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风起云涌
    崇祯皇帝的话很简单:“传朕的旨意,移驾南直隶,朕要在南直隶等着将士们的捷报!”

    朱纯臣实在不敢冒这个风险——崇祯皇帝不去南直隶还好,去了南直隶之后,依着这位爷的性子,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之间出现在战场上。

    太特么吓人了,绝对不能让皇帝去南直隶!

    斟酌再三后,朱纯臣躬身道:“启奏陛下,微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崇祯皇帝一愣——你敢说麻卖批朕就敢把你给干掉!

    定了定神后,崇祯皇帝道:“爱卿只管说便是。”

    朱纯臣躬身道:“启奏陛下,南直隶自成祖皇帝北迁后便是陪都,倘若陛下南巡,则未免会让人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出来?”

    崇祯皇帝却冷笑道:“是有人敢飘?还是欺朕提不动刀了?爱卿不必再劝了,朕意已决,巡幸南京,等着将士们的捷报!”

    崇祯皇帝一副朕正巴不得有人跳出来作死的表情,朱纯臣自然不敢再劝——万一崇祯皇帝认为自己飘了可如何是好?

    安装完五军都督府,还剩下朝堂上面内阁及其他诸部都需要再通知一下。

    最主要的是,这事儿还得通过礼部和户部宣告天下,让天下百姓们都知道,他们在崇祯皇帝心里的份量究竟有多重——瞧瞧,蛮子杀一个大明百姓,朕要杀他们十个替你们报仇。

    朕讲究不?

    还不赶紧死心塌地的给朕卖命?赶紧把家里漂亮的小娘子献到宫中来,一家人顺便混个皇亲国戚多好!

    大明的朝堂上从来不缺少喷子,而且这些喷子们比后世的滚着叽歪们更牛逼,喷不赢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动手。

    但是当这些喷子们喷到自己的头上的时候,崇祯皇帝就很不开心了——你们随便喷谁不行,敢跟朕对喷?

    不知道朕向来是以德服人?

    当然,以德服不了人的时候朕也不介意用拳头让尔等跪着写下一个大写的服字。

    御史孙继之是怎么说的?

    “中国四民,商贾最贱,岂以避居他国之贱民兴动兵革?臣,诚以为弃之无所可惜。”

    在孙继之说完这句话之后,崇祯皇帝的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

    五军都督府那边朕是怎么装的逼你们不知道是吧?也不知道朕已经命令五军都督府做好的准备是吧?

    现在按你们这些个混帐东西的意思,这事儿干脆放弃就得了是不是?

    脸色愈发的阴沉的崇祯皇帝不想再听孙继之继续逼逼些有的没的废话,干脆打断了孙继之的话:“吕宋原本便是我大明之地,吕宋之民便是我大明之民,士农工商,朕一体视之!”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干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扫视了朝堂上的群臣一眼之后,又接着道:“侵我大明国土,屠杀我大明百姓,这是什么?

    这是耻辱!这是在**裸的羞辱我大明!你孙继之不在乎百姓的死活,朕在乎!”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激荡的心情之后,崇祯皇帝又开口道:“不妨告诉你孙大人一声,朕已经命五军都督府整军备战,同样也已经下诏命朱燮元为两广总督,先屠尽濠镜澳之佛朗机人!

    朕的旨意今儿个就明着告诉你,佛朗机人屠杀我大明百姓三十万,朕便要屠杀佛朗机人三百万,少一个都算朕这个皇帝失职!”

    这些杀气腾腾的话一出口,朝堂之上哄然响起一阵嗡嗡声。

    朝堂上的大臣们没办法再劝崇祯皇帝了,因为暴怒之下的崇祯皇帝已经一走了之,就算是想要劝谏也找不到目标。

    松江府,郑芝龙南海舰队所部的港口基地里面,郑芝龙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

    红毛夷人嘛,没有人性是正常的,有人性的话谁还称呼他们为夷人?

    夷人者,半兽人也。

    但是这些个蛮子就不能用剩下像人的那一半脑子考虑一下触犯大明的后果?

    这些该死的佛朗机人!

