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心黑手辣不要脸
    穿越之前,每一次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现实里看到地图,崇祯皇帝的心里总是有一股子邪火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以至于对各种地理知识的了解都几近于零。

    葱岭,那是李白李青莲的出生之地,唐朝时妥妥的汉家之地,结果却在李唐完蛋之后成了蛮子的地盘,到了后世也没收回——李白想回老家都得办理个出境手续?

    奴尔干都司那么大一片地方,好好的海参崴,一个不冻港被改名成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同样成了蛮子的地盘,到崇祯皇帝穿越前都没能收回。

    更操蛋的是,几乎无人知晓的2009年挂塞拉利昂旗的中资货轮“新星号”事件了解一下?那可是2009年,不是1909年!

    大明的亲儿子琉球,后来成了冲绳县,穿越之前没有收回。

    另一个乖巧无比的亲儿子朝鲜,干脆和吕宋、爪哇,还有南洋的那些个混帐东西们一样,找了个干爹之后回过头来对付自己的亲爹。

    对于一个做不到像螨清一样视土地如无物的天朝百姓来说,怎么看都他娘的上火。

    上火而且心狠手辣的崇祯皇帝根本就不在乎什么莫卧儿还是鞑靼——朕连大明的汉人杀起来都毫不手软,还在乎区区几个蛮子?反正这些蛮子最终都要拉去修铁路,无非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崇祯皇帝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把全天下的蛮子都变成修建铁路的苦力,阿敏和莽古尔泰则是一脸懵逼的望向了崇祯皇帝。

    刚才自己家主子说了什么?想办法让他们不能勾结到一起便是?

    老大你是不是还不清楚大明现在在这片的影响力和形象?

    抓蛮子抓疯了的大明士卒在这一片地区,除了在大明百姓的眼里形象不错之外,简直就是顶风臭十里一样的存在!

    远了不说,被大明的动作给刺激到的莫卧儿在八答黑商、卡契、毕底、普兰让还有尼八剌那些地方可是没少增兵,就怕大明的士卒们抓蛮子兴奋过头,抓到了莫卧儿去!

    还有更近一些的叶尔羌,那已经不是担惊受怕的问题了——人家叶尔羌可是已经两面陈兵,一面是卡拉胡鲁木,另一面是扯力昌和罗卜,同时防御着大明两个方向的威胁,就差把大军摆在边境线上了!

    而且根据楼诚那边的小道消息,几家蛮子最近的交流有点儿频繁,不知道在算计些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下去怼叶尔羌还不想移民过来占地盘,更是放言不让人家联合到一起?

    怎么可能!

    就算是这些蛮子事先没能联合到一起,谁又能保证人家莫卧儿不会发了疯怼咱们一下?

    到时候咱们再回过头来怼莫卧儿?

    唇亡齿寒的道理,蛮子们也懂,而且北边的鞑靼人地盘那么冷,他们应该更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搞不好这些蛮子们就会暗中勾搭到一起去!

    但是崇祯皇帝显然不太在乎什么莫卧儿——不就是阿三哥么,老老实实的蹲恒河边上玩牛得了,打打杀杀的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适合这个硬件上软,软件上硬的民族!

    大唐时出使西域的王玄策,在当时的阿三哥那里受了委屈后是怎么干的?

    随便找大唐的那些女婿们借了点兵,就把整个阿三给玩的死去活来——借来的兵有十万没?

    现在大明朝亲自上阵,而且还是出去的正蓝旗和镶蓝旗这两个战力不算弱的军队,再加上朵甘思和乌思藏现有的那些个卫所士卒们,难道还比不过那些个女婿国的兵力?

    搞笑呢是不是?

    至于说北边的鞑靼人会南下跟亦力把里、叶尔羌还有土鲁番的那些蛮子们联合起来,崇祯皇帝就更不在乎了。

    鞑靼是强,骑兵是够牛逼,但是那也得看什么时候!

    俺答汗牛逼不?现任俺答汗,也就是卜失兔汗那家伙眼下在大明京师赖着不走,一门心思的想着把顺义王这个虚衔变成实封,顺便替自己的手下弄到大明的户籍。

    如果说崇祯皇帝吐口许诺了大明的户籍,卜失兔汗会干出什么事儿来简直用屁股都能想到——拉上卓里克图汗那些家伙,陈兵罗卜和沙川。

    没有了也先的鞑靼现在还有什么好牛逼的?

