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来大买卖了!
    阿库尼亚匆匆忙忙的出去传达了桑切斯的命令。

    此时西班牙的底层军官们素质确实很好,也当得起欧洲第一强军的称呼,不管是海军还是陆军都是如此。

    在收到桑切斯的命令后,哪怕明知道会伤亡剧大,甚至于今天很多人都会在无声无息间悄然死去,这些底层的军官依然执行了桑切斯的命令。

    如果郑芝龙舰队的弹药不是那么充足,如果郑芝龙没有下令每前进一里都要进行火力覆盖,桑切斯的命令确实有用,最起码幸存下来的岸防炮会对大明南海舰队造成巨大的威胁和伤亡。

    因为岸防炮的口径和倍径都足够凶残,火力也足够凶残,只要有一发炮弹落到战舰的身上,都是一个巨大的窟窿。

    起码郑芝龙现在的判断就是佛朗机蛮子们肯定有岸防炮,而且会对舰队造成巨大威胁——哪怕自己手下全都是新式福船,也不敢说能硬抗岸防炮而无伤。

    但是郑芝龙有一点是预估错误的。

    郑芝龙把西班牙的岸防炮和大明的岸防炮放在了一起比较才得出了岸防炮可怕的结论,所以才会不停的火力覆盖。

    但是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大明的岸防炮在崇祯皇帝登基的这十年里,几乎两三年就会更新换代一次,从最开始的不如佛朗机炮,到现在能指着佛朗机大炮大声嘲笑对方战五渣,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不停的火力覆盖所打出去的炮弹和补给问题,郑芝龙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整个舰队之中除了二十四艘主战型的战舰之外,还有八艘福船上面装的全是满满的弹药。

    只要不是这二十四艘战舰全部一次性的把库存弹药给打光,那么就可以实现轮换补给,轮换开火,以达到无间隙火力覆盖的效果。

    所以桑切斯原本应该很有可能成功并给予南海舰队重创的命令,最后的结果只是把负责岸防的西班牙军队坑了。

    因为岸防炮为了保证火力,体积和重量都是在那儿明摆着的,想要移动是很困难的事儿,而且还有一部分为了牢固,干脆是固定式无法移动的。

    终于,一发从福船上射出的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吻上了一枚西班牙岸防炮的炮弹。

    东西方两个强国的炮弹亲吻在一起,就如果干柴遇上了烈火,野鸡碰到了流氓。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之后便是冲天的火光,然后是附近炮弹的殉爆声和火光。

    “呸”的一声吐出了嘴里的泥沙,晃了晃因为炮弹爆炸后引起的巨大震动而撞在墙上,到现在还有些发懵的脑袋,迭戈·贝拉斯克斯有些恼怒的喊道:“告诉总督大人,我们要求撤退!这不是坚守,这是送死!”

    但是周围根本就没有人响应贝拉斯克斯的命令,大怒之下,贝拉斯克斯再一次大声重复了自己的命令。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明军舰队好像永无止境的火力倾泻带来的尖锐呼啸声和爆炸声。

    再一次晃了晃脑袋,贝拉斯克斯才发现周围的情况很不对劲。

    只有自己是坐起来的姿势,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反应,好像都死光了一样。

    贝拉斯克斯的脑袋依旧有些发懵,但是长久以来在战场上面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伸手扒了起来,万一有活的呢?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这句话,很多时候都是通用的,不论东方还是西方,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很多,贝拉斯克斯就是其中一个。

    不断的扒,不断的挖,哪怕是挖到手指快要出血,贝拉斯克斯也没能挖出几个人来。

    就算挖出来的那五个,基本上也都被巨大的爆炸声给震成了傻子。

    颓然的瘫坐在地上,贝拉斯克斯连平日里最为注重的形象也不在意了。

    从来就没有这么憋屈过,还没有见到敌人的影子,自己这一方的兵力就已经完全的垮掉。

    哪怕是那些荷兰佬们闹独立的时候,西班牙虽然遭遇了失败,却也没像今天这样儿。

    这已经不是失败能形容的了,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撒旦的力量降临了人间——这应该是上帝才能阻挡的毁灭,而不是西班牙的军人们所能做到的。

    眼下这种情况,还有什么必要再去跟总督大人提什么撤离不撤离么?整个岸防阵地活下来的估计就只剩下了这么几个人,除了自己还有几个白痴,防谁?

