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朕要那些蛮子三百万人陪葬!
    五军都督府的事儿确实挺急,因为有两家蛮子同时来找大明的麻烦了。

    崇祯皇帝在一开始看着奏报的时候脸色还好一些,只是越往下看,脸色就越是难看,整个王军都督府上上下下都开始心中忐忑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崇祯皇帝这一次会发多大的火。

    一开始的时候,崇祯皇帝见奏报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建奴死而复生一类的大新闻,还以为自己白白虚惊了一声。

    没错,只要建奴不死而复生,剩下的问题基本上都不是什么问题,就算是快递小哥回到大明,估计也得老老实实的去送快递。

    至于说造反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李小哥找不到人手还造个毛的反,大明朝的百姓都快被崇祯皇帝给惯坏了。

    在大明混吃等死本来挺不错的,不曾想辽东那里更好,连小妾都发……

    这种情况下,谁脑袋里养鱼了才去造反!

    就像是现在的京城百姓一样,随便找个大明的穷逼出来都不会用正眼瞧那些有钱的蛮子——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抱歉,你没有大明的户籍,你还真不能为所欲为。

    要不信的话,你打爷们一下试试?看看最后你的家产会姓啥?

    现实会告诉你,有大明的户籍才能在不触犯大明律的提前下为所欲为,否则衙门和锦衣卫会用事实证明什么才叫做真正的为所欲为。

    五军都督府报上来的这事儿其实是大琉球的事儿。

    小琉球已经成了大明的一部分,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过上个百十年,鬼还记得什么小琉球,撑死了会在《崇祯会典》这种官方记录里面提上几句。

    等到琉球的百姓和大明的百姓无分彼此,彻底同化之后,无非就是在京城养着个琉球王能证明历史上曾经有个琉球国的存在,仅此而已。

    至于剩下的,谁会关心?

    大琉球这回整出来的事儿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儿,起码在崇祯皇帝看来不算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

    无非就是被郑芝龙给按在海面上摩擦了的荷兰人表示不服气,逃掉的那些个渣渣们在跑回荷兰之后又纠集了一票马仔回来找场子。

    没错,就是荷兰,崇祯皇帝知道这个国家叫荷兰,大明从上到下,从文到武都称之为荷南。

    很蛋疼的一个称呼。

    如果仅仅是荷兰人想要在大琉球搞事情,崇祯皇帝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渣渣——郑芝龙的南海舰队还没死绝呢。

    但是同时搞事情的还有荷兰人的老主子佛朗机人。

    佛朗机当时觉得天晴了雨停了,自己也很行了——可以把当初没有实行的进攻明朝并且占据其东南沿海的计划付诸于行动了。

    佛朗机的“无敌舰队”已经征服了阿兹特克、印加以及玛雅等众多美洲文明,亚洲方面,吕宋也被佛朗机拿下,虽然没干过当初自己手下的马仔荷兰,也没怼过英国,但是怼明朝应该问题不大,而且很有必要。

    给了佛朗机勇气的不是梁静茹,而是阿隆索?桑切斯。

    在阿隆索·又切斯看来,明军简直可以用一无是处来形容。

    装备的火枪大多数为火门枪,精准度差不说,威力还小,只需要劣质的熟铁胸甲就能挡住。

    明军装备的火炮更是可怜的老古董级别,绝大部分还停留在相当于英法百年战争时的中世纪水平。

    仅从这些方面而言,明军根本无法与欧洲第一强国佛朗机的陆军比较,只有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份儿。

    至于明朝的舰队更是“不敢驶出地图上的三里格”,只是能沿着海岸“划水”的垃圾货色,没资格做佛朗机帝国的对手。

    因为佛朗机人不仅有纵横大西洋的卡斯蒂亚和葡萄牙的全装帆船舰队,还在地中海地区拥有阿拉贡与热那亚的桨帆船精锐力量。

    为了更好的适应东亚的陌生战场,佛朗机人在计划中加入了菲律宾和日本的雇佣军,以及在远东有丰富经验的葡萄牙人。

    其中吕宋已经是佛朗机人在亚洲的基地,周围则散布着葡萄牙人的众多贸易据点——通过他们的牵线搭桥,也比较能获得一些日本地方势力的好感。

    这样一来,远征军在开战前可以拥有超过一万五千人的数量,再划拉划拉,怎么着也能弄个两万人左右。

    凭着如此强大的实力,占领明国全境是没什么可能的,但是拿下最富庶的东南沿海,成为佛朗机帝国新的殖民地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再加上郑芝龙的南海舰队最近在南海上面比较横行霸道,只要遇到了就会问过往船只收保护费,与佛朗机的舰队已经冲突了好几次,惹得腓力四世国王很不开心。

