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人跟人是不一样的,而一个人对待自己和对待别人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

    崇祯皇帝就是个典型——自己怎么坑人都行,要是有人敢联合起来找自己的麻烦,呵呵。

    五军都督府和急报跟锦衣卫的密报放在一起,表明漠北的鞑靼蛮子们最近在互相勾结,打算给大明找点儿乐子。

    虽然说这些家伙们互相一勾结,也省了崇祯皇帝找借口的麻烦,但是崇祯皇帝心里依然不爽的很。

    朕还没打你们呢,你们就先抱团?几个意思?是不是对朕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这是什么?这就是心怀怨望,其罪当诛!

    反复的将情报和奏章来回看了几遍之后,崇祯皇帝才呵呵冷笑道:“告诉五军都督府,朕不希望看到草原上有蛮子的存在。愿意跟卜失兔汗和卓里克图汗一样的,朕欢迎,其他的都去弄修铁路!”

    王承恩低着头应了,又接着道:“皇爷,要不要回京?”

    崇祯皇帝沉吟道:“吩咐下去,明日启程回京。”

    这一趟出门浪的时间不短,说是跑遍了半个大明也不为过——自京城到济南,再从济南一路西行,沿着黄河直接到了朵甘思宣慰司,这段路程走起来的时间足足有好几个月。

    如果不是带着两个婉妃和宜妃两个小老婆,如果不是一路上玩了些装逼打脸的路子,这个时间当然会提高一些,甚至于在全骑兵的情况下能缩短到一个月之内。

    但是好男人属性爆棚的崇祯皇帝抽疯一样的带了两个小老婆出门旅游,这速度自然也就快不起来了。

    当然,鞑靼人什么的,自然也没有被崇祯皇帝放在心上——在小本本上记好蛮子们的黑历史是一回事儿,扔下小老婆们,自己快速的赶回京师去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区区的鞑靼蛮子还没有让崇祯皇帝星夜兼程回京城的资本。

    临走之前,崇祯皇帝自然少不了在百姓的面前装逼。

    这里现在的百姓大部分都是后来被强制迁移过来的,不好好忽悠一下,万一这些百姓心里有别的想法咋办?

    最重要的是,朵甘思和乌思藏这里得大力种树,包括以后的叶尔羌和葱岭等地也是一样,必须得大力种树。

    造船用不用得上这些木头无所谓,能保证一定程度的水土不流失就算是成功!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又替自己派兵攻打叶尔羌等地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理由。网

    那些蛮子们哪儿知道环境治理的重要性?朕这是为了千秋万代考虑!

    崇祯皇帝刚刚走了两天,朵甘思的锦衣卫就把民间的情况整理成了奏报,送到了崇祯皇帝的手里。

    功归于朵甘思宣慰司的大力宣传,整个朵甘思大部分地区都很平静,跟大明其他的州府没什么太大的不同,纵然有一部分百姓会心里不满,但是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至于那些个蛮子们,现在都忙着修铁路赎罪,没时间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自然也不用担心。

    对于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家伙在朵甘思和乌思藏下的狠手,崇祯皇帝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后世都给惯成什么样儿了还不知足,现在被阿敏和莽古尔泰一收拾倒是老实了,也真是没办法评论——贱胚子!

    一路上晃晃悠悠的回到了京城,安顿好自己的小老婆之后,崇祯皇帝就直奔五军都督府而去。

    五军都督府此时已经吵成了一团,扛把子朱纯臣干脆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坐在椅子上面不出声,任由下面的一众大佬们接着吵。

    都吵吧,最好打一架才好呢!

    一个个都他娘的觉得自己牛逼,应该让自己带兵去怼死那些鞑靼蛮子,可是你们这些混帐东西谁问过老子的意见了?

    本公爷也想去!

    可是看看眼前这几个混帐东西,这个叫嚣着自己的祖上曾经跟鞑靼人交过手,有经验,可是你他娘的确定你家祖上不是被揍的那个?挨揍的经验?

    那个喊着十八年来自己苦练武艺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鞑靼人——现在整个大明卫所里火器横行,你武艺好有个蛋用?抗的住火炮?

