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章 朕,心中有愧啊!
    鲁迅曾经说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周树人也曾经说过,欺上而不瞒下。

    事实上,连崇祯皇帝自己心里也明白,自己要全面废除徭役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当然,不是说崇祯皇帝的命令有人也违抗,也不是说下面的官员们就有胆子抗命,毕竟谁的脑袋都只有一个,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官员们就更是如此了。

    但是全面的把徭役给废除,利益受到损失最大的,除了崇祯皇帝之外,就是最下面基层的那些官老爷们。

    没有了徭役,自己家有个什么事儿,找谁去干?自己干还是自己花钱找人去干?

    大明朝的俸禄,就是这么低!

    没错,哪怕是崇祯皇帝把官员们的俸禄一涨再涨,也没有谁会认为自己的俸禄已经够多够花,不想着再占大明的便宜了!

    皇帝下旨要废除徭役,这个事儿很快就传的天下皆知,官老爷们在这里面也没办法上下其手,或者曲解其中的意思以误导百姓。

    但是,很多事情只是一个眼神的事儿,连说出口都不用,否则也就没有了揣摩上意等等词语的出现。

    崇祯皇帝也很快就知道了下面这些官员们的玩法——再先进的玩法都见过,崇祯皇帝还会在意这些渣渣们的落后手段?

    本着利益共享,或者说下面的这些渣渣们玩的手段也并不过份,崇祯皇帝也就选择了视而不见。

    水至清则无鱼!

    如果崇祯皇帝把所有贪腐的官员,占大明便宜的官员全部干掉会出现什么情况?

    众正盈朝?

    别搞笑了,历史上没有什么君子国,也从来没有过众正盈朝,真出现那种局面,唯一的可能就是大明要完蛋了。

    但是崇祯皇帝不在意,下面的很多藩王就感觉很难受了,尤其是那些离的比较远的,正在往京城而来的家伙们,就更是如此了。

    王府出行,一路上除了驿站和官府的支应外,哪个王爷不是大包小包的东西带了一大堆?

    没有专机更没有专列的大明朝,不靠着大量的徭役来免费干活,这些王爷们不得肉疼死!

    现在路都走了一半了,结果说不允许免费征发徭役了?自己还要给带的这些苦哈哈泥腿子们工钱?

    敲里妈!

    众多的藩王郡王将军等等都开始在心中破口大骂。

    本来这一次进京面圣就前途未卜,谁也不知道那个狗皇帝会整出什么妖蛾子来——说是庆祝唐王、秦王、庆王衣锦还乡,天下宗室们一起庆祝庆祝。

    这种屁话,谁信谁是傻子!

    那狗皇帝也就是在民间和军方的声誉极好,在宗室之间都快顶风臭十里了!

    ……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盯着许显纯道:“如此说来,那些宗室们已经默认了此事?没有人整出什么事儿来?”

    许显纯躬身道:“是,正如陛下所料,宗室之间虽多有牢骚,却也老老实实的给他们征发的民夫发了工钱,只是在他们接到旨意之前的那一段路程,却很少有人补发工钱。”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道:“都是一群混帐东西,让他们掏钱出来比从他们身上割肉还要疼,舍不得补发工钱才是正常的。算了,随他们去罢。”

    崇祯皇帝所谓的随他们去吧,自然是不可能就这样儿轻轻的放过这些藩王。

    他们现在越抠,攒的家底越多,以后出海时上贡给自己的就能更多一些,封国也能建设的更好一些,治下的百姓也能活的更好一些。

    ……

    但是崇祯皇帝万万还是低估了人的无耻,低估了这些宗室们不要脸的程度,或者说太过于高看了这些宗室一眼。

    整个大殿中的宗室挤的密密麻麻,连偏殿里都没能挤下,一些辅国将军什么的根本连进入殿中的资格都没有。

    崇祯皇帝端着酒杯,望着殿中这些有些沉默的宗室,嘴角挑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这他娘的就是一群混帐!