    饮尽了杯中酒之中,郑芝龙干脆的吩咐道:“传本督将令,凡海面上任何一艘挂着佛朗机旗帜的船只,无论其用途,一概击沉。船上之人无论男女老幼,一个不留,尽数杀了!”

    郑芝虎应道:“大哥放心,这海上自今日始,再无佛朗机的船只!”

    云贵总督府,朱燮元盯着眼前的符卫明问道:“打算好了?这事儿只要你应了,可就再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老夫已经一大把年纪,自然是无所谓的,只是你还年轻,若是早早的背上这般骂名,以后的路可不好走?”

    符卫明则是冷笑道:“什么骂名不骂名的?卑职随着陛下北征察哈尔之时便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今能捡一条命回来便已经是侥天之幸了,又何曾在乎过什么名声!

    如今彝地已平,卑职再无用武之地,倒不如随大人去濠镜澳,也好一展身手。”

    朱燮元见符卫明已经打定了主意,干脆也不再劝,自己即将赴任两广总督,便是带上这个符卫明又能如何,左右不过是向五军都督府报备一下便可。

    南直隶军府,被崇祯皇帝重新拎出来当苦力的大头子徐弘基正在训话:“各卫所留下年纪最小者一人,家中独子,父母无人奉养者留守,余者备战,准备出征,都明白了么?”

    南御林军指挥使沈振江嘿嘿笑道:“公爷,卑职手下皆为新军,无独子,无幼者,全军可去?”

    有了沈振江带头,剩下的各个卫所指挥使也闹开了:“凭什么家中独子不让去?卑职便是家中独子,难道卑职也要留守?”

    “卑职最喜欢的便是那一句什么男儿到死心如铁,卫中的兄弟们也是一般看法,求公爷给个机会!”

    “公爷容禀,卑职卫中兄弟血书都在此处,您瞧瞧?”

    “公爷,您这命令一下倒是容易,可是卑职回去后怎么跟卫中的兄弟们交待啊?他们肯定会认为卑职无能,不受公爷重视,以后这兵可怎么带?”

    ……

    乱七八糟的什么理由都有,归根结底就一个要求,全部跟着出征,没人喜欢留守这种安全的活计。

    徐弘基的脸越来越黑,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狗屁倒灶的理由?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辛弃疾的词,不会用就不要乱用,你想干什么?补什么天?”

    “还有你,你留守,让你们卫的副使替你去!”

    “带不了兵?要不然本公换个人来带?”

    一连串的怼人声从徐弘基的嘴里出来,直接将这些无法无天的混帐东西们给骂的鸦雀无声,连刚才那个叫着自己是家中独子的家伙也扇了自己一记耳光,赔笑道:“公爷恕罪,卑职刚想起来家中还有两个弟弟,都已经成年。”

    都是些不省心的混帐东西!

    往年就是因为这些个不争气的混帐东西们贪生怕死,自己好好的南京军府大头目都借着有病的理由给辞了。

    现在可好,一个个的生怕自己捞不到打仗的机会,闹起来一个比一个欢实!

    又环视了众人一眼,见这些个混帐东西都不再闹腾了,徐弘基才冷笑道:“说啊,编啊,刚才不是都挺能耐的么?继续说,本公想听听你们还有什么理由?

    明摆着告诉你们,这是陛下的意思,通过京城的五军都督府传达过来的军令,理解了要执行,不理解一样要执行!否则便是抗旨不遵!”

    等到众人有气无力的应了后,徐弘基才冷哼道:“都给老子滚!”

    滚出了南京军府之后,刚才还乖巧的如同孙子一般的各个指挥使们顿时满血复活,一起望向了御林军指挥使沈振江:“妈了个巴子的,这回你老沈可是捡了个大便宜,改天必须得请酒!”

    沈振江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事儿怎么又赖我身上了?南北御林军与新军一般的标准,没有幼军,更没有独子,这不是正好赶上了么?”

    沈振江一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模样让其他的指挥使们很不爽——有能耐你不留下一个留守的啊!

    但是刚才喊着自己是独子然后又改口的李德江突然间又嘿嘿笑道:“老沈,你看咱们两个的名字里都有个江字,这是什么?这是缘份啊!我跟你说,我们卫里今年有几个兵当真很不错,都是一等一的好苗子!”

