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倭国自汉朝到唐朝,一直都是跟着中原爸爸混的,直到伪元入寇,被倭奴敬为“高天原神国”的老赵家完犊子之后,倭奴们突然发现一向无敌的爸爸原本也可以被按在地上摩擦。

    而摩擦了中原爸爸的蒙古人却两次被神风所阻,未能入寇日本,这就让倭国上下产生了一种错觉。

    没有怼死倭国的蒙古人把在原爸爸给摩擦了,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当然,随后回过神来的中原爸爸反手把蒙元给摩擦了,顺便还把不太老实的倭国也给摩擦了一番。

    这下子让倭国上下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

    当然,如果不是有了崇祯皇帝这么个穿越者的话,再过个两百年左右,倭国就可以真正的把中原爸爸按在地上摩擦了。

    倭奴在战略上的眼光确实不怎么样儿,很难出现一个高明的战略大师,但是在战术上,这些倭奴却是比较出彩。

    比如德川家光,他不会想着怎么样构建一个摩擦大明爸爸的大战略,因为日本小小的弹丸之地也确实支撑不起来。

    但是这家伙会想着怎么在局部上面学习大明和其他人的优势,争取做到最好最强。

    这也是后世为什么倭国在某些方面独步全球,甚至于产生了工匠精神的原因。

    说白了,死心眼,钻牛角尖才是这些货的最真实写照——论到工匠技艺,八级钳工了解一下?

    而眼下,不管是从战略层面还是战术层面,整个倭国都不占任何优势,全方位被大明碾压,纵然德川家光也是一时之选,又怎么可能硬扛的住由自于大明和施凤来双方面的压力?

    黑田一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上了一艘大船,然后在海上漂着,除了中间靠岸补给之外,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到陆地的影子。

    “黑田,带你们的人过来领饭!”

    听到明军士卒的喊声,黑田一郎赶忙躬着身体应道:“哈依!”

    黑田原本是织田的武士,可是随着织田家的没落,黑田也失去了自己原有的身份和地位。

    当一个精通杀人手段的武士在失去了自己主人家之后,他们就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浪人。

    端着满满的一堆食物,哪怕已经连续吃了一个多月了,黑田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

    不提自己失去了主人以后的生活,就算是以前在为了织田家征战的时候,哪怕是战争时期也赶不上今天吃到的这些,更不用说平时了!

    碗里除了浓浓的粥在散发着诱人的浓香之外,还有一些咸菜条,一些简单的蔬菜,一块肉。

    肉啊,那是一般人能吃的起的?除了华族的老爷们,剩下的谁能吃的起肉?

    换成穷一些的大名,也未必能顿顿吃得上这么大块的肉!

    浓浓的酱汁咬到嘴里后散发出来的浓香,让黑田一时舍不得下咽,反复咀嚼之后,直到嘴里的肉彻底没有了味道才算是咽了下去。

    吃完了自己的饭后,黑田将带着羡慕的眼神投向了不远处明军士卒们的餐盘之上。

    他们的餐盘里跟自己的差不多,也是有菜有肉,但是菜和肉的花样有许多种,由着士卒们自己挑选,干干的米饭堆的跟小山一样高,还有一碗汤可以喝。

    对于这些汤,经常被拉去打下手的黑田很清楚,里面不放着大骨头熬出来的汤就是其他的米汤一类的。

    但是这些士卒们很可恶,吃不了的菜和饭都被他们随手给倒入了海里喂鱼。

    这是一艘神奇的船,好像船上从来就没有缺过冰块一样,不知道那些神一样的明国人是怎么变出来的。

    “黑田,过来!”

    这一声毫不客气的喊声,属于对面明军的一个头目,按照明军的说法就是总旗,负责这一整艘船上所有人的吃食。

    黑田赶紧放下手中已经被舔的发亮的餐盘,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躬身道:“哈依!”

