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各种各样的藩王
    事实证明,在没有招惹到崇祯皇帝的时候,崇祯皇帝本身还是很好说话的。

    比如德王朱由枢在求见崇祯皇帝之后,就得到了崇祯皇帝极为热情的接待,尤其是听说朱由枢打算把封地置换到海外的时候,崇祯皇帝就更热情了。

    虽然爪哇和吕宋那两块地方的藩王已经塞的差不多了,可是大明辣么大,世界也辣么大,想要安排一个藩王出去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正常的家宴之后,崇祯皇帝干脆命王承恩准备好了一副地图,摆在桌子上面后随手比划了一下,笑道:“王兄自己看看,相中哪里了?”

    朱由枢还是头一回知道大明的版图究竟有多大——北起奴尔干都司的极北之地,南至新明岛,中间才是吕宋和爪哇等地。

    向着北边瞧了瞧,朱由枢也只能舔了舔嘴唇羡慕一番。

    漠南漠北等地想都不用想,就连辽东和奴尔干都司也没什么指望,崇祯皇帝肯定不会让任何人有染指的机会。

    就算是有,那也得是崇祯皇帝的亲儿子才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剩下的,谁敢打那些地方的主意都等于作死。

    至于往南,新明岛上现在十来个藩王足够凑三桌麻将出来,吕宋和爪哇也都各自能凑出一桌来。

    自己去了这些地方干什么?多了自己一个人,这麻将怎么玩?轮桩还是发明个新玩法?

    挑了半天也没挑到个好地方,朱由枢有些头疼,干脆可怜巴巴的望着崇祯皇帝道:“陛下,微臣一直居于济南王府,不知这天下之大,望陛下开恩,替臣择一地而置之?”

    崇祯皇帝这下子蛋疼了。

    如果是朱由枢自己挑,挑到好的坏的都是他自己的命,谁也怪不到自己头上来。

    但是跟前边代王那个家伙们不一样,人家朱由枢从头到尾都很老实,没想着坑自己,而是可怜巴巴的让自己替他做主。

    这要是替朱由枢随便挑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或者是黑叔叔们那里的封地,别说天下人会怎么看自己,崇祯皇帝觉得自己心里都过不去这一关。

    但是整个地图上面好的坏的封地基本上都被挑完了——爪哇那里最坑的一块地也被指给了鲁王,朱由枢想要挑,除了去新明岛上想办法凑第四桌麻将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地方了。

    头疼了半天之后,崇祯皇帝才指了指地图上的某上地方,咬牙道:“淡马锡这片大岛,朕一分为二,西边归王叔所有,东边以后再安排。”

    不等朱由枢谢恩,崇祯皇帝就接着道:“这岛上现在有多少我大明百姓,有多少蛮子,回头朕让锦衣卫打探明白了告知王兄。

    但是不管岛上的情况怎么样,都需要王兄自行招募百姓与卫所士卒,自己去攻打占领,大明会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武器和其他方面的帮助。

    比如刀剑火铳随便王兄购买,南海舰队或者东海舰队可以帮王兄炮击港口,帮助王兄构建阵地,如何?”

    一番话说完,崇祯皇帝的心都在滴血。

    自己这回亏大了,亏的太大了——后世的李家坡就这么着指给了德王,朕的心里疼……

    但是朱由枢比崇祯皇帝更蛋疼——这破地方在哪儿?虽然看着地图上面是个挺好的位置,可是这破地方在哪儿?离大明多远?本王还有没有回大明浪一波的希望?

    最坑人的是,这块破地方目前还没有掌握在大明手里,还需要自己去带兵去攻打?

    就算是朝廷会帮助自己,就算是南海或者东海的舰队会帮助自己进行登陆作战,然后呢?

    自己要走一遍朱聿键那几个渣渣走过的老路?

    要知道,自从朱聿键那几个渣渣们霸占了新明岛之后,剩下的藩王可就没有谁是亲自带兵出征的,最多也就是自己招募一些流民意思意思。

    更操蛋的是,现在大明的卫所士卒有那么好招募?连流民都招不到多少,还扯什么招募卫所士卒的蛋!

