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七十二章 佛曰,我不认地狱谁入地狱
    大宝法王得银协巴头疼的道:“不管怎么说,先答应下来总是对的,否则只怕我们三个已经步了思巴儿监藏的后尘!”

    大乘法王昆泽思巴斟酌着道:“说的没错。怎么处置才算是妥当,咱们说了不算,唯有尽心去做才是。

    还有,咱们也不能光指望佛祖保佑,你看那阿敏指挥使是信佛的样子么?”

    巴坚赞点了点头:“像他这种人,信的只有他手里的刀剑。如果他信佛祖,一定会下地狱!”

    说完之后,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话,巴坚赞又重重的道:“一定会!”

    昆泽思巴道:“先不管他是不是会下地狱,现在不把他交待的事情办好,只怕咱们就会带着众僧一起往登极乐!”

    巴坚赞闻言,气势顿时一泻,郁闷的道:“那该怎么办?刚才还以为你们有什么办法,结果你们两个也没有。”

    得银协巴突然开口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昆泽思巴好奇的瞧了一眼得银协巴:“有什么办法?”

    得银协巴咬牙道:“如果我说这个办法用出来会下地狱呢?”

    巴坚赞道:“你可以不说,然后咱们很快就会下地狱!”

    昆泽思巴赞同的点了点头:“巴坚赞说的没错,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要么现在就下地狱,要么以后下地狱。”

    得银协巴也不再卖关子,而是直接道:“咱们佛教扎根这里已经千年,那些色目人才几百年?

    有道是无毒不丈夫,不如直接暗中挑动朵甘思和乌思藏的信徒和那些汉人们跟色目人斗起来!”

    巴坚赞惊道:“你疯了!这么斗起来,确实有可能解决掉那么色目人,可是信徒是那么好挑动的?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得银协巴冷笑道:“想过如何?没想过又如何?最坏的后果无非就是以后被朝廷找个由头给撸掉法王之位,或者干脆杀掉以平民愤而已。

    但是那些都是以后的事儿,阿敏指挥使的刀子可就在你我眼前晃着呢!孰轻孰重,你自己考虑罢!”

    说完之后,得银协巴干脆不再理会巴坚赞和昆泽思巴,闭上眼睛摇起了转经筒,口中念念有词,竟是直接颂起了佛经。

    巴坚赞望向了昆泽思巴,皱眉道:“你怎么说?”

    昆泽思巴干脆摇起了转经筒,却没有口颂佛经,而是大义凛然的道:“佛有怒目之时!那些色目人把朵甘思和乌思藏两地弄的乌烟疾瘴气,便是佛祖亲至只怕也难忍怒火,得银协巴说的对!”

    巴坚赞见两人已经达成了协议,愣了一会儿后便开口道:“若是如此,不若把其他的那些上师上人什么的一起牵扯进来,多个人便多一分的力量!”

    得银协巴手中的转经筒不停,却睁开了眼睛:“正是如此,很多时候,有舍才有得,我等舍得自身,才能得了佛法大兴。佛曰,我不认地狱谁入地狱?”

    巴坚赞道:“那我们回去之后,应该怎么向朵甘思和乌思藏的百姓们解释护教王他们的事儿?”

    昆泽思巴道:“阿敏指挥使不是说了么,他们都是战死疆场的,会向朝廷请求抚恤,我等如实告知他们的家人也就是了。

    别管他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他们五个就是战死的,身后的哀荣不会少。”

    得银协巴也赞同道:“就算是不信又能如何?之前阿敏指挥使便说要迁汉人百姓来此,第一批由陕西征发的已经到了赞善王驻地,他们肯定是信的。

    至于区区的赞善王家人,你觉得他们有胆子不信吗?或者说,阿敏指挥使会在乎他们信不信?”

    三人又互相对视一眼,各自明了了对方眼中的意思之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摇起了转经筒。

    自今天开始,以后在朵甘思和乌思藏地区的传教也就只能维持目前的状况了,甚至于以后怎么传教都不好说,更多的还要受制于朵甘思宣慰司指挥使阿敏。

    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

    汉人有句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形式比人强,阿敏手里掌握着两个旗的大军,又有大明皇帝在背后撑腰,没直接说出改土归流实行汉制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想要什么?

