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零二章 蛮子好说,大明百姓才更让人头疼!
    面对其他亲王郡王们的疑问,朱聿键笑眯眯的道:“这东西在最初发现之时,满岛上全是,本王还需要不断的派人去清理这种大牲口。

    只是后来我大明迁往新明岛的百姓越来越多,渐渐的就有人发现此物有壮阳之功效,于是此物被吃的渐渐少了,再加上往大明卖的又多,故而又有人养了起来。

    如今本王在岛上以每斤十五文到二十文的价格收购,然后卖到大明海关是五十文,转手一半的利润。”

    至于具体的数量有多少,朱聿键没有说,其他的宗室们也没有问。

    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像朱聿键这种通过舰队转运的形式,装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少——福船那恐怖的装载量了解一下?

    再说了,就算是装不了多少,一次只能赚个几万两银子,那可也不少了。

    毕竟这玩意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吃食能赚个几万两都是白得的!

    但是很可惜,朱聿键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放过这些番王的打算,而是笑眯眯的道:“这些吃食,自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也赚不了几个银子,每年顶多也就是百十万两。”

    上不得台面,每年,顶多,百十万两……

    你这么装逼,很容易被人打的你知道不?

    朱聿键却没有理会脸色各异的宗室们,反而接着道:“新明岛极大,上面的好东西多的是,像这种大牲口是最不值钱的,真正值钱的是上面的矿。

    什么煤矿铁矿啊,什么金矿银矿啊,这些玩意都有。

    像那个已经开采的煤矿,根本就不用打什么矿洞,只要安排百姓过去捡煤,然后再用小车送到海边等着装船就行了,这才是最值钱的。”

    沈王朱效镛有眼睛有些红:“唐王弟说的都是些好的,那不好的呢?总不能一点儿没有吧?”

    朱聿键叹了口气道:“当初出海之时,本王原本是奉命远征莫卧儿,然后再立国的,只是不想因为一场飓风,意外的发现了新明岛。”

    指了指额头上的一道小伤口,朱聿键叹道:“看到了么,海上风浪给留下的,去不掉了,太医想尽了办法也就是这样儿了。”

    朱聿键有些低沉的语气,还有额头上的小伤口,无一不证明了他说的海上风险确实是极大,再加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让众多的宗室之人也是心有戚戚焉。

    过了一会儿后,朱聿键才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重重的放下酒杯之后,又成了那个豪情万丈的大明藩王:“当初岛上有不少的土人蛮子,还有一些红毛夷人,听他们的说法应该也是无意中流落到岛上的。

    当时本王就决定,先收拢岛上的土人蛮子,把那些红毛夷人给剿杀干净。

    那些红毛夷人的数量不多,又在不停的跟土人蛮子们交战,所以很快就被剿杀干净了。

    但是那些土人蛮子却又不满足了,他们的首领还妄图得到我大明皇帝的册封!

    本王一怒之下,便令人屠光了岛上的蛮子,尸首全都扔进了海里喂鱼,一个没剩下!”

    这个好!这个可以有!

    大明的宗室虽然渣渣了一些,可是对于朱聿键这种在海外作威作福,一言不合就屠光土人的举动还是向往的很——这才是真正的一国之主,这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朱效镛也有些向往了。

    端起酒杯向着朱聿键致意之后一饮而尽,任凭着酒水从嘴角滴落,朱效镛哈哈笑道:“唐王一怒,土人蛮子伏尸授首,快哉!快哉!”

    朱聿键却笑道:“当初也是奏请了陛下的,否则单凭小王自己,也没有胆子下这个决断。”

    朱效镛斜眯着眼睛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后才开口道:“除了这些呢?唐王在岛上便是如此的顺风顺水?”

    朱聿键摊了摊手道:“还能怎么样?蛮子们连上好的刀剑都没有,更是没有见识过我大明火器的精妙,想要杀光蛮子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倒是大明的百姓,更令本王头疼一些。”

    韩王朱亶塉这回没等朱效镛开口,便急忙插话道:“怎么回事儿?王叔祖好好说说呗?”

