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五十三章 自古以来的中原土地
    郑芝龙原本确实是打算放开一个口子,以便于桑切斯他们能够顺利的跑回到佛朗机。

    等到了朗朗机之后,一路随着桑切斯等人的舰队而来的南海舰队就可以顺势开始攻击朗朗机了。

    然而在没有卫星定位等手段的时代,想要在海面上跟踪一支舰队的难度跟在陆地上跟踪一支骑兵可是完全的不一样。

    在陆地上追踪一支军队,其实需要的无非就是时间和耐心,还有足够的追踪技巧。

    但是在海上的时候,时间和耐心还有什么技巧一类的东西都变得有些可笑。

    大海上面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给后来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想找到追踪目标痕迹的希望基本上为零。

    当郑芝龙发现那些佛朗机蛮子们在加快航速的时候就知道要遭,但是好事成双的时候少,坏事连篇的时候就多的很了。

    一场莫名其妙的风暴直接让郑芝龙的舰队失去了那些西班牙舰队的踪迹。

    等到风暴过去,郑芝龙悲催的发现不光是跟丢了目标,连自己跑到哪儿都不知道了——这块破地方热的要死要死的,穿不穿衣服其实都一样,只要出现在太阳底下,就是一身的油。

    郑芝龙不想自己带着手下的马仔们一起晒成鱼干,所以当务之急是赶紧找个地方能避一下太阳。

    然后郑芝龙就发现了一件事。

    自己这一回带着的马仔都是海上操刀子砍人的好手,至于陆地上砍人的好手,那些南御林军的家伙们,还留在吕宋清剿残余的佛朗机蛮子和土人呢。

    郑芝虎对于这一点并不是太在意:“就算是没带南御林军的那些家伙又能怎么样?咱们兄弟海上是好汉,到了陆地上一样是好汉!”

    郑芝凤瞪了郑芝虎一眼:“这陆地上有什么人?蛮子?还是野人?有没有什么豺狼虎豹?有没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存在?

    贸然登陆,只怕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眼下咱们已经偏离了航向,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郑芝虎冷哼一声:“怕个卵?咱们兄弟手上有火铳,还有刀枪,区区的豺狼虎豹到了咱们兄弟跟前不就是一盘菜?”

    说完之后,郑芝虎更是舔了舔嘴唇:“说话咱们大明的虎豹可不多了,想吃都不太容易。

    若是这地方的豺狼虎豹什么的多了,正好让咱们兄弟打打牙祭!”

    郑芝龙挥了挥手,止住了还想再说些什么的郑芝凤,吩咐道:“别吵了。

    别管岸上有什么危险,咱们现在还是得看看这块地儿到底如何。

    倘若这是跟新明岛一样的地方,那可就该着咱们兄弟加官进爵了!”

    郑芝虎瞥了郑芝凤一眼,向着郑芝龙拱手道:“大哥,还是我带一些兄弟们上岸去看看情况?”

    郑芝龙瞪了郑芝虎一眼,喝道:“就你那脑子?不得把兄弟们带到沟里去?”

    训完了郑芝虎,郑芝龙才接着道:“老五,你带上个通译,跟着你二哥一起上岸去看看情况。

    如果有土人,看看能不能跟他们沟通,倘若无法沟通,你就自己掂量着办!”

    郑芝凤向着郑芝龙拱了拱手,才和郑芝虎一起点齐了马仔,带上了全套装备准备登陆。

    一行人走了半天之后,郑芝虎晃了晃已经干瘪的水袋,哼道:“他娘的,这破地方简直能够热死狗!”

    郑芝凤无奈的把自己的水袋递给了郑芝虎:“二哥,你可省着点儿吧,咱们兄弟两个就剩下这么点儿水了,你要是都给喝光了,咱们兄弟可就只能渴着了。”

    郑芝虎扭头看了看其他士卒同样已经接近干瘪的水袋,撇了撇嘴道:“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现在不渴!”

    正说话间,脚下传来一声脆响让郑芝虎等人停下了脚步。

    拿脚将周围的乱草踢了踢之后,郑芝虎从地上捡起了一截白骨,拿在手里之后便是一愣。

    仔细的瞧了半天之后,郑芝虎将白骨递给了郑芝凤,然后狂笑道:“不是荒岛!这岛上有人!”

