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由不得他拒绝!
    望着海上穿梭不停的船只,德川家光语气中略带苦涩的对仙台藩藩主伊达政宗道:“看到了吧,国家不够强大,往来的海上船只皆是明国所有,而没有一艘是我日本的战舰!”

    独着一只眼的伊达政宗也是心有戚戚焉:“大将军说的是,我等当为了国家而努力!

    只是,单凭我日本的造船之术,可比得过大明?那些西夷?”

    摇了摇头,德川家光道:“那些西夷若是有本事对抗明国的水师,又何至于连大琉球都丢了?听说如今连吕宋也落到了大明的手里。

    由此可见,那些西夷虽强,却也远远比不得大明,我日本学习他们又有何用?

    伊达先生,我日本蜗居岛上,唯有一断的向强者学习才能有未来。

    而放眼天下,最强者唯大明而已,余者皆是了了之辈,所以我们要学习,也唯有学习大明!”

    已经颇显老迈的伊达政宗点了点头,开口道:“是的,但是我们不应该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不管是大明,还是那些西夷,我们必须要学习他们的长处!”

    德川家光冷笑道:“这一次,就看那些传教士识相不识相了。如果还是跟以前一样冥顽不灵,那就把他们卖到大明去挖矿!”

    伊达政宗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不知道这一次他们的总督请您过去是有什么事情?”

    德川家光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只是说有一笔特别大的生意要谈,却又没有详细说明,传话的使者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伊达政宗点了点头:“明国人指明要跟您亲自谈的生意,必然是所图非小,一切当心。”

    点了点头之后,德川家光才道:“马上就要到明国人的港口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

    德川家光饮尽了杯子中的酒后,才哈哈笑道:“天朝上国的好酒,果然不是清酒能比。只不过,施先生喝惯了天朝上国的美酒,尝试一番清酒也是别有滋味啊。”

    施凤来轻轻笑着点了点头,开口道:“德川将军所言极是,施某闲暇之时,倒也喜欢一瓶清酒浅酌,颇有一番滋味。”

    德川家光呵呵笑道:“施先生喜欢就好。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施先生请在下来九州岛,究竟是所为何事?施先生信中所说的大买卖,究竟大到了什么程度?”

    施凤来放到了手中的酒杯,呵呵笑道:“自然是大了一些,让其他人在其中来回传话,本督倒是有些不放心。”

    德川家光正色道:“还请施先生指教?”

    施凤来却是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德川将军这几年没少赚吧?”

    德川家光一愣,继而笑道:“还好,托任公公和施先生的福,这些年多少也赚了些银子。”

    施凤来摇头道:“福寿膏虽然赚钱,但是却也有尽时,就算是人人都吸食,又有多少?”

    德川家光赞同的点头道:“施先生所言极是,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买的起福寿膏。

    只是眼下虾夷人那边也渐渐的少了,不知道施先生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德川家光对于福寿膏这东西很清楚,论起利润来肯定要比贩卖虾夷人的利润要高。

    但是贩卖虾夷人的利润同样不低而且胜在持久性和成本比较低,倒不像是福寿膏这东西,注定了有权有钱的人才能享用的起,更多的那些贱民就算是想要享受这些东西,也根本买不起。

    虾夷人就不一样了。

    德川忠长还有萨摩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抓捕虾夷人——德川家光开出了每个虾夷人三两银子的高价。

    每抓捕一个虾夷人,德川家光就能从中获取到二两银子的纯利润,同样被银子刺激的有些眼红的德川忠长和萨摩家现在疯了一样的在抓捕虾夷人。

    但是,人口的增长受制于许多条件就不说了,就算是各种条件都合适,想要完全长成一代人也需要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

    而虾夷人现在的条件并不好,甚至因为德川忠长和萨摩家的无度抓捕,已经造成了人口的逆增长,能抓的人越来越少。

    德川家光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等到虾夷人被抓光了之后怎么办?就算是占领了虾夷那块地区又能怎么样?

