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宁死不食此物!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太多的傻子,起码在崇祯皇帝穿越过来后并没有遇见太多的傻子。

    崇祯皇帝所设想的玩什么金融战争的想法在一开始就注定了困难重重。

    其他番邦的商人们并不是傻子,兑换崇祯宝钞的目的在于跟大明的商人做生意,哪怕是想要带回自己的国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一旦发现崇祯宝钞可以带回到自己的国家了,而且兑换也略微放开了一些,这些商人的兑换到手里的宝钞仅仅够自己用就完事儿了,并没有大规模的兑换。

    而且与大明的百姓和商人们相信崇祯皇帝的信誉不同,番国的商人们心里始终存有一定的顾虑——突然之间就可以带宝钞回国,而且可以通过所谓的银行进行兑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虽然商人们并不知道崇祯皇帝在计算着的这些问题,但是出于商人的本能,还是进行了一定的风险规避——宝钞够用就好,绝对不多换。

    就算是带回国内的那一部分,也是少之又少,哪怕是带回国内之后完全不够用,也绝不多带。

    接到锦衣卫回报的崇祯皇帝也是一脸懵逼。

    朕给你们放开了口子,你们倒他娘的不玩命兑换了?玩谁呢这是?

    但是很快,崇祯皇帝就把这些商人给扔到了脑袋后面。

    商人兑换的再多,能有国家层面使用的量更大?

    这些商人们不愿意,那就通过鸿胪寺去跟这些番国谈关于使用大明崇祯宝钞进行结算的事情——不光是与大明之间的交易可以使用,尔等之间也可以互相使用嘛。

    忘记在穿越者培训基地哪本教材上看过了,据说宋朝的铜板在周边的这些番国几乎是处于通用状态的。

    而在翻看了宫中的藏书之后,崇祯皇帝发现不光是宋朝的铜板在周边通用,大明的也是一样。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崇祯皇帝还特意调读了锦衣卫的存档——大明朝这些年发行的各代通宝,包括新发行不久的崇祯通宝,都有不少是流入了这些番国之中的。

    而且经历了正德皇帝之前那种宝钞疯狂贬值的情况后,这些国家对于宝钞始终持有保留态度,更认可银子和铜板。

    但是对于让这些番国接受崇祯宝钞这一点,崇祯皇帝倒是比较有信心。

    既然要下棋,就得下一盘大的,甚至于大到自己在前半辈子可能都看不到,临死之前能不能看到都是另外一回事儿。

    现在就跟这些个番国先谈一谈使用宝钞结算的问题,愿意接受的自然没有问题,不愿意接受的也绝不强求。

    有句老话说的好,强扭的瓜不甜,把番国们都逼反了,对于大明来说也没什么好处。

    不过崇祯皇帝相信,只要这些番国在尝到了使用崇祯宝钞进行结算的好处之后,肯定会有人愿意大力跟进,自己只要扶持好这些人就行了。

    至于那些实在是冥顽不灵的,以后再找个理由灭国也就是了。

    崇祯皇帝在算计着怎么把崇祯宝钞在大明时期就玩出后世美元的效果来,手下的马仔则是在算计着对于朵甘思宣慰司该怎么处理。

    按照阿敏的想法,靠着自己和莽古尔泰手底下的两旗兵力,直接把整个朵甘思宣慰司给平推了都没问题。

    但是莽古尔泰却不赞同阿敏的想法。

    望着眼前愈发显得急燥的阿敏,莽古尔泰开口道:“依你的想法,直接一路平推过去自然没有问题,就算是有什么意外也可以回头找自己的主子爷寻求帮助。

    但是找主子出面,不是显得咱们两个和手下正蓝旗和镶蓝旗的士卒们太过于无能?

    两个指挥使带着一万多被整编后的骑兵却没能打得过和硕特蛮子却被人打的找主子爷求救?

    主子爷丢不起那人!”

    阿敏冷哼一声道:“那你说怎么办?想想五军都督府暗中交待给咱们的事情,倘若完不成这事儿,咱们怎么向主子交待?”