    蛋疼了半天之后,朱由枢才小心翼翼的道:“启奏陛下,臣驽钝,招募百姓与卫所之事,臣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

    崇祯皇帝则是一副更为蛋疼的表情望着朱由枢——你知道朕把这块地指给你,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吗?

    过了好半晌才止住心疼感觉的崇祯皇帝终于开口道:“百姓,王兄自己想办法招募,无非就是多花些银钱的事儿。

    至于卫所,朕会替王兄指定一些卫所随着王兄一起移封过去,如何?”

    朱由枢这才大喜,再次躬身向崇祯皇帝致谢。

    正如崇祯皇帝所说,招募百姓什么的其实很简单,一个人十两银子的安家费没有诱惑力,那二十两银子呢?额外再加上土地呢?

    实在不行,再加上包分配小妾呢?这样儿总能招募到一大批百姓了吧?

    自己招募卫所士卒肯定费劲,但是由崇祯皇帝出面指派一些卫所,那总没问题了吧?

    除了正常的军饷和军功封赏之外,自己再多拿出一些银子来给这些士卒们,不怕他们心中有怨言。

    定了定神,朱由枢又躬身道:“启奏陛下,臣还有事情相求?”

    已经不在乎多出一点血的崇祯皇帝干脆嗯了一声道:“王兄还有什么事,尽管说,朕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推辞。”

    朱由枢道:“启奏陛下,臣平生喜好游猎,于治国方面实在是无能为力,臣想请陛下指定臣国中太尉与丞相。臣愿将国事尽托,以为定制。”

    对于朱由枢,崇祯皇帝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要说指定国中掌握军权的太尉和百官之首的丞相,这事儿朱聿键就已经提出来了,但是人家朱聿键也没说过要“尽托国事”吧?

    这个朱由枢倒好,想着置换封地去海外,但是却没想着自己手里掌握一些军权政权,而是光想着把国事扔给丞相和太尉。

    大明朝这么多的藩王之中,就数这个家伙最为奇葩!

    但是同样的,也数这个家伙最为聪明!

    把军权和政权全部扔给了大明朝廷,就等于把所有的麻烦都扔给了朝廷,而不管是崇祯皇帝还是朝廷,都不可能对于这样儿的藩王太过苛刻,总是要给些好处,以为表率。

    如此一来,别的藩王稳不稳的不好说,但是德王一系只要不作死造反,以后世世代代都会被当成藩王的表率,什么样儿的好处都少不了人家的。

    如果大明的藩王都跟朱由枢一样,崇祯皇帝也不至于天天因为这些藩王的事儿而闹心了。

    藩王这种生物很奇怪,多了不行,少了更不行!

    深深的望了一眼朱由枢后,崇祯皇帝才点头道:“朕允了。王兄还有别的什么要求没有?”

    朱由枢摇了摇头,躬身道:“臣谢陛下恩典。”

    兖州的鲁王,济南的德王,这两个家伙置换出去后空出来的土地又可以安置多少百姓?而这两个渣渣搬走之前,又会交给少府多少银子和产业?

    崇祯皇帝算计到最后都已经懒得算计了。

    鲁王一系算是倒霉,毕竟算是触了自己霉头之后被发配到爪哇的,德王一系可就不能这么算了。

    招募百姓还有卫所士卒乃至于购买武器弹药什么的都需要不少花费,崇祯皇帝也不好意思太过于盘剥——反正那些银子最后都得到自己手里,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喜之下的崇祯皇帝干脆跑到了宜妃的寝宫,色眯眯的瞧着宜妃跳舞以为庆贺。

    远在新明岛的朱聿键等人可就没有这么开心了。

    整个新明岛上的蛮子被清理光了是没错,几个渣渣藩王们聚在一起过的很嗨皮也没有错。

    可是崇祯皇帝一连两年的时间都不管不问,还是让这些藩王的心里有些没底——莫非是陛下不爱我等了?

    底气最足的朱聿键对于崇祯皇帝是不是还爱着他们并不是太关心——爱或者不爱,新明岛都在这里,不来不去。

    换言之,陛下爱不爱我等藩王不重要,但是陛下肯定是爱新明岛的。

    呸的一声吐了口吐沫之后,朱存机才开口道:“这些黑不溜秋的煤炭都堆成山了,再不运走,后面弄出来的煤炭往哪里放?”

