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请陛下大选秀女
    论到天下绝色,若说有人比崇祯皇帝见过的更多,估计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全天下的美女里边挑出来的那么有限的几个才能到崇祯皇帝身边伺候着,想办法去争得崇祯皇帝的恩宠。

    比如在崇祯皇帝还是信王之时就已经进了王府的周皇后和田贵妃,袁贵妃,她们进宫的过程就已经相当麻烦。

    首先要派太监到民间搜罗五千名十三到十六岁之间的美女,而且这五千名美女还必须得是非医、非巫、非商贾和百工的女子才有资格参加选秀,然后再逐日筛选。

    第一天,美女们按年龄依序鹄立,每百人一组,听凭太监说长道短,挑肥拣瘦,比如稍高、稍矮、稍肥、稍瘦的均排除在外,先刷去一千人;

    第二天,细察耳、目、口、鼻、发、肤、领、肩、背等是否匀称,谛听声音是否悦耳动听,再刷去两千人;

    第三天,则用量器对美女身形具体测量,并让每人各走数十步,以观其丰韵气度,又刷去一千人。

    剩下的一千人,作为备选宫女,交由老宫娥引至密室,探其乳,嗅其腋,再摸摸皮肤是否光滑细腻,于是入选者只有三百人了——当然,最重要的就检查是否是原装处子,否则的话,这事儿是足够要人命的。

    这三百人放在宫内生活一个月,由宫廷评委们熟察其性情言论,汇评其品性之刚柔愚智贤否,于是入选者仅五十人,留作妃嫔。

    最后,再由昭妃亲召五十人,与之款款而谈,试以书算诗画诸艺,中选,则皇太后幕以青纱帕,取金玉跳脱系其臂;不中,即以年月帖子纳淑女袖,侑以银币遣还,择得三人为最上选。

    也就是说,光是崇祯皇帝身边的这三个后妃就已经是五千人里挑出来的佼佼者了。

    就像是后世网络小说里面所谓的校花一样,随便一个什么学校就有个校花,这校花也未免太不值钱了些——把这些校花们放在一起比试一下?

    崇祯皇帝的后宫妃子就是从不知道多少个校花里挑出来的五千个,然后再从这五千个校花里面挑出来最好的三个。

    在这种情况下,崇祯皇帝看其他的美女基本上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真正万里挑一祸国殃民的美女那都是几百年几千年才出那么一个,哪儿有那么好遇到。

    像孔允祯这种放在哪儿都能称得上是人间绝色,如果放在建奴绝对值得玩一出九虫夺女的大戏,但是在崇祯皇帝看来也就是一般般。

    就像是一个天天海参鲍鱼的人,突然给他一块臭豆腐尝尝,说不定会奉为人间美味。

    所以在张小花的笔下,老流氓刘邦才会那么惦记着包子,就如同崇祯皇帝初见李吖子的时候一样。

    在一般人看来已经可以算是绝色的李吖子在崇祯皇帝并不能说是多么漂亮,最起码皮肤就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宫中现在有的那几位。

    可是李吖子脸上那股子英气,却是宫中的几位后妃所不具备的,哪怕是自小在辽东长大的婉妃完颜玉卓也不比不过。

    毕竟一个是娇生惯养的部落首领之女,一个是操刀子砍人的海盗团伙大当家,两者本身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只是崇祯皇帝并没有露出什么色授魂与的猪哥相来,反而很平常的等着郑芝龙和李吖子施礼之后才淡淡的吩咐道:“平身罢。”

    对于郑芝龙和李吖子,崇祯皇帝之所以单独诏见他们两个,也不过是为了敲打一番。

    李吖子还好说,左右不过是一股海盗势力,但是郑芝龙可就不一样了。

    说难听点儿,整个南海舰队基本上都是郑芝龙的心腹在把持着,与其说是南海舰队,倒不如说是郑氏舰队。

    只是崇祯皇帝的武功太过于耀眼,再加上还有东海舰队和原本的大明水师相威慑,让郑芝龙只能老老实实的趴着不敢动弹而已。

    但是这不代表郑芝龙心里就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了,就算是真没有,崇祯皇帝得得先敲打一下。

    慈不掌兵,善不为官,心不黑的当不了皇帝。

    呵呵笑了几声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李吖子一心为国,忠诚可嘉,此番进京,可有什么想要求的么?”

