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零六章 黄台吉之死
    身为皇帝,最重要的就是说话要算数,牙齿必须要能当金子使,比如崇祯皇帝说要杀人全家,那就一定会杀人全家,连条狗都不会放过。

    搁在活力团体,这个叫出来混要讲信用。搁在崇祯皇帝身上,这叫金口玉言。

    既然当初说过要杀黄台吉全家,也说过要亲自带兵来辽东找黄台吉的麻烦,那崇祯皇帝就一定会带兵来辽东杀掉黄台吉的全家。

    哪怕是过了十年,这句话依然有效。

    黄台吉心中已经奔腾过了几万头的神兽。

    当初那狗皇帝在明国京师城墙上放的狠话,谁会放在心上?

    一个十几岁的小皇帝而已,军队还尽是腐朽无能的货色,同等人数下,大金国的军队能按着明军打。

    除了白杆兵和戚家军,大金国怕过谁来?

    更何况,再能打再能砍的军队始终都得被文官给压的死死的,就凭这些,是谁给那狗皇帝的勇气说来辽东杀自己全家这种话的?

    所以对于崇祯皇帝说过的话,黄台吉一直是当成笑话来看的,哪怕是后来屡次吃亏也依然没有当回事儿。

    毕竟当时那狗皇帝刚刚登基,心气儿高一些,胆子大一些,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一个皇帝刚刚登基之时的雄心万丈,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磨灭,慢慢的沉浸在后宫的温柔乡里。

    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事情比打打杀杀的更有意思,比如福寿膏,比如多修些亭台楼阁,比如后宫里多弄几个漂亮点儿的妃子?

    然而黄台吉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崇祯皇帝倒是很想沉浸在他说的这些享受上面,只是不敢而已。

    身为后世穿越过来的程序猿小白,在明知自己只有十七年时间可以浪的情况下还真的去浪?没死狗?

    不管是快递小哥还是黄台吉,还有多尔衮,鳌拜,东林党,还有那些个读书人,让崇祯皇帝没有心思享受这些在其他皇帝看来很正常的乐子。

    毕竟享乐虽好,可是享受十七年之后呢?

    挂在歪脖子树上的感觉了解一下?

    脑袋后面拖根猪尾巴了解一下?

    被人抹黑泼脏水骂上几百年了解一下?

    所以崇祯皇帝不敢放松,哪怕是自己前几十年受苦了,后边还有几十年让自己享乐。

    可要是自己在前边先享受个十几年,那后边连受苦几十年的机会可都没有了。

    孰轻孰重,再怎么小白的程序猿也拎得清楚,毕竟写一个if……else判断就能得出的结论。

    现在黄台吉想起来了崇祯皇帝说过的这句话,然后脸色铁青的望向了城头:“阿敏,你个舒尔哈齐家的贱种!”

    阿敏闻言大怒,一把抓过海兰珠怀中的婴孩,悬到城墙外之后冷笑着望着黄台吉:“狗奴才,你猜我敢不敢?”

    黄台吉心中一颤,喝道:“阿敏,你!”

    黄台吉不敢赌阿敏到底敢不敢。

    豪格死了,自己还有布木布泰生下的儿子,还有海兰珠生下的儿子,可是这两个孩子现在都在阿敏的手里!

    然而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鸟样儿,黄台吉自己心里清楚,再想要生出个孩子来,难。

    如果这两个孩子再死了,自己的皇位传给谁去?难道要便宜了多尔衮不成?

    尤其是阿敏现在抓着的,可是自己最喜欢的小阿哥,打算封册为太子的小阿哥!

    眼睛余光瞥到了黄台吉脸上的哀求之色后,多尔衮反而用鼓励的目光望向了阿敏:“阿敏哥哥,有话好好说!咱们可都是一家人!”

    阿敏冷笑道:“狗奴才,你也有今天?当初逼迫我与莽古尔泰之时,怎么不见你这般乖巧!?”

    说完之后,却是把悬在城墙外的孩子又抱回了怀中,笑道:“不过你放心,我还真不敢!”

