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零七章 满腔谋划付东流
    玉儿多次算计自己,自己却在想方设法的救她,这么一想,多尔衮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至于阿敏说的把布木布泰送给多尔衮是为了他自己和莽古尔泰这种话,则是被多尔衮自动给过滤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反正现在只要能保下玉儿就算是成功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代善和济尔哈朗望向多尔衮的目光就有点儿不善了。

    黄台吉刚死,你就急吼吼的要睡他的小老婆?虽然说这事儿很正常,可是你这也太心急了些?

    但是代善和济尔哈朗也知道现在不是跟多尔衮翻脸的时候。

    就算是不在乎阿济格和多铎两个站在多尔衮一边的家伙,光是城头上的莽古尔泰和阿敏现在对多尔衮的态度还算不错,就足以让两人不敢动弹了。

    大家伙儿的一家老小可都在建州城里呢,攻城没可能成功,那一家老小怎么办?万一激怒了阿敏和莽古尔泰,岂不是要落得和黄台吉一样儿的下场?

    对于城下的动静,阿敏和莽古尔泰在城头上是可以清楚的看到的,就算是肉眼看的不够清楚,不还有千里镜这般神器么。

    对于代善和济尔哈朗仇视的目光,阿敏和莽古尔泰表示很满意——就应该这样儿,互相仇视互相提防,有劲往两个方向使,都想尽办法拖对方的后腿,这才是最完美的状况。

    反正皇帝陛下目前只是打算逼迫建奴北上,也没打算把建奴彻底弄死在辽东。

    阿敏乐得再给他们添上一把火:“老十四,大明天子说了,要让黄台吉那狗奴才的后宫妃子一个个死在他眼前,眼下还剩一个布木布泰,那狗奴才就先死了!

    哥哥们不能完成天子交待的任务,自然不太好办,所以这布木布泰就必须得是你媳妇才行!

    准备好!哥哥这就把她给你送下去!”

    说完之后,阿敏便向着后面挥了挥手,自然有士卒将捆的结结实实的布木布泰放在吊篮里面,一点点儿的向着城下放。

    多尔衮大喜,正准备催马前去接着布木布泰,心头却又警惕了起来——万一要是自己到了城下之后,城头上一阵箭雨过来怎么办?

    自己躲肯定是躲不过的,难道真个要和布木布泰做一对亡命鸳鸯?

    多尔衮自认还没有那么傻,干脆向着身后的亲兵吩咐道:“去迎接福晋回来!”

    等多尔衮见到布木布泰之后,却发现布木布泰的脸上再没有了往日的掩盖不住的意气风发和自信,有的只是无尽的死灰,仿佛整个世界都塌了一样。

    如果说是因为黄台吉的死,多尔衮明显不信,毕竟布木布泰早就预料到了黄台吉的死亡,也想到了让自己在黄台吉死后登基称帝。

    多尔衮心中一动,仿佛明白了布木布泰为什么会是这般模样。

    来不及安慰布木布泰,多尔衮就向着城头喊道:“阿敏哥哥,好人做到底,可否把福临一起交给我?”

    阿敏和莽古尔泰不自觉的望向了楼诚,毕竟把布木布泰交给多尔衮是楼诚提出来的,现在多尔衮又要福临了,谁知道楼诚是怎么想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楼诚想出来什么歪主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歪主意一定要是楼诚提出来的才行。

    因为楼诚是锦衣卫,怎么干都行,如果自己两个人敢擅自做主,那干脆现在就杀了楼诚,然后跟多尔衮一起跑路算了。

    楼诚嘿嘿笑道:“让福临长大了去把布木布泰和多尔衮杀了,这种场面一定很好看。”

    既然楼诚已经这么说了,阿敏和莽古尔泰也就知道了楼诚的意见。

    摇了摇头,阿敏高声叫道:“老十四,别太让哥哥为难,否则的话,你我兄弟也唯有兵戎相见了!”

    这个结果在多尔衮的意料之中。就在阿敏和莽古尔泰回头望向楼诚的时候,多尔衮心里就已经明白了城头上到底是谁说了算。

    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家伙,说白了就跟提线的木偶差不多,就算是以后能在辽东称王称霸,那也是以后的事儿。

    现在的他们,比灰孙子还孙子,对于他们身后之人的要求,不会有一点儿的拒绝。

    不过,这也正好符合了自己的想法。

    回到布木布泰身边后,多尔衮低声安慰道:“事已至此,先离开了这里再说吧?”