    明军的头目连从地上起身的意思都欠奉,反而大大咧咧的问道:“你是愿意到了地方之下上岸,还是留在船上继续帮厨干活?”

    黑田的脑子不停的转了起来。

    自己对比其他的浪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会说大明的官话,虽然说起来磕磕绊绊的,但是总归是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也能听得明白明国人在说些什么。

    在这些明国人的眼里,自己与其他的同胞是不同的,因为自己会说人话,已经算是个人了,不像其他的倭奴一样,只能算半人。

    眼前的明军大人物之所以会挑出自己来留下,估计也是因为自己会说人话这一个长处。

    但是该怎么选择呢?

    留在船上的好处很明显,来来回回的转运这些同胞,自己在中间肯定能捞取到很多的好处。

    但是缺点也很明显。

    转运这些在对方眼里只能算是半人的同胞,始终还是有结束的那天,最多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或者说是一两年的时间。

    到时候自己还是得下船,跟其他的半人同胞们混在一起。

    看着黑田一郎纠结的样子,明军的总旗笑道:“你好好考虑考虑,不用急着回复我。”

    黑田躬身道:“哈依!”

    明军总旗挥了挥手,就命黑田退下了。

    机会已经给了他,如果不知道抓住,那就活该他去死,没有人会拦着——三条腿的蛤蟆不太好找,这两条腿想要上进的蛮子可多的是。

    随后的时间里,明军总旗再没有问过黑田的意见,仿佛已经彻底的把黑田忘在了脑后。

    而这也让黑田愈发的忐忑不安。

    鬼吓人不可怕,人吓人才会吓死人。

    或者换一个说法,叫做疑心生暗鬼。

    又在海上晃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接近了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地。

    黑田在纠结了一路之后,也终于得出了自己的答案——下船,不留在船上。

    留在船上,转运的活计始终都有完工的那一天,到时候自己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而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会发生些什么,黑田不敢想。

    但是跟着其他的同胞们下船,在一大群“不会说人话”的半人之中,自己这个基本上能够流利的与明国天神进行对话的人,自然就显出了用处。

    船上的明军总旗对此表示遗憾。

    不是会说人话就有机会成为人的,而自己已经给过黑田这样的机会,可是他并没有把握住。

    至于说下船之后会显示出他自己的用处来?

    或许会吧,或者在短时间内会显出他的用处,但是想要在郑芝龙那些家伙的手里讨得好儿去,估计是不太容易。

    郑芝龙提督的南海舰队跟南居益提督的东西舰队不一样。

    东海舰队的底子是登莱水师,跟倭寇并没有什么太过于刻骨铭心的恨。

    南海舰队的底子是福建水师,当初倭乱的时候就已经结下了深仇大恨,而后来上任的提督郑芝龙,老婆孩子都被倭寇扣押过,这种恨意就更不用说了。

    什么样的将领带什么样儿的兵,郑芝龙对于倭奴的恨意不浅,整个南海舰队也就把倭奴都给记恨上了。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儿,就像是现在大明上上下下的士卒都开始跟着皇帝陛下恨上了和硕特汗国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黑田这个家伙选择了下船跟着他的同胞混在一起,总旗大人也只能暗祝他多活两年了。

    下了船之后,黑田最直接的感觉就是热,热的要死要死的,仿佛这里的太阳从来就没有往西边走,更不会落下去一般。

    稍微晃了晃身上的衣服,感觉着一丝丝凉快的黑田顾不得多想,便忙着招呼自己的那些半人同胞们开始整理队列。

    拜他能讲一口官话所赐,在出发之前,黑田就已经成功了这一批人的临时头领。

    黑田刚刚把队列整理好不久,一顶巨大无比的伞就出现在了黑田的眼前。

    郑芝凤皱着眉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些倭奴,心里很清楚这些家伙都是些什么货色——浪人。

    而浪人的代名词就是不服管教,野惯了的这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喜欢乖乖听话的东西,看起来还是得好好调教一番。

    咳了咳嗓子,郑芝凤朗声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侯乃是大明靖海侯郑芝凤!