    最可恨的就是眼前这个混帐东西,本公爷跟你家是世交怎么了?用得着你在这里使眼色提醒本公爷?军功会按世交不世交的来分配?

    由于崇祯皇帝一路上制止了通报的士卒,所以当崇祯皇帝走进了五军都督府的大堂时,里面正吵的热闹,朱纯臣的脸色也是一黑再黑。

    崇祯皇帝一来,整个大堂上都安静了,朱纯臣很自觉的将位置让了崇祯皇帝,自己又寻了个位置。

    等朱纯臣和一众将领们行完礼之后,崇祯皇帝才笑呵呵的道:“刚才在吵什么呢?这么热闹?”

    朱纯臣躬身道:“启奏陛下,将士们都想出关北征,因此吵了起来,让陛下见笑了。”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军心可用,这是好事儿,凭什么要笑?王承恩,将在场的众位将军们都记下来,每人赏银百两。”

    手里有钱的感觉就是好,几千两银子说赏就赏出去,崇祯皇帝连一点儿心疼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想笑。

    挥手止住了想要谢恩的一众将领之后,崇祯皇帝才笑眯眯的伸手指向一个将领道:“朕记得你。王怀德,上次东征建奴时,你身先士卒,第一个踏入沈阳的。说说看,这次怎么又抢着出征鞑靼?”

    王怀德根本就没想到崇祯皇帝会记得自己——大明朝的将领多如牛毛,比自己强的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自己这个没有背景,只靠军功一步步升上来的指挥使凭什么让皇帝记住?

    眼睛已经泛红的王怀德躬身道:“启奏陛下,微臣祖上曾经参与过土木堡之战,只是再也没能回来。”

    说完之后,王怀德突然单膝跪地,抱拳道:“请陛下恩准微臣出征!不能报此世仇,微臣无颜面对祖先!”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先起来罢。十世之仇尚可报也!爱卿之请,朕准了!”

    红着眼睛的王怀德不顾自己眼中的泪水没落,顿首抱拳道:“微臣谢陛下隆恩!”

    王怀德站起来退到了一边,朱纯臣的眼睛却红了:“启奏陛下,臣祖上平阴王朱勇亦于正统十四年没于土木堡之役,臣请率兵出征!”

    朱勇是个能人——崇祯皇帝在翻看历代勋贵记录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

    永乐二十二年,朱勇跟着朱老四北征,宣宗时又把勋贵家的子弟给弄到一起操练成为一军。

    正统九年的时候从喜峰口而出,怼了朵颜三卫那边的蛮子们一波,被当时的兵部尚书弹劾依旧能加正一品的太保。

    正统十四年的时候跟着英宗皇帝去了一趟土木堡,迎战鹞儿岭,中伏死,所帅五万骑皆没。——土木保之役死掉的不仅仅只有朱勇,还有英国公张辅等勋贵大佬。

    大明的军方实力算是完犊子了一大半!

    对于朱勇的记载,可以见到很明显的一句:赪面虬须,状貌甚伟,勇略不足,而敬礼士大夫。

    但是就是这样儿的一个勋贵,依然不为文官所容——景泰元年,勇子仪乞葬祭。帝以勇大将,丧师辱国,致陷乘舆,不许。

    如果说是其他的皇帝做出了这样儿的决定,倒也算是正常,可是景泰元年是代宗朱祁钰的年号!

    代宗朱祁钰是被文官们拥立上位,自己能做多大的主,可想而知。

    直到礼部尚书胡濙看不下去了,这才找了以立东宫恩得嗣这么个理由,许吧葬祭袭封——但是却减岁禄至千石。

    等到英宗复辟,再一次登上皇位之后,才算是给了朱勇一个交待——追封勇平阴王,谥武愍。仪及子辅皆守备南京。

    针对于这一点,朱纯臣确实跟鞑靼人有世仇,而且是那种不共戴天的世仇。

    但是王怀德和朱纯臣开了一个很坏很坏的头。

    大明的军制是世袭制,老子死了儿子顶上,除非绝了后,否则这军户是代代世袭下来的。

    崇祯皇帝是有意推动废除军户世袭,甚至于在登基之初就在天津和东江镇试行了一番。

    但是并没有什么鸟用。

    刚放开这个口子的时候,大量的军户想要给自己的后代脱籍,但是随着军人待遇一天比一天高,整个大明的军事系统又开始发生了另一个声音——反对废除军户世袭制,保证军户应有的待遇。