    黄台吉脸上一喜,以为是阿敏心中顾虑着城外的大军,如此一来,就有了谈下去的基础了。

    现在的局面,只要有的谈,一切都好说。

    然而阿敏接下来的话却让黄台吉心底一沉:“这两个娃子,大明天子已经点名要了,以后会交给锦衣卫许指挥使亲自教养,专门替大明清除掉那些个不听话的混帐东西!

    所以,你可以放心,天子点名要的人,本指挥使还真没有胆子给杀了,否则可就没办法向天子交待了!”

    然而让黄台吉睚眦欲裂的事儿紧接着就发生了。

    阿敏把海兰珠的儿子还有布木布泰所生的福临都交给了旁边的侍从之后,才一把拉过了哲哲,狞笑道:“本指挥使是大明天子的鹰犬,所以天子的吩咐一定会照办不误。

    天子吩咐奴才要让你看着你的妻子一个个的死在你面前,所以奴才也只好照办!”

    阿敏一把拽出堵在哲哲口中的破布,啧啧笑道:“第一个。身为狗奴才的后宫之主,说不得要委屈你做个表率了。”

    说完之后,便用力将哲哲向着城下一推。

    哲哲惨叫着被推下了城墙,然而黄台吉没能身着金甲,脚踏五彩祥云来拯救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哲哲随着“砰”的落地声而香消玉殒。

    由此可见,被清穿女们惦记着的大螨皇帝也不过是个常人,在生死之间一样没有什么鸟用。

    哲哲死了之后,阿敏并没有再继续抓布木布泰或者海兰珠,而是抓起了其他并不怎么受黄台吉宠爱的妃子,一个个的推下了城头。

    为了完美的执行大明天子的旨意,每次推人下来之前,阿敏都会特意把塞在她们口中的破布取下,好让黄台吉能够听到,看到。

    这样儿才爽。

    眼看着城头上后妃的人数越来越少,很快就会轮到海兰珠和布木布泰,济尔哈朗也忍不住了。

    打马来到黄台吉身边后,济尔哈朗低声道:“万岁爷,要不然先攻城吧,这么下去,士气可就全完了?”

    黄台吉此时终于展现出一个枭雄应有的气度——他决定放弃海兰珠和布木布泰。

    两个女人而已,与大清国的基业比起来,算得上什么?

    强自定了定神,黄台吉干脆小声吩咐道:“传朕的旨意,全军做好开拔的准备!”

    济尔哈朗惊道:“万岁爷!?”

    多尔衮心中大怒,低声喝问道:“万岁爷这是打算置海兰珠和布木布泰于不顾了?两位小阿哥也不管了?”

    黄台吉的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反问道:“怎么顾?怎么管?是他们重要,还是我大清的基业重要?”

    如果可能,黄台吉也想直接挥军攻城,但是自己带着的大军基本上都是骑兵,拿什么攻城?更别提城头上还有红衣大炮!还有人质在城头上!

    多尔衮清楚黄台吉的做法才是此时最正确的选择,可是从心理上,多尔衮无法接受。

    眼睁睁的看着布木布泰从阿敏从城墙上推下?然后香消玉殒?

    多尔衮自认办不到。

    干脆不再理会黄台吉,多尔衮向前又打马行了两步,朗声道:“阿敏哥哥,不知道怎么样儿你才能放过玉儿?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小弟绝不推辞!”

    城头上的阿敏暂时停下了向城下扔黄台吉妃子的动作,却怜悯的摇了摇头,叹道:“老十四,这事儿哥哥做不了主。身为天子的一条狗,天子说过要让黄台吉的妃子一个个的死在他面前,就必须让他的妃子一个个的死在他面前!”

    多尔衮却福至心灵,突然间喊道:“阿敏哥哥,玉儿虽在黄台吉宫中,可是却与小弟两情相悦,根本算不得黄台吉的妃子!”

    阿敏还没有开口说话,黄台吉却是喉咙发甜,一口老血喷出近丈的距离,怒视多尔衮道:“多尔衮!你好大的胆子!”

    多尔衮怒道:“小爷的胆子一向很大!若不是你太废物,我大金国何至于落到这般局面!

    事已至此,小爷也不怕告诉你,当初玉儿就已经找到了小爷,告诉小爷事急之时赶紧回建州主持大金**政之事!

    如今你连自己的妃子都保不住,还有何面目自立为大清国皇帝?小爷恨不听玉儿之言,始有今日之祸!”

