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是谁给了桑切斯勇气
    没错,弗朗西斯科·桑切斯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凭着差不多三万大军,怎么着也能解决掉那些个明国蛮子了。

    毕竟当初传教士马丁·德·拉达在给墨西哥总督的信中已经提出了征服明国的计划。

    “中国人根本就不喜欢战争。他们完全依靠人数优势和城墙设防。如果有任何堡垒被占据,他们就将屈服。因此,我相信(在上帝的帮助下),他们可以被制服,他们几乎没有力量。”

    而自己的前任,总督弗朗西斯科·德·丧更是向腓力二世提交了一份完整的计划。

    弗朗西斯科·丧其认为只需要四千士兵可以攻下大明,并以福建省为突破口,攻下后其中三千人占领整个省,而后在东南亚和日本招募流民五千人,以补充后续兵力。

    这个计划在腓力二世的支持下得到了完善——预计派出一万两千名士兵,并在印度招募五百士兵,在日本招募五千士兵。

    征服明朝以后的行动,首先是建立西班牙学校,灌输西班牙文化,从根本上抹除大明。

    然后在各地建立教堂,改变大明宗教信仰,实行宗教统治,让中国变成一个天主教国家。

    最后,善良地对待他们,向他们展示武力以及宗教,都会使他们坚定地坚持我们。

    连如何在中国掠夺相应的财富等等计划都已经规划完全了。

    只是上帝太过于偏爱这个野蛮人的国度,后来的荷兰人独立和英国佬开战等等事情一拖再拖,让这个伟大的计划最终被搁置。

    但是弗朗西斯科·桑切斯最终还是说服了腓力四世和国内那些反对重启这一计划的反对派——大量的银子正在流向明国,尤其是日本闭关锁国之后,更是只保留下了与明国的贸易。

    在有了大量的日本白银支撑后,这个野蛮的国度正在一步步的变成《马可波罗游记》里面所形容的遍地黄金的国度。

    腓力四世和西班牙当局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而最终同意了弗朗西斯科·桑切斯的请求。

    西班牙现在亟需从大明得到大量的黄金白银,以挽救江河日下的局面,再拖下去,海上霸主的位置便要些野蛮的英国佬坐稳了。

    而前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优秀战绩也证明了明国海军不堪一击的事实,让因为国内局势越发不稳而头疼的腓力四世看到了希望。

    早在天启二年年四月,荷兰东印度公司一声令下,十二艘精良战舰呼啸杀出,目标直指大明王朝,连当时正抱荷兰粗腿的英国佬也跟着凑热闹,派了两艘战船来助战。

    两国如此组团打劫,凑出了一个拥有大小战舰十五艘和一千多精锐士兵的强大阵容。

    而此时曾经吊打倭寇、西班牙的大明水师舰队,因为缺钱维护,经过了多番裁撤,东南各省水师里的主力战舰被裁得不剩几艘。

    待到努尔哈赤在辽东建立后金,北方打得昏天黑地,全国的兵马钱粮都砸到了辽东前线,东南沿海便只剩了点零碎兵马,平时抓海盗都力不从心。这时正是明朝水师最孱弱的时候。

    以欧洲头号海洋强国的实力,挑战海战实力孱弱阶段的大明朝,果然一切顺利:荷兰人于这年七月杀到澎湖,把闻讯赶来的明军打得落花流水。

    此后,荷兰侵略者驻扎下来,不停袭击周围的沿海村庄,不但大肆抢掠钱财,还大肆掳掠人口,碉堡也火速修了起来,舰队增加到十八艘。

    整个明朝东南沿海陷入一片混乱,可是因为东北开片,朝堂之上扯皮不断正事儿不干,没钱且装备落后的明军却只能苦苦死守。

    尝到甜头的荷兰人在第二年六月向明朝狮子大开口:不但要霸占澎湖,还要明朝给他们独家贸易权,没有荷兰人同意,明朝不许同其他任何国家贸易。

    此时的明朝水师只有可怜的中小型战船。荷兰战舰的实力,以明朝前线军将的话说:“前后左右具装巨炮,当之无不立碎!”这简直是难以抗衡的海上猛兽!