    布木布泰依旧呆呆傻傻的,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多尔衮说的话。

    多尔衮无奈之下,只得又向着城头喊道:“阿敏哥哥,莽古尔泰哥哥,大恩不言谢,小弟就先行告辞了!”

    楼诚却突然间开口道:“等等!让他把佟养性、黄玉轩、马鸣佩、罗绣锦、李栖凤、李永芳这些人及其家小都交出来,否则的话,绝不能让他过建州!”

    阿敏自然不会反对这么一点儿小小的要求——换成阿敏是多尔衮,交出来这几个汉臣是妥妥的没问题。

    不出阿敏所料,多尔衮虽然心中不舍,也不得不派兵把这些人及其家小给抓了起来,然后扔到了建州城下。

    至于这些人的哀求和哭诉,也能只能没有听到了。

    既然对大清忠心耿耿,那就再为大清尽最后一次忠吧!

    阿敏没有再为难多尔衮,或者应该说是楼诚没有再继续为难多尔衮,命人让开了道路之后,便放了多尔衮所率的大军北上。

    建州城里的戒备没有解除,依然随时防备着多尔衮回军反扑,但是被楼诚点了名的这些人,却已经被带来了建州城里原本已经废弃的指挥使司。

    楼诚踱着步子来到了黄玉轩面前,解开了捆着黄玉轩的绳子后笑道:“我说,你不会真打算跟着建州北上吧?”

    黄玉轩揉了揉发红的手腕,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别提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幸亏遇到了你,要不然的话,我都想要不然干脆跟着建奴去奴尔干都司算了。”

    阿敏和莽古尔泰心中都是泛起了一股寒意。

    有多少缺德带冒烟的主意都是这个黄玉轩出的,虽然说在某些地方比不上范文程那个好奴才,可是现在整个大清国上上下下的汉臣里,就找不到一个比黄玉轩更忠心的了!

    他居然也是锦衣卫!

    细思极恐!如果再往深了想一想,为什么布木布泰被留到了最后?为什么还要把活着的布木布泰还给多尔衮?

    真的只是为了让代善和济尔哈朗对多尔衮离心离德?纵然是这个目的,刚才直接摔死布木布泰貌似也没什么问题?毕意之前代善和济尔哈朗看多尔衮的眼神已经很不对劲了。

    楼诚不知道阿敏和莽古尔泰在想些什么,反而对着黄玉轩嘲笑道:“要不是为了你个***,老子都想刚才对着建奴军中轰上几炮了!”

    黄玉轩嘿嘿笑道:“你轰呗,反正死我一个也无关紧要,放跑了建奴,有的是你好受!”

    楼诚无奈的摊手道:“没办法啊,天子点了名要把你保下来,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不过也正好,歪打正着的,捞着了这些家伙,够咱们兄弟回去后交待了!”

    阿敏见楼诚对黄玉轩的态度很不一般,便试探着问道:“这位大人是?”

    楼诚笑道:“世袭锦衣卫佥事黄玉轩,回去之后就该官升一级了,以后与两位指挥使大人同朝为官,大家可要多多照应?”

    按照级别,阿敏和莽古尔泰是州指挥使,理论上来说比黄玉轩和楼诚的同知之职要高一些。

    然而楼诚和黄玉轩是锦衣卫,见官就平级,谁又敢有一丝的小觑?

    阿敏和莽古尔泰讪笑道:“以往不知黄大人身份,多有得罪,还望黄大人见谅。”

    黄玉轩吩咐笑道:“黄某也知二位大人乃是替圣天子效劳,自然是一家人,又何来见怪之说?”

    笑完之后,黄玉轩便接着道:“二位大人,这些汉奸可都是在二臣录上有名有姓的,千万可死不得,望二位大人能好生照料。”

    莽古尔泰不擅于这种官场上的扯皮,闻言只是疑道:“不杀了,还要养着他们?莫非要留着过年?”

    这一次,不待黄玉轩回答,楼诚就直接开口道:“留着过年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忠烈词前的跪像还少了几座,正好用他们来凑个数!”