    郑芝凤在反复确认了那一截白骨是一截成年人的腿骨之后,也是狂笑道:“只要有人,就不怕没水没食物!”

    其他被太阳晒的满身冒汗,已经没有多少精神的士卒们闻言也是精神一振。

    大家伙儿不担心这个岛上有人,而是担心这破地方是个荒岛。

    如果是个荒岛的话,在哪里能够找到食物就成了很大的问题,更别提人人都离不开的水源了。

    至于岛上有人,在场的人里面就没有一个担心的。

    从大琉球到吕宋,一路打过来的无数次胜利让南海舰队的士卒们无比确信,除了自己这些人之外,海上就没有一个能打的。

    哪怕是那些所谓的能够纵横海上的蛮子们也是一样——早在蛮子们之前,郑和郑公公都已经七下西洋,不一样没碰能什么能打的蛮子?

    但是出于谨慎,郑芝凤还是安排士卒们排成了标准的进军阵形——前边是远远的放出去十几个斥候,然后是拿着大盾的盾牌手,接着是长枪手,然后才是火铳手。

    对于这种标准的进军阵型,郑芝凤有足够的把握认为在只要不碰到敌人十数倍于己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向前行了数里之后,斥候回报过来的消息让郑芝凤更是喜出望外——前面确实发现了土人。

    确切的说,称之为土人并不是太适当,称之为野人或者昆仑奴才更恰当一些!

    听完斥候的回报之后,郑芝凤扭头望了郑芝虎一眼:“二哥,这下子可算该着咱们兄弟们升官发财了!倘若这地方尽是昆仑奴,且不说那些昆仑奴能卖多少银子,光是拓土之功,就够咱们兄弟们封侯拜将了!”

    郑芝虎闻言,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那还等什么?先抓了蛮子换银子,然后带着兄弟们过来抢地盘!”

    郑芝凤却止住了郑芝虎的行为:“先不着急,先带着兄弟们过去看看什么情况,然后看看能不能套出来水源的信息!”

    让郑芝凤伤心的是这个大岛上面的昆仑奴并不友好,或者说对于一切的陌生人都抱有敌意——被佛朗机蛮子们抓了那么多人之后,昆仑奴们直接就认为外来者没有一个好东西。

    更何况现在出现的这些人的装备明显比之前出现的那些红头发蓝眼睛的家伙们更为精良!

    郑芝凤来到阵前之后,对面的昆仑奴已经列好了阵势,手中拿着乱七八糟的姑且能称之为武器的棍棒,正在鬼叫着些什么东西。

    掏了掏耳朵又仔细听了半天,郑芝凤才遗憾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听懂对面的昆仑奴在鬼叫些什么东西。

    用手戳了戳身边的通译,郑芝凤斜眼道:“对面的昆仑奴在鬼叫些什么?”

    通译听了半天之后,才无奈的对郑芝凤道:“启禀大人,卑职也听不懂他们在鬼叫些什么东西。”

    郑芝凤嘲讽道:“通译通译,连区区几个土人的话都搞不明白,你说你通的哪门子译?”

    通译闻言,脸色涨红道:“卑职听得懂那些佛朗机蛮子的语言,不代表卑职通晓所有的语言!

    再者说了,虽然卑职听不懂对面的蛮子们在鬼叫些什么,但是他们明显是没打算跟咱们友好交流?”

    郑芝凤呸了一声道:“废话!我也听出来这伙蛮子不怀好意了。去,用佛朗机话试探一下,看看这些蛮子们能不能听得懂?”

    通译对于郑芝凤的嘲讽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实际上,整个舰队里面都是这个鸟样,骂人不一定代表对你不友好,夸你也不一定代表对你的认可。

    趁着通译往阵前走的时候,郑芝虎则是对郑芝凤道:“一会儿咋办?不直接弄死他们?”

    郑芝凤摇头道:“先看看情况,最好的办法实际上是把新明岛的那一套拿出来用。”

    郑芝虎愣道:“新明岛的那一套?”

    郑芝凤笑道:“对啊。先找个地方挖坑,然后扔些破烂进去,然后再埋下石碑,然后再挖出来。

    这一套搞法过后,谁还能说这里不是我大明的领土?如果有,让他来跟咱们手里的火铳说话!”

