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三十章 去堵蛮子的门
    郑芝龙无奈的道:“这些破玩意有什么用,劈了烧火倒是好木材,剩下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火炮没咱们的多,射程没咱们的远,准头也不如咱们的火炮,还能有啥用?倒不如全沉了算了!”

    赵庆咂巴着嘴道:“浪费了,留一艘献给天子,剩下的倒不如扔给那些个海盗算了,废物利用嘛。”

    郑芝龙点点头:“那就依你所言,郑某这就派人送一艘回去,顺便告诉南居益那老头子,说郑某替他打发了一波强敌,让他不用谢了。”

    赵庆对于郑芝龙和南居益之间的纷争也是颇感无奈,实际上,连五军都督府也知道这两个家伙互相看着不顺眼,但是从来都不管不问,放任东海舰队与南海舰队互相较劲。

    东海舰队驻地登莱,呈报五军都督府后便在南直隶建立了类似办事处一般的府衙——南京城和京城都有,京城的处于五军都督府治下,南京城的则处于南京军府的辖下。

    然后驻地本来就在泉州,离着南京城极近的南海舰队就提出了同样儿的要求,顺便把南京国子监辖下供那些蛮子留学生临时学习住宿的弘文馆给砸了。

    理由就是地方挺好,离着军府很近,最重要的是东海舰队已经砸了正式的弘文馆,南海舰队一样能砸临时的。

    这笔烂账最后也没扯明白到底是谁的责任,觉得丢了面子的南京国子监一怒之下把官司打到了南京内阁和军府,理由是这些个丘八有辱斯文,把大明的脸都给丢到属国去了。

    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正式权力的南京内阁和军府把事儿推给了京城内阁和五军都督府。

    最后的处置结果就是被东海舰队砸了的弘文馆和被南海舰队砸了的临时弘文馆由五军都督府拨款,南京工部重建。

    至于那些个因此而倒霉耽误了学习的留学生,或者说遣明使,则是默默的哭晕在厕所,根本就没有人关心。

    仅仅是两家舰队都已经搞出来这么多的妖蛾子,等到北海舰队成立后,谁也说不清楚这三家到底会搞出多少事儿来。

    尤其是当今圣上很有可能再弄一个西海舰队出来,毕竟搞定了建奴和奴尔干都司大部分地区后就弄出来了北海建奴,那吕宋之地光复了之后,西海舰队也是可以预期的。

    就算是西海舰队一时半会儿的还没有影儿,但是可以预见的是,以后互相较劲的可能还要加上毛文龙部的北海舰队——哪怕之前毛文龙部多次依靠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运送补给和武器弹药。

    眼下郑芝龙大鸣大放的把荷南人的舰队给屠了个干净,战舰扔给李吖子那些个海盗们使用不说,顺便还要告诉南居益一声,这摆明了就是在挑事儿。

    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自己是南海舰队的监军太监,又不是东海舰队的监军太监,南居益气成什么样儿是他自己的问题,自己可是一片好心。

    二十四艘新式福船加上一堆各种各样儿的辅助战舰组成的南海舰队拖着五艘被俘虏过来的荷兰战舰浩浩荡荡的向着满者伯夷而去——得先把这五艘荷南战舰分出去四艘给李吖子她们。

    而此时已经得到了消息的李吖子等海盗基本上已经把满者伯夷给清剿干净,正打算带着手下人去找郑芝龙汇合。

    但是李吖子等人运气不算太好,最起码眼下的运气不算太好。

    东印度公司原本打算坑哇爪人一下,挑拨了爪哇人去跟大明为敌,然后方便贩卖各种卖武器和战舰给爪哇。

    但是不成想爪哇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一些,区区几个月的时间过去,连东印度公司打算卖给爪哇人的战舰和装备都还没有到货呢,整个爪哇便不复存在,顺带着连离的极近的满者伯夷也遭了殃。

    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荷兰人再怎么废物,也不可能比狗和兔子还差劲。

    被反复打脸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大怒之下,开始散布大明即将进攻吕宋的谣言,又向国内请求支援,要求国内派出海军舰队来台湾支持东印度公司与大明开战。

    《美国往事》里面麦克斯曾经对主角面条说过一句话:“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哪怕你只是一条狗,美国人也愿意对你顶礼膜拜!”

