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找骂的崇祯皇帝
    崔呈秀等人摸不清楚崇祯皇帝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或者说摸不清楚崇祯皇帝到底想要干什么——想要弄死谁?

    跟以往的皇帝不一样,崇祯皇帝办起事情来总是有如羚羊挂角,给人一种无迹可寻的感觉。

    或者简单点儿说,想一出是一出就是最好的形容词。

    从崇祯皇帝登基到现在,整整十三年的时间里,崇祯皇帝干出来的这些事儿却证明了崇祯皇帝根本就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只是自己这些棋子根本就没有资质看懂这盘棋而已。

    过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悠悠的开口道:“朕信不过别人,但是朕信得过你们。

    朕的要求很简单,给朕把这天下盯的紧紧的,不要让这些蛀虫一边趴在大明的身上吸血,还要暗中嘲笑大明是个傻子!”

    许显纯躬身道:“陛下放心,臣等一定加大侦缉力度!”

    崇祯皇帝却摇了摇头道:“要注意分寸,有的人贪,可以,但是有的人却不能贪。这其中的分寸,朕相信你们会把握好,都下去吧。”

    等到崔呈秀和许显纯等人退出去之后,崇祯皇帝才失神的望着眼前这幅地图。

    大明太大了,到了现在已经变得更大,自己前世的那点儿地理知识在大明完全就是个笑话。

    至于说政治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自己一个程序猿哪儿玩的来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

    也就只能玩玩特务政治和收买人心这种小手段了。

    ……

    崇祯皇帝一身士子打扮,左手拉着周皇后,右手拉着宜妃,简单的化妆后就这么出宫了。

    至于周皇后和宜妃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脖颈,更是让崇祯皇帝食指大动——害羞好啊,朕喜欢的就是看你们害羞的小模样!嘿嘿嘿……

    周皇后和宜妃对于崇祯皇帝也是无可奈何了——这不要脸的性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堂而皇之的拉着自己两人的手逛街,对路人投过来鄙视的目光视而不见,简直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街上的百姓其实真没有多少人鄙视崇祯皇帝,不是不想,而是不敢的同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应天府的府尹大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之间就把大量的衙役给派了出去,十里八乡的全部通知到位,要求所有人重新登记户籍黄册,包括隐户逃户。

    换言之,就是说本老爷知道你们这些人里有些人是隐户逃户,现在给你们一个重新作人的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问题是,前几年不是才登记过一回?现在又来?直接登记那些隐户逃户什么的不就行了?折腾谁玩呢这是?

    但是没有办法,官老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会管你屁民心里是怎么想的?

    更何况,人家官老爷说了,不愿意登记的也行,原有户籍不登记的直接作废,变成隐户后一切后果自负!

    这就很吓人了!

    没有谁愿意变成隐户——大明的户籍有多值钱或者说有多重要,通过崇祯皇帝登基这几年的一系列动作就能看出来了,傻子才会放着好好的户籍不要而变成隐户!

    崇祯皇帝拉着周皇后和宜妃随便找了家不起眼的酒楼就走了进去,然后慢慢的就听着旁边的人们吹牛逼。

    像酒楼这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样儿的人都有,除了造反和骂皇帝之外什么样儿的牛逼都敢吹,堪称是最接近百姓心里想法的地方。

    当然,敢骂皇帝的人不是没有,乡间老农就随便骂——大明律的规定很操蛋,读书人骂皇帝是大不敬,不识字的老农骂了皇帝纯属于白骂。

    崇祯皇帝拉着周皇后和宜妃饮了几杯酒之后就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旁边桌上的几个读书人在吹什么牛逼。

    但是听了不一会儿,崇祯皇帝的脸色就有些黑。

    一个身着白衣的读书人哀叹道:“世风日下!如今我等儒籍变成了民籍也就罢了,那些个隐户、逃户,还有那些农夫也一起变成了民籍,天理何在!”

    另一个同样满身白衣的读书人轻摇手中折扇,笑道:“李兄这便受不了了?当初收回我等读书人的优待之时,李兄不是赞成的么?”

    姓李的读书人瞪了旁边那人一眼道:“当初你胡钰荣不也是赞成的么?”

