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把蛮子清理掉
    楼诚的心里跟明镜一样。

    眼前的这些人有没有回老家去看一看的希望?毕竟中原自古以来讲究的就是个落叶归根。

    明确的说,有。

    只是这个时间可能会很漫长,漫长到这些人老了之后也未必能看到,只能说是有生之年系列。

    大明朝的铁路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修建,哪怕是冬天再怎么冷,地再怎么冻也是一样,因为崇祯皇帝和铁道部对于铁路修改是不惜任何成本的,哪怕是人命也是一样。

    就楼诚通过锦衣卫渠道所知道的消息,铁道部尚书洪承畴,很有希望进入内阁的大佬天天没研究别的,就研究怎么弄来更多的蛮子。

    如果不是说崇祯皇帝把文武系统给弄的两不相干,文臣方面除了兵部以外跟五军都督府都没有任何的关系,想必洪承畴自己就会想办法去挑动五军都督府对外征战。

    没别的原因,就是蛮子们不够用,死的太快,补充的太慢。

    哪怕是到了眼下,崇祯十一年冬的时候,铁路的仅仅是修建完了那么仅有的几条线路。

    至于朵甘思和乌思藏这种相对来说算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几乎不会有多少人在意这里,更不会忙着修建到这里的铁路了。

    想了半天之后,楼诚才朗声道:“尔等尽可放心,有朝一日这里修通了铁路,再想回到老家就不需要再从马上颠簸了,区区数日的时间就能打个来回!”

    楼诚的话里几分真几分假,在场的众人都不知道,连楼诚自己也觉得假的成分比较大,只能说是给人一定的安慰罢了。

    但是出乎楼诚和阿敏等人的预料,仅仅是在第二波由山西征发过来的百姓们达到朵甘思之后,铁道部右侍郎娄智岚跟锦衣卫里面某个不可描述的百户朱刚也就跟着到了朵甘思宣慰司。

    阿敏和莽古尔泰也是一脸懵逼的陪着楼诚接见了这位官职不算大,但是也不能说小的铁道部右侍郎。

    当然,接见娄智岚只能说是顺手而为之,因为铁道部怎么算也跟宣慰司搭不上什么关系。

    真正的大人物是官职仅仅是个百户,但是到了哪里都见官高一级的朱刚。

    像他们这种本身就是锦衣卫,但是在锦衣卫里面也属于不可描述不可探察的神奇存在,别说是面对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宣慰司指挥使了,就算是面对着温体仁和朱纯臣这样的文武官员扛把子也是高一级的存在。

    主要还是他们身后站着的那个更加不可描述的存在,一言不合就喜欢诛人九族的崇祯皇帝。

    几人寒喧一番,分开落座之后,楼诚才呵呵笑着道:“外边儿天冷,今天咱们烤个全羊,暖和暖和!”

    朱刚笑道:“我无所谓,你们怎么弄我就怎么吃。”

    客套完了之后,朱刚才站了起来,望着阿敏和莽古尔泰道:“两位侯爷,下官今天来此,是受陛下所命,问两位一句话?”

    受封为归义侯的阿敏和受封为顺化侯的莽古尔泰闻言,噌的一声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躬身拱手道:“奴才听凭万岁爷吩咐!”

    朱刚此时代表着的是崇祯皇帝,大咧咧的受了阿敏和莽古尔泰一礼,笑道:“有个黑锅,背起来有些大,能不能背得动?”

    阿敏和莽古尔泰拱手道:“奴才愿为主子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朱刚这才笑着摆了摆手,道:“二位侯爷请坐,陛下的话已经问完了,也知道了二位侯爷的答复,想必陛下也是开心的。”

    阿敏小心的向着朱刚拱了拱手道:“朱百户,不知道万岁爷有什么吩咐?”

    朱刚笑道:“万岁爷命铁道部修建由西安府至临洮府,再至朵甘思、乌思藏,乃至叶尔羌、葱岭、亦力把里、吉利吉思等地的铁路。”

    阿敏一脸懵逼,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此事与方才陛下所问?”

