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逼迫建奴北上西进
    对于郑芝龙他们把爪哇使团给劫杀了的事情,崇祯皇帝表示无所谓的很。

    反正自己的旨意就是绝其苗裔,连这点儿精神都领会不了,那就只能说郑芝龙他们不合格。

    更何况那太死太监曹振生的身上还有一份密旨。

    真正让人头疼的是大明的百姓。

    崇祯六七年以前几乎是月月出问题,各处各地都没完没了的天灾,让朱聿键他们招人很是容易。

    至于崇祯八年,再想要像朱聿键他们一样招人去海外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故土难离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而正是由于朝廷的大力赈济,哪怕是差了一点儿也能活下去的百姓们死活不愿意去海外。

    哪怕是服徭役都有钱可拿,无论如何都能混上饭吃,去海外干什么?死了以后埋哪儿?

    对于大明百姓的这种赖皮行为,崇祯皇帝很想站在午门上面大喊一句:你们要是再不去爪哇,以后徭役不给钱了!

    当然,想归想,崇祯皇帝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改为利诱百姓去爪哇种地。

    只要去,二十两的安家银子就是你的,一百亩的永业田也是你的,甚至于到了爪哇之后,一家给发一头牛。

    牛这东西,崇祯皇帝不缺,草原上有的是,自从卜失兔还有卓里克图汗那两家明确的倒向大明,再加上察哈尔选择了全面的内附之后,牛这种东西是不缺的。

    当然,崇祯皇帝手里的牛很多不代表民间百姓就不缺牛了,毕竟这年代主要还是靠人力为主,牛是属于战略物资,不像后世,有事没事买几斤牛肉吃没人管。

    这时候吃牛肉可是犯法的,各地官府有一部分精力都要放在杀牛这种事儿上——尤其是顺天府应天府这些地方,总是有事儿没事儿的跌死几头牛!

    而且中间还有一个问题——爪哇该怎么管理?

    是宣慰司?还是直辖?

    直辖,离的太远。宣慰司,那地方又没有一个蛮子,以后全部都会是大明的百姓在那儿,跟大明本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要不然扔个藩王过去?

    宗人府加上内阁户部吏部为了爪哇那边简直快要把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了。

    不管是谁都想要在爪哇那边捞到足够的好处。

    除了五军都督府以外——别管爪哇那边最后怎么玩,反正驻军是肯定的,该给五军都督府留出来的位置一个也不能少。

    所以张惟贤和朱纯臣等五军都督府的家伙们就搬着小板凳看文官太详细和宗人府撕逼。

    连着撕了好几天,在谁也搞不定谁的情况下,双方干脆选择了罢兵言和,把官司打到了崇祯皇帝的跟前。

    崇祯皇帝的处置方案很简单——直接按照大明本土来处理,设置官府,驻军,与本土完全相同。

    爪哇虽然称不上近,但是只要有耐心,哪怕是划着洗澡盆都能到的地方,还要扔个藩王过去?

    全是大明百姓,还要玩什么羁縻州宣慰司?

    脑袋让驴给踢了吧?

    朕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那地方必须得直辖,该怎么选派官员是吏部的事儿,但是想要弄个藩王过去是不可能的!

    朝堂上唯一比较兴奋的就是洪承畴了。

    爪哇也好,还是奴尔干都司那边也好,大量的蛮子送过来,哪怕分配到铁道部只有一半的数量,那对于修建铁路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儿。

    毕竟不能让大明百姓去死的情况下,只能让蛮子们去死了。

    本来心就黑的发紫的洪承畴现在更加的不在乎蛮子们死活了——皇帝要铁路进度,户部和五军都督府也盯着进度顺便还玩了命的要求给蒸汽机车提高运行速度。

    这么头疼的时候能先通过蛮子把进度搞定也是好的!

    不过万幸的是,崇祯皇帝自从登基以后给自己设定的民间形象一直就很好,百姓们也很认可,尤其是皇帝的牙齿能当金子使这一点上,百姓们也是无比的认同。

    所以在崇祯皇帝开出来比较优厚的条件以后,民间的百姓还是动心了——那一百亩土地和牛就是压垮百姓心防的最后两根稻草。

    最后崇祯皇帝划拉到了十万百姓之后,就分批装船运往爪哇了。

    然后崇祯皇帝就信心满满的打算怼死黄台吉算了。

    八年了,人生有几个八年?自打穿越过来到现在,已经足足八年多的时间了,黄台吉那种渣渣还不怼死他,留着过年?