    只要大明再从肃州卫那里摆开阵势,都不用太多,几万大军往那儿一摆,就能压的土鲁番不敢动弹。

    听崇祯皇帝讲完了这其中的道道之后,阿敏和莽古尔泰也是恍然——去除了莫卧儿和土鲁番的威胁,亦力把力和瓦剌鞑靼的威胁根本就不足为惧。

    就算他们的战斗力再强,占领了叶尔羌后没有屯垦的军民,那些蛮子也得有能能耐跑到叶尔羌来搞事情。

    阿敏和莽古尔泰正心中暗喜,就听崇祯皇帝接着道:“另外,叶尔羌之地平定后,来些屯垦的军民肯定会有,只是一时半会儿的可能不会太多而已。

    而灭掉了叶尔羌之后,更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土默特部北上,肃州卫西进,一起灭掉土鲁番。”

    阿敏看了半天的地图,在心中来回比划了半天之后才愕然抬头道:“陛下是想灭掉鞑靼人?”

    看着终于反应过来的阿敏,崇祯皇帝笑着点了点头:“不错。鞑靼人曾经入寇京师,又曾掳英宗皇帝北上,此仇焉得不报?

    更何况,那么大一片土地,不掌握在大明的手里却要被蛮子们掌控?这世界上还有天理了么?”

    阿敏和莽古尔泰对视了一眼,不禁暗自庆幸自己两人见机的早,早早的就投向了大明。

    黄台吉就够惨的了,可是黄台吉好歹兵围京城,跟崇祯皇帝是实打实的有过节,怎么样对他都不过分。

    可是鞑靼人呢?

    以前是跟大明有仇,可是那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英宗皇帝?你咱不说蒙古人还欺负过中原百姓,所以要替中原百姓报仇?

    崇祯皇帝没有注意到阿敏和莽古尔泰的小动作,反而笑着道:“等平定了鞑靼人,朕就赏你们二人一块海外封地,让你们带着两蓝旗的士卒去海外拓土,当个异姓王爷。”

    阿敏却突然跪地道:“万岁爷,奴才想请万岁爷恩准奴才在灭掉鞑靼以后带兵去奴尔干都司灭掉多尔衮!”

    崇祯皇帝皱眉道:“灭掉多尔衮?多尔衮与莽古尔泰是兄弟,跟你也是叔伯兄弟,朕也是因此才没想着让你们去带兵灭掉他,你这是?”

    阿敏顿首道:“万岁爷,奴才跟莽古尔泰,跟黄台吉和多尔衮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望万岁爷恩准!”

    莽古尔泰也是单膝跪地道:“万岁爷,奴才往日在辽东之时,便多受黄台吉与多尔衮等人的欺压,奴才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

    卧槽,你们两个真狠!一个跟多尔衮是一个爹生的亲兄弟,另一个好歹也是叔伯兄弟,可是个个都恨多尔衮不死!

    什么仇什么怨?你们这些狗建奴的心思还真难猜!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的崇祯皇帝干脆摇头道:“眼前这里还有叶尔羌未平,更何况鞑靼人未灭之前,朕不会再往北拓土,多尔衮眼下还有用,短时间内也杀不得。

    另外,手足相残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只要以后你们还想更进一步,想要封国公或者异姓王,朕就不能让你们背上这个骂名,还是待朕好好考虑了再说。”

    阿敏和莽古尔泰又是对视了一眼,都感觉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得齐声道:“奴才谢万岁爷隆恩!”

    您老人家当初在弄死黄台吉的时候,命令下的可是一点都没犹豫,又是摔死人家的大小老婆又是把人家的儿子弄到厂卫当杀手培养。

    执行这个命令的就是自己两个人,在城头上摔死个人是什么样的体验,你老人家知道不?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么个事儿,自己两个人还用想着去把多尔衮带着的那些建奴都给弄死?

    这种不光彩的事儿,活着一个建奴都是对两人良心的拷问!

