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口含天宪,兴亡继绝!
    张之极的画风有些多变,前几天还像一个铁血上将一般的家伙,现在笑的如同刚偷到鸡吃的黄鼠狼:“陛下放心,早就按区域埋妥当了,保证莫思巴图尔的手下会栽掉一大批。

    另外,微臣为了保险起见,还特意带出来一些神『射』手,现在正好能用上。”

    崇祯皇帝点头道:“埋起来的东西不要动,让神『射』手出去,先让莫思巴图尔那边乐呵乐呵。”

    张之极点头应了,接着又低声身着等候在旁边的传令兵吩咐了几句,让传令兵把自己的命令传达下去。

    崇祯皇帝很快就见识到了张之极的安排——鬼知道究竟从哪里冒出来一群同样是鞑靼人打扮的家伙,正好位于莫思巴图尔汗大部身后的位置,张弓搭箭向着莫思巴图尔汗军中『射』了过去。

    这些家伙也不恋战,『射』完之后转身就跑,根本就没有给莫思巴图尔汗一点儿反应的时间,转瞬就消失在山坡的丛林之中。

    按照有效杀伤人数来说,这群家伙『射』出去的弓箭根本就没有给莫思巴图尔汗的手下带来多大的损伤,甚至于连一千人的死伤都没有达到,至于说有头有脸的大佬们,更是一个都没有伤到。

    但是压倒骆驼的往往就是最后一根稻草——莫思巴图尔汗本就向剩无几的理智因为这一波箭雨彻底消失不见。

    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巴图孟克,莫思巴图尔汗怒吼道:“给本汗杀!杀光他们这些长生天的叛徒!”

    巴图孟克其实也是懵『逼』的——自己安排过弓箭手?还是这种能『射』极远的『射』雕手?

    天地良心,就算是自己想要安排这么多的『射』雕手,自己手下也得有这么多合格的人才行啊!

    自己手下三万精骑,连三百个这样儿的『射』雕手都找不出来,更何况近千个了!

    难道是对面莫思巴图汗的手下叛变?内讧了?

    但是不管因为什么,不管是叛变内讧还是有自己手下有人背着自己搞出来这么一出大戏,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可不行!

    打定了主意的巴图孟克一边催马向前冲锋一边怒吼道:“莫思巴图尔已死!你们还不快快投降!快快投降!”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自己从汉人兵书里学来的这一招连个浪花都没有翻起,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在巴图孟克刚刚喊出莫思巴图尔汗已死的时候,莫思巴图尔汗那边离的比较近,能够听到的骑兵们不少都下意识的抬头望向了象征着莫思巴图尔汗的羊『毛』大纛。

    但是当这些人发现了羊『毛』大纛还好好的飘扬着,甚至还在指引着进攻的方向时,莫思巴图尔汗手下的骑兵们出离愤怒了。

    先是背叛了长生天,当了胆小怕死的走狗,现在又散播大汗的死讯以妄图扰『乱』军心!

    这巴图孟克当真不是个好东西!

    巴图孟克的心中不知道奔腾过了多少神兽——这和书上说好的不一样!

    当第二轮的骑兵对冲过后,巴图孟克悲哀的发现自己身后只剩下了一万余骑,可能连一万骑都够呛。

    然而这一万左右的骑兵依然是一言不发的握紧了手中的马刀,向着巴图孟克身后聚集。

    仗打到这个地步,巴图孟克其实于可以自傲了——伤亡率超过百分之五十还没有崩溃,这在世界战争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的。

    包括张之极都这么认为:“陛下,那巴图孟克能让麾下骑兵在伤亡近两万的情况下还没有崩溃,足见此人深谙治军之道。”

    崇祯皇帝斜着眼睛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就没有想想为什么?”

    张之极一脸懵『逼』的道:“臣愚钝,不能明知陛下之意?”

    崇祯皇帝笑着吩咐道:“巴特尔,你来告诉他是为什么。”

    巴特尔嘿嘿笑道:“如果说正常情况下,这些骑兵早就投降了,连一刻钟的工夫都不会耽搁。

    就算不去考虑这三万骑之前跟着巴图孟克逃跑的事情,光是眼前这种情况,你瞧瞧,京观在先,第一次的对阵冲杀在后,就算是他们现在想要投降,莫思巴图尔能同意?