    至于剩下的建奴,崇祯皇帝表示不打算一次性怼光,而是逼着他们向北向西。

    北边有毛子,西边有印度和欧洲,让建奴去怼吧,怼赢了,自己去就追击叛军。

    至于怼输了被人怼死了,那崇祯皇帝就是替自己治下的百姓报仇血恨,吊民伐罪。

    所以说玩政治的都脏。

    被崇祯皇帝召进宫中的温体仁、郭允厚对于崇祯皇帝打算怼死建奴的打算表示无所谓。

    反正只要您老人家不打国库的主意,或者说现在别打国库的主意,那一切都好说。

    张惟贤和崔呈秀则是心中也美滋滋的,毕竟怼死建奴,功劳无论如何都少不了自己两个人的。

    只是张惟贤则是躬身道:“陛下,臣请去辽东平奴!”

    崇祯皇帝沉吟一番后,开口道:“朕欲亲征建奴,英国公若是愿意跟着去,自然也是可以。只是爱卿的身体?”

    张惟贤起身拱手道:“启奏陛下,臣的身体,微臣自己知道,必然不会拖大军的后腿!”

    崇祯皇帝点点头,开口道:“可。”

    历史上的张惟贤是什么挂掉的,崇祯皇帝不记得了。但是自打穿越后,张惟贤的身体就一直被崇祯皇帝吩咐御医小心调理,现在倒也是壮实的很。

    最起码,就算是张惟贤去辽东浪上一圈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像张惟贤这种军人,他们的思想跟温体仁这样儿的政客根本就不一样。

    他们不怕死,他们只怕自己死的无声无息,没有价值。

    显然,死在战场上也比死在病榻上更容易让他们接受。

    崇祯皇帝又开口道:“此次进军辽东,五军都督府先拿出个计划来,建奴不能一定性的弄死,必须要留着他们。”

    张惟贤好奇的问道:“陛下的意思是?”

    沉吟一番,崇祯皇帝开口道:“朕欲驱赶建奴向北,或者向西。

    之前夏额哲部的奏报,几位爱卿应该都是知道的,奴尔干都司那边再向北一些,出现了毛奴的影子。”

    点了点头,张惟贤躬身道:“启奏陛下,臣知晓此事,不是那些个毛奴已经由刘兴祚带兵前去助剿了么?”

    崇祯皇帝道:“不错,刘兴祚是带兵前去了,可是那些个毛奴是从哪里来的?

    朕的意思是,驱赶建奴向北与毛奴争锋,无论他们打得赢还是打不赢,反正最后我大明的军队都是要过去平叛或者替百姓报仇的?”

    你丫心真黑!

    温体仁和郭允厚还有张惟贤和崔呈秀心中齐齐暗骂了一声。

    张惟贤没理会崇祯皇帝这么不要脸的说法,而是接着又问道:“那陛下说的向西?”

    崇祯皇帝道:“朕闻大宛国有汗血宝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朕看上汗血宝马了!

    再者说了,太祖高皇帝平定天下之初的那些色目人是哪儿来的?不还是西域再往西?

    还是说,偏他蒙元去得,朕就去不得?天下间断无这般道理!”

    张惟贤和温体仁等人心中了然,这就是皇帝陛下打算先逼着建奴当刀去披荆斩棘,然后再弄死建奴。

    唯一的问题是,建奴会不会依着崇祯皇帝的意愿去北征或者西征?

    崇祯皇帝则是冷笑道:“若是建奴真有胆子死守沈阳,朕倒是还会高看他们一眼。

    但是看看之前建奴的行为,基本上都是抢了就跑,有好处就沾,没好处他们跑的比谁都快。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建奴不可能不怕死。更何况,建奴里面也不是没有我大明的人。

    只要奴酋黄台吉一死,整个建奴不说四分五裂也差不多,再时候逼着他们北征或者西征,只看我大明在哪个方向给他们放开一道口子罢了。

    就凭着建奴现在的状况,他们哪怕明知钻了这个口子会死,他们也会义无反顾的钻进去,饮鸩止渴而已。”

    张惟贤躬身道:“陛下是属意于让建奴向西还是向北?”