    当然,三个法王其实心里都清楚,改土归流和全面实行汉制的事儿只是早晚的问题,或者在明天,或者在后天,仅此而已。

    五个土王全死掉了,大明朝廷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而放任这两个地方再选出新的五大土王出来。

    甚至于三个法王都能猜到下面的剧情——就算是选出土王来,朝廷册封的旨意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过来的。

    等到朝廷册封的旨意到了朵甘思宣慰使司,只怕整个朵甘思和乌思藏都已经满是汉民了,到时候就算是册封了五个土王还有什么意义?

    五个土王去指挥谁?

    用屁股想想都能知道,汉人天生就会亲近宣慰使司而不是土王。

    事实上,现在在朵甘思和乌思藏就已经是这样儿的情况了,除了那些被色目人给骗成了二傻子一般的汉人,剩下的谁不是听从宣慰使司的安排在耕种?

    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阿敏指挥使的安排也不见得就一定是坏事——那些色目人传教简直就是胡来,死了也是活该。

    只是,一个本身就可以称得上是胡来的网编织再如何严密,依然有漏洞可以找到。

    在色目人的那一套理论中,自杀是被禁止的,殉教却得到了普遍的赞扬、欢迎和鼓励:“先知说,没有任何上了天堂的人愿意再返回这个世界,即便给他所有东西,除了那些烈士。他们愿意为了赐给他们的无上光荣而回到这个世界死上十次。”

    这种理论在有脑子的人看来是很可笑的,最起码巴坚赞就知道这种理论有多可笑——被阿敏杀了不知道多少的信徒,有哪个复活了了?哪怕一次也行?

    但是实际上呢?

    对于生活在底层,连生活都是问题的百姓们来说,这种似是而非,甚至于前后错误百出的理论却是一种人生的信仰——包括自己家佛祖的理论其实也差不多。

    三斗三升米粒黄金之事了解一下?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抓住根本就没有人复活过来这一点进行攻击,就能完美的解决掉这朵甘思和乌思藏的色目人。

    心里大致的有了主意之后,巴坚赞再一次慢慢摇起了转经筒,嘴里也念念有词的颂起了佛经。

    ……

    再怎么哭,再怎么闹,从两京和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等地强制迁移过来的百姓们还是慢慢的到了朵甘思宣慰司。

    按照每地强制一万户的标准来看,这一次的迁移一共有六万户,差不多三十万人左右。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三十多万人最后都平安的到达了朵甘思,路上没有一个死掉的。

    这三十万人不是一次性达到的,而是有先有后,一共分了六批,阿敏和莽古尔泰还有楼诚也出现了六次。

    目的就一个,告诉这三十万人在朵甘思该注意什么——别人瞎说什么玩意都不要听不要信,没有官府的告示,其他的事儿都用不着操心。

    “被人欺负了不用担心,不要动怒,只要找里长找官府就行!

    你们的身后,有锦衣卫,还有正蓝旗和镶蓝旗的士卒,谁敢欺负你们,他们会用手里的刀子替你们找回公道,不管是谁!

    在蛮子面前把你们的头抬起来,身份再高的蛮子也没有你们高贵!谁敢招惹你们,放心的打,打死了有本同知给你们背着!”

    一身飞鱼服加上绣春刀的标准锦衣卫打扮,楼诚大大咧咧的在人群面前喊话,丝毫没有顾忌这些话传出去会引起什么样儿的麻烦。

    以天子奴才自居而又心里明白自己在百姓心中不会有好形象的阿敏和莽古尔泰干脆选择了咧着嘴傻笑,把喊话的机会让给了楼诚。

    想要改变自己的形象,需要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于不是一年两年,或者十年八年也不一定。

    总之,这是一个水磨工夫,之前在建奴那边时的形象太差,顶风凑三里,这些大明百姓看自己不顺眼是正常的。

    人群之中,一个精壮的汉子戳了戳身边的彪形大汉,问道:“王四哥,你说这位同知大人后面的那两个家伙是不是建奴?”

