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被打脸的崇祯皇帝
    实在是太诡异了,这宝钞还没有正式的发行,银子的火耗却是实打实的出来了。

    最起码京城的大小商户们别管多大的,都接到了衙门的通知——凡是使用宝钞缴税纳赋的不收火耗,使用银子铜板的,每一两银子要加收五文钱的火耗钱。

    民间不管是百姓还是商户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就算是咱们承认这宝钞的面值,官府也照样认可,用这玩意缴税纳赋都行,可是这玩意在哪儿呢?谁手里有?

    没有你说个卵蛋?

    别不是官府又是打算弄什么新的名头多收点儿银子吧?

    总之,民间百姓和普通商户们的思维在这一刻得到了无限的扩展,开始往崇祯皇帝打算多收银子这方面联想。

    甚至于连皇帝打算多建几个园子的谣言都开始冒头了。

    而操蛋的是,民间百姓自己传出来的谣言,连诽谤君王这个罪名还够不上,锦衣卫有气都没地方撒。

    紧接着盐政衙门那边儿也传出来了风声,凡是使用宝钞买盐,还是原来的价格,至于银子,不好意思,要收火耗。

    而在此之前,崇祯皇帝就已经从工部和匠做监里抽了一部分人,又从二十四局里面抽了一部分死太监,共同组成了一个新的衙门。

    少府。

    大汉朝是有少府这个机构的,到了伪元的时候才算是废弃掉,大明朝自然也就没再设置这个机构。

    但是崇祯皇帝却又再一次的把这个机构搞了出来,专门掌管着比如盐政一类的事关民生的事情。

    相当于后世没事儿就找央妈哭穷要救济的国企。

    当然,大明版的少府跟秦汉时的少府和后世的国企还不完全一样。

    秦汉时的少府有两项职能,其一负责征课山海池泽之税和收藏地方贡献,以备宫廷之用;其二负责宫廷所有衣食起居、游猎玩好等需要的供给和服务。

    后世的国企,很多一部分是真的闹心。比如移不动和联不通,都受着工信部这个恶婆婆的管,有苦没地儿说。

    大明版的少府则是把这两部分给合二为一了。

    简单点儿说,既要搞盐政这种赔钱的事儿,也要搞香水这种敛财的事儿。

    如果说盐这种东西的需求量不是很大,或者说民间百姓对于这个价格还不够敏感的话,剩下的香水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少府专营的一些东西也传出来这个风声,可就真要了命了。

    京城许多富贵人家的大老婆小妾的都发现了香水涨价了,原本就贵,现在更贵。

    再这么下去,买不起香水,如何得到自家老爷的恩宠?没了恩宠,这日子还怎么过?

    至于那些个跟官方大老爷们纠葛不断的豪商们则是很着急。

    回收火耗的决定已经出来了,宝钞的事儿也是板上钉钉的,可是这宝钞始终不见个踪影,真等到哪一天要交商税的时候,这火耗可就要了命了。

    一两银子的税五文钱火耗,可是大家伙儿谁每个月只交一两银子?谁家不是几百两几千两甚至于几万两的税?

    一个月看着这火耗不多,可是一年呢?

    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着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大截,心疼!

    然而让人蛋疼的是,直到崇祯九年的小年,这新的宝钞还是只闻不声,不见其踪。

    直到崇祯十年的新年,崇祯皇帝大赏群臣的时候,崇祯宝钞才算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被崇祯皇帝赏给了一些臣子。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宝钞一样没有发行,民间一样儿没有,至于得到了宝钞的一众大臣们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打算把这些宝钞花出去,但是等拿到手里以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以后崇祯皇帝肯定要发行这东西,而自己这些人手里面的可谓是第一批,光是宝钞上面的明·崇祯九年·甲XXXX的编号就已经意味着是靠前的一批了。

    对于这样儿的宝钞,不拿回家供起来还拿出去花?傻了是不是?

    然后崇祯皇帝一脸懵逼的看着满朝文武的骚操作,只能表示一个大写的服。

    现在就开始玩收藏了?