    郑芝虎虽然自认脑子没有郑芝凤的好使,但是还是反驳道:“胡说!新明岛的蛮子们也就算了,跟咱们长的差不太多,硬说他们是殷商后裔也就算了。

    可是眼前这些昆仑奴,你瞧瞧,一个个跟那煤堆里挖出来的一样,你怎么说?”

    郑芝凤却轻笑道:“昆仑奴啊!二哥,此地既有昆仑奴,则必为昆仑之地。

    而我等来此,则是经由吕宋往西,则此地必为西昆仑。

    西昆仑,西王母汤沐之地也,自古以来便是我中华之地,若说此地非是我大明所有,你信么?”

    郑芝虎闻言一愣——虽然说自己早就知道这些个读过书的家伙们没一个好东西,可是自己家老五也太能胡扯了!

    但是郑芝凤随即便拿出了不是神话的证据:“琅琊王司马昱年轻之时曾有三子,却无一存活。

    后来广招美女入宫却无所出,直到有相士发现了李陵容。

    《晋书》中曾有记载:李陵容“形长而色黑,宫人皆谓之昆仑奴。

    眼前这些个蛮子你瞧瞧,哪一个不是昆仑奴?我中原太后的娘家,如何不是我中原之地了?”

    李陵容什么的,郑芝虎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也不感兴趣,对于眼前这些蛮子里面的女人就更不感兴趣了。

    一个个黑的要死,扔煤堆里都翻不出来,胸前裸着不着一缕,简直有伤风化至极!

    对于这样儿的女子,郑芝虎连微微一硬以示敬意的感觉都没有!

    司马家的皇帝挺重口味的?

    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之后,郑芝虎便摇了摇脑袋,把这个可笑的想法赶出了脑海。

    但是不管怎么说,老五这家伙胡吹八扯的本事当真够高,这西昆仑之地被他这么一说,就算有人想不承认是大明的土地也不成了!

    郑芝虎的脑子里正在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出了阵的通译也用佛朗机语喊完了郑芝凤交待的话:“我等来此只是想找些水喝,并无恶意!”

    通译见对面的蛮子们面面相觑,以为这些个昆仑奴听懂了佛朗机话,正打算再多说几句,迎接他的却是扑天盖地的标枪。

    随着“妈呀!”一声惨叫,通译已经连滚带爬的回到了盾牌之后。

    盾牌手们却是不慌不忙的举起了盾牌,将所有的标枪尽数拦住。

    随着噼里啪啦的一阵乱想,被扔到盾牌上面的标枪最终都无力的坠落在地上。

    随着盾牌手们将盾牌落在地上,长枪手们也将长长的枪杆杵在了地上,枪尖外伸,上半部分的枪杆便撑在了盾牌之上,长枪手后面的火铳队列也直接以标准的训练形式开始了射击。

    但是出乎于所有人意料的是,对面的昆仑奴在扔完了标枪之后就已经四散而逃,火铳手们射出的弹丸根本就没有打中这些昆仑奴!

    郑芝虎的脸色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他娘的!你们打了多少发弹药了,就练出这么个水平?连几个昆仑奴都没打中!回去后都他娘的加练!加练!”

    骂完之后,兀自气冲冲的郑芝虎又加了一句:“看老子不练死你们!”

    郑芝凤拦住了火气冲天的郑芝虎,笑道:“二哥息怒,谁也没想到这些昆仑奴居然是这副德性!

    不过,这些昆仑奴这样儿更好,方便咱们以后的行动了。

    事不宜迟,先搜集一下食物和水,然后咱们就回去,顺便派人找一找船上的那些破砖烂瓦。”

    郑芝虎闷哼了一声,却也有些无可奈何——这些昆仑奴跑起来的速度确实够快,眨眼间的功夫已经找不到人了,除了按照郑芝凤的说法去办之处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了。

    接到回报的郑芝龙也是一脸懵逼。

    这就找到了昆仑奴的老窝?土地的地力还算不错?

    想了想,郑芝龙也将目光投向了郑芝凤:“老五,就你鬼主意最多,你看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

    PS:今天还是一更,明天开始补更。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