    王四哥瞪着眼睛瞧了一会儿,还开口道:“有些拿不准,建奴的打扮跟我大明边军的打扮差不多,看不出什么来。

    只是刚才这位同知大人说了,有正蓝旗和镶蓝旗的士卒为咱们撑腰?这正蓝旗和镶蓝旗不是建奴是什么?”

    精壮汉子嗯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以后咱们就跟建奴混一块儿了?”

    王四哥呵呵冷笑道:“那又怎么样?这里有锦衣卫!你知道锦衣卫是干什么的吧?”

    精壮汉子颇为不满的道:“咱大明有谁不知道锦衣卫是干什么的?那不就是监察百官的吗?”

    王四哥道:“倒也不止,锦衣卫还管着巡查缉捕之事呢。如今咱们来朵甘思这里,估计是因为这里蛮子太多的原因,所以锦衣卫直接出面了。

    有他们撑腰,别说是建奴,就是什么土王来了也没有用,谁敢动大明百姓一根毫毛,就等着大军找上门去吧!”

    精壮汉子撇了撇嘴道:“哪儿有那么邪乎?还动百姓一根寒毛就会有大军找上门去?”

    王四哥道:“不信是吧?吕宋的佛朗机蛮子也不信,现在他们在哪儿呢?”

    精壮汉子道:“还不是陛下看上了吕宋的土地,这才寻了借口?”

    王四哥闻言大怒,一巴掌便拍向了这精壮汉子的脑袋:“吕宋之地距我大明多远?朵甘思可就是在我大明!

    吕宋的土地再好,能比得上这朵甘思的土地?

    老子知道你被强迁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心有不满,但是你也不能胡咧咧!再让老子听到你胡说八道,老子先打死你!”

    精壮汉子缩了缩头,讪笑道:“是,是,王四哥说的对。”

    王四哥这才冷哼了一声道:“别想着抱怨了,被选中就是咱们的命,抱怨也没有用。

    有这个工夫,你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什么时候才能回到陕西老家去看看呢!”

    精壮汉子摇了摇头,叹息道:“还回得去么?此去陕西,何止万里之遥?买不起马匹,如何回去?

    就算是能买得起马,难道还能买得起马车不成?家中婆娘还有娃子,怎么带回去?”

    王四哥却不似这精壮汉子一般悲观,反而笑道:“你可记得从那条从汉中府到太原府的甚么铁路?”

    听到王四哥这么一说,精壮汉子顿时来了精神:“王四哥,你是说那铁路会修到这里来?”

    王四哥摇头道:“这是肯定的,就算是一年两年不成,十年八年还不成?二十年三十年?

    咱们现在都正当壮年,还有足够的时间等着铁路修过来,说不定到时候真个有机会回去看看。”

    精壮汉子闻言,正想点头附和,突然间又想起来一事,郁闷的道:“就算是修到了又如何?路引的问题呢?”

    王四哥大大咧咧的道:“找官府呗!锦衣卫的同知大人都说了替咱们撑腰,而且官府也没说不让咱们回去看看不是?”

    两人一直在低着头小声交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两人身前的楼诚,更没有注意到楼诚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一般:“你们两个,有什么话大声说!”

    王四哥当即便躬身道:“回大人的话,小人一时嘴快,该打,该打!”

    说完,王四哥又甩手向着自己的嘴巴抽去。

    随着啪啪两声耳光声响起,楼诚的嘴色抽了抽,开口道:“本同知在问你们刚才说了些什么?”

    王四哥的脸色一变再变,心中暗自叫苦,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大人的话,小人刚才与李兄弟说以后或许有机会回老家去看看?”

    楼诚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会王四哥,而是转身回到了人群的前面。

    PS:本章有一部分内容比较敏感,容易引起404降维打击,所以删除后放在了全订群的群文件里。任全订截图或6000+粉丝值可入群下载。群号:632877385

    再PS:推书《诸天万界受害者名单》,挺有意思的,一口气读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