    不过转念一想,崇祯皇帝也释然了。

    有道是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延绵二百多年近三百年的大明现在应该算是小盛世了,虽然说天灾总是不断,可是玩古董和收藏的风气已经起来了。

    连他娘的宫中藏书都莫名其妙的被大臣们顺走过很大一部分,锦衣卫到现在还在追查这些藏书的下落。

    再然后崇祯皇帝也发了狠,打算把正德年间和正德之前发行的那些个宝钞给尽数兑换了。

    等值兑换,拿着一贯的宝钞就能换一两银子。

    为此,崇祯皇帝还专门拿出了三千万两的银子打算用做准备金,

    目的就一个,无论如何也得把宝钞的信用给炒作回去。

    然而让崇祯皇帝目瞪口呆的是,民间在一开始零零散散的兑换了不到五百万两的宝钞之后,就再没有人兑换了。

    崇祯皇帝黑着脸望向了郭允厚:“郭爱卿不是说之前的宝钞兑换约摸需要三千万两么?如今不到五百万两,究竟为何?”

    郭允厚也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按照户部的查验,正洪武年间到正德年间发行出去的宝钞别说是三千万两了,就是三十万万两也有了。

    就算是各种损毁,被人拿去擦了屁股,剩下的那些怎么着也得有个两三千万两才能全收回来。

    而且在已经声明了这些宝钞已经不能再流通的情况下,百姓们谁还愿意留着这些废纸不成?

    总之这回宝钞的发行,处处都透着一股子诡异。

    见郭允厚无言以对,崇祯皇帝干脆吩咐王承恩道:“着田尔耕部查明原因。”

    不行,宝钞这事儿得弄个明白,五百万两这事儿太他妈邪门了,别不是有什么人在憋在坏呢吧?

    毕竟光是京城中的勋贵们手里就得有个上千万两才正常,这些人不换成银子的?

    但是锦衣卫回报回来的消息让崇祯皇帝更蛋疼——大部分都已经被拿去擦了屁股,没了。

    至于剩下的那些,大家伙儿手里有,但是不兑换,就打算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代的传下去。

    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大明朝的这些勋贵们玩的比后世还溜——现在民间没有这玩意了,朝廷还想收回去后统一焚烧,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之前的宝钞就绝了,再也找不到了。

    虽然说这东西现在不怎么值钱,但是以后的事儿谁能说的准?只要大明不灭,这玩意早晚有一天会值钱不是?

    现在一两银子就想收回去一贯面值的宝钞?呸!

    崇祯皇帝无奈了,只能是再一次的佩服大明人会玩——收藏的概念不会现在就被这些混帐东西们给炒作起来吧?

    田尔耕同时还回报过来另外一个消息——民间对于崇祯宝钞发行的事儿没多大热情,但是京城大大小小的商户们则是望眼欲穿翘首以盼,就等着崇祯宝钞的发行了。

    询问过郭允厚之后,崇祯皇帝最终决定先发行一千万两的宝钞——国库里现在就有三千多万两银子,正好可以拿出一千万两来下发到京城的那些个票号,或者说银行网点。

    托崇祯皇帝在穿越者培训中心学习的福,让大明的商户们感觉恶心或者说感觉没什么空子可钻的新政策出来了。

    在所谓的银行网点里面兑换宝钞和银子,同样需要加收火耗。

    也就是说,一两银子能兑换一贯面值的宝钞,一贯面值的宝钞兑换银子就得收五文钱的火耗。

    许多一开始来排队打算试试能不能兑换的商户一咬牙一跺脚,老子不换了!

    商户们有自己的打算——现在宝钞跟银子,在官府那边儿是等值的,能钻的空子简直不要太大!

    怎么钻这个空子?

    老子正常收银子,手里现在有的这些宝钞就拿来交税行不行?

    这样儿一来,银子不还是落自己手里了?宝钞这东西,需要的时候去那些所谓的银行去换不就行了?

    至于那些个泥腿子的宝钞,他们手里哪儿来的宝钞?