    事实上,如果有足够的钱,一条狗当选为美国总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后世天朝驻白宫办事处的处长们有多少是拿钱砸上去的?

    因为东印度公司有钱,而且能给荷兰当局带来足够多的钱,所以东印度公司的要求很快就得到了批准。

    也就有了威廉森带着五艘军舰前往大琉球支援的事情发生,更导致了郑芝龙舰队迎面撞上威廉森的舰队然后屠杀殆尽的事情发生。

    但是在这个没有无线电没有卫星信号的时代,身在吕宋的西班牙舰队原本就已经打算好了要重启攻打大明的计划,得到荷兰东印度公司传出来的大明海盗要来找麻烦的消息,自然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但是本着尽量少给自己惹麻烦,也因为荷兰人背叛了西班牙爸爸,西班牙吕宋总督桑切斯在派出了舰队同时,也命令舰队挂上了东印度公司的旗帜。

    然后运气不算是太好的李吖子等海盗团伙就在海上遇到了西班牙舰队冒充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舰队。

    对于李吖子等海盗团伙来说,西班牙舰队和荷兰舰队基本上都是一回事儿——反正都是佛朗机人,都叫做佛朗机舰队,只是挂的旗帜不同罢了,剩下的没什么分别。

    一方有意,一方无心,以有意埋伏无心,自然就是海上相遇,然后互相开火。

    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装备的新式福船和其他各类辅助舰只,让他们看西班牙和荷兰的战舰就像是大白鲨看战五渣的罗非鱼一般。

    只是李吖子等人则根本就没有那么强大的装备,就算是装备最为奢侈的李吖子的队伍中,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一艘老式福船,装备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如果单纯的用火力来对比的话,一艘新式福船就足以把五艘老式的福船送到海底去喂鱼而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双方在交火的瞬间,西班牙舰队就开心的发现,眼前这些明国的海盗火力就是战五渣,自己这边的胜算很大。

    由此可得,大明的海军也未必会强到哪儿去,攻打大明的计划又多了一分胜算。

    李吖子所在的旗舰上,李吖子脸色阴沉的对着其他海盗头目们道:“现在这般局面,跑是跑不赢了,干脆靠近过去,跳帮战吧!”

    聚在李吖子所在旗舰之上的一众海盗头目里,一个典型的独眼龙海盗哈哈大笑道:“那就跳帮,这他娘的,许多年不跳帮,骨头都快生锈了!”

    另一个打扮的有些妖艳的男人接着冷笑道:“一只眼说的没错,好久没在海上做买卖,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跳出来捋爷们的虎须了!”

    独眼龙怒道:“一枝梅你个娘娘腔能不能正常一点儿!老子忍你很久了!先把你的兰花指放下去!”

    一枝梅冷哼了一声,却是老老实实的把刚才翘起来的兰花指在其他海盗头子们的哄笑声中放了下去,嘀咕道:“凶什么凶!”

    李吖子见状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个比自己更像一个女人的一枝梅虽然没胸没屁股,但是每次这个家伙露出来这种柔柔弱弱的表情时,基本上都意味着这个家伙要大开杀戒了,而且手段血腥。

    揉了揉眉头,李吖子道:“既然大家伙儿都没什么反对意见,那就这么办,告诉那些个蛮子,什么叫做大明的血性!”

    李吖子敢赌,因为这些佛朗机蛮子们的战舰虽然火力和速度都要比自己这方的更强一些,但是比之郑芝龙所部南海舰队的可就差太多了。

    因为这些佛朗机蛮子们的战舰根本就没办法做到无间隙火力集射,而大明的南海舰队的火力轮射是无间隙的,连绵不绝,炮弹就跟箭雨一样没完没了的倾泻出去,直到对面的目标消失或者己方弹药告罄。

    事实上,李吖子确实赌对了——虽然付出的代价大了一些,自己这一方损失了大量的小船和三艘大船,但是也成功的钩到了对面佛朗机蛮子们的船。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论到冷兵器杀人,大明的海盗们可以当佛朗机蛮子的祖宗!