    朱刚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笑眯眯的道:“修铁路,尤其是在这近冬的时候修,可是会死很多人的。

    大明的百姓死不得,都是陛下的心头肉,谁敢让他们拿命去填?铁道部不敢,内阁不敢,五军都督府也不敢。

    但是这事儿总得死人,那么该让什么人去死?”

    阿敏和莽古尔泰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让蛮子去死!”

    楼诚一脸便秘的表情望着这两个之前还是蛮子,现在以皇帝陛下奴才自居的家伙,心中暗道一声当真是两个好奴才!

    朱刚笑眯眯的道:“自然如此。陛下吩咐了,这里的色目蛮子不少,让他们去死总好过让我大明百姓去死,不知二位侯爷以为如何?”

    阿敏道:“万岁爷圣明,这里的色目蛮子总是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死光了才好!”

    朱刚点了点头:“说的是,但是这事儿却没办法明旨下发,毕竟那些色目人也算得上是陛下的子民,一旦明旨,将置陛下于何地?”

    阿敏了然,点头道:“朱百户放心,万岁爷爱民如子,此间事皆是阿敏与莽古尔泰私自做主,与万岁爷无关。”

    朱刚笑着道:“阿敏侯爷和莽古尔泰侯爷一片赤胆忠心,陛下是知道的。”

    阿敏笑着道:“有劳朱百户多多美言了。”

    说完,阿敏便朗声问道:“去看一看,那羊烤好了没有?”

    朱刚转头对着楼诚道:“锦衣卫在朵甘思和乌思藏的人手如何?”

    楼诚道:“你想干什么?”

    朱刚笑道:“把那些该清理的家伙都清理掉,凡是什么小头目一类的,统统送去见他们的真神,一个不留!”

    楼诚不以为意的道:“我道是多大的事儿,若是只清理掉他们的头目,只要安排得当,最多一天的时间就足够了。”

    朱刚道:“那就有劳楼同知了。”

    阿敏道:“既然如此,倒不如挑个时间,先由锦衣卫的兄弟们把那些头目们清理掉,我和莽古尔泰调集大军直接抓捕那些蛮子?”

    朱刚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来只是通知二位侯爷和楼同知,剩下的事儿你们做主便是。”

    楼诚向着阿敏和莽古尔泰点了点头道:“从这里到最远的普兰那里,快马需要七八天的时间,再将各地卫所等通知到,怎么着也得十天左右的时间。”

    阿敏在辽东之时便是带惯了兵的,对于这些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即答道:“那就劳烦楼同知,让锦衣卫的兄弟受累,帮我把军令一起传过去,十五天后,由锦衣卫擒拿那些头目,卫所士卒同时抓捕那些蛮子!”

    楼诚点了点头道:“可以。”

    锦衣卫缇骑由赞善王驻地四出各地,让不管是原本就居住在朵甘思和乌思藏的百姓还是后来迁移过来的百姓们都想起了崇祯元年时缇骑四出的情况。

    崇祯元年,随着缇骑四出,整个大明各地动人头滚滚,动辄灭门,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踏上黄泉路。

    这种情况直到崇祯五年以后才算是好了一些——崇祯皇帝手里的钱已经捞的差不多了,缇骑四出捉拿贪腐官员的情况才少了起来。

    即便是这些锦衣卫缇骑捉拿的都是些犯了事的官员,在民间也依旧称得上是凶焰滔天,几可以止小儿夜啼。

    如今在朵甘思和乌思藏各地,这些沉默了许久的锦衣卫缇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动,令所有人的心底都埋上了一层阴影。

    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谁,想要干什么,会杀多少人。

    哈米尔自从记事起,就已经生活在朵甘思这片土地上,说的语言跟信仰,和周边的小伙伴们完全不同。

    而在自己无所不能的父亲口中,他们都是应该下火狱的卡非勒,生来有罪。

    哈米尔相信这一点,并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盼着真神能够降下火狱,净化那些卡非勒的灵魂。

    因为这个世界很不公平——那些卡非勒看向自己的眼光中带着不信任和鄙夷,仿佛他们生来就高人一等。

    而且他们的官府也充满了黑暗,不管什么情况总会偏向于那些卡非勒,而对于真神的信徒们则是各种欺压。

    很遗憾的是,哈米尔心中的真神并没有如愿降下火狱来净化这个污浊的世界,任由他的代言人阿哈买提被人杀掉喂狗,任由他的信徒们被那些卡非勒欺压到养猪。

    但是没有关系,哈米尔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神对于信徒的考验,只有这样儿,才能证明自己是真神真正的信徒。

    就是不知道真神什么时候才会净化这个充满了黑暗与不公的世界?