    胡钰荣笑道:“所以,我现在也没有跟李兄一样哀叹啊!”

    姓李的读书人默默的端起酒杯饮了,然后才叹道:“当初收回我等优待,是朝廷的政策所在,再加上我等读书人所得已经够多,所以当初我也是赞同的。

    可是现在这事儿跟当初是一回事儿么?我等堂堂名教子弟,却要与那些泥腿子并列一起,成什么样子?简直就是有辱斯文!”

    胡钰荣依旧轻摇着折扇,笑道:“所以呢?李兄这是接受不了了?”

    姓李的读书人有些气闷的道:“不知道!”

    胡钰荣道:“李兄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愿意与那些泥腿子们并列为民户。

    只要保留了儒籍,其他的户籍怎么变,想必李兄是不太在意的?”

    姓李的读书人又饮了一杯才郁闷的道:“差不多吧!”

    胡钰荣依旧淡笑道:“放轻松些,谁家祖上不是泥腿子出身?太祖高皇……”

    后面的话,胡钰荣没敢再说下去。

    在大明提起太祖高皇帝这样儿的字眼,就只能是代表了崇祯皇帝的老祖宗,朱元璋,不可能有第二个。

    而朱元璋当初可是放过牛,当过和尚的,现在再起起来这一茬来,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崇祯皇帝的脸色变黑也是因为这点。

    你他娘的劝人就劝人,说话就说话,把朕的老祖宗给带上是什么意思?

    听了半天之后,崇祯皇帝也就失去了再听下去的欲望——无非就一个想要保留儒籍高高在上的笨蛋喝点儿酒吹吹牛逼,发泄几句罢了。

    随后,崇祯皇帝便将注意力放到了旁边的另一张满是商人的桌子上,只是看样子,这些人已经聊了有一会儿了。

    “当然是让我家那混小子从军或者科举!这种老天爷赐下来的机会不把握住,都得天打雷劈!”

    老天爷赐下来的机会?确定不是朕给你们的机会?

    崇祯皇帝正想着,就听另一个满身绫罗的商人笑道:“我才不管我儿子想要干什么,随他们去吧!

    我最满意的,还是咱们这些人变成了民籍以后,这满身的绫罗终于可以大胆的穿出门了!”

    旁边另一人附和道:“钱老爷说的对!虽然说这些衣裳还是以前那些衣裳,以前也一样穿出来,可是这心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听着几人有些放肆的笑声,另一桌的李姓读书人重重的哼了一声,嘀咕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满是商人的那桌上却突然间有人开口道:“说起来,这次的改籍之事,当真是有好有坏,只怕我等以后的生意不太好做了啊。”

    钱老爷嘿嘿笑道:“对你陈老爷来说,自然是有些坏处的,可是钱某可不担心这事儿!”

    陈老爷哼了一声道:“陈某就不信你姓钱的那么干净!”

    钱老爷道:“笑话!自从二十年前,钱某在佛前发下了宏愿之后,谁不知道我钱某人一心向善?谁不知道我钱某人乐善好施?谁不知道我钱某人平生最好修桥补路?”

    陈老爷讥笑道:“要不是当年你生不出儿子,你会跑到佛前发下这等宏愿?拉出个豆子都恨不得洗干净再吃的老抠!”

    钱老爷被噎的老脸一红,闷声道:“骂人不揭短,你过了啊。”

    陈老爷向着钱老爷拱了拱手,算是赔了个礼,然后又颇为郁闷的道:“陈某现在愁啊,这人手的事儿怎么办?你钱老爷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钱老爷轻笑道:“你跟钱某一样,把工钱给足了,难道还怕没有人来做工?

    就想是想要省钱,你可以找官府去买那些被挑剩下的蛮子啊,二十两银子一个,几年就能回本,剩下的全是赚的!”

    陈老爷有些肉疼的道:“二十两银子!还是挑剩下的!你没听说辽东那边最开始才五两银子一个?后来才涨到十两的!

    只是中间这么一转手,就成了二十两,这官府的心都黑透了!

