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南居益想要把荷南佛朗机蛮子给沉在巴达维亚港喂鱼的想法最终还是落空了。

    为了表示诚意,科恩总督一早就乘着一艘战舰挂了白旗的战舰驶出了港口,打算去寻李吖子等人表示愿意罢兵求和的意思。

    刚刚出了巴达维亚港,科恩的心中就是一惊。

    面前十二艘战舰上面悬挂的是明国的国旗,比之前见过的那艘充当海盗们旗舰的战舰更为高大,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风帆,侧统处更是伸出来近百门黑黝黝的炮管,就好像是一尊远古的巨兽盘踞在海上一样。

    科恩想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只是一夜的时间,就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这么多显示是明国正规海军的巨舰。

    这些巨舰的炮口很明显是对准了巴达维亚港的那几艘三桅帆船,或者说是整个港口。

    至于说这些巨舰与港口之间差不多接近十里的距离,科恩直接就做出了判断——这些巨舰上面的大炮,射程起码在十里左右的距离。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对面的那些战舰只要把距离再向前推进一些就行了,何必在十里之外?

    毕竟整个岸防炮的射程还不到八里,三桅帆船上面的舰载大炮更是只有六七里左右的射程。

    那些跟巴达维亚港舰队争斗了好几回的海盗团伙不可能不清楚巴达维舰队和岸防的情况。

    能够成为十七绅士的一员并且开拓出巴达维亚新总部的科恩总督显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实际上,因为垂涎于大明的富裕,也为了能够在大明身上咬下一块肥肉,科恩对于大明的研究可是不少。

    这些研究,不仅仅是体现在科恩对于大明的地形和海上实力研究上,还体现在他自学了大明的文字和语言。

    虽然大明官话说起来别别扭扭的,但是最起码在大明百姓们看来,也算得上是“会说人话”,好歹不再是个蛮子。

    科恩原本打算找李吖子等人商量的打算直接作罢,在吩咐了舵手更改航道以后,便打算直接去寻找明国海军舰队的首领去商量一下。

    南居益此时依旧在船舱中闭目养神——在不涉及到与南海舰队有关的问题时,南居益像一个大儒更多于像一个领兵的提督。

    至于前面一排的十二艘战舰,则是被南居益交给了周良志和钱浩成等人去指挥,美其名曰是为了培养年轻人。

    当然,周良志和钱浩成等人的心里也清楚,南居益根本就是为了偷懒而已。

    但是能有一个表现自己指挥能力的机会,谁又愿意放过呢?

    周良志早早的就站在了船头的甲板之上,举着望远镜观察起了对面的巴达维亚港。

    一早儿就从巴达维亚港驶出来的战舰,周良志和钱浩成当然也看到了,只是很好奇面对的蛮子为什么要挂着白旗出来。

    求和?求饶?和谈?

    周良志在发现了科恩所在的那艘战舰时,心中立即就冒出来了这几个词。

    扭头望了望旁边的钱浩成,周良志正想开口,却见依旧举着望远镜的钱浩成开口道:“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

    周良志道:“什么我怎么看?我用眼看!眼下那蛮子战舰是打着白旗而来,难道还能直接击沉了不成?

    要我说啊,这事儿咱们还是得禀报提督大人,看看提督大人怎么看,咱们哥俩儿决定不了这事儿!”

    钱浩成点头道:“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周良志撇了撇嘴,倒也没说什么,反而对身边的亲兵吩咐道:“命令,炮击准备,没有命令不许开炮!”

    翘着两撇胡子的科恩用右手拄着一根文明棍,身后跟着一个翻译,登上了周良志和钱浩成所在的战舰后,便先摘下了帽子,微微躬身行礼道:“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朋友。”

    钱浩成脱口而出:“卧槽!你会说人话!”

    ……

    我是谁?我什么时候不会说人话了?难道以前说的是兽语?

    满脸黑线的科恩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然后微笑着对钱浩成道:“是的,如果你指的是我会说大明语言。”

    钱浩成自知失言,便用手捅了捅周良志,示意周良志出来答话——像眼前这种情况还是让周良志这种心眼儿比较多的家伙来吧,自己这样儿的粗人还是少跟这些会说人话的蛮子们纠扯的好。

    周良志微笑着向科恩拱了拱手道:“不知先生高姓大名?”

    听到周良志的问话之后,科恩虽然惊异于周良志的年轻,却也没有吃惊到失礼的地步。

    同样学着周良志的动作拱手之后,科恩开口道:“简·皮特斯佐恩·科恩,你可以称呼我为科恩。”

    周良志拱手道:“原来是科恩先生,久仰,久仰。”

    科恩一愣,难道我的名字已经传到了东方那个神秘的国度了吗?连他们的海军将领都听说过我的名字?

    但是科恩的脸色转而变得有些难看。

    听说过我的名字,然后现在就带着大军前来堵门?十二艘战舰一字排开,准备炮击巴达维亚港?

    深深的呼吸两口带着海腥味儿的空气,科恩的心情总算是平息了一些。

    毕竟现在是明国海军的战舰更强,堵的自己不敢出门,而不是自己把明国海军堵的不敢出门。

    嘴角挤出来一丝微笑后,科恩才开口道:“我这一次来的目的,想必将军也猜到了?”