    脸上挤出了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贝拉斯克斯从身上翻出来一支手铳。

    这支从荷兰人那里买来的手铳当真是好东西,虽然发射方式比较原始,还需要点燃火绳才行,但是近距离已经足够杀死一个人了。

    自己一直都很喜欢这支手统,虽然一直都没有用它杀死过别人,但是现在用来终结掉自己的生命也不错?

    瘫坐在地上的贝拉斯克斯已经不再去想其他的问题了,颤抖着点燃了火绳之后,便将铳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火绳留的有些长,这样儿便会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祷告,祈求上帝原谅自己这种懦夫的行为,也有时间默默的向家人告别。

    别了,我亲爱的妻子,隔壁的德席尔瓦垂涎你已经很久了,你跟了他貌似也不会受苦。

    别了,我那可爱的女儿,希望你不要再找一个军人做你的丈夫。

    别了,我那还不会说话的儿子,希望你以后不要去当兵,当兵也不要来远东,太他妈吓人了。

    在剧烈的殉爆后受到桑切斯指派的阿库尼亚再一次赶到了岸防炮所在的阵地,正好在火绳燃尽前救下了寻死的贝拉斯克斯:“上帝在上,你在干什么?”

    贝拉斯克斯对于阿库尼亚救了自己的举动并不领情,哪怕是阿库尼亚扑过来的一瞬间摔的鼻青脸肿也是一样。

    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被抽干的贝拉斯克斯环视了一眼岸防阵地后才道:“如你所见,我打算了结自己的生命去见上帝,我不能背负着一个失败者的名声苟活下去。”

    阿库尼亚惊讶的道:“上帝告诉我们,身体是圣灵的殿,应该妥当维护,你终结了自己的生命,是不会受到上帝接见的。”

    呵呵冷笑一声后,贝拉斯克斯却根本就没有理会阿库尼亚的话,只是却也没有了再一次举起手铳的勇气,只是深深的把头埋在了双膝之间。

    阿库尼亚却接着道:“总督大人下令岸防炮开火反击,但是看现在的状况,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

    贝拉斯克斯却突然之间陷入了暴怒:“让那该死的总督大人自己来开炮反击吧!一千多人全部死光,让他自己来开炮吧!假设还有大炮没有被摧毁的话!”

    阿库尼亚不是瞎子,对于岸防阵地的情况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当下也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理会已经崩溃了的贝拉斯克斯,回去向桑切斯复命去了。

    贝拉斯克斯已经废掉了,整个人的胆子都已经被打没了,岸防阵地更是宣告不复存在,没救了。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让总督大人知道岸防阵地的情况,以便于总督大人做出正确的应对。

    桑切斯的指挥部设立的位置选的确实不错,在一个小山坡的位置,离着岸防阵地其实不算是太远,大约二十里不到的样子,阿库尼亚骑着马就可以回来传达命令,但是却不用担心会被明军的火炮给射击到指挥部。

    但是过远的距离来带来了一个极大的不方便之处,那就是望远镜观察前沿阵地不够清楚,总是需要阿库尼亚来回跑才行。

    阿库尼亚再一次跑回到桑切斯的指挥部后,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缓一缓,就直接敬礼道:“总督阁下,岸防炮阵地已经宣告失守,几乎全员阵亡,已经没有再守的价值了!”