    这种情况下,原本已经放弃了远征大明计划的佛朗机又把这事儿给想起来了。

    但是出于试探的目的,或者说挑衅,佛朗机在吕宋玩了一出屠杀——把大明住在吕宋的那些百姓们屠杀掉,看看明国究竟会有什么反应。

    反正已经准备好了两万多的军队在吕宋,就算是明军敢来报复又能怎么样儿?

    让他们有来无回!

    三十多万在吕宋生活的大明百姓被佛朗机的无敌舰队架起炮猛轰,仅剩下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佛朗机人的有意纵容下侥幸逃脱,又“恰好”遇到了回大明补给的郑芝龙舰队,

    暴脾气的郑芝龙当时就想着直接硬怼佛朗机一波——如果不是郑芝凤死死劝阻,再加上舰队补给已经见底的话。

    然后这两个不同方向都有人搞事情的消息就传回了大明,传到了五军都督府。

    朱纯臣在收到情报之后就知道坏事儿了——这两个蛮子国家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疯才会在琉球和朝鲜内附的这个节骨眼儿上搞事儿。

    自认为摸到了崇祯皇帝几分性子的朱纯臣很清楚,自诩爱民的崇祯皇帝能忍这事儿?

    本身就暴脾气的崇祯皇帝在这个关键时刻被人打了脸,能忍下这口气?

    如果崇祯皇帝能忍下来,朱纯臣就敢把自己的脑袋给揪下来送给这些蛮子当球踢!

    崇祯皇帝确实不能忍,也没打算忍。

    山海经有云:非洲平头哥,人狠话不多。非洲乱不乱,平头说了算。

    身为皇帝界的平头哥,崇祯皇帝的作风向来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讲究的也是朕从来都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

    现在荷兰和佛朗机一起来找事儿,崇祯皇帝这下子可就真的怒了——别跟朕说对方有多少人,朕只要地址!

    地址有了,对方的人数也有了,装备什么的信息基本上也有,剩下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干就是了!

    但是问题在于,搞事情的有两家,地址有两个,至于人数,那些几万人就能说是一场大战役的蛮子们跟动不动几十万上百万大军开片的天朝堂口比起来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但是南海舰队则只有一个,这个才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南海舰队的人数不少,但是崇祯皇帝也没自大到单凭一个南海舰队就敢分兵去硬怼两家。

    毕竟还有东海舰队不是。

    而在此之前,还是得好好了解一下这两家堂口的详细信息——从战略上重视敌人,从战术上蔑视敌人。

    然后许显纯就倒霉了。

    什么荷南佛朗机,那边儿倒是有锦衣卫的人存在,但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大明人在那边儿实在是怎么好混,更别说接触到这种两国开片的信息了。

    更多的还是在暗中收集西方那些个蛮子国家的地理民俗一类有助于军事的情报,对于西方那些个蛮子国家的朝堂,了解的反而都是从公开渠道得来的消息,远不如向在大明的时候这么无所不能。

    所以崇祯皇帝捏着手中薄薄的一张纸,冷笑道:“肋力四世?你怎么不跟朕说菲力牛排?

    军事主官是谁?各军配置状况如何?后勤补给如何?彼国朝堂动向如何?

    没有这些情报,你让朕的五军都督府如何进行庙算?还是说单纯的拿着刀叉去吃牛排就行了?”

    许显纯虽然不知道牛排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崇祯皇帝话里面的不满之意却是听的明明白白。

    随着崇祯皇帝威势日盛,连许显纯也开始抗不住崇祯皇帝的气场威压了。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后,许显纯请罪道:“臣罪该万死,陛下息怒!