    崇祯皇帝想要推动的废除军户世袭制还没有彻底完成就就遭到了整个军事体系的一致反对,更何况之前的大部分将领都是世袭继承的。

    如此一来,在场的这些将领们大部分都能找到一个必须跟着崇祯皇帝北征鞑靼的理由——谁家还没个祖上死在土木堡咋的?

    彼其娘之,这回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崇祯皇帝心中暗骂了无数回之后,才蛋疼的望向了朱纯臣:“朕想起来宫中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这里的事情便交与成国公来决断吧。”

    我轻轻的走,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手,留下一地鸡毛和麻烦给朱纯臣。

    崇祯皇帝跑路了,除了钦点了一个王怀德和朱纯臣跟着北征之外,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了朱纯臣,原本想着跟朱纯臣等军方大佬们研究一下鞑靼人的事儿也就此作罢。

    但是朱纯臣却没地方可以跑——崇祯皇帝临走之前撂下的那句话实在是太坑人了。

    是,都交由本国公来决断,可是本国公能把这许多将领全带上不?

    要是全部都带上,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可是陛下您老人家的国库内帑啥的能支撑不?

    要是只带一部分,那剩下没带的那一部分是怎么看?他们心里什么想法?

    只怕我朱纯臣以后会变成被针扎,被鞋底打的小人儿!

    朱纯臣的碎碎念,崇祯皇帝不知道也不会关心,原本还想着去孤儿幼军那边浪一波的心思也熄了下来。

    这些将领们都这个德性,洗脑更严重更彻底的孤儿幼军那边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儿!

    想了想,正向着宫中而去的崇祯皇帝干脆吩咐道:“传话给成国公,此次出征鞑靼,把幼军也带上!”

    回到宫中瘫坐在椅子上,崇祯皇帝才抹了把冷汗。

    军功爵位制这玩意太他娘的吓人了!仅仅只是放出了这么一点儿,离着强秦的二十级军功爵位制给彻底释放出来,整个大明的军事体系就已经开始了蜕变。

    这些家伙们以前想的是怎么守,怎么把这个兵当完,怎么把爵位传袭下去就算完事儿。

    但是现在呢?

    五军都督府的大佬们已经学会划拉地图了!

    先看看哪个蛮子离着大明近,再研究哪些蛮子好欺负,然后再看看哪个蛮子有不乖的迹象。

    不过很可惜。

    先是发现了新明岛这么个好地方,接着就是朝鲜和琉球内附,再然后就是吕宋和爪哇这些地方被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差点儿弄成无人区。

    就连以前闹出过倭寇的东瀛矮矬子们现在都老实无比,那些西夷的商船还在往来可是再也见不到一艘西夷的军舰。

    在这种情况下,周边的小国有一个算一个都乖巧的跟孙子一样,让五军都督府上下只能徒呼奈何。

    你们太乖,老子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现在好不容易蹦出来一个鞑靼人准备搞事情,五军都督府在得到消息之后就陷入了狂欢之中——老天爷睁眼,鞑靼的老铁们来送人头军功,好人啊!

    但是,什么事儿都怕但是这个词。

    鞑靼人最大的依仗就是草原足够大,打不过还可以跑,跑完了还可以再回来。

    问题是,现在的大明会怕这些鞑靼人跑路?

    现在的大明不缺战马!

    而且依着崇祯皇帝那心黑手狠的性子,把霍去病那一套拿出来简直太正常不过了,甚至会干的比霍去病更过分!

    过了半晌,崇祯皇帝才把脑袋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到一边去,拿起奏章看了起来。

    朱聿键这十几个渣渣想干什么?回来探亲?

    扯犊子去吧,有个毛的亲好看,不还是想着回来装逼?

    ps:今天回京城,献祭掉《将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