    崇祯皇帝突然间听到官府的心都黑透了这句话,当下便再次竖起耳朵,凝神听了起来。

    就听那个陈老爷接着道:“再说了,就算是我买了蛮子又能怎么样?不会说人话的蛮子还不如大牲口好用呢!

    还几年回本?虽说不需要给他们工钱,可是不得给他们吃食啊?你这主意也不靠谱!”

    钱老爷嗤笑道:“你请个先生教他们说人话不就行了?对了,忘了你舍不得花请先生的银子!

    可是就算你用那些隐户,虽说给的银子少了些,可是不一样要给工钱?我觉得还是不如用蛮子划算!”

    陈老爷哼哼了两声才道:“隐户们是大明人,用着自然放心,那些个蛮子一个个的浑然不似人形,谁知道都是些什么玩意!”

    说完之后,陈老爷才闷声道:“罢了罢了,不提这丧气事儿了,喝酒喝酒!”

    两人举杯对饮,崇祯皇帝却没有弄明白陈老爷到底为什么会说官府心黑,当下便有些好奇。

    看了看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的周皇后和宜妃,崇祯皇帝只得按下了心中的好奇,结账后便拉着周皇后和宜妃继续逛了起来。

    只是到了第二天,崇祯皇帝又换了身衣服,带着一群内厂和锦衣卫的家伙们悄悄溜出了宫。

    这回去官府看看,官府的心都黑了?那还了得!

    而且锦衣卫和东西厂都没有把消息报上来,难道是锦衣卫和东西厂跟顺天府勾结到了一起,利用这个机会发财?

    虽然说东厂、西厂、锦衣卫、顺天府这几个方面的人勾结到一起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心中起疑的崇祯皇帝依然命人暗中从京营调了三千精兵,暗伏于顺天府衙门的周围。

    刚刚到了顺天府的衙门口,就见一溜的桌子摆开,每张桌子后面都有一个小吏在忙着。

    第一张桌子那里的小吏一抬头,正好看见崇祯皇帝站在自己面前,便开口道:“那书生,你的户籍册子带来了么?”

    崇祯皇帝摇了摇头道:“忘记带了!”

    小吏顿时大怒道:“没带户籍册子你跑这儿消遣大爷来了是不是?赶紧滚回去拿,小心变成隐户!下一个!”

    崇祯皇帝强按住心中的怒火道:“还望大人行个方便?”

    一边说着,一锭十足成色的雪花银就从崇祯皇帝的袖子中滑落。

    那小吏怒火更甚,喝道:“谁要你的银子?滚蛋!别妨碍大爷办公!”

    崇祯皇帝陪笑道:“不是听说拿银子?”

    那小吏突然间有些疑神疑鬼的道:“谁说的?看到那边没有,锦衣卫就在那儿,谁跟你说的,谁收了银子,上那儿举报去,有赏钱!”

    崇祯皇帝顿时一脸懵逼的陪笑道:“那是小人记错了,记错了。”

    说完,收起银子便走到了一旁,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娘的,这次出来亏大了!

    没有弄明白官府到底哪儿黑心了不说,还他娘的被人骂了好几句,还没办法回嘴!

    要不然亮明自己的身份?

    亮明身份倒是没问题,,自己这口气也没办法说——谁让你闲的没事儿跑出来找骂的?

    想了想,崇祯皇帝干脆继续向着衙门里面走去,大了不了再随口胡扯个什么勋贵子弟的身份也就是了,这种事儿又不是没干过!

    直到崇祯皇帝快要走进大堂了,才听着一个商人摇头道:“这官府的心都黑透了!一个蛮子转手都赚十两银子!”

    崇祯皇帝的脸就更黑了——彼其娘之!这银子是朕赚的!你他娘的这不是骂朕心黑么?

    白白被人骂了的崇祯皇帝扭头就走。

    今天这亏吃大了,还没地方找补回来!

    让人暗中传令给京营的士卒们解除戒备后,崇祯皇帝干脆又骑马往乡下而去。

    朕在民间的声誉一向不错,这回应该不会被骂了吧?

    PS:献祭好基友作品《直播大魔王》,这逗逼中间因为手术断更了好几天,导致数据有点儿扑,但是作品还是值得一看的。

    再PS:第三更送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