    但是大明朝的奇葩皇帝不少,玩猛兽修仙嗑药玩女人当木匠的都有,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头铁。

    福建巡抚周祚搞不定红毛夷人是不是?换!

    换上来的是狠茬子南居益——天天发动攻击,打不过也不强攻,能相持就修碉堡相持,甚至封锁海路,断绝荷兰人外援,出动火船对荷兰舰队发起自杀攻击。

    荷兰人最终没能怼过南居益这个狠人,在明军的监督下,荷兰人拆除了堡垒,带着几百残兵灰溜溜扬帆而去。历时两年的澎湖大战终于以大明的惨胜而告终。

    但是这支灰溜溜离开的荷兰残兵并没有回到巴达维亚,而是调转船头,在当时大明疏于防范的台湾岛登陆,并一度扎下了根,然后不断的试探着重新拿下澎湖。

    直到崇祯皇帝登基之后收编了郑芝龙的海盗队伍,又改编为南海水师才算是彻底消停——荷兰人再牛逼也没牛逼过背靠大明的郑芝龙。

    但是荷兰人拿下台湾的战绩,再加上之前已经准备好攻打明国的作战计划给了桑切斯勇气。

    所以这份计划重启了,执行人就是弗朗西斯科·桑切斯——凭借着三万大军,拿下明国东南沿海的城市和土地,成为西班牙帝国新的殖民地。

    再次翻看了一下计划书,桑切斯喊道:“阿库尼亚?”

    阿库尼亚推门进来后,先是敬了个军礼,然后问道:“是的,总督阁下,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桑切斯道:“通知海军那伙人,让他们在海上发现了明国人之后一概杀死,要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到吕宋来。”

    “如您所愿,总督先生。”

    听到阿库尼亚的回答,桑切斯这才放心了一些。

    上一次吕宋的屠杀,并没有招来明**队,这也正好符合了时任特使奎瓦所得出的“中**队不会为中国人报仇”结论。

    万一这次的结果跟上次一样呢?如果明军还是不来吕宋怎么办?难道要直接攻打福建?

    那边可还有着该死的荷兰人,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远在大明的崇祯皇帝并没有在南京城里面浪多长时间,因为在崇祯皇帝到达南直隶之前,五军都督府调兵的将令已经传遍了军中,该集结的军队早就开始集结了。

    当最后一支队伍集结到一起之后,集结在南京城外的明军将士已经达到了十五万之众。

    这一次出征,崇祯皇帝没玩什么阅兵仪式,更没有跑到军中去讲话什么的,而是任凭南京礼部折腾着祭天,告太庙之后,就带着大军开拔了。

    没错,当初在五军都督府时还跟朱纯臣说的是到南直隶等着将士们的捷报,可是崇祯皇帝在连续看了几次大军穿城而过的仪式之后就再也坐不住了,干脆自己亲领大军往松江府而去。

    但是到了松江以后,崇祯皇帝就没能再任性起来——郑芝龙也好,还是剩下的各路兵马的扛把子也好,加上随行过来的官位,再算上王承恩等一个个的组团跪求崇祯皇帝放弃御驾亲征的念头,终于让崇祯皇帝老老实实的留了下来。

    崇祯皇帝在试探性的表达了自己想要御驾亲征的念头之后,郑芝龙和随行的一众官员们就吓尿了,更别说王承恩和许显纯这些人了。

    海上征战与陆地征战不同,跑到吕宋去跟在大明本土更是不同。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皇帝陛下受了点儿伤,救治不及时,那天可就要塌下来了。

    而操蛋的是崇祯皇帝虽然有儿子,可是年纪最大的皇长子才几岁,母亲还是锡伯部的,嫡长子干脆还没完全断奶,到时候怎么办?

    所以崇祯皇帝也没有再任性下去——随行御史们都打算死谏了,崇祯皇帝还能怎么样儿?

    难道真打死几个?

