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零五章 朕说过要杀你全家!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恨。

    如果老奴努尔哈赤不玩什么七大恨举兵叛乱,崇祯皇帝也不可能带着几十万马仔跑到辽东来搞事情。

    如果黄台吉不屠城,也就不会彻底的激怒崇祯皇帝。

    原本还打算着先在沈阳城下干掉几个蛮子,起码也得留下几个建奴高层的崇祯皇帝改变了主意。

    这一次,一个建奴都不留下,让他们顺风顺水的跑到建州去。

    一路上的顺风顺水,让黄台吉这个领兵征战已久的“开国皇帝”心中觉得不对劲。

    济尔哈朗也觉得不对劲。

    从盛京城中出来之后,除了一开始的时候面对了一阵毛毛雨一般的明军炮击,损伤了几百人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阻拦和追兵。

    如果换成朝鲜那种废物点心一般的军队,济尔哈朗一点儿不怀疑,但是换成明军,这就很不正常了。

    从老汗起兵至今,明军就没有一次是轻易说放弃的,别管他们是处于上风还是下风,损失有多大,哪怕全军覆没也不会轻易的放弃跟大金为敌的机会。

    尤其是这狗皇帝登基之后,明军更是脱胎换骨了一般,个个都跟疯狗差不多。

    如今倒好,前无阻截后无追兵?

    但是任凭济尔哈朗再怎么派出斥候侦察,一样是没有一丝的异常,好像所有的明军都已经打道回国,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向着建州追击的意思。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的济尔哈朗在找到了代善和黄台吉等人后,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万岁爷,奴才觉得这很不正常,除非蛮子在前方埋伏了主力军队想要伏击?”

    说完之后,济尔哈朗又在第一时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奴才派出去的斥候已经将范围扩大到五十里,依然没发现什么问题?”

    黄台吉也觉得不对劲,只是现在自己这个大清国的开国皇帝要是先慌了,剩下的其他人怎么办?

    定了定神,黄台吉笑道:“且不去管他,纵然前面有兵拦截又能如何?既然后无追兵,我等便加快速度,多放出些斥候便是。”

    济尔哈朗应了,回到前锋军中之后又多撒了斥候出去,再一次的让行军速度提升了一些。

    不管是黄台吉还是济尔哈朗,或者代善和多尔衮,都没有想到逃回建州的这一路会是如此的顺利,不仅没有追兵,连拦截的兵马也是没有遇上一个。

    但是黄台吉终于收到了崇祯皇帝送给他的一份大礼。

    建州城四门紧闭,面对回来的建奴大军不仅没有任何的欢迎仪式,反而摆出了一副防御的姿态。

    前锋军中的济尔哈朗在收到斥候的回报之后,心就沉到了谷底,转而找到了黄台吉。

    黄台吉的神色也不复之前的轻松,凝神道:“城头上旗帜还是我大清的?”

    济尔哈朗躬身道:“万岁爷,城头上的旗帜还是我大清的,可是面对大军,摆出来的却是防御姿态。奴才不敢擅专,请万岁爷定夺!”

    可惜的是就连福寿膏也没能彻底把黄台吉的脑子给抽坏,仅仅是催马向前走了一段之后就停了下来。

    正好是城头上弓箭的射程之外。

    心知城中必然有异的黄台吉朗声道:“朕,大清皇帝黄台吉在此,还不速速打开城门?”

    城头上的守军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响应黄台吉的号令去打开城门。

    黄台吉心中愈发的恼怒——城头上的八旗士卒居然没有一个人响应自己这个大清国开国皇帝的。

    大怒之下,黄台吉干脆喝道:“尔等意欲造反?须知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黄台吉正想要再次开口,城头上却响起了一阵笑声:“造反?谁先造的反?本指挥使怎么不知道这些将士们造反?”