    桑切斯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刚才岸防阵地上的一切,桑切斯不是不知道,虽然通过望远镜看起来有些模糊,但是二十多里地的距离传过来的震动却做不了假,更何况那巨大的爆炸声了。

    可惜了自己精心布置的岸防阵地,还没有来得及发挥就有的作用就已经宣告报废。

    这些明军真有钱,这种用炮弹砸开一条道路的作法虽然浪费银子,但是效果却是实打实的。

    如果西班牙政府也有这么多的银子和这么多的炮弹可以挥霍,荷兰人还能翻起浪花来?

    但是没有如果,事实上西班牙政府还真就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和炮弹供军队挥霍。

    事实上,在崇祯八年以前,大明也没有这么多的银子供军队挥霍,甚至于大明军队的装备还比不上西班牙军队的装备。

    但是就像崇祯皇帝在后世所听到的那句话一样,一切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随着大量的贪官被养猪,然后抄家问斩,再加入大量的商税在锦衣卫和东厂的威慑下流入国库,更因为福寿膏的生意做的飞起,银子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没钱的时候,该装孙子的就得装孙子,该从心的时候就得怂心,但是有钱的时候,自然就可以任性了。

    现在崇祯皇帝和大明国库都很有钱,有钱自然就能任性。

    阿库尼亚见桑切斯半天都没有说法,便试探着问道:“总督阁下?”

    刚刚回过神来的桑切斯淡然一笑道:“我没事,传令下去,第一道防线后撤五里,让开位置给他们,放那些明国的野蛮人军队登陆。

    后面的第二道防线前伸,尽量靠近第一道防线。第三道防线前伸到第二道防线的五里之后。”

    见阿库尼亚一副很好奇的样子,桑切斯解释道:“通过刚刚那些明国野蛮人的炮击,我发现他们的大炮射程最大也就是十里左右。

    第一道防线后撤五里之后,他们战舰上面的火炮就没办法再给予他们登陆的步兵炮火支援,充其量也就是让他们的步兵能够在海边构筑起阵地。

    至于第二道防线前伸,则是为了防着这些个蛮子们会依靠人多的优势而冲垮第一道防线。”

    阿库尼亚道:“那第三道防线前出到第二道防线的五里之后,则是最坏的打算了?”

    点了点头,桑切斯道:“不错,如果第一、二道防线都崩溃了,那么依靠着第三道防线,我们还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并构筑起新的防线,一旦第三道防线离着第二道防线太近,则有可能被那些野蛮人连续突破,那我们的后方,可就成了一个被扒光衣服的美女了。”

    郑芝龙所在的旗舰上,赵庆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这么多的炮弹打出去,可都是些白花花的银子!这原本都应该是皇爷的,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全都没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郑芝龙的做法是对的。

    就在刚才的佛朗机人岸防炮殉爆的时候,赵庆就已经明白了郑芝龙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如果不先清除掉这些岸防炮,一旦战舰靠近了海边之后进行登基,那可就不光是登陆的士卒有危险了,连战舰都有危险。

    如此一来,银子是省下了不少,但是回去之后怎么向皇爷交待,可就真成了一个要命的大问题了。

    更何况在军中的时间长了,赵庆也明白一个合格的海军士卒培养起来远不像是卫所士卒那般容易,里面的说道简直是太多了!

    最简单的一条,卫所士卒不用在乎会不会游泳,海军士卒不会游泳就是扯蛋!

    光这一条就得涮掉一大批人,然后还要完成各项科目的训练,然后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海军士卒。

    中间要花费的时间和银子实在是太多,也就可以理解皇爷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这些丘八的性命而不在乎银子了。

    郑芝龙当然不知道赵庆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里就想到了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而向着亲兵吩咐道:“传令,抚远号,威远号,威扬号,武威号,镇威号前出靠港,三轮炮击覆盖!传令给卫所的那些家伙,告诉他们准备登陆!”

    得到郑芝龙亲兵传达的命令后,沈振江便嘿嘿笑着搓了搓手道:“兄弟们准备好,来大买卖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