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团结一心的建奴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这首诗是杜牧写给项羽的,因为敬仰和惋惜。

    中国的文人,向来流行玩什么悲剧英雄,真要是项羽活着,估计也会被这些文人给骂成死狗,而不是写诗称赞他。

    就像每个文人嘴上都喊着侠以武犯禁,心中却都有个侠客梦一样,比如李白因此而写下了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当然,这些诗句都是针对的中原男儿,跟建奴这些个蛮子们没什么关系。

    至于代善所说的卷土重来,实际上也纯属扯蛋——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想着找准时机再回来捞一笔的行为跟英雄什么的没关系,而是强盗行为。

    也正是因为如此,入主中原的建奴才会各种割,哪怕是打赢了也割——不是自己家的东西谁会心疼?

    所以才有了宁与友邦不予农奴的说法。

    代善的说法让黄台吉心中暗自点头,因为这个办法在目前看来明显是最可行的方案之一。

    自己有几斤几两,能吃几碗饭,黄台吉的心里还是有数的。

    最起码,现在的大金国跟明国硬碰硬的怼上去,基本上不存在能沾到什么便宜的情况。

    拼骑兵,有察哈尔部和锡伯八部,再加上明军本身也不缺战马,这时候怼的希望明显不大。

    至于说拼步卒靠着大金士卒的勇武来解决明国蛮子,那就更搞笑了——如果能的话,辽东和奴尔干都司还由得那些个蛮子们抓人换银子?

    莽古尔泰嘿了一声,冷笑道:“老汗当年用生命打下的江山,说让人就让人了,当真可以,不知道老汗九泉之下有什么想法?”

    代善喝道:“混账!给你两旗的兵力,你有信心打赢蛮子么?”

    莽古尔泰刚想反驳,就被阿敏拉了一把,阿敏随即笑道:“代善大哥息怒,莽古尔泰也不是有意顶撞大汗,只是心中憋闷罢了。”

    阿敏的话不说还好,阿敏的话一出口,黄台吉的脸色就更黑了——刚才自己正想表态同意代善的提议来着,结果被莽古尔泰这个混账东西噎了这么一句,这让自己怎么同意?

    多尔衮沉默了半晌后,开口道:“大汗,奴才以为代善哥哥说的对,大丈夫能屈能伸,明军势大,我大金与之硬拼下去,无异于以卵击石。

    汉人有句话,说是美玉不与砖瓦碰,我等避让一时又能如何?就算是退回建州,或者北上奴尔干都司又能如何?

    我大金国的百姓们还在,我大金国就还在,大金国的立国根本是八旗子弟和百姓,而不是区区一座盛京城或者辽阳城!”

    阿敏冷笑道:“若是蛮子皇帝不肯放过我等呢?若是我等到了建州,明军跟到了建州,我等到了奴尔干,明军又跟到了奴尔干,我大金又当如何?”

    多尔衮道:“正是因为如此,小弟才赞成代善哥哥所说的,先给明国蛮子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我大金可也不是好惹的!”

    生死存亡之际,建奴几大贝勒难得的一致了起来——除了阿敏和莽古尔泰之外。

    多尔衮甚至于布木布泰的恩怨都暂时放到了一边,只求先渡过眼前这道生死关。

    向着黄台吉拱了拱手之后,多尔衮便开口道:“大汗,奴才以为,不如先解决掉锡伯八部那些个反贼,然后转攻海州卫。

    海州卫一下,明军必然丧胆,我大金趁此时撤走,明军又哪儿来的胆子追击?”

    黄台吉眯着眼睛道:“那你说说看,又该从哪一部下手?”

    多尔衮拱手道:“哈达部!奴才看过我大金的记载,额尔德尼和噶盖奉父汗之命创制满文之时,正值明国蛮子万历二十七年,哈达部也正是那一年被父汗所吞并。

    天聪三年的时候,哈达部与锡伯部的蛮子们勾结到了一起,意图对抗我大金天兵,倒不如趁此机会,彻底灭掉哈达部!”