    莽古尔泰闻言,神情便是一窒。

    五军都督府从上到下都是坏到头顶流脓脚底生疮的货色,他们交待的事情还能有什么好事儿?

    整个朵甘思宣慰司和乌思藏宣慰司,包括葱岭以内的地区,不能再看到任何一个所谓的什么法王和土王一类的,必须得改土归流,实现官府直接统治。

    理论上来说,这个要求不算是太高——只要把人杀干净了,自然就实现了五军都督府的要求。

    但是五军都督府这个既想当窑姐又想立牌坊的货,还要求不能对民间造成太大的影响。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能让这几个法王和土王什么的悄无声息的死去,那些黄衣喇嘛们就不会再要求选出新的法王和土王?

    除非是把这些人也一起杀光才有可能。

    想要杀光这些人也没什么问题——阿敏和莽古尔泰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把这人杀的精光。

    但是这些人虽然出家了,但是跟中原的那些秃驴不一样,他们跟家人的联系还十分紧密——难道把他们的家人也一起给杀光?

    更何况,这里又不仅仅只有这些黄衣喇嘛,其他乱七八糟的问题也很多——乱子都不止出了一回两回了。

    依照大明祖制,诸回只能穿猪皮靴子。

    在大明内部,这个问题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凡是违反了这条祖制的诸回,被大明百姓杀了也没有人去过问。

    但是朵甘思宣慰司和乌思藏宣慰司这两个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这条祖制几乎就没有人执行。

    如果真的依照阿敏的想法直接从赞善王驻地开始,一直到护教王驻地,凡是这些黄衣喇嘛和诸回通通都杀光,逼着他们站到对立面去,然后一次性的解决掉,民间不出乱子才怪!

    但是,莽古尔泰现在就算是有不同的意见,却也想不出来什么太好的办法。

    毕竟要解决问题,还要不引起动乱,这事儿怎么看都是个无解的难题。

    如果要在这些为难的事情中挑选一个最为重要的事情来办,毫无疑问的只能选择崇祯皇帝交待下来的事情。

    五军都督府那边的问题还好说,崇祯皇帝交待的事情要是不办明白,大家伙儿谁也别想好过。

    愣了半晌之后,莽古尔泰才开口道:“那就先请赞善王?还是把护教王一起算上?”

    阿敏阴鸷的脸上露出一股狞笑:“当然是先请赞善王和那些色目人的头领,请他们吃肉,喝酒!”

    莽古尔泰闻言,顿时吓了一跳:“你疯了!”

    阿敏之前的计划就已经够疯狂的了,但是现在阿敏提出来的这个计划,就不仅仅只是疯狂的问题了。

    这两个地方,大部分人的信仰都是不吃猪肉,更不能喝酒,阿敏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是要把整个朵甘思宣慰司和乌思藏宣慰司都给搅乱的节奏!

    被一同调任过来的锦衣卫同知楼诚却嘿嘿笑道:“吃肉喝酒是好事儿!”

    阿敏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楼同知说的不错,请那些色目人吃肉喝酒,是瞧的起他们!”

    二比一,阿敏提出的计划,得到了锦衣卫同知的赞同,莽古尔泰就算是心里再有意见也只能憋了回去。

    阿敏的动作很快,商议完毕后就直接派人去请了赞善王和当地的色目人头领过来,话题是商议如何对付和硕特汗。

    赞善王思巴儿监藏和色目人头领阿哈买提并没有怀疑阿敏请两人过来的目的。

    大明皇帝都下旨要帮助大家赶走和硕特汗了,也证明了阿敏的身份,想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甫一进入阿敏的中军大帐,阿哈买提的脸色就变了——满桌子的酒肉,这不清真!

    强压下了心头的不满,阿哈买提和赞善王思巴儿监藏一起向阿敏行礼。

    落座之后,阿哈买提便打定了主意,今天不喝一口酒,菜也专挑一些素菜吃。

    阿敏与两人寒喧了几句之后,便开口道:“两位,如今本指挥使与莽古尔泰指挥使大人一起率兵前来,便是要解决掉和硕特汗国。

    为了预祝此行顺利,来,我等共饮一杯!”