    最终的结果是李吖子一方元气大伤,但是西班牙舰队的战舰则损失更大——如果不是有几艘船见机不对提前跑路,估计差不多也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再一次的聚到了李吖子所在的旗舰之后,众多海盗头子们连酒都从各自的船队中搬了过来,准备好好的热闹一场。

    李吖子伸手拍开一坛子酒上面的封泥,直接仰起头,咕咚咕咚的饮了好几口,才放下坛子,伸手抹去了嘴边残留的酒水,笑道:“今儿个杀的痛快!”

    一枝梅叹道:“痛快什么呀,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害的人家白激动了半天,哎!”

    独眼龙瞪了一枝梅一眼,喝道:“你个娘娘腔的脑子里整天就这么些东西,也不想想这些个佛朗机蛮子怎么敢出来挑事儿?”

    一枝梅媚笑道:“管那么多干什么,蛮子敢来咱们就敢杀,杀到他们不敢来为止!”

    独眼龙却对李吖子道:“李大当家的,你跟南海舰队的郑提督交好,又是见过天子的,不如您老人家去跟南海舰队商量一下,让他们弄几艘新式福船来给大家伙儿用用?”

    李吖子还没有开口说话,一枝梅就讥讽道:“还说我,你的脑子呢?

    新式战舰是你能用的?陛下放心么?就算是陛下放心,你上哪儿弄这么多的人手来操控一艘福船?

    别忘了,那福船那么大,需要的人手可不是一百两百,操控一艘福船,需要的人手都够操纵两艘李大当家的福船了!”

    李吖子抬起手虚按了一把,开口道:“先别吵,咱们这一次弄到的佛朗机蛮子战船也有五艘,不如大家伙儿先分一下。

    至于说再跟郑提督那么要些战舰的事儿,回头再说,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说完之后,李吖子的脸色就变的极为难看:“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些个该死的佛朗机蛮子既然敢在海上伏击我等,我等自然要好好的报答一番才是!”

    独眼龙道:“计将安出?”

    一枝梅登时嘲笑道:“计将安出?扁担倒了你都未必识得那是个一字,还学人家拽文?得了,还是听听李大当家的怎么说吧。”

    李吖子清了清嗓子道:“简单,堵他吕宋的门,让这些该死的佛朗机蛮子们连吕宋都出不了,等着南海舰队大军回来了再打上门去!”

    小白龙赵子星疑道:“吕宋的佛朗机蛮子们挂的旗帜与今天这些什么东印度公司的蛮子们挂的旗子根本就不一样,堵人家吕宋佛朗机蛮子干什么?”

    独眼龙嘲笑道:“瞧瞧,又一个傻蛋!这片海面上除了咱们和南海舰队,就只剩下了吕宋的佛朗机蛮子,那些东印度公司的蛮子现在自顾不瑕,哪儿来的胆子跑到这里来伏击咱们?

    至于旗子,只要你高兴,你也能挂上跟佛朗机蛮子一样儿的旗子,不过是花点儿时间做几面罢了,又有什么了不起?”

    李吖子点头赞成道:“不错,祸水东引罢了,咱们去打那什么东印度的佛朗机蛮子,这吕宋的佛朗机蛮子就能趁机捡个大便宜。

    再者说了,冤了他们又能如何?反正不管是什么东印度公司的蛮子,还是这些佛朗机的蛮子,一样都是要清理掉的,不过是个早晚的事儿罢了。”

    小白龙闻言,颇有些无所谓的耸耸肩,笑道:“那就依李大当家所说的,反正都是早晚的事儿罢了。”

    阴差阳错之下,或者说在李吖子有意为之的情况下,众多海盗们最后决定组团去堵西班牙的门,然后再研究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问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