    李吖子此时心中如同揣了十几只小兔一般来回乱撞,在见到崇祯皇帝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连手该怎么放都记不住了。

    听闻崇祯皇帝问话,李吖子赶忙拜道:“陛下天恩,往日漂泊海上的无根之人如今已成了大明百姓,民女心愿已足,再没有任何要求。”

    崇祯皇帝呵呵轻笑了两声,又将目光投向了郑芝龙:“满者伯夷现今如何了?”

    郑芝龙突然大为后悔,自己脑袋肯定是长包了才会跑到京城来,现在如果皇帝要翻后账,自己肯定死的不能再死。

    但是不来的话,自己早就死了,也活不到现在了。

    蛋疼无比的郑芝龙只得老老实实的答道:“启奏陛下,满者伯夷国小兵寡,再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便可彻底平定,臣为陛下贺!为大明贺!”

    崇祯皇帝却是没有理会已经满头大汗的郑芝龙,而是呵呵笑了两声后才开口道:“以后再有这种事,须要经过五军都督府,记下了么?”

    郑芝龙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仿佛整个乾清宫大殿中的空气都向着自己挤压而来。

    后背已经温透的郑芝龙心中暗自疑惑,莫非这世间当真存在真命天子之说不成?或者当真是天道在暗中相助崇祯皇帝压制着自己不成?

    恭恭敬敬的向着崇祯皇帝一拜之后,郑芝龙才开口道:“罪臣知错,罪臣记下了。”

    一句话说完,郑芝龙骇然发现自己的嗓子都变得有些沙哑,心中更是害怕。

    崇祯皇帝却是心中暗笑不已。

    什么天道,真命天子,那都是扯蛋的玩意,只不过随着自己威势日重,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场——皇帝的气场。

    这种气场看不见摸不到,但是在这个乾清宫里,再配合着乾清宫本身特殊的构造还有人自身的心理压力,把一些心里有鬼的人活活吓死都很正常。

    郑芝龙心里就有鬼。

    虽然说早早的就打定了主意要跟着大明一条道走到黑,可郑芝龙毕竟是海盗出身,若说心里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想法,那才是不正常的事儿。

    越想越怕的郑芝龙能硬撑到现在还没有崩溃,只能说是托了他的长子郑福松,现在名叫朱成功那个小家伙的福——自己的长子现在就在宫中,以后估计也能混个太子伴读一类的位置,所以自己也不太可能挂掉吧?

    相比之下,颇有些崇祯皇帝小迷妹意思的李吖子表现就要好的多。

    李吖子心中只想着能面见崇祯皇帝,好生的看一眼崇祯皇帝这个在民间已经有些神话的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所以倒不如郑芝龙那般紧张。

    见郑芝龙已经表态,崇祯皇帝这才笑着道:“我大明自以王道霸道杂之,何须寻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下次报知五军都督府同意,直接便以大势碾压过去便去。若是郑爱卿不解其意,大可去五军都督府向成国公请教。”

    见郑芝龙老老实实的应了,崇祯皇帝这才又赏了二人一些东西,接着便命人送了二人出宫。

    至于说把李吖子收入宫中的想法,崇祯皇帝在一瞬间确实动过心思,但是后来想想也就算了。

    自小在海盗里面长大的李吖子,受不了宫中这种束缚的气氛,真要是让她进宫,反倒是害了她。

    更何况,留她在宫外海上,对于大明来说,好处要远远大于让她进宫,所以崇祯皇帝就更不可能直接命她入宫了。

    又不是那些个没见过女人的**丝穿越,见到一个有几分姿色的便想着收进宫来,闲的没事儿干么?

    崇祯皇帝前脚还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洁身自好的好皇帝,回头周皇后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陛下登基已经十年,眼下建奴已平,南洋之地也快到平复,是不是该大选秀女了?”

    崇祯皇帝暗骂一声六月债还得快,却呵呵笑道:“何必这般着急?再晚一些可好?”