    朱聿键瞪了朱存机一眼,开口道:“那也得挖,这里放不下就在旁边再弄个炭场出来,怕什么?忘了当初咱们说过的了?这些好东西,得运回大明才是!”

    朱存机道:“快一年了!足足快一年的时间了,郑芝龙那些混帐还没来运走这些破玩意,连袋鼠肉都没运,也没给咱们运点儿好东西过来,他们就这么忙?”

    朱聿键道:“上一次他们走的时候不是说去弄死吕宋岛那边的蛮子么?估计是耽搁了吧?”

    朱存机冷笑道:“耽搁个屁!就凭那些佛朗机蛮子,全加到一块也不够他南海舰队塞牙缝的,还用得着一年的时间?”

    轻轻踢了踢脚下的沙子,朱聿键也叹道:“你说这人吧,都是有毛病!

    真的,当初咱们心心念念的是置换封地到海外,也好体验一下开国时那九大塞王的风光。

    到了现在呢?真正的有了一丝塞王的风光了,咱们这些人又开始想着回大明,你说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朱倬纮道:“倒也不见得是想回大明,而是想要回去风光一番。我就不相信咱们这些人还有谁是想着赖在大明不回来的?”

    朱聿键摇头道:“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倒不如好好想想郑芝龙他们怎么还没来?刚才存机说的对,佛朗机蛮子加一块儿也不够南海舰队打的,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耽搁了。”

    朱存机道:“肯定不是耽搁,而是把咱们给忘到一边儿了!咱们那位陛下的性子,你们还不清楚?”

    跟在朱聿键等人身后的侍卫们干脆低下了头,把自己当成了聋子——敢这么编排崇祯皇帝的,也只有这几个远在新明岛的王爷了!

    朱倬纮叹道:“说起来倒也真有可能。咱们这位陛下想一出是一出,弄死吕宋那些蛮子之后说不定就想着灭了佛朗机了,哪儿还顾得上咱们?

    可是,咱们这里的人不够用啊!挖炭需要人,种地也需要人,向着新明岛内部探索更需要人,陛下却又迟迟想不起咱们来,简直就是令人头疼!”

    朱聿键突然伸手指向了远方的海面,说话的语气中也不自觉的带上了惊喜之意:“快看!是船!”

    远处的海平面上确实冒出了一个尖尖的桅杆,然后是挂满了的船帆,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也渐渐的显露出了全部的影子。

    足足一支几十艘战舰组成的舰队向着新明岛而来。

    朱聿键从身后的侍卫头子张建英手里接过望远镜,瞧向了远处的舰队,随即又嘀咕道:“他娘的,看不清楚!”

    朱倬纮和朱存机也一样接过了望远镜瞧向了舰队。

    朱倬纮笑道:“别看啦,肯定是郑芝龙那个混帐东西的舰队,除了他手下,这海上你找不出来比这更大规模的舰队了!”

    朱存机赞同的点了点头,笑道:“肯定是,那些蛮子们的战舰跟这支舰队的看起来根本就不一样,再加上这么大的规模,肯定是朝廷的水师!”

    朱聿键来回踱了几步后,干脆向着舰队的方向迎去,连海水已经没过了脚面都不在乎,只是贪婪的举着望远镜在观看舰队。

    一时半会儿的回不去大明,能看看大明的人和船也是好的!

    舰队离着几人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号角声远远的就响了起来。

    朱聿键突然之间发了疯一样向着码头上面跑去——除了打仗时的抢滩登陆之外,再牛逼的舰队想要靠岸,也得有码头才行!

    等朱聿键跑到了码头上,远处的舰队已经可以看到舰队上面挂着的明字大旗,加上军旗,还有那面海上大明船只最喜欢悬挂的日月旗,无一不表明了这支舰队的身份。

    只是当舰队靠港,郑芝龙从旗舰之上走下来后,朱聿键就突然间狂笑道:“郑大提督,你这是刚挖了煤?”

    PS:第五七四章被河蟹,在全订群可以看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