙阴沉着脸,沉声道:“本王的好将军,果然厉害!先杀了丞相,又进攻王宫,这是打算来杀了本王了?”

    瓦希德却笑道:“王上和丞相想要微臣的性命,微臣岂能不自保?

    就算是微臣甘心赴死,微臣的手下之人却也不愿意吧?”

    瓦希德的声音刚落下,瓦希德帐下第一忠犬梅加瓦就拎着手中的弯刀,狞笑着走向了穆沙:“臣,恭送王上归天!”

    穆沙却连躲的意思都没有,冷笑道:“瓦希德,本王在下面等着你!”

    对于爪哇发生的这些破事儿,郑芝龙所部还不知道,毕竟爪哇的消息要传到松江府也需要一段时间。

    而且松江府这边需要自己操心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大军云集,整个南海舰队加上东海舰队支援过来的一部分,还有从南直隶和周边抽调的卫所士卒,这些人的吃住就已经很要命了。

    而且不止如此,大量的物资也正在向着松江府集结,包括武器,吃食,弹药补给等等的东西也在不断的堆积过来,这些东西也需要郑芝龙操心头疼。

    所以郑芝龙想死。

    郑芝龙觉得怼死爪哇那么个屁大的地方,调用整个南海舰队加上东海舰队的一部分,别说是爪哇了,就算是再加上红夷也是一样的结果。

    至于那些卫所的士卒,简直都不知道调那么多过来干嘛,毕竟爪哇那么点儿地方,光是舰队的士卒上岸都能平推了!

    更让人头疼的还有李吖子,以及跟李吖子交好的那几支海盗,组团吵吵着要去爪哇报仇血恨。

    毕竟李吖子这回吃亏吃的有点儿大,整个海盗团伙都差点葬送,她自己也是受了内伤,要不是命大碰到了归航的南海舰队,估计李吖子都得交待在爪哇那里。

    可是这事儿不是去澎湖怼那些红毛夷人,而是灭国之战,大明的海军加上陆地士卒加起来足足十余万人,目的就是要把爪哇给彻底清空,你们一群海盗跟着掺合什么玩意?

    在军中待的时间长了,郑芝龙也总算是学会了用军中的思维来看待事情,要是搁在以前,郑芝龙说不得会高兴自己这边的力量又多了。

    现在么,郑芝龙只会觉得这些杂牌海盗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麻烦——野惯了的海盗们绝对没那么好管理,尤其是李吖子那小娘们儿,桀骜不训就是他们最好的代名词。

    更何况灭国之战,意味着大把的战功,一群海盗掺合进来,肯定会分走一部分。

    这很让人头疼。

    但是郑芝凤却不这么认为:“大哥,他们愿意去,就让他们跟着去,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不是?”

    见郑芝龙眼睛一瞪,郑芝凤笑道:“小弟知道大哥担心的是什么,可是有很多的事儿,他们去办,比咱们去办要好的多。

    就像是辽东一般,杀人放火抓蛮子的可从来不是我大明的士卒们,而是夏额哲还有孟繁星他们。”

    郑芝龙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抓人?换银子?”

    郑芝凤点点头,开口道:“不错,不管是抓人还是杀人,让李吖子他们去是最合适的,反正最后的好处肯定少不了咱们的。

    咱们毕竟是大明的官兵,怎么着都有军纪制约咱们,像捕奴屠杀这种事儿,好说却不好听。至于那些个海盗,他们可没有什么顾忌。”

    郑芝龙点了点头,应道:“若是如此,带上他们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咱们的舰队船大帆快,带上他们,岂不是耽误行程?”

    郑芝凤却笑道:“无所谓的事儿,咱们一路上清剿那些红毛夷人,速度本来就快不到哪儿去。

    更何况,咱们要的是他们上岸之后能杀人放火捕奴,可不是在海上能帮助咱们作战,他们船慢,晚到一些也无妨。”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