    非是罪臣不努力,而是蛮子之处虽然有锦衣卫密探,可是蛮子们对于我大明百姓总是有意无意的排挤,探子们自然不易得到情报。

    罪臣回头便加大蛮子们情报的收集力度,望陛下恕罪!”

    一番连请罪带求饶的话说完,许显纯已经感觉自己的后背上开始冒汗了。

    崇祯皇帝冷哼了一声后才吩咐道:“起来吧,这事儿倒也怪不得你。”

    许显纯这才从地上起身,却听崇祯皇帝又接着道:“我大明的百姓去了不成,那就让蛮子们去,别跟朕说你锦衣卫连区区的蛮子都控制不住!

    所需的蛮子,先从铁道部那边抽调一些个苦力,挑些机灵的,懂人话的去做事。”

    许显纯躬身道:“是,臣记下了。”

    崇祯皇帝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转头望向了朱纯臣:“说说吧,五军都督府是何打算?”

    当皇帝的时间长了,崇祯皇帝现在对于军方的控制已经不再局限于刚刚登基之初时那种几近于亲力亲为的方式了,反而是该放权的地方就放权,任由军方去折腾。

    反正五军都督府的五个大都督就互相看着不顺眼,不存在拧成一股绳然后违背自己旨意的情况。

    朱纯身躬身道:“启奏陛下,微臣与众位同僚商议后,觉得应该派东海舰队去攻打荷南人,南海舰队则攻打吕宋方向的佛朗机人。

    考虑过台湾皆位于东南方,而吕宋则在我大明之南,故而可以调南直隶军前往台湾,两广军随郑芝龙部南下吕宋。”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点头后问道:“吕宋现在何人为主?”

    因为在崇祯皇帝的记忆里,吕宋好像一直跟大明有着扯不清楚的关系,好像是也是大明的一部分来着?

    朱纯臣躬身道:“永乐三年,郑和下西洋,巡莅菲律宾群岛,奉成祖皇帝诏书封许柴佬为吕宋总督,统揽该**、政、财、文大权。至于现在,吕宋之地无王,止有佛朗机人所封之吕宋总督。”

    朱纯臣故意再提起永乐三年时郑和奉旨册封许柴佬为吕宋总督的事儿,就是打算再刺激一下崇祯皇帝。

    而崇祯皇帝显然很乐意被刺激:“如此说来,吕宋原本便是我大明之地了?”

    朱纯臣躬身道:“回陛下,正是如此。佛朗机人占我国土已久,又屠杀我大明百姓,当真是罪无可恕!臣请执彼蛮夷酋长于御前!”

    崇祯皇帝冷哼一声,干脆吩咐王承恩道:“拟诏,佛朗机妄据天朝土地,屠杀大明百姓,形同叛逆,罪无可赦。

    着五军都督府派兵攻打吕宋之佛朗机人,尽屠之。着南海舰队巡视海上,凡佛朗机之船,无论民商,尽沉之!

    着朱燮元为两广总督,总理两广军事,濠镜澳改称澳门,凡居之于澳门之佛朗机人,尽数杀了!”

    崇祯皇帝的旨意一出,朱纯臣就有些懵逼的感觉,赶忙劝道:“陛下暂息雷霆之怒!

    濠镜澳之佛朗机人与此事无涉,若尽数杀掉,未必有损于陛下清誉,望陛下三思!”

    崇祯皇帝却是冷笑道:“佛朗机人屠杀大明百姓三十万,朕要他佛朗机三百万人陪葬!什么狗屁清誉!寇能屠,朕亦能屠!”

    眼看着崇祯皇帝已经陷入了暴怒的地步,朱纯臣也不敢再劝了——再劝下去,搞不好崇祯皇帝又要亲自带兵出征了,到时候麻烦就会变得更大。

    打仗花钱无所谓,早晚都能收回来,但是皇帝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千万不敢出了差子。

    而崇祯皇帝三番五次的带兵出征,亲自带头冲阵的事儿都干了好几回,现在谁还敢让他老人家带兵出征啊。

    但是就算不带兵出征,其实也差不多了,因为崇祯皇帝接下来的话差点儿把朱纯臣给吓出个好歹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