    “啊呸!姓李的你还要不要脸!御林军选兵已经结束了,等明年吧你!”

    极为喜欢男儿到死心如铁的康少鹏直接就揭破了李德江的那点儿小算盘,并且表示了极大的不屑:“老沈是我们左武卫出去的,有这种好事儿也得可着我们左武卫先来!”

    一行人吵吵闹闹间,便已经到了聚宝门外,再次客套了一番之后,便互相告辞而去。

    沈振江的南御林军驻地就在聚宝门外的聚宝山,离着算是最近的一个,直接回了营中后,便吩咐亲兵道:“擂鼓,点兵!”

    咚咚咚的鼓声响起,大营中随即便是一阵人喊马嘶之声,到了第三通鼓声响起时才停息。

    此时沈振江也已经把身上的盔甲给换了——去军府时穿戴的盔甲是礼仪性质的,点兵时穿的可就是战阵性质的了。

    只是出身于京城新军的沈振江明显被崇祯皇帝给带跑偏了。

    五军都督府配发下来的是不带护臂的长札甲,斗笠盔,现在沈振江干脆换上了一套祖传下来带着护心镜的连环锁子甲。

    整套甲全部由一个扣一个的白铁环串连起来,刀砍上去除了带起一溜的火花之外再无半点的作用,箭射上去也是一样,射穿一个铁环并没有什么用,里面还有一层呢。

    身上再披上大红披风,手中绰起亮银长枪,当真是威风至极,威武至极。

    至于锁子甲的重量比札甲重了太多,沈振江表示并不在意,能够威武拉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才是第一位的。

    三通鼓落,沈振江的装备也穿戴完毕,跨上花了几百两银子买来被取名为“追风兽”的战马之后,便向着校场驰去。

    南御林军的人马已经都聚在了校场上,静静的等待着沈振江训话。

    沈振江驰马到了军阵之前,连点将台都没有登上去,便直接高声喊道:“别说老子不给你们机会!刚才老子在军府里可是向着国公爷保证过,说咱们南御林军里面都是一等一的好汉!

    都给老子听好了!此去吕宋,蛮子一个不留!好好的琢磨琢磨,那京观该怎么弄!不能让北御林军专美于前!

    此次出征吕宋,陛下可是点了名要咱们南军去的!这次谁要是敢给老子拉稀摆带,老子剁了他喂狗!

    都听清楚了么!?”

    沈振江一口一个老子,言语间没有丝毫的客气,可是军阵之中却是传来的整齐的喊声:“杀!杀!杀!”

    沈振江满的点了点头,这才接着道:“远征吕宋,危险肯定也会有,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一定活着回来!

    听好了,去找你们的监军大人,求着人家帮你们这些睁眼瞎写好遗书!别他娘的死外面还没有个口信留下!”

    听着军阵中传来的哄然大笑,沈振江自己也气笑了。

    这些个王八蛋,教他们读书的先生被气跑了好几个,怎么训都没有用——宁肯挨军棍也不愿意去读书识字,美其名曰大老粗,当真是彼其娘之。

    当然,下一代的御林军应该不会这样儿了——这些个混帐东西回去盯着自己儿子读书时可是够狠的,动不动就揍。

    美其名曰棍棒之下出才子。

    但是沈振江估摸着,出才子的可能性不大,出一群识字的泼皮倒是很正常。

    骂完了之后,沈振江才正色道:“回头各部将弹药都发放下去,实弹准备,时刻准备!”

    喊完之后,沈振江才兜转马头,向着中军大堂而去。

    南御林军监军张秋早就在等着沈振江了,见沈振江过来,才笑道:“刚才沈大将军那几嗓子可当真是提气的很!咱家虽然是个没卵子的阉人,可是也想着要上阵杀敌!”

    沈振江斜了了张秋一眼,笑道:“就佩服你们这些死太监,比那些穷酸更爷们!”

    被沈振江称之为沈太监,张秋也不恼,只是嘿嘿笑着问道:“这回去军府怎么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