    镶蓝旗旗主阿敏和正蓝旗旗主莽古尔泰一起出现在了建州城头,身后则是八旗各旗中的一些梅勒额真和牛录。

    黄台吉在听到本指挥使的时候就知道坏事儿了。

    从老汗创立八旗制度到自己改大金为大清,都从来没有过什么指挥使一类的官职。

    反而是明国有着各种各样的指挥使。

    比如卫指挥使,原本建州就有都建州指挥使,而且是分建州卫都指挥使,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建州右卫都指挥使三个,故而辽东三卫又称建州三卫。

    问题是自从萨尔浒之后,什么指挥使一类的官职就在辽东绝迹了,如今突然冒出来什么指挥使,还是阿敏那个混帐东西,其中代表了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

    纵然心已经沉到了谷底,黄台吉还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开口道:“阿敏哥哥何出此言?纵然对朕心有不满,大可依父汗所立诸贝勒议政之制弹劾于朕,何故阻拦大军进城,让将士们无法与家人团聚?”

    阿敏狂笑道:“那是老奴所立,与本指挥使何干?老奴背叛了主子爷,好歹不曾妄自称帝,仅称汗王。

    你黄台吉不仅称汗,如今更是僭越人伦,妄称天子,其罪当诛!今日我等奉天子诏,今日在此等你!”

    阿敏一番文绉绉的话说的不伦不类,但是意思却是很明白——自己和身后这些人都已经投向了蛮子的狗皇帝,今儿个就要与大清国为难!

    黄台吉心中大怒,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儿把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反骨仔给弄死。

    然而没有早点儿弄死就是没有弄死,现在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纯属是多余和浪费时间。

    定了定神,黄台吉笑道:“即便你等今天弑君成功,又如何保证明天不会被蛮子的狗皇帝诛杀?

    须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须知尔等今日能杀了朕,怎知来日不会杀了蛮子的狗皇帝?”

    见阿敏脸色变得难看,黄台吉趁热打铁道:“朕今日愿刑白马为誓,只要尔等打开城门,今日之事,朕就当没发生过,若朕违誓,情愿万箭穿心而死!如何?”

    然而黄台吉的保证并没有打动阿敏和莽古尔泰,刚才阿敏的脸色难看也是因为担心黄台吉这番话传到了大明皇帝的耳朵里之后,会让皇帝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莽古尔泰却是冷哼一声道:“算了吧,你黄台吉的保证,有谁敢信的?当初父汗去时,是谁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善待诸兄弟的?如今又是何局面?

    代善哥哥之子岳托当时遍寻不见,你可曾派人去找过?不过是推到了大明皇帝陛下的身上,此后可再有什么消息?

    我莽古尔泰可曾有对你不起的地方?你散布谣言,辽东上下,谁人不知我莽古尔泰弑母邀宠?

    阿敏可曾有对你不起的地方?你处处猜忌,妄图置阿敏于死地!

    多尔衮可曾有对你不起的地方?你黄台吉明知多尔衮与布木布泰互相钟情彼此,为了满足你自己的兽欲,全然不顾老十四的想法而强娶布木布泰进宫。

    即便我等受你猜忌,可是济尔哈朗呢?你远征大明之时,是济尔哈朗留下替你断后,这种没错吧?你又是怎么对待济尔哈朗的?事后封赏是对待功臣还是打发叫花子??”

    莽古尔泰的一番话说的黄台吉直想吐血——这一桩桩一件件,听上去确实是那么回事儿,按照莽古尔泰的话,说自己一声刻薄寡恩都算是高看自己一眼!

    然而实际上呢?

    代善的儿子岳托是在辽阳地界儿找不见的,事后蛮子那边也确实传来消息证明岳托已经被蛮子皇帝给剐了。

    莽古尔泰就更不用说了,光是御前露刃那一条就足够他死上十次八次的了,留到现在没死已经是自己宽宏大量了!

    至于阿敏,这个舒尔合齐家的贱种,若不是以往没让他寻到合适的机会,只怕自己的尸骨早就凉了,还用等到今天?

    还有多尔衮,不就是一个女人?只要过了今天这个坎儿,布木布泰赏给他!