    周皇后干脆拜伏于地,开口道:“陛下登基十载,宫中却只有妾身与袁氏、田氏还有完颜氏这些妃子,于礼不合。妾身既然执掌后宫,便做得后宫的主,请陛下大选秀女以充实后宫。”

    崇祯皇帝也不禁暗叹一声,这么优秀的传统,后世居然给丢的一干二净,当真是彼其娘之!

    伸手将周皇后扶起来之后,崇祯皇帝才道:“皇后既然这么说了,自然由得皇后的意思去办,这些事情就不要拿来跟朕说了,以后知会一声也就是了。”

    周皇后这才满意——自己又有了身孕,眼看着再有几个月便要生了,田氏也刚刚传来了喜讯,光是袁氏和完颜玉卓这两个伺候皇帝可怎么够?

    选秀,必须得大选秀女入宫,雨露均沾才是王道,多多的为陛下生儿育女才是后宫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崇祯皇帝却突然间想起来一事,又对周皇后道:“选秀之事不宜大张旗鼓,不可骚扰民间,听凭自便便可。《韩秀才乘乱聘娇妻》之事,断不可再演!”

    因为好读书的崇祯皇帝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看过的《初刻拍案惊奇》,里面有一节《韩秀才乘乱聘娇妻》就绘声绘色地写了一桩拉郎配的奇事。

    一个名叫韩子文的秀才,因家境贫寒,被人视为“酸黄虀、烂豆腐”,可就在他为娶不上老婆发愁时,一个富翁竟然哀求着要把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他。

    原来是当地有人谣传,嘉靖皇帝登基后,派人到浙江点选绣女,搞的民间人心惶惶,韩秀才也就是在这一片混乱中,被金朝奉抢夺在手的。

    当他自惭形秽地说:“我是一贫如洗的秀才,怎承受得令爱的起?”

    金朝奉慌不迭地道:“如今事体急了,官人如何说懈话?若略迟些,恐防就点了去。我们夫妻两口儿,只生这个小女。若远远地到北京去了,再无相会之期,如何割舍得下?官人若肯俯从,便是救人一命!”

    于是,韩秀才就这样白得了一个娇妻。

    虽然这《初刻拍案惊奇》里面胡扯的事情比较多,对于选秀之事更是过于夸大,可是骚扰民间这种事儿肯定是存在的。

    不趁机捞上一笔,都对不起选秀这么大的活动——后世的选秀不也是一个鸟样儿么。

    只是现在大家伙儿不愿意把女儿送入宫中,后世的都想着一朝成名天下知,仅此而已。

    但是崇祯皇帝的话音刚落下,周皇后就用事实打了崇祯皇帝的脸:“陛下何出此言?那甚么《韩秀才乘乱聘娇妻》只是那些穷酸瞎写,本就当不得真。

    陛下可知,真要是有女儿入宫得以伺奉天家,民间不知道有多高兴,何来的混乱?那些执笔瞎写的小说家,个个该杀!”

    看着周皇后这般模样,崇祯皇帝也只得笑了笑,开口道:“一切依皇后的意思,只要不骚扰民间即可。”

    周皇后见崇祯皇帝几次都强调不许骚扰民间,只得无奈的道:“妾身记下了,断不会骚扰民间便是。

    只是陛下未免太过于提成了,民间所忧者,乃是女子不得入选,否则若是真个如陛下所说,妾身与田氏、袁氏又何以入宫?”

    崇祯皇帝这才想明白,自己想的是后世的思维,现在的百姓想的跟自己想的可能根本就不一样。

    入宫为妃的好处有多少,数都数不清,连宫女都有人抢名额,更别说是为妃了。

    至于说不能回家省亲这一点,就更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民间自行嫁娶的,除非是高门大户,或者是嫁的近,否则省亲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而且阻止周皇后玩选秀活动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周皇后本就是六宫这主,在这事儿上有着最大的发言权,实际上连崇祯皇帝自己对于选秀也不抗拒——孩子生的少了,就是一个皇帝最大的原罪!

    崇祯皇帝在纸币的事儿之后又多了个后宫的事儿闹心,出了宫的郑芝龙和李吖子在弄明白了崇祯皇帝说的话之后更是目瞪口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