    多尔衮想着先怼死哈达部不是没有道理的——柿子要挑软的捏,辽东不跟建奴一心的部落里边,简直再没有比哈达部更合适的软柿子了。

    嘉靖三十一年,哈达部的扛把子王忠被叛乱的部人所杀,其子博尔坤为报父仇,因为自己实力不济,所以跑到了绥哈城迎堂兄王台来哈达部就任新的扛把子。

    王台当了哈达部的扛把子之后,玩起了远交近攻的的策略,使哈达部比速黑忒时更强盛。

    当个部长已经远远满足不了王台,所以这位哈达部的扛把子就成了哈达汗。

    当时叶赫部、乌拉部、辉发部及建州女真所属之浑河部,本着谁拳头大就臣服于谁的原则,表示哈达汗就是辽东这块儿的老大。

    如果一直这样儿下去,王台未必不能成为下一个铁木真一样的大拿,最起码也能混成扎木合一类的英雄。

    但是但王台在晚年的时候膨胀了,贪财受贿,不察民情,反曲为直,一个劲儿的光想着自己爽了。

    老大这个鸟样儿,下面自然是有样学样,甚至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整个哈达部被搞的乌烟瘴气,民不堪其苦,往往叛投叶赫部。

    万历十年,王台死,诸子争权,至子孟格布禄主部事时,王台其他的儿子都不服气孟格布禄,又开始了互怼模式。

    这么一来,哈达部就算是彻底的凉了——部民混不下去,都跑到叶赫部那边去了,而当时的叶赫部跟老奴努尔哈赤又好的穿一条裤子。

    最终的结果就是哈达部不仅失去昔日霸主地位,而且在万历二十七年的时候被努尔哈赤兼并。

    当然,从万历到崇祯皇帝的这许多年里,哈达部表面上是死心塌地的跟着建奴混,可是实际上却也无时不想着恢复往日的荣光。

    毕竟被当年的马仔骑到头上吆五喝六,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所以在崇祯皇帝纳了完颜玉卓为妃子,完颜宏找上门来打算跟哈达部一起怼死黄台吉的时候,哈达部的现任扛把子博尔忽心动了。

    博尔忽,这个名字如果放在铁木真初期,那妥妥的就是“四骏”开国元勋之一,蒙古开国十大功臣之一。

    但是现在的这个哈达部扛把子博尔忽,并没有谁会把他看在眼里——论人口数量,哈达部现在人数刚刚破万。

    论能打能杀,随便把八旗中的哪一旗拎出来都能吊打哈达部。

    之所以哈达部还能混到现在,而且族中人口也在以龟速慢慢增加,其实还是得益于完颜宏打算借哈达部之手去怼建奴。

    也正是因为如此,多尔衮千挑万选之后,才挑出来这么一个软柿子——好捏,捏爆了也不用担心沾上一手屎。

    黄台吉也心动了。

    虽然说平日里总是看多尔衮不顺眼,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多尔衮的战略眼光要比自己强上那么一点儿。

    现在多尔衮提出来的怼死哈达部的提议,就很符合目前大金国的情况。

    因为现在哈达部离着完颜宏的锡伯部有一段距离,足够在完颜宏的援兵到来之前就能把哈达部怼死。

    黄台吉甚至于有把握在完颜宏不带着锡伯八部倾巢而出的情况下再怼完颜宏一波。

    最关键的是,怼哈达部还不用出太多的兵,只要派出去两个旗的兵力,把哈达部彻底怼死就是妥妥的。

    转了半天手上的扳指之后,黄台吉才下定了决心:“多尔衮,本汗把平灭哈达部的重任交给你,你有信心么?”

    黄台吉现在也顾不得打压多尔衮了——万一真要是被明国蛮子把大金国给彻底灭了,自己现在的一切就都是别人的了,再打压多尔衮又有什么意义?

    而自己手底下比较能打的豪格已经被明国的狗皇帝在明国京城给凌迟了,鳌拜那个狗奴才更是在盛京城被杀,连脑袋都没有找到。

    死的连条狗都不如——好歹一条狗在临死之前还会吠几声呢。

    多尔衮则是大喜道:“大汗放心,奴才定然带着博尔忽那个狗奴才的人头回来!”