    这么多巧合的仇恨加起来,不用战马拖死他们,就算莫思巴图尔心地善良!

    这些士卒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死撑着没有投降,毕竟战死总比被战马活生生的拖死要强一些!”

    张之极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只是专心的望向了战场。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冲杀,再冲杀,反复的冲杀,再加上张之极安排的人不停给莫思巴图尔那边捣『乱』,让整个战局看起来越发的混『乱』。

    巴图孟克手下已经剩了不到一千,连一个千骑都凑不起来了,但是依然在死撑着。

    杭爱山的地形,自己熟悉,莫思巴图尔汗更熟悉,想要在这里摆脱他的追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儿。

    而且一旦在跑路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自己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战马踩死,连拖死都享受不到。

    反正不管被战马踩死还是被战马拖死,巴图孟克都见识过——以前拖死踩死别人的事儿没少干,知道这两种情况会有多惨。

    与其死的那么惨,倒还不如痛快的战死算了,好歹还能保留住最后一丝颜面。

    巴图孟克身后的骑兵心里同样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打定了与巴图孟克一样的主决,死战到底,绝不投降。

    远远的藏在山城上,举着望远镜观战的崇祯皇帝啧啧有声的赞道:“若是早在迤都时便拿出今日这般气势,只怕也会让我大明感觉棘手一些罢?”

    巴特尔点对道:“若是巴图孟克在当日有这般气势,只怕微臣会手忙脚『乱』一会儿,但是要说会让大明感觉棘手,却是绝不可能之事。

    那日里除去微臣的五万精骑之外,另有五万步卒已经暗中准备,炮营也有所准备,若是巴图孟克当日报着必死的决心,微臣会在第一次对冲之后便封锁他的去路,然后炮击。”

    崇祯皇帝闻言,不禁意外的望了巴特尔一眼——原来老实憨厚的蒙古汉子哪儿去了?怎么跑偏成这么不要脸的了?

    还炮击?你咋不说直接用大炮把他们全给洗掉?

    张之极同样嘿嘿笑道:“倘若是莫思巴图尔汗有今日这般心态,陛下与微臣也不用深入鞑靼腹地千里之遥,早就把他们解决了!

    微臣当日可是准备了先用火炮开路,然后用骑兵过去扫尾,最后让卫所的步卒兄弟们过去收尸的。”

    崇祯皇帝更加的无语。

    现任英国公啊,朝堂上那也是一方大佬的存在,咳嗽一声,五军都督府都得抖三抖的大佬,在朕的面前原来就是这么个不要脸的二哈!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巴图孟克就已经带着自己手下最后仅剩的几百骑兵,追寻着前面近三万骑兵的脚步去觐见长生天了。

    崇祯皇帝眯着眼睛望向了张之极:“剩下的大餐,该给莫思巴图尔端上来了吧?”

    张之极坏笑道:“陛下放心,微臣不敢说会把莫思巴图尔手下的十来万鞑子骑兵全埋在这里,起码也能埋上个几万!”

    崇祯皇帝点头道:“那就好,朕看那京观还是小了些,正好再加大一些!”

    张之极向着崇祯皇帝拱了拱手,随即便对着传令兵吩咐了几句。

    莫思巴图尔汗的手下正在打扫着战场,准备拿巴图孟克及其手下骑兵来祭奠死去的族人。

    但是伴随着一声巨响,一阵阵地动山摇的感觉传来,很多人就此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连夏额哲和巴特尔带人垒起来的京观都被震的有些松动,好像要裂开一样。

    一直没有出声的夏额哲顿时瞪大了眼睛道:“京观!”

    老子辛辛苦苦才垒好的京观,好不容易满意了,你他娘的给老子震塌了试试!骂不死你!

    反应过来之后,夏额哲又向着崇祯皇帝拱手请示道:“陛下?”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示意夏额哲稍安勿躁,接着便喝道:“跟朕一起杀鞑子!”