    当崇祯皇帝在夸奖过唐王、庆王、秦王等人后,刚刚流露出鼓动这些宗室们置换封地出海的意思,殿中刚才还热闹万分的气氛就沉默了下来。

    崇祯皇帝能够理解这些宗室为什么会沉默。

    大明现在有钱了,该给宗室的一样没少过,只要宗室不给朝廷添乱子,崇祯皇帝眼下也不介意养猪。

    日子好过了,不像是天启年前及以前过的那么紧巴巴的,更没有什么乱军起义,也没有什么像建奴一样能威胁大明的外敌,这些宗室们自然就乐得当猪了。

    但是能理解,却不代表能接受,尤其是像崇祯皇帝这种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性子,那就更不可能接受了。

    跟朕玩沉默是金是吧?玩无声的抵抗是吧?

    真该先让你们这些垃圾去跟朝堂上的大臣们接触一下,让你们了解一下什么叫做被朕支配的恐惧!

    沉吟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抚今追昔,大明自太祖高皇帝北逐蒙元立国,至今已经二百七十一年。

    二百七十一年的时间过去,我大明宗室如今已经近十万之众,距太祖高皇帝立国之时,所增何止十倍!

    当初太祖高皇帝立九大塞王以御边,宗室居四方以拱卫朝廷,可是如今呢?”

    殿中的宗室们面面相觑,都有些懵逼的感觉。

    九大塞王哪儿去了,你这个皇帝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宗室为什么会被当成猪养,你心里也没点儿逼数?

    你家老祖宗搞出来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还是在这里装傻呢?

    事实证明,崇祯皇帝就是在装傻——老祖宗干出来的事儿又不是朕干出来的,朕为什么要脸红?

    君不见,捧那几个千古一帝时,满遗们上窜下跳,连自己当皇帝会让百姓过的更好这种屁话都能说出来!

    君不见,一旦哪本书里揭露了他们老祖宗的黑底,这些渣渣立即就会祭出五十六枝花的理论来反驳打压!

    要不然怎么说敌在***呢,欠焚化!

    后世的满遗们都不脸红,朕堂堂大明天子,为什么要脸红?

    见底下的宗室们更加沉默,崇祯皇帝干脆从眼睛里挤出来两滴泪水,哽咽道:“朕,心中有愧啊!朕愧对太祖高皇帝!愧对天下宗室!愧对天下百姓!”

    这下子没办法装傻了!

    殿中的宗室们一齐齐拜倒,齐声道:“臣等无能,让陛下忧心,臣等万死!”

    万死的声音回荡在殿中,却让刚刚说出来这些话的宗室们心中一动——这他娘的,不会真个就要万死吧?

    虽然说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可是想想崇祯皇帝连他自己的亲叔叔福王一家子都毫不犹豫的干掉了……

    干掉自己这些跟他本来就没多么亲近的藩王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唯有朱聿键和朱存机,还有朱倬纮这三个从新明岛回来的藩王,心里是最安稳的。

    这位正在狂飙演技的皇帝陛下虽然说不要脸了一些,可是再怎么样,只要自己三人不作死,那肯定就比殿里的这些渣渣们安全的多!

    连这位爷的心思都揣摩不明白,或者说揣摩明白了也敢不当回事儿,活该你们今天要吐血!

    崇祯皇帝轻轻的挥了挥手,伸手以衣袖擦了擦眼睛,才接着道:“当初太祖高皇帝立国之时,原本是要让宗室拱卫朝廷,让宗室后代衣食无虞,故而定下祖制。

    依大明祖制,诸藩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且不可参合四民之业,长子世袭罔替,余子降一等,至奉国中尉止。

    朕即不敏,今大明多处用兵又为利民而大兴土木,财政紧张,无法供养这些多宗室。朕的这心里,难受啊!

    其令,崇祯十二年后,自镇国将军以下,不封!”

    敲里妈!祖制你也敢动!

    沈王朱效镛当即便躬身道:“启奏陛下,依大明祖制,郡王之长子世袭郡王,余子皆封镇国将军,镇国将军之子皆封辅国将军,奉国中尉之子皆封奉国中尉,使之代代相承,永卫大明。

    今陛下擅改祖制,只怕?”

    崇祯皇帝又挤了两滴眼泪,哽咽道:“怕什么?怕皇兄从德陵里面出来找朕的麻烦?还是怕天下宗室造反?”