    多尔衮现在不怕黄台吉给自己分派这些操刀子砍人的任务,怕的是不给自己分配。

    全世界都认同的一个道理就是,谁的拳头硬,谁说话的底气就足。

    而怎么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拳头够硬?

    当然是怼人啊,把别人怼死了,说明别人不如自己的拳头硬,不就从侧面证明了自己的拳头够硬么?

    尤其是黄台吉现在混的明显一天不如一天,身体情况也不怎么样儿了,自己的机会就在这时候!

    至于说因为会损伤自己手里的实力,多尔衮表示无所谓,毕竟操刀子砍人这种事儿,本身就代表着抢东西捞好处。

    自己手底下的实力不扩大就已经是很不正常的事儿了,怎么可能再损伤?

    眼见黄台吉已经决定让多尔衮去怼死哈达部,代善则是躬身道:“大汗,不若在攻打哈达部的同时进军海州卫,以达到牵制明国蛮子的效果?”

    投桃报李,多尔衮则是躬身道:“大汗,奴才以为此时攻打海州卫不妥,倒不如让代善大哥另领一军,去攻打乌拉部和辉发部的余孽?”

    乌拉部和辉发部的情况,跟哈达部的情况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哈达部。

    好歹哈达部在被老奴努尔哈赤给怼凉了之后还存活了下来,乌拉部和辉发部基本上是处于被怼死的状态。

    同为扈伦四部的乌拉部和辉发部残余在完颜宏找上门来之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决定跟完颜宏合作——以后大明在辽东说了算的时候,各部的小日子过的都不错。

    而自从老奴努尔哈赤上位,大家伙儿的日子可就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尤其是乌拉部和辉发部这种跟老奴有仇的部族。

    现在的乌拉部和辉发部,实力上也就是那么回事儿,靠着原先残存下来的族人和大明还有完颜宏的扶持,现在一点点儿的也发展了起来。

    但是对比之下,乌拉部和辉发部加一起差不多也就是跟哈达部差不多的规模,甚至于还有点儿不如。

    所以多尔衮毫不犹豫的打算拉代善一把,让代善也能捞到足够的好处——只要比自己少点儿,但是比起其他那些捞不到好处的家伙好很多,那就足够了。

    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问题。

    之前代善可是提出过要出兵去怼海州卫的。

    虽然代善这家伙为了大金国的生死存亡也算是豁出去了,连这种建议都提了出来,可是多尔衮又不愿意让代善去干这种送死的事儿了。

    再加上之前在代善等人提出废汗的时候,多尔衮曾经在布木布泰的撺掇下摆了代善一道,心中始终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愧疚感,所以多尔衮觉得与其让代善去送死,倒不如让济尔哈朗或者阿敏他们去送死算了。

    黄台吉则是意外的瞧了多尔衮一眼——自己在大金国生死存亡的时候能放下自己的恩怨,多尔衮居然也能放下?

    如果这些兄弟们都像现在这样儿团结,大金国又何至于走到今天这副光景?

    就算不能彻底怼死明国的狗皇帝,不能南下牧马,也不至于让那个狗皇帝欺负到大金国的头上来!

    不过,众位兄弟们现在醒悟也不算晚,毕竟明国蛮子的大军还没有出发。

    就算是蛮子大军出发了,到辽东也需要一段时间。

    而且自己兄弟们团结起来,也不见得就怕了那个狗皇帝!

    心中大慰的黄台吉干脆笑道:“好,本汗应下了。代善?”

    代善听到黄台吉喊到了自己的名字,正暗自感动着多尔衮替自己考虑的代善赶忙躬身道:“奴才在!”

    黄台吉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福寿膏之后才开口道:“你领正红旗和镶红旗,去攻打乌拉部和辉发部,凡是高过车轮的,都不要留了!

    凡是能带回来增强我大金国实力的东西,就尽量带回来,带不回来的也一把火烧了,务必不能留给蛮子狗皇帝!”

    代善躬身领命道:“奴才领命!必然不负大汗重托!”

    黄台吉则是难得的放下了手中的福寿膏,在一旁包衣阿哈的伺候下站了起来,踱步来到了阿敏和莽古尔泰的面前。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