    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大明骑兵眼见崇祯皇帝这边终于有了动静,顿时就按捺不住体内那股想要砍人的冲动,纷纷上马抽刀,跟着崇祯皇帝一起冲了下去。

    杭爱山很大,而山坡上那曾经被匈奴人鲜血所养护起来,差不多接近人高的野草给崇祯皇帝带着的十万马仔提供了很好的掩护,

    但是当十万人马一起从山坡上冲下来的时候,这么大的动静却再也掩盖不住了。

    莫思巴图尔同样认识汉字——当看到明字大旗的时候,再看看远处那块立着的木牌,好不容易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理智就告诉自己,巴图孟克死的有些冤。

    但是现在研究这些玩意,一点儿的意义都没有——巴图孟克已经死了,连着手下的三万骑兵也死了个精光,现在再研究这些没用的,也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更何况,莫思巴图尔汗还没有因为失去理智而失去智商。

    理智跟智商这玩意从来都是两回事——傻子一直都挺理智,可是有智商吗?

    既然对面的明军敢以区区十万之数硬冲自己近十五万大军,那今天就把他们埋在这里,以祭奠自己死去的族人!

    然而当莫思巴图尔汗想要整军迎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边的情况,似乎比刚才巴图孟克的情况还要不妙?

    刚才那一通地动山摇的感觉,是这些明军搞出来的!

    而后果就是,自己这边除去打扫战场的士卒们,还有大量的骑兵和战马在刚才就被震死了!

    莫思巴图尔汗再一次展现出了草原枭雄应有的智慧——该跑的时候就得跑,留在这里就意味着等死!

    眼见不可力敌,莫思巴图尔汗直接带着巴尔斯博罗特等小汗一起跑路了,哪怕跟上来的骑兵只剩下了那么一两千也顾不得太多了。

    莫思巴图尔汗再一次扔下了自己的马仔跑路,但是崇祯皇帝却没有像上一次那样『逼』迫牧民那样让这些骑兵投降,而是选择了把这些精壮骑兵都送去见长生天!

    不是崇祯皇帝不想接受这些骑兵投降,而是剩下的伤兵足足近八万之众!

    自己手里的骑兵才多少?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十万而已,这八万之众的鞑靼骑兵投降后一旦闹事,光凭自己手里的这十万人怎么镇压?

    现在可不是讲究什么人道主义的时候,哪怕是大明缺苦力都已经快到了一种丧心病狂的地步,崇祯皇帝还是狠着心下了屠杀令!

    夏额哲和巴特尔很完美的执行了崇祯皇帝的旨意,根本就没用京营和刘兴祚所部动手,然后就兴致勃勃的研究起了老祖宗们筑京观的手艺,并且打算将之进一步发扬光大。

    早就把自己当成夏淳维之后的两个家伙现在时时刻刻以正宗天朝百姓自居。

    至于这些蛮子?谁认识他们?谁跟他们有亲戚关系?

    别胡说啊,小心本侯爷告你诽谤!诬告!治你个反坐之罪!

    至于莫思巴图尔汗,崇祯皇帝暂时没有顾得上,已经没有了多少人的莫思巴图尔汗就算是跑的再远也没有什么鸟用,只要大明不停的追杀就行了。

    失去了大部分兵力的莫思巴图尔汗再想像之前那样袭扰大明的军队?想多了!

    虽然说想要袭扰肯定是可以的,而且大明还得被动应战,但是当大明以千户所以上的组织一起行动之时,哪怕是莫思巴图尔汗带着的全是骑兵也得好好合计合计!

    更何况,只要莫思巴图尔汗还没有死彻底,他就是自己不停扫『荡』鞑靼草原最佳的借口!

    当然,这片草原肯定不能再称之为鞑靼草原了,以后这里的官方称呼就是勒石草原。

    不要问这个有些不伦不类,也不太好听的名字是怎么出来的,因为这是崇祯皇帝在想到了勒石燕然这四个字后就迸发出来的想法。

    而身为大明皇帝,崇祯皇帝天然就有权利可以给他想命名的一切命名——比如说把哪条河命名为杀胡河?哪座山命名为定胡山?

    这就是身为天子和普通人的区别——口含天宪,言出法随,握秉乾坤,兴亡继绝!

    ps:今天献祭掉《极品小赘婿》,好好的大老爷们非得当赘婿,有『毛』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