    再然后,田尔耕把京城百姓们的反应报给了崇祯皇帝:“百姓们要求多加发一些宝钞,现在有的这些都已经落在了那些个商户的手里,百姓们因为交税要多交火耗这事儿很不满意。”

    崇祯皇帝则是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事儿。

    民间百姓要求多发就要多发?这玩意是朕说了算还是百姓说了算?

    现在加印一些宝钞很简单,但是一旦发的多了,后果很可能就是宝钞的贬值,傻子才会多发!

    直到崇祯十年的春税收上来之后,大明皇家银行才再一次羞答答的加印了一千万两的宝钞。

    这一次更扯蛋,不光是京城的商户们已经在盯着这批宝钞的发行,连南直隶的一些个大商户也盯上了这批宝钞发行的时间,甚至于特意带着银子来京城准备兑换一批宝钞。

    没有谁是傻子,也没有谁愿意在交税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得比别人多交几百上千两的银子。

    这一次的宝钞流出来的不止新增印的一千万两,加上之前发行的那一千万两被京城的商户们拿来交税又流回了国库,所以等于是有两千万两的宝钞可以兑换。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两千万两看着多,都快赶上崇祯十年的春税那么多了,可是实际上,很多大商户一次性兑换的就上万两。

    想要在大明找出来两千个大商户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刚刚发下来的宝钞根本连一天都没有撑到,再一次被兑换一空。

    兑换出去的宝钞还是被这些大商户们收了起来,打算用以交税,依然还是没在市面上流通。

    得到回报的崇祯皇帝心中那个酸爽简直没办法形容,最终只能化为三个字——麻卖批!

    宝钞发行没发行?

    发行了,而且面值达到了自己的预期,一两银子等于一贯宝钞,整个大明都已经认可了。

    可是实际上呢?

    这东西根本就没有在市面上流通,这些东西全部握在了商家的手里等着交税,然后再等着交税后拿银子换宝钞,流通的还是金银和铜板!

    被操蛋的大明社会给打脸了?

    崇祯皇帝死活都想不明白这中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连内阁和八部尚书们一样想不明白。

    崇祯皇帝心里很不爽。

    基于自己内帑还有几千两银银子兜底的底气,崇祯皇帝干脆又发行了一千万两的崇祯宝钞。

    结果则是崇祯皇帝再一次被打脸,这一千万两的宝钞依然连个浪花儿都没翻起来,全被那些个商家给吞了下去。

    这一次崇祯皇帝没敢再一次的增印宝钞。

    这里面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不找到问题的根本反而一个劲儿的加印宝钞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这玩意在无形中贬值。

    问题出在了商户的身上,也出在了民间,崇祯皇帝打算出宫去瞧瞧,找到问题的根本再加以解决。

    否则一直这样儿下去,不知道哪年这玩意才能真正的流通起来。

    来到了一家跟锦衣卫和东西厂都没有任何关系的酒楼之后,崇祯皇帝的恶趣味再一次发做:“先烫一壶酒,然后再上几个你们的拿手菜,顺便来两斤酱牛肉。”

    店小二望着崇祯皇帝手里晃着的宝钞却是满脸苦逼。

    宝钞这玩意自己认识,掌柜的早就让自己的看过,但是这宝钞却不是那么好接的。

    朝廷跟疯了一样的满天下收牛,现在没有哪头牛敢胆大包天的自己跌死了。

    就算是有,那也是跟那些勋贵老爷们有关系的酒楼才敢让牛跌死,而且还只做熟客的生意。

    这些不是熟客的客官点了牛肉,很可能前脚让牛跌死,后脚就会有官府上门。

    崇祯皇帝望着小二满脸纠结的表情,笑道:“罢了,没有牛肉就没有吧,上几个你们的拿手菜做好。”

    店小二这才喜笑颜开的应道:“好嘞,公子爷放心,酒菜一会儿就好,您稍坐。”

    等到结账的时候,崇祯皇帝拿着店小二找回来的几角碎银子,好奇的问道:“怎么不找回宝钞?这样儿本公子带着也方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