    阿敏和莽古尔泰浑身一颤,登时想起来已经流传到辽东的忠烈祠前跪像传说。

    在传说里,忠烈祠前的跪像都是活人直接浇铸而成,个个跟真人一般无二,鼻子眼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后背上被刻上了各自的名字。

    据说,每逢月圆之夜,这些跪像就会哀嚎不已,仿佛在承受什么酷刑一般。

    自己两个走狗屎运,算是早点儿投诚了大明,所以这些倒霉的事儿跟自己已经没什么关系,若是晚上一些……

    既然已经投降了,那就投的彻底点儿,最起码不能让主子爷怀疑自己有什么二心。

    咬了咬牙,阿敏向楼诚问道:“楼大人,黄台吉那个狗奴才的尸首也被弄回来了,不如干脆把他也铸了!”

    楼诚却笑道:“暂时铸不得他,要等陛下定夺才是。”

    接到消息的崇祯皇帝很失望。

    原本以为让黄台吉眼看着自己后宫的那些妃子们一个个的死在眼前后会不顾一切的攻打建州,却没有想到干脆把黄台吉给气死了。

    麻卖批,这孙子死的这么痛快,不是便宜了多尔衮么?

    还有楼诚那个蠢货,居然没挑拨阿敏跟多尔衮互殴一波?

    朕不开心!

    不开心的崇祯皇帝干脆让随行的太监们弄了大量的冰,然后赶在大军之前跑到了建州,把黄台吉的尸体用冰保存了起来,先行运回大明。

    至于多尔衮,从建州跑了无所谓,反正后面还有刘兴祚在等着他,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此时的刘兴祚正无聊至极。

    奥巴台吉实在是太不经打了,自己还没用力呢,他就倒下了!

    整个科尔沁几万人的俘虏被刘兴祚直接扔给了完颜宏,美其名曰能者多劳,让完颜宏所部帮忙看管这些俘虏。

    至于自己带领的那二十多万军队,则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就在塔鲁木卫等着他黄台吉领兵上门了。

    其实刘兴祚原本的打算是在萨尔浒等着黄台吉的,毕竟当初大明在萨尔浒栽了一个大跟头,这事儿在皇帝心中肯定是根刺。

    自己要是在萨尔浒替大明找回了场子弄死黄台吉,那以后的好处肯定多多的。

    最起码不至于把自己扔到奴尔干都司那边当老妈子,保护那些工匠们建造皇帝的行宫了。

    虽然说这事儿也挺重要,可是刘兴祚认为夏额哲或者完颜宏都有这个能力完成这份要求,应该在灭了建奴之后把自己派去怼莫卧儿国才是。

    至于更北边的那个个毛奴,刘兴祚觉得自己没兴趣——人太少,不管是杀还是抓,反正都不怎么过瘾。

    然而左等右等,刘兴祚也没等来黄台吉的大军,反而先等到了锦衣卫传递过来的消息——黄台吉气死在建州城下,现在建奴是多尔衮当家话事,正率兵往塔鲁木卫而来。

    刘兴祚心中暗骂了无数次诲气之后,也只得专心的准备起来。

    黄台吉带兵打仗的水平怎么样儿,刘兴祚心里有数,多尔衮比黄台吉还要难缠一些,自然要更加小心了。

    此时的建奴军中,也在讨论着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

    黄台吉死之前,代善的意思是让多尔衮见势不妙就跑路,可是也没有想过让多尔衮还顺便接收了黄台吉的小老婆。

    虽然说兄死娶嫂这种事儿在大金国算不得什么,可是也不要这么积极好不好?

    黄台吉的尸骨还没凉透呢,这黄台吉的庄妃就成了多尔衮的福晋?

    多尔衮觉得自己也很是委屈。

    原本的打算是不管怎么样儿,先把玉儿救下来再说,谁能想到阿敏和莽古尔泰会来了这么一出,活生生的就把自己给坑了。

    而此时的布木布泰也缓过了神来。

    对于黄台吉的死,布木布泰早有预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儿。

    但是对于阿敏和莽古尔泰的突然反水,并且直接就把福临给抓了这事儿,就超出了布木布泰的预料了。

    自己苦心谋划的这一切为了什么?如今落得个什么下场?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