    前边的事儿其实都好说,唯独济尔哈朗的事儿才是最让人为难的。

    济尔哈朗替自己断后是事实,自己也确实记得济尔哈朗的好处。

    然而当时的大金国国力如何,莽古尔泰这个混帐东西不知道么?拿什么去大肆封赏?

    如今把这些事儿拿到明面上来说,确实把自己噎的说不出话来。

    定了定神,黄台吉便开口道:“莽古尔泰,阿敏,你们两人再如何不满于朕,再怎么样想要置朕于死地,都无所谓,可是朕身后的这些将士们呢?

    他们之中,也曾有人跟着你二人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替你二人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后有蛮子追兵,你等二人欲置他们于死地耶?”

    听着身后隐隐传来的一阵骚乱声,黄台吉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微笑。

    咳了一声之后,黄台吉又接着道:“既然你二人已经决心要置朕于死地,朕情愿束手就擒,只要你二人打开城门放将士们进城与家人团聚,朕愿自刎于建州城下,如何!?”

    阿敏冷笑道:“黄台吉,你这些话,也只好拿去哄哄三岁小儿,却休想哄骗于我等!既然你这般大仁大义,好!本指挥使就成全了你!”

    见黄台吉的脸色不复刚才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阿敏干脆笑道:“你现在便自刎吧!你自刎之后,本指挥使自然打开城门,”

    黄台吉的脸色一时之间变得更为难看——朕要是真个自刎,还用得着跟你们说这么多的废话?

    阿敏却不管黄台吉的脸色如何,反而狞笑道:“对了,你个狗奴才暂时还不能自刎,大明天子吩咐,还有些东西要让你好生看看!”

    黄台吉冷哼一声,问道:“究竟是何物事?”

    阿敏向身后挥了挥手,吩咐道:“带上来!”

    随着一阵推搡还有一阵呼痛声,几个抱着孩子的女人被带到了城头上。

    黄台吉失声喊道:“海兰珠!哲哲!布木布泰!”

    不光是黄台吉心中开始焦急起来,多尔衮也打马向前行了几步与黄台吉平行,根本顾不得与皇帝平行是大不敬的罪过了。

    多尔衮感觉自己能清楚的看到布木布泰眼睛哀求的神色,当下便朗声对阿敏喊道:“阿敏哥哥,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阿敏冷笑道:“你是不是傻!这个贱人多番算计于你,你现在还想替她求情是怎么的?当初若是不是这贱妇,代善大哥所提的废汗之事早已成行,你就是大金国的大汗!”

    多尔衮哑然。

    当然代善等人找到自己研究着废掉黄台吉的汗位之时,自己确实是因为布木布泰的劝说而放弃了。

    自己反水,连带着多铎和阿济格一起反水,让代善等人的谋划彻底成为了泡影。

    定了定神,多尔衮开口道:“阿敏哥哥,过去的事儿毕竟是过去的事儿了,再去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是不是?看在小弟往日不曾有过对不起你的份儿上,求你放了玉儿?”

    阿敏道:“废物!为一女子落到这般地步,你可真是好意思!难怪当初你没有成为大金国的大汗!”

    多尔衮道:“我情愿不要什么大汗之位,只求阿敏哥哥放了她,自此以后,我与玉儿隐姓埋名,再也不出现在世人面前可好?”

    阿敏摇了摇头,无奈的道:“若从兄弟情份上来说,我自然应该当然你的要求。”

    听到阿敏这般说法,多尔衮的心就沉到了谷底,因为这种说法之后,往往会跟着可是,但是,可惜,不过这一类的转折词,然后再让整个事情的走向拐一个大弯。

    果然,就听阿敏接着道:“只是大明天子曾经有过吩咐,今儿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且耐心等着罢!”

    说完之后,阿敏也不再理会多尔衮,而是再次把目光投向了黄台吉,喝道:“天子命本指挥使问你一句,陛下当初说过要杀你全家,你可还记得?你屠杀沈阳百姓之时,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报应在自己身上?”

    黄台吉突然想起来了,崇祯皇帝确实说过要杀自己全家这句话,那是在自己率兵围困蛮子京师之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