    思巴儿监藏和阿哈买提的脸色一样难看,气氛也尴尬了起来。

    思巴儿监藏是赞善王,算是出家受戒之人,而阿哈买提的身份也在那儿明摆着,不吃猪肉等东西,更不能饮酒。

    阿敏现在却举起了酒杯,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不可能,不事先了解一番这里,怎么可能直接就带兵来这里攻打和硕特汗?

    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逼两人破戒,还是想要试探两人?或者别有目的?

    过了半晌之后,阿哈买提的脸上才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着阿敏躬身道:“请大人谅解,我与赞善王都是出家之人,并不能吃肉饮酒?”

    阿敏佯做一愣,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本指挥使事先不知,还望两位莫怪?”

    阿哈买提和思巴儿监藏自然是连声道不敢,然后顺势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阿敏心中的杀意愈发的重,脸上却又笑的灿烂无比:“两位,本指挥使心中还有一事不解,望两位能有所教我?”

    赞善王思巴儿监藏道:“指挥使大人请讲?”

    阿敏笑道:“本指挥使亲率大军来此攻打和硕特汗,因为路程赶的急了,一应粮草等物未能来得及备全,两位?”

    思巴儿监藏双手合什,躬身道:“指挥使大人率兵不远万里而来,一应粮草等物,本王可以代其他人答应供给。”

    阿敏点了点头,却又将目光投向了阿哈买提:“那不知道你们色目人怎么说?”

    阿哈买提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我等与赞善王一般,愿意替大军提供粮草。”

    阿敏哈哈大笑道:“两位果然爽快,既然如此,本指挥使就先行谢过了。”

    说完之后,阿敏便对旁边的莽古尔泰道:“既然此处粮草由赞善王等和色目人提供,莽古尔泰哥哥便可以修书给五军都督府,告诉他们后边不必再运粮草过来,多运些弹药也就是了。

    另外,还要请莽古尔泰哥哥上书给天子,替赞善王和阿哈买提一起向陛下请功?”

    待莽古尔泰笑着应了后,阿敏拿起筷子,指了指桌子上的菜,开口道:“赞善王和阿哈买提可以尝尝这几道素菜。

    虽然都是全都是由果蔬所制,但是经过了大厨的精心烹制,却是与肉味别无二致。”

    思巴儿监藏心中暗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之后,便拿起了筷子,夹起一筷子的素菜放入了口中,赞道:“好手艺!”

    阿敏一副极为高兴的样子,将目光投向了阿哈买提:“怎么,这也不合你的口味?”

    阿哈买提心中有如吃了苍蝇一般,强忍着恶心道:“此物与那大肉看起来有何区别?纵为素菜,阿哈买提也不愿吃,望指挥使大人勿怪!”

    一张老脸在刚才还笑的有如菊花,听到阿哈买提的说法之后,阿敏的脸色便冷了下来:“这是素菜!非是由大肉所制,何来破戒之说?”

    阿哈买提心中咯噔一声,却强忍着惧意道:“指挥使大人何必强人所难?虽不是大肉所制,但是食之与肉无异,阿哈买提唯恐自己心中破戒!”

    阿敏冷笑道:“你既识得与大肉所制无异,那便是你吃过大肉!否则,你如何会识得?

    既然吃过,这戒便早就破了,今天食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帐中诸位之外,便再无一人知晓!”

    阿哈买提噌的一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怒道:“指挥使大人血口喷人!阿哈买提宁死不食这些东西!”

    阿敏干脆没有再说话,而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踱步到了阿哈买提的面前,脸上挤出一丝冷笑,死死的盯着阿哈买提的眼睛道:“本指挥使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

    阿哈买提只觉得双眼被刺得一痛,心中暗恨自己被阿敏吓到,当即便怒喝道:“再说多少遍也是一般!阿哈买提宁死不食这些东西!”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