    正在想着,屋子中就传来了妻子阿里娅的声音:“哈米尔,该为那两头狠宰惹准备食物了!”

    妻子阿里娅的声音很动听,就好像那百灵鸟儿一般好听,但是每当妻子提到要为那两头肮脏该死的狠宰惹准备食物,哈米尔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该准备的食物还是要准备,该喂的还是要喂,否则就会因为自己这个首领的固执而让这一片的信徒们都会活不下去的。

    哈米尔觉得自己不怕死,但是不能死的没有任何意义,尤其是不能牵连到其他的信徒,还有亲人们——自己可以替真神战死之后复活十次,亲人们不行,他们不应该上战场。

    哈米尔刚刚应了,就听着大门口处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好好的大门就些倒在了地上,打扫的干干净净的门口也扬起了一股尘烟。

    哈米尔大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进来院子的五个人一副飞鱼服的打扮,腰间挎着绣春刀,手里拿着火铳,为首之人一进院子,便冷笑道:“哈米尔,你的事发了!”

    哈米尔怒道:“我干了什么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哈米尔的妻子阿里娅也从屋子中冲了出来,死死的护在哈米尔身前,怒视着五名锦衣卫道:“他一直没有出过家门,你们让养猪,我们也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为首的锦衣卫呵呵冷笑一声,喝道:“让开!”

    哈米尔此时也已经将挂在院里棚子上面的弯刀拔了出来,一把推开了阿里娅,死死的盯着为首的锦衣卫道:“回到屋子里面去!这里没你的事儿!”

    阿里娅的声音再不复往昔的动听,而是带上了哭腔:“你会死的!他们都是魔鬼!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哈米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声音也有些嘶哑:“回去!这是男人的事情,跟你一个女人没有关系!”

    为首的锦衣卫小旗呵呵笑道:“我敬你是条汉子,你妻子的安全不会有问题,我保证她会活的好好的。”

    哈米尔闻言,向着小旗点了点头道:“我愿意相信你,否则,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哈米尔便举起弯刀,向着锦衣卫小旗冲了过去。

    锦衣卫小旗没有理会冲过来的哈米尔,而是抬起手,又用力的挥了下去。

    随着几声砰砰的火铳响声,哈米尔高大的身子爆出了几个血洞,晃了几晃便轰然倒在了地上。

    锦衣卫小旗抬腿向外走去,口中却吩咐道:“把他妻子带走!”

    阿里娅正伏在哈米尔的尸体上面痛哭不已,听到锦衣卫小旗的声音之后,抬起了泪眼朦胧的脸道:“为什么?你刚刚明明答应了他的!”

    锦衣卫小旗沉默了半晌才道:“因为他该死!而且,带你走也是为了你好。”

    阿里娅心中已经完全的绝望了。

    她想象不到,到底得多厚的脸皮,到底得多无耻才能让这些人在转眼之间就出尔反尔,连刚刚答应了一个将死之人的话都能眨眼之间推翻。

    心底已经完全绝望的阿里娅也不再反抗,任由两个走上前来的锦衣卫把自己从哈米尔的尸体上拉了起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随着两个锦衣卫向外走去。

    一路走去,往日熟悉的家园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儿,大人的惨叫声,孩子的哭喊声,一切的一切,如同末日来临了一般。

    很多自己熟悉的人已经被捆了起来,双手缚在身后,任由绳子串成了一条长龙,随着那些恶魔走向了未知的地方。

    PS:今天再献祭一本《逍遥小赘婿》街边小贩,阴差阳错入赘商贾之家,开始偷偷过着他那与娇妻斗嘴、潇洒风流、悠闲自在的逍遥人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