    施凤来却是呵呵笑道:“不知道德川将军有没有听说过劳务输出?”

    浅浅的饮了一口杯中的酒后,施凤来接着说道:“之前德川忠长先生手下的那些武士,如今在我大明担任着一些监工的差事,生活上也算是不错。”

    德川家光点头道:“是的,他们在大明的生活,确实是很多日本百姓都比不上的,天朝上国之富庶,可见一斑。”

    施凤来点头道:“我大明如今人手急缺,有意再从贵国征召一批监工还有劳工,不知道德川将军意下如何?”

    德川家光的眼睛缩了缩,如同刀削斧刻的脸上透露出一股好奇的神色:“请施大人详细说说?不知道需要多少人?”

    施凤来点头道:“劳工人数么,自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至于监工的数量,按照每五十个劳工配备一个监工来计算。

    男性劳工每人五两银子,每个月工钱一贯铜钱;女性劳工每个三两银子,每月工钱五百文。

    当然,由于人数众多,发放困难,这些银子会由施某与德川将军进行结算。

    至于劳工们在我大明的吃住,则全部由我大明负责,德川将军以为如何?”

    德川家光的瞳孔再次一缩。

    施凤来话里的意思,德川家光自然是明白的。

    这些银子由施凤来与自己进行结算,那么自己给这些劳工们几个大子儿就完全由自己说了算,中间不抠出几成的“手续费”和各种税费,那简直就是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

    但是这个坑也很明显。

    整个日本才有多少人?

    今天输出个十万,明天再输出个十万,长此以往,日本还有人么?

    施凤来眼见德川家光陷入了沉默,也不催促,只是自顾自的饮起了由大明国内带来的好酒。

    这些东西给这矮矬子喝,简直就是浪费!

    至于说德川家光会不会上钩,施凤来根本就不关心。

    上钩了,大明得到了众多的劳力,德川家光也会得到他自己的那一份好处,损伤的也只有日本的人口而已。

    不上钩,其实也无所谓。

    想必日本肯定有很多人看德川幕府不顺眼,也相信肯定有很多人想要主动上钩而没有机会。

    比如日本的后水尾天王,哪怕他跟德川家光还有亲戚关系也是一样。

    受中原天朝的影响,日本的天王不可能甘心做一个所谓万世一系的傀儡而不窥探实权。

    德川家光自然也知道这些问题的根源之所在,甚至于也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和施凤来谈条件的资本。

    现在的大明不是以前的大明,海上横行霸道的事情没少干,就算是日本再怎么闭关锁国,对于大明在海上的事迹也知道不少。

    西洋的那些坚船利炮都在大明水师的手下吃了大亏,单凭日本国内的这些小舢板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甚至于,连现在的大明海盗都能吊打日本水师,这还怎么玩?上一次被郑芝虎所率领舰队带来的威压至今仍然盘踞在德川家光的心头。

    而且明国有人在暗中与后水尾天王接触的事情,德川家光也是心知肚明。

    与其说施凤来请自己来九州岛商量这些事情,倒不如干脆说是一种另类形式上的通知更为贴切。

    想了半天之后,德川家光也没有想出来什么好办法破局,干脆开口道:“不知道施大人需要多少劳工?”

    施凤来呵呵一笑,开口道:“那就要看德川将军都提供多少了,越多越好?”

    德川家光点点头,伸出了一只手比划道:“五万!五万劳工,两万男的,三万女的,加上五千的监工武士。”

    施凤来见德川家光开出了五万这么个很有诚意的数字,当下也不再过多的逼迫德川家光——毕竟生意是要一点点儿谈的,今天能谈五万,明天不就能谈十万的?

    想要谈更多的生意,就得让德川家光先捞到足够的好处再说。

    就像养猪吃肉一样,不把猪养肥,能宰出几斤肉?