    你们当中,有的也许听过本侯的名字,有的也许没听说过,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本侯相信尔等以后会牢牢的记住!”

    不待郑芝凤带过来的通译进行翻译,黑田就赶忙大声的将郑芝凤的话给翻译了一遍。

    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个会说人话的倭奴,郑芝凤挥手止住了想要上前的通译,接着高声道:“在这里,要你们做的事情很简单,服从!绝对的服从!

    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只要命令一下,尔等就必须向前!退后者,死!

    同样,不管前面是有漂亮的花姑娘还是无数的金银珠宝,只要命令一下,尔等就必须后退!不退者,死!”

    这些倭奴在临来之前,德川家光就已经对他们有所交待,也知道自己这一行是会有危险的,而且要服从明军的指挥。

    对于这一点,从骨子里就刻着服从强者奴性的倭奴们没有人抗拒,也没有人觉得不妥。

    现在刚刚下船就听到郑芝凤再一次强调了这一点,在场众人心中皆是一凛,纷纷顿首道:“哈依!”

    郑芝凤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本着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的玩法,郑芝凤又接着道:“当然,尔等只要好好的服从命令,好好学习大明官话,以后的好处也少不了你们的!

    你们是第一批来到这片土地的浪人,而第一批就意味着是开拓者,是后面那些浪人的前辈!

    努力吧,这里的任务完成了以后,你们所能得到的,将是你们想都不敢想的好处!”

    众倭奴纷纷应是之后,郑芝凤也失去了继续喊话的**,指了指黑田道:“你,过来!”

    黑田赶紧小跑着来到了郑芝凤的面前,驻足顿着道:“哈依!”

    郑芝凤眯着眼睛问道:“你会说大明官话?你叫什么名字?”

    黑田躬身道:“哈依!小人名叫黑田一郎,会说一些简单的大明官话,因为小人的太祖母曾经到过大明,渡种!”

    郑芝凤的眼睛再一次眯了起来:“既然有我大明百姓的血统,以后除非必要,不要再跟这些野人在一起厮混!”

    等到黑田再一次躬身应是后,郑芝凤又接着道:“从今天起,这些浪人就归你管了!”

    黑田闻言大喜。

    自己冒着得罪船上总旗的风险,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只要自己能得到这里的明国大人物认可,总会有出头的一天!

    而自己的太祖母曾经到过大明渡种还有自己会讲一口大明官话,就是自己最大的依仗!

    因为不管是在明国人看来,还是东方其他的国家看来,父系血统远比母系血统更为重要。

    也就是说,自己的身上流着大明的血,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自己可以算做是个大明人。

    之前一直没有机会也就算了,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黑田觉得不能再把自己的血统问题藏着掖着了。

    尤其是黑田一郎这个名字,根本就配不上自己身上所流着的高贵血液!

    迟疑了半晌,黑田才开口道:“大人,小人求大人赐名!”

    郑芝凤沉吟片刻后道:“黑者,乌也,以后你就叫乌仰祖吧。”

    黑田大喜,连忙跪地道:“谢大人赐名!”

    按照倭国传统来说,有了自己姓氏和名字的武士才是真正的武士,才有进一步成为大名的可能性,否则就只能称之为浪人。

    而按照中原的传统,贱民才没有自己的姓氏——每一个姓氏都能找到自己的出处,就像是乌姓也一样——深刻的学习过中原文化的黑田知道,乌姓出自于姬姓。

    郑芝凤自然不知道黑田的心中在想着什么玩意,随口赐下一个姓氏的郑芝凤也没太当回事儿。

    黑田这个人有点儿脑子,现在正是用他的时候,所以赐姓赐名都算不得什么——反正自己赐下的姓名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官府根本就不会承认。

    想要官府承认,等着皇帝陛下亲口御赐吧!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