    科恩的脸色在刚才一变再变,最后硬是能挤出笑容,也算是厉害了。

    如果不是这家伙眼窝深陷,肤色苍白,又长的一双蓝色的眼睛,周良志和钱浩成甚至以为这家伙是四川那边会玩变脸的奇人。

    周良志笑道:“阁下的来意,我等自然知晓,稍后便为阁下引见我大明东海舰队提督南居益南提督。”

    科恩一愣,随即便微笑道:“麻烦二位了。”

    对于这个会讲人话的蛮子,周良志和钱浩成的感观都不错。

    毕竟在海上遇到一个既会说人话又彬彬有礼的蛮子,这种机率无异于大海挥针。

    正是出于这份极好的印象,周良志便伸手指引道:“请。”

    对于军舰上的检查,科恩没有什么意外的,毕竟巴达维亚与明军算是处于交战的双方,自己跑来求见对方的指挥官,接受检查也是正常的。

    经过了繁琐的搜身程序之后,科恩总算是在南居益所在的指挥舱中见到了南海舰队提督南居益。

    南居益此时特意穿上了崇祯皇帝赐下来的蟒袍,腰上也戴上了玉带,端坐在椅子上等着科恩的到来。

    科恩在一见到南居益的时候就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这个老头儿绝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沉默,面无表情,更没有主动站起来迎接自己的拿来,望向自己的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感情,用居高临下来的形容应该是最恰当的说法了。

    但是形势比人强,自己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清楚,异地而处,自己可能做的比眼前的这个老头儿还要过份,可能根本就不会接见一个失败者。

    现在的自己就是那个被接见的失败者。

    向前行了两步之后,科恩再一次摘下了帽子,以手抚胸道:“尊贵的,无敌的海军统帅,请您接受我,简·皮特斯佐恩·科恩最诚挚的问侯。”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南居益对于这个会说人话的蛮子很感兴趣,当下便伸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笑道:“科恩先生请坐。”

    科恩坐下之后,南居益才开口道:“贵我双方眼下正处于交战之态,不知科恩先生来见南某所为何事?”

    科恩很干脆的道:“不,我要指出南先生话里的一丝错误,那就是贵我双方现在并没有处于交战的状态,或者可能存在一些误会,但是误会终究会被解开的不是吗?”

    南居益轻声笑了笑,倒也不以为意。

    是不是处于交战状态,不是自己说了算,也不是对面儿的这个蛮子说了算,而是远在南京的崇祯皇帝说了才算。

    陛下说是处于交战状态,那么就是处在交战状态,陛下说不是处在交战状态,那么一切就都会变成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小人挑唆下才发生的误会。

    深谙官场之道的南居益自然也就不再反驳科恩的说法,转而笑道:“那么科恩先生此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科恩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道:“其实,我来见南提督就是为了解除你我双方的误会而来。”

    南居益依旧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道:“科恩先生请讲。”

    眼见对面的南居益没有什么表情,自己也就无从得出什么结论来,科恩的心中也是一阵的蛋疼。

    谈判场上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种心机深沉的家伙。

    清了清嗓子后,科恩才道:“贵国是海上强国,海军实力冠绝欧亚,我荷兰也是刚刚打败了西班牙人,同样也是海上强国。

    如今贵国与我荷兰之间发生了这样儿的误会,实在是让人遗憾的事情,何不就此罢兵,两家重归于好?”

    南居益轻轻点了点头道:“那依科恩先生所说,大琉球之事,也是属于误会?”

    科恩脸色同样不变,甚至于没有一星半点儿的不好意思,而是以无比确定的语气确认了南居益的话:“不错!大琉球之事,就是一小波别有用心的小人在其中破坏贵我两国之间的友谊。

    在这里,我首先要代表荷兰国王腓特烈·亨利表示对您的感谢。感谢您打击了盘踞在大琉球并且破坏贵我两国之间感情与友谊的那伙儿不法商贩。

    其次,我代表荷兰国王亨利冕下和政府的人向贵我之间发生的误会表示遗憾,并愿与南先生一起,为维护贵我两国之间的友情和感情而努力。”

    科恩的每一句话,南居益都听懂了,但是听完之后感觉到的除了深深的蛋疼,就是更加疼的蛋疼。

    这个会说人话的蛮子,大明官话确实说的不错,而且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家伙对于大明的官话十分了解,甚至于官场上面都很少有人能像这家伙一样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这个蛮子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承认了自己对于大琉球那边儿的荷南蛮子们的杀戮是合法的,是人道的,是政治正确的。

    但是对于荷南东印度公司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却是只字不提,甚至于直接把所有的锅都甩给了已经沉到海底喂鱼的那些荷南蛮子。

    这种不要脸的劲头,跟大明朝堂上高居龙椅的那位爷很像。

    但是很遗憾的是,龙椅上的那位爷可以随便不要脸,也可以随便要脸,但是人家是大明的皇帝,承天受命,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等等词语都是用来形容那位爷的。

    毕竟那位爷手里有着厂卫,卫所,水师,民心,银子,权力,可以说是为所欲为而无人能制。

    眼前的这家伙不过是区区一个蛮子而已,便是往高了说,也不过是一个大一些的商人而已。

    被诛九族,几万颗人头滚滚的晋商八大家了解一下?被诛九族的浙商,徽商了解一下?

    自己接见这个蛮子,就已经算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了。

    科恩见南居益依旧是面无表情,心中也是略微有些焦急,出于那十二艘一字排开的战舰所带来的压力,科恩干脆先行让步道:“当然,那些伤害了贵我两国友情与感情的商贩们曾经也是我东印度公司的一员,我愿意代表东印度公司对于贵方给予一定的补偿。

    眼下我们更应该关心的,应该是如何放下争端,一起开拓这无边的大海,一起占有更的殖民地,一起为贵我两国的君王带来更多的税收和白银。”

    见科恩终于说出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或者说终于服了软,南居益的脸上才堪堪挤出了一丝笑容:“那么,科恩先生是代表东印度公司前来投降么?”

    对于科恩所说的什么误会与争端,南居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南居益十分认同崇祯皇帝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