    点了点头之后,施凤来笑道:“第一期五万确实不少了,我大明也感受到了德川将军的诚意。”

    说完之后,施凤来便端起了杯子,笑道:“德川将军,请。”

    德川家光端起酒杯,将这一杯不知道是苦涩还是甜美的好酒一饮而尽。

    两人放下杯子之后,施凤来又笑眯眯的道:“施某这里还有一笔更大的生意想要跟德川将军谈一谈,不知道?”

    德川家光顿首道:“施先生请讲!”

    反正都已经把日本的百姓们当猪仔给卖了,已经豁出去的德川家光也不在乎多卖一些了。

    施凤来却笑眯眯的道:“我大明需要的劳工不少,可是我大明还有不少的海外之地,同样需要开拓。

    一百两银子一个武士,一万人,远赴我大明海外之地,接受我大明的指挥与安排,一应装备由我大明提供,每人每年还可以拿到二十两银子的薪水,为期十年。

    当然,这些武士的费用一样由本督与德川将军进行结算,不知道德川将军意下如何?”

    德川家光闻言,心下也不禁盘算开了。

    一百两银子一个武士,一万人就是一百万两,每年可以拿到二十万两,十年就是二百万两。

    加在一起三百万两,自己从中间怎么着也能落下一百万两的白银。

    这些好处可就不少了,要多少是多?

    至于武士什么的,日本哪天没有大名们互相攻伐的事情发生?有多少武士在失去了效命的家主之后变成了浪人?

    这些家伙们留在日本还是隐患,倒不如干脆打包扔给大明换银子,也算是他们为天王效忠了!

    如此看来,这笔生意倒是比上一笔生意划算的多了。

    心中原本还隐隐约约有些不爽的德川家光干脆举起酒杯道:“就依施先生之言,请!”

    施凤来也举起酒杯,笑道:“请!”

    直到德川家光离开了之后,李承彦才从暗处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向着施凤来躬身道:“学生多谢施大人指点!”

    施凤来捋了捋胡子,作出了一副提携后辈的恶心模样,笑道:“这也是你自己争气,对于纵横之术多有学习,否则老夫再怎么愿意提携,看不懂今日之事,也是没办法的。

    来,坐下说话,不要一直站着,与老夫如此生份干什么?”

    李承彦点点头,来到德川家光之前坐着的位置坐下,顺手将德川家光用过的杯子放到一边,重新拿出来杯子后又端起酒壶,替施凤来和自己都倒上了酒,才笑道:“学生实在想不到这些倭国人竟然短视如此!”

    施凤来笑道:“短视又如何?不短视又如何?今日之事,他愿意也得答应,不愿意还是得答应,根本就由不得他选择。”

    李承彦敬了施凤来一杯后开口道:“请先生指教。”

    施凤来笑眯眯的道:“倭国闭关锁国,水师基本上等同于废物,根本无力抗拒我大明海军舰队,这是其二。

    倭国天王与倭国幕府争权,两者心思各异,再加上各地大名也多是自行其事,整个倭国有如一盘散沙,这是其二。

    我大明外敌尽除,朝鲜与琉球尽皆内附,挟大势之威之压之,任凭他七窍玲珑,又如何能翻得了天去?”

    见李承彦若有所思的模样,施凤来又笑着道:“就像你上次与佛朗机人谈判一样,挟我大明大胜之威,区区佛朗机蛮子又算得了什么?

    国强,或者是国势相当,则纵横之术无敌于天下,搅动风云无往而不利。

    国弱,由纵横之术仅能于列强之间苟且周旋,谈何无往而不利?”

    李承彦再次向着施凤来敬了一杯酒之后道:“学生明白了,难怪陛下要学生随先生来倭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施凤来笑着拍了拍李承彦的肩膀道:“慢慢学,你还有的是时间,以后我大明对外的战争绝对少不了,你这一身纵横之术也算是生而逢时了!”

    PS:推书《大唐昏君》,作者较以前有很大进步。穿越成末唐最后一个傀儡皇帝李柷,除了好事什么事都敢干。这次真是智商爽文,偏向轻松。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