    沈王朱效镛当下便被噎住了。

    早知道崇祯皇帝不要脸,可是没想到会这么不要脸!

    怕朱由校从德陵里面出来找他的麻烦这句话,就得看怎么理解!

    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直接理解为他根本就不怕太祖高皇帝从孝陵里面爬出来找他的麻烦!

    至于说怕天下宗室造反这种屁话,听听就好了,谁当真谁就是傻子!

    杀福王的时候没怕,玩命杀建奴的时候没怕,亲自带兵北征鞑靼的时候没怕,这时候可能会被了一群猪?

    朱效镛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这十万宗室在崇祯皇帝的眼里未必就比十万头猪强,甚至极有可能已经在宫中埋伏下了足够的刀斧手,就等这狗皇帝的命令了!

    讪讪了半晌之后,朱效镛才满脸尴尬的道:“启奏陛下,微臣不是这个意思。”

    崇祯皇帝却冷笑着道:“沈王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还是说,沈王认为朕太过于刻薄寡恩?”

    是啊是啊,本王就是这么认为的!

    在心底暗暗的赞成了一番后,朱效镛才开口道:“启奏陛下,臣的意思是,直接从镇国将军开始削封,未免牵连过广?不若从辅国中尉开始?”

    这下子,殿中其他的宗室干脆又恨上了朱效镛。

    你自己是藩王,代代世袭自然不担心,老子这些将军中尉什么的怎么办?就此完犊子了是不是?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一刻,在这些宗室的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崇祯皇帝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宗室的想法,甚至于连眼泪都懒得挤了——特么挤眼泪很需要演技的好不好?让朕一个小鲜肉飙演技,你怕不是在为难我胖虎?

    呵呵冷笑一声后,崇祯皇帝干脆直接道:“没什么牵连广不广的,既然如今宗室已经失去了拱卫朝廷的作用反而在拖累着朝廷财政,早已有违太祖高皇帝之意,此为不孝。

    朕绝不能让各位宗亲背上不孝的名头,所以,就这么决定了罢!

    另外,对于亲王、郡王、镇国将军,凡不置换封地到海外拱卫朝廷的,跟咸,跟那些将军中尉的又有什么区别?

    其令,海内亲王、郡王、镇国将军,隔代降爵一等,直至成为庶民!”

    “陛下开恩!”

    这下子,大殿之中除了朱聿键三人之外,剩下的都坐不住了——自己堂堂亲王都有麻烦了,这下子该怎么办?

    崇祯皇帝却没有丝毫的在意,更没有让众人起身,而是直接端着酒杯,踱步到了沈王等众王爷的面前。

    眼着沈王朱效镛看了半晌,崇祯皇帝才叹息道:“朕能怎么办?朕这心里也难受啊!朕也想继续养着大家伙儿,让大家伙儿的后代都衣食无忧啊!

    可是,国库没钱,朕的内帑也没有多少银子,朕能怎么办?要不,沈王替朕养着这大明的十万宗室?

    朕不求多好,只求这些宗室都能拿到奉国中尉的俸禄即可。

    若是沈王能够答应,朕可以做主让沈王一系世袭罔替,大明不灭,沈王一系永不除爵,可好?”

    趴在地上没有起身的朱效镛很想问问崇祯皇帝,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个傻子一样?

    十万宗室,就算是每人一千两银子的俸禄,那一年也得一万万两了吧?

    自己这个沈王府一年能收几个大子儿?

    尤其是,现在的十万宗室在过个几年会不会变成二十万?

    谁的心里都没有底,更不敢打这个包票!

    万一自己犯傻应了下来却又完不成,那么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欺君之罪!

    这狗皇帝连自己的亲叔叔都给灭门了,还在乎自己?

    越想越后怕的朱效镛干脆伏地道:“臣不敢!”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后,慢慢的踱到步旁边的韩王朱亶塉身前,笑道:“韩王怎么看?”

    依着辈份,韩王朱亶塉比崇祯皇帝低了一辈,要称呼崇祯皇帝一声皇叔,哪怕是他的年纪远比崇祯皇帝大一些也没有什么鸟用。

    听到崇祯皇帝的问题,韩王朱亶塉心中一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