    黄台吉凄然的笑了,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先是出了阿敏和莽古尔泰背叛,接着自己的小老婆布木布泰也打算在背后捅自己一刀子,现在多尔衮干脆就把刀子插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刚才自己可是还想着自己以后已经没有儿子了,万一发生什么不测就把汗位交给多尔衮来着!

    黄台吉抬手指了指多尔衮,最终却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反而两眼一黑,倒头便栽到了马下。

    代善和济尔哈朗等人赶紧下马,围到了黄台吉的身边,掐人中的掐人中,揉胸口的揉胸口。

    过了好半天,黄台吉才幽幽转醒,叹道:“好,好的很呐!”

    只是黄台吉的话音刚刚落下,接着便传来了“砰!砰”两声,却是城头上的阿敏和莽古尔泰各推了一个妃子下来。

    阿敏焦急的喊道:“且慢些死!天子的吩咐,本指挥使还没有完成呢!”

    听到阿敏的这句话,黄台吉强撑着一口气指向了阿敏,却见阿敏又伸手抓过了海兰珠,一把推了下来。

    这一次,阿敏根本就没来得及取下塞在海兰珠口中的破布,生怕黄台吉就此气死,自己没办法完成崇祯皇帝的交待。

    眼看着就剩下了布木布泰一个人,阿敏才喊道:“黄台吉,海兰珠确实不错!难道你那么喜欢她!”

    黄台吉胸中的翻滚之意再也压制不住,一口血狂喷而出之后,指向阿敏的手指也重重的落了下去。

    济尔哈朗将手指伸到黄台吉的鼻子下面试探了一番,摇头道:“万岁爷已经去了!”

    阿敏在城头上自然能够看见黄台吉这边的情况,又见济尔哈朗摇头,虽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可是心里也明白,多半是黄台吉被气死了。

    猛的一拍脑袋,阿敏颇有些懊恼的叹道:“咋就死了呢?这他娘的还剩下一个呢,这下子怎么向陛下交待?”

    阿敏知道崇祯皇帝的性子,自己要是不能给他老人家一个交待,那崇祯皇帝他老人家多半就会给自己一个交待。

    心中发虚的阿敏望向了莽古尔泰,小声问道:“怎么办?”

    不待莽古尔泰回话,阿敏身后跟着的一个镶蓝旗打扮的士卒就开口道:“大人,倒不如把这布木布泰送给多尔衮算了?”

    阿敏正想发怒,一回头却发现那士卒的手中出现了一块腰牌。

    这块腰牌很眼熟,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见过,锦衣卫在沈阳的同知大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居然已经混到了自己身边!

    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脖子,阿敏讪笑道:“楼同知的意思是?”

    楼诚嘿嘿一笑,对阿敏道:“既然陛下还要让这些人活着往北而去,那他们里面总得有活着的。

    可是这些人团结一心不是什么好事儿,现在把布森布泰送给多尔衮,你说代善和济尔哈朗会怎么想?阿济格和多铎又肯定会站在多尔衮这一边。

    而黄台吉一死,最有资格上位的就是多尔衮。等他们北上了,就有好戏看喽!”

    阿敏闻言,便带上了些许恳求的神色:“只是陛下那边?”

    楼诚微笑道:“阿敏大人放心,本官自然会上书给陛下分说明白,不会让阿敏大人受委屈的。”

    得了楼诚的保证,阿敏心中也有了些许底气。

    毕竟楼诚是锦衣卫亲军,而且身居同知一职,有他替自己背书,崇祯皇帝那里自然就好解释了。

    定了定神之后,阿敏便对着城下喊道:“老十四!哥哥有话要与你分说!”

    多尔衮敢顾不得黄死台的死了,闻言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翻身上马后才大声道:“阿敏哥哥请讲!”

    阿敏道:“既然黄台吉那个狗奴才死了,这布木布泰再推下去也是没有什么用,哥哥倒是愿意把他送给你!”

    多尔衮心知阿敏提出这一点必然是伴着什么要求,可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当下只得臊眉搭眼的谢道:“多谢阿敏哥哥!”

    阿敏却开口道:“不只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哥哥和莽古尔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