    若是这些个家伙在别的事儿上,尤其是崇祯皇帝整治贪官污吏这些事儿上死谏,崇祯皇帝一点儿都不介意把这些家伙给打死几个。

    但是现在是为了保证皇帝的人身安全,不让皇帝胡来,这要是把人给打死了,乐子就大了——被打死的清名永存,崇祯皇帝的名声可就臭到家了。

    虽然崇祯皇帝在官员们之间的名声本来就已经够臭的。

    出海之后,郑芝龙抹了一把头上的冷笑道:“不行,得早点儿把那些个佛朗机蛮子给弄死,拖的时间长了,只怕陛下那边会再生事端。”

    监军太监赵庆同样心有余悸,点头道:“不错,就怕陛下再闹着御驾亲征。

    这海上风急浪高,咱家可是好久才适应过来,也不知道陛下晕船不晕船?”

    摇了摇头,赵庆又道:“总之速战速决吧。”

    郑芝龙道:“速战速决是对的,可是也不能小瞧了那些佛朗机蛮子们。

    之前郑某在海上为盗之时,曾与这些蛮子交过手,难缠的很。”

    想起之前当海盗时纵横海上的风光与面对佛朗机人坚船利炮的无奈,郑芝龙又嘿了一声,抚摸着身前一樽铜炮的炮身,冷笑道:“这回轮到那些个佛朗机蛮子尝尝老子的厉害了!”

    赵庆却有些哭笑不得:“我说郑提督,你这到底是要高看那些个蛮子一眼,还是小瞧那些蛮子?”

    郑芝龙嘿嘿笑道:“既不小瞧,也不高看!你应该看过锦衣卫和五军都督府提供的情报,那佛朗机其实不是一个国家,原本盘踞在大琉球的那些红毛夷人便是被佛朗机统治着的,如今才独立不久。

    也就是说,此次攻打大琉球的红毛夷人还有吕宋的佛朗机蛮子,等于是以我大明一国之力,单挑两个海上强国。

    小瞧了他们是不行的,但是要说就此认怂,却是想也别想。”

    赵庆道:“其实咱家倒是觉得,这事儿怎么算都是咱大明吃亏了,那些个蛮子们始终是更占便宜一些。”

    郑芝龙好奇的问道:“为何?”

    赵庆答道:“大琉球,原本就是我大明之地,吕宋亦是如此。

    就算是将这两处的蛮子都给屠光又能如何?这两个蛮子国家距我大明万里之遥,却是怎么能杀到他们的国土上去?”

    郑芝龙嗯了一声,却是沉寂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要不然怎么办?陛下的旨意是杀光这些蛮子,难道咱们还能留下几艘船让他们回去?”

    “没错啊,留下一两艘让他们跑,等到了彼国国门之外再尽数杀了,岂不更好?陛下的旨意是屠光这些蛮子,却没有明旨要求咱们一定要在吕宋屠光不是?

    至于回到大明之后,咱们便说穷搜万里也完成了陛下的旨意,非旦无过,反而有功,如何?”

    郑芝龙满脸黑线的望着监军太监赵庆,问道:“倘若无功有过呢?”

    赵庆却嘿嘿笑道:“咱家陪着你便是了,你怕个什么劲?咱家的干爹是曹化淳曹公公,到时候托曹公公去求情,了不起也就是发配到凤阳守陵,当不得大事儿。”

    郑芝龙咬牙道:“干了!”

    赵庆的干爹是曹化淳,自己的儿子还跟在崇祯皇帝身边呢。

    再者说了,自己这一次只是追击残留的作孽,只要不直接进攻佛朗机,就不能算是违背陛下的旨意,更不是像上次灭了满者伯夷一样属于擅开边衅,应该不会怎么样儿。

    至于说再跟上次一样挨些板子,那也无所谓,先把这些蛮子的老巢位置给弄清楚,下次再忽悠陛下远征佛朗机也就是了。

    这次先让这些蛮子们多活几天!

    一直跟在郑芝龙身后的郑芝凤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自己这个大哥,一激动起来就有些无法无天的意思,现在偏偏还有个监军太监跟着一起疯。

    不过,真要是摸清楚了这些蛮子们在海上的航路,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想了想,郑芝凤干脆开口道:“大哥,那些个蛮子的船上可能会有海图,到时候注意一下,这些东西有大用。”

    郑芝龙嘿嘿笑道:“放心,这些蛮子的海图都是咱们的!”

    几人正说笑间,桅杆上的了望手却挥动旗帜,示意远处有船。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