    但是您老人家现在说要脸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崇祯皇帝这也算是一个收买人心的手段,而且很有效——先是点出两个人有封国公和异姓王的机会,同时也表现出了自己对于手下马仔的爱护,一举两得。

    至于阿敏和莽古尔泰信不信,崇祯皇帝并不在乎,两条岸板上的鱼有什么资格跟自己讲条件?

    反正自己已经开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剩下的就看这两个家伙以后的表现如何了。

    沉吟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接着道:“过年了,两位爱卿也不必急着现在就进军叶尔羌,好生的准备一下过年的事儿,把朵甘思和乌思藏的民心彻底给朕收拾起来,知道了么?”

    阿敏和莽古尔泰明显还没有适应崇祯皇帝这种思维跳跃极快的玩法,愣了愣神之后才齐声道:“奴才遵命!”

    嗯了一声后,崇祯皇帝又向王承恩道:“阿敏和莽古尔泰在朵甘思和乌思藏这里做的不错,另各赏纹银千两,宫灯一对,宫花两朵,正蓝旗和镶蓝旗各抽一个百户所入卫京师。

    还有迁移过来的百姓,他们也受了委屈,朵甘思和乌思藏之地除商税外,免其三年,三年内商税折半。”

    王承恩躬身应了,只等着回去之后便让司礼监润色一下崇祯皇帝的这道旨意。

    阿敏和莽古尔泰则是惊喜不已,连连谢恩不止——对于什么银子宫灯一类的东西,两个人并不感兴趣,对于什么免赋免税一类的也不感兴趣。

    但是正蓝旗和镶蓝旗各自抽调一个百户所入卫京师这个意义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大明的卫所多了去,可是被崇祯皇帝点名入卫京师的就只有一个锡伯部的三千铁骑!

    最起码,这也能证明两个人已经彻底得到了崇祯皇帝的信任!

    这一点对于立志要把终身和子孙后代都奉献给主子爷的两个来说,意义不是一般的大。

    只是想着想着,两人又不禁有些遗憾了起来。

    崇祯皇帝来朵甘思宣慰司的时候,两个人都拜见过婉妃和宜妃,知道两位娘娘是怎样的人间绝色——反正正蓝旗和镶蓝旗里边是挑不出这样天仙般的美人儿。

    挑不出来这样儿的美女,意味着没办法送个美女进后宫,争宠的机会便少了一分,最起码比完颜宏那个老贼少了一分。

    君不见,完颜宏那个老贼现在在辽东的日子过的有多潇洒,连带整个锡伯部都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这一切不都是因为完颜宏生了个漂亮女儿还让主子爷看上了?

    阿敏和莽古尔泰对视了一眼后,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几近于扭曲的嫉妒之色——凭什么完颜老贼就能送女儿给皇帝,咱们就不行?

    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个渣渣在想什么的崇祯皇帝在命二人退下之后,就再次对着王承恩吩咐道:“通知曹化淳,他手里的那些东西该往莫卧儿卖的就多卖一些,最好能让莫卧儿的蛮子们都开始种植那些东西。

    还有许显纯那里也是,朕给他半年的时间,半年以后,朕要知道莫卧尔国主一天都吃了些什么,临幸了哪个妃子!”

    王承恩躬身应了后,崇祯皇帝才又接着道:“把人撒出去一些,朕要知道这朵甘思和乌思藏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还有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狗东西的风评到底如何!”

    崇祯皇帝最终还是没有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这种事儿在后世见的多了,想要让一个人看到想让他看的东西,办法实在是太多了些。

    眼下朵甘思这边的情况就是如此,看上去很美好,但是这些东西是不是真实的?还是说,这是阿敏和莽古尔泰想让自己看到的?

    崇祯皇帝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更相信厂卫那无数双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如果自己在朵甘思所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就说明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家伙确实是两条好狗。

    如果这一切都是这两个家伙想让自己看到的,那也只能呵呵了。

    心中正在胡思乱想着,甚至于已经想到今天晚上到底是去婉妃那里还是去宜妃那里时,一直守在外面的朱刚却进来低声道:“启奏陛下,五军都督府急报!”

    ps:这次的献祭轮到了《我的玉雕不正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