    朱聿键的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开口道:“太他娘的过分了啊!”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脸色已经出离了愤怒,朱聿键连粗口都爆出来了:“一个个都他娘的有毛病啊!看到什么都想吃啊!有毒没毒的都不放过,死了好几百个了啊!就这还死性不改啊!他娘的!”

    朱聿键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些货色见到什么都想研究一下怎么吃,然后吃死了很多人。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死性不改说的就是这些货。

    听着朱聿键的控诉,韩王朱亶塉觉得有点儿跑题了:“王叔祖,小子想听听别的,比如怎么样儿才能让百姓跟着咱们去海外?怎么才能训练好士卒?怎么样对付蛮子?”

    听着朱亶塉的话,其他的亲王郡王们也是止不住的点头,表示我们都想听听这些关键的,不关心百姓死了多少的问题。

    自己吃死的这事儿根本就没办法管,死就死了吧!正好本王也知道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多好的事儿!

    朱聿键缓了缓脸色道:“本王最近也没闲着,对于我大明的情况也算是有一些了解,今儿个就跟各位一起分享一下本王的心得。

    本王招募百姓的时候,跟如今的情况可是大大的不同。

    时逢陕西大旱,流民四起,当时招募百姓别说是给十两的安家银子了,就算是能保证让流民吃上一口饱饭,就有的是人愿意跟着出海去打拼。

    但是现在这情况不成了,皇帝陛下对于百姓受灾的事儿看的有多重,我想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官府现在的赈济力度有多大,各位同样知道。

    而最坏的情况就是,哪怕是官府不赈济,靠着预备仓和常平仓,百姓们也能撑过一年。

    在这种情况下,再想像当初一样招募百姓,只怕是难的很了。”

    朱效镛冷哼一声道:“你知道的太少了,现在别说是咱们招募百姓了,就连朝廷想要招募百姓都不容易!

    以不然,你以为陛下为什么要提前好几年的时间就大造黄册,把那些隐户、逃户都给上了籍?还不是想要把这些人弄去奴尔干都司那些地方!”

    朱效镛虽然刚才一直在明里暗里的给朱聿键挖坑,但是更多的也是出于朱聿键早出海,占了大便宜的一种嫉妒心理作祟。

    现在朱聿键把关键的事儿都开始一点点儿的分享给大家伙儿了,朱效镛自然也就失了继续挖坑的心思,毕竟关系着自己以后的好处。

    朱聿键听完朱效镛的话后,却笑道:“那不是更好?陛下想要弄百姓去守边,在座的诸位也想招募百姓,那就看谁的手段更高,谁开出的价码更多了。”

    朱亶塉有些好奇的道:“王叔祖莫不是在开玩笑?我等有几个胆子敢跟陛下抢百姓?”

    朱聿键呵呵笑道:“尽管抢,这种百姓受利的事儿,陛下根本就不会管,就算你们能全部抢走,只要负担的起,陛下肯定不会过问!

    陛下征召百姓去奴尔干都司也好,去乌思藏也好,能给的也不过是每人十两安家银子,你们可以给二十两,陛下给牛一头和家具,你们还可以送房子嘛。”

    神他妈送房子!王八蛋傻了才给二十两!

    在座的亲王郡王们心里顿时就开始了无限吐槽模式——按照之前朱聿键出海的模式,自己这些人的封地肯定是要交回到少府的,然后在大明的产业也归了少府。

    最重要的是,每个人还得给那狗皇帝送上一大笔的银子,然后才能正式出海划地盘。

    现在你跟我们说还要多出银子来招募百姓?跟那个狗皇帝抢百姓的代价这么大?