    崇祯皇帝语塞——要是朕已经决定好了让建奴西征或者北征,还用把你们给弄过来商量?

    向北,肯定是毛子,而且怼完了北边的毛子之后也能向西吧?

    但是北边苦寒是肯定的,没看后世的毛子们都喝酒精揍北极熊么,还不是太过于寒冷才练就的?

    向西没有那么多的恶心事儿,而且西边国家也多,好处也多,可是先让建奴捞一遍,朕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身为一个合格的臣子,替皇帝分忧是最基本的责任和条件,不同于张惟贤这种比较纯粹的军人,崔呈秀原本揣摩上意那可是一把好手。

    想了想,崔呈秀躬身道:“陛下,臣以为可以驱赶建奴向北!”

    崇祯皇帝唔了一声,开口道:“说说理由?”

    崔呈秀躬身道:“若说是西征,夏额哲所部比之建奴更加放心,其实北征也是一样儿。

    只是依夏额哲所部和刘兴祚后来的回报,都证实了那些毛奴悍不畏死而且力大无穷,与他们交战,伤亡必然会大。

    而西方的那些个蛮子们则不一样儿,西域之地千人称英万人为王,十万人就是了不得的大国家了,让建奴去西域,可谓是杀鸡用牛刀也。”

    崇祯皇帝和张惟贤瞬间秒懂。

    北边的毛奴和西域那些小国对比起来,还是北边的毛奴更难对付一些,如此一来,最好是让建奴北征的时候跟毛奴弄个两败俱伤才好。

    至于西域那些个不成气候的小国,直接让夏额哲部效仿当年的成吉思汗再来上一次西征就可以了。

    崇祯皇帝则是将目光转向了张惟贤:“英国公以为如何?”

    张惟贤沉吟道:“启奏陛下,奴尔干都司现在靠西南边儿的这部分已经在我大明手中,驱建奴向北,则必须顾忌到这一部分。”

    崔呈秀反对道:“向西又有何不同?一路之上除去草原,可还有着大量的关隘,若建奴叩关,仅防御建奴,我大明又需支出多少?

    方才国公大人也说过了,奴尔干都司西南之地在我大明手中,刘兴祚驻军足有四十万,何惧他建奴?

    下官说句不客气的,若是不顾伤亡,单凭刘兴祚所部便可以彻底的平定建奴,又何须驱赶建奴向西还是向北?”

    张惟贤道:“奴尔干都司那边可有关隘?我大明北边关隘众多,建奴难以入关,奴尔干都司的二十万百姓牵制之下,刘兴祚四十万大军又能出动多少?”

    听着张惟贤跟崔呈秀两人辩论了起来,崇祯皇帝却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儿——大明在建奴那边可不只有一个人,而是两个。

    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渣渣现在死心塌地的要跟着大明一起弄死黄台吉好在辽东当个土皇帝。

    两个渣渣合在一起也是个麻烦事儿,倒不如把他们两个分开,一路向北,另一路向西。

    这样儿一来,两路建奴的实力都不强,对于明军来说都是分分钟解决掉的事儿。

    而对于北边的毛奴和西域的蛮子们来说,这两路建奴可就是噩梦了——建奴再不成气,那也是学习过三国演义的,怼那些满脑子肌肉和蛮子还不是简单轻松加愉快?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干脆开口道:“两位爱卿不要争了,直接逼着蛮子们分兵两路,一路北征毛奴,另一路西征西域和极西之地!”

    张惟贤和崔呈秀不吵了,但是张惟贤却躬身道:“陛下,建奴满打满算不过几十万人,若想要逼得他们北征西征,估计要杀掉大部分才行。

    如此一来,这两路人马各自还有多少?能战之兵不过万人,百姓不过十万,实力大损之下?”

    崇祯皇帝却笑道:“那与我大明何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