    一时之间,众人心里都有些心疼。

    朱聿键却又接着道:“只要百姓足够了,卫所的事儿便不用担心了,陛下会替你们安排。”

    一时之间,朱聿键却又有些唏嘘:“当初本王与庆王、秦王出海之前,百姓是自己招募的,卫所士卒也是自己招募的,远不如各位现在这么方便,有陛下替你们操心卫所的事儿。”

    总算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朱效镛等人这才来了些精神。

    沉吟了一番后,朱效镛开口问道:“那出海之后呢?”

    朱聿键笑道:“最难的便是招募到足够的百姓,至于出海之后便简单的多了。

    先招募百姓,然后找陛下看看哪里能够直接移封或者是自己去剿了蛮子们开拓,然后出海就行了。”

    又饮了一杯酒后,朱聿键才接着道:“本王自己的看法就是,尽量自己去剿子们开疆拓土,要比选择直接移封要好。”

    朱效镛拱手道:“愿闻其详?”

    朱聿键道:“本王与秦王、庆王出海之前,陛下曾有言在先,莫卧儿之地随我等三人攻伐,打下多少的土地,封国便有多大。

    虽说我等因为飓风的原因到了新明岛,其实上也是一样,能探索到多大的地方,封国便有多大。

    而后来的鲁王他们这些被移封到爪哇和吕宋的藩王,你们应该也听说过一些吧?

    封地直接被限制住了大小,连封国卫所都没有多少,甚至于隐约中还要受制于总督府,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朱效镛哼了一声道:“这些事情,我等确实知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不愿意出海的。只是不曾想,那……”

    朱亶塉抢过了话头道:“那么按照王叔祖的说法,我等倒是直接选择去拓土更好一些?王叔祖可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朱聿键摇了摇头道:“这个可就不好说的很了。本王原本以为这世上只有大明还有一些蛮子番国,真正的出海后才见识到了天地到底有多大。

    就说从大明到新明岛上这一路吧,岛屿无数,有的有土人,有的没有,有的上面已经被红毛夷人给占了。

    但是这些岛屿大小就在那里摆着,远不如新明岛那么大,有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如果不想以后的封地就局限在那么一点儿的小岛之上,本王还是建议你们远征莫卧儿国算了。”

    朱亶塉道:“那莫卧儿也算得上是一个强国了吧?单凭我等,又如何能攻得下来?”

    朱聿键摇头道:“什么强国不强国的,还能有大明更强?你等若是真有胆子自领先锋往莫卧儿去,陛下难道还能看着宗室吃亏不成?”

    呵呵,他是没看着宗室吃亏,他是想直接逼着宗室去死啊!

    朱效镛摇了摇头道:“眼下大明无年不战,哪里顾得上我等?到时候怕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时候本王真想留在大明算了,哪怕是隔代降等袭爵,也总好过死在大明之外吧?”

    朱聿键讥笑道:“沈王兄当真是活得爱惜!大明无年不战是为了什么?陛下为何要我等藩王出海建国?

    沈王兄是当真不知还是故作不知?只怕更多的还是故作不知吧!”

    话聊到这个份上,隐隐已经有了撕破脸的趋势了——这朱聿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话里话外都是站在崇祯皇帝的角度上,跟自己这些同为宗室的藩王作对!

    朱聿键没看朱效镛已经涨红成猪肝色的脸,反而接着道:“我等藩王出海之时,有舰队和王府护卫保护,有卫所士卒随行,又不用自己亲自带兵上阵,哪儿来的那么多危险?

    不瞒各位,本王出海至今,除了因为飓风的原因让额头上撞了个小伤口之外,剩下的可是连半点儿油皮都不曾刮破!”

    朱效镛强自忍下了想要掀桌子的冲动,问道:“然后呢?打下了封地便算完了么?”

    朱聿键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反问道:“沈王兄还想怎么样?打下了土地自然就是你的封国之地,除了治理已经打下来的地方,剩下的自然是接着往前打啊!

    打下来的土地越多,封国越大,收到税就越多,发现什么金银铜铁矿的机率也就越大,沈王兄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