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零三章 厂卫给礼,夜猫子上门
    在海外当实权王爷当久了,朱聿键现在对于国内的藩王们也是各种瞧不上眼。

    就像是野猪不可能瞧得起圈养的猪一样,朱聿键对于这些一心想要混吃等死的渣渣们也是鄙夷至极。

    出海建国有没有风险?

    肯定是有的,万有哪上海上的大风没注意到,这人可能就没了。

    但是自己已经给他们趟过一遍路了,而且也证明了确实可行,后面还有崇祯皇帝手里一直举着屠刀比比划划,这些渣渣还是不想出海建国,可就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朱效镛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来回变幻数回之后才向着朱聿键拱手道:“倒是要多谢唐王指点了。”

    朱聿键端起酒杯又饮了一口,正打算开口说话,却听着大堂外面突然有人朗声道:“提督锦衣卫指挥使许显纯许大人到!提督东厂曹化淳曹公公到!”

    朱效镛手中的酒杯险些落地。

    崇祯皇帝手下最有名的两条恶犬,曹化淳和许显纯齐至,这是想要干什么?

    朱效镛心中正自忐忑,曹化淳呵呵笑着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今儿个王爷们在此小酌,咱家和许指挥使前来搅扰,还望王爷们恕罪?”

    曹化淳的声音显得有些阴恻恻的,话中的寒意更是让人从骨子里面发冷,浑不似往常那个颇有文采又爽朗大方的曹公公。

    在场所有人中辈份最高,年龄也算是最大的朱效镛本身就是这场饮宴的发起人,当下便硬着头皮拱手道:“不知曹公公和许指挥使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曹化淳阴恻恻的道:“有道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咱家这种鹰犬上门,自然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儿。

    不过还好,今天咱家上门来,只是表示一下诚意,多少也能算是个好消息吧?”

    说完之后,曹化淳便挥了挥手,吩咐道:“来呀,把东西给几位王爷送上来!”

    跟在曹化淳身后的几个东厂番子闻言,便齐齐上前,将手中抬着的箱子放到地下之后,又退回到了曹化淳身后。

    许显纯同样向着身后挥了挥手,吩咐道:“抬过去。”

    朱效镛眯着眼睛没有话说,朱亶塉便硬着头皮问道:“不知这是?”

    曹化淳笑的越发像反派了:“没什么,手底下的孩儿们不小心拿到一起东西,想着孝敬咱家,就给送了上来,咱家合计着诸位王爷都心忧国事,便送了过来。”

    许显纯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任何的表情都跟他没有关系一般:“一些小小的册子,不成敬意,还望诸位王爷笑纳。”

    朱效镛慢慢踱步到箱子前,随手取出一册翻了起来。

    只是越往后翻,朱效镛脸上的神色就越是凝重,慢慢的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

    或许是锦衣卫和东厂的人有意为之,朱效镛面前的箱子里面装着的小册子,上面都写着《沈王·大明某某年》的字样。

    里面一桩桩一件件的记载着自己沈王一系在封地干过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比如强占土地,比如强抢民女。

    其中的记录从天启二年到崇祯十二年间的记录是最详细的,天启二年往之前的却是很多都语焉不详,甚至于只有寥寥几笔的记载。

    但是朱效镛不敢赌,换成在场的藩王之中任何一个,估计同样不敢赌。

    谁知道厂卫手里还有没有更详细的资料?或者说,这些仅仅是崇祯皇帝命人整理出来的,没整理出来的更多?

    一旦赌输了,后果可能就是所有人都不能承受之重。

    慢慢的放下小册子,朱效镛脸色阴沉的道:“曹公公和许大人是什么意思?”

    曹化淳呵呵笑道:“咱家一介奴婢,哪儿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听说几位王爷都打算出海,这些东西放在东厂之中有些占地方,所以特地给几位王爷送来。”

    许显纯也开口道:“其他诸位亲王、郡王、镇国将军们的礼物,也都送到了,许某这就告辞了。”

    许显纯说完之后,曹化淳便再次呵呵一笑,跟许显纯一起转身退了出去,大步离开。

    朱效镛回到座位上之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重重的将酒杯放下,冷哼道:“本王回头便上书陛下,请求置换封地。”

    朱亶塉没有翻开小册子看,虽然眼光已经瞄到了小册子封皮上面的字眼,却不清楚里面都写了些什么,当下便好奇的问道:“王叔祖?”

    朱效镛冷哼道:“自己去看!”

    等朱亶塉开始翻看小册子,额头上同样开始冒冷汗了之后,朱效镛才开口道:“好狠!”

    剩下的话,朱效镛没有说,但是其他一起开始翻看小册子的藩王们都知道朱效镛话里的意思是什么。

    薄薄的一本小册子不可怕,但是好多本,甚至于是用小箱子来装,就很吓人了。

    无孔不入的厂卫搜集到这么多亲王、郡王,甚至于是镇国将军到奉国将军们的黑材料,他们想干什么?

    监视天下宗室和文武百官是厂卫的职责没错,可是如果没有那个狗皇帝的授权,这些鹰犬会公然把这些黑材料送到自己等人的面前?

    那么,皇宫里的那头狗皇帝想要干什么?

    从家宴开始,那狗皇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大家伙儿置换封地到海外,甚至于不惜以改变太祖高皇帝定下的宗室制度来威胁众人。

    现在就更简单粗暴了,直接把大家伙儿的黑历史都给送来了!

    朱效镛不相信眼前这些小册子真的就是原本,曹化淳所说的占用地方一类的说法更是扯蛋!

    朱效镛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如果自己这些人不识相,那么崇祯皇帝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更多的黑材料来置自己这些人于死地——这些小册子里记载的才哪儿到哪儿,根本就不足以置一个亲王、郡王于死地,撑死了也不过是爵俸降爵除爵而已。

    但是谁知道厂卫手里还有没有更过份的黑材料?福王的前车之鉴不远!

    朱亶塉随手翻看了几页之后,便将册子放了回去,开口道:“既然如此,我等还是向陛下请求置换封地吧。”

    朱效镛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了朱聿键等人——自己刚才话里话外可是没少给朱聿键等人挖坑,也没少挤兑人家。

    现在就得好好的向人家请教,果然是六月的债,还的快么?

    端起酒杯向着朱聿键致意,一饮而尽后,朱效镛才有些讪讪的道:“至于治理封国,唐王可有什么建议么?”

    朱聿键刚刚早就发现了这些藩王们的举动,对于这些人的神色也早已尽收眼底,当下便呵呵笑道:“沈王兄客气了。

    论到治理封国,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心得经验,便是连我旁边的这两位,也是一样。”

    说着,朱聿键还指了指朱倬纮和朱存机。

    朱倬纮和朱存机一起点了点头,表示朱聿键说的是事实,没有忽悠大家伙儿。

    朱存机道:“一切都多亏了家兄在操持着,只是家兄早殇,小王就是个捡现成的。

    从大明出发之后,直到新明岛上,一路上小王倒是听唐王叔祖和庆王叔提起过当初从招募流民时的艰难,想必最难的也是那一段日子。

    至于到了新明岛以后,小王倒是没怎么操过心,一切都由王府下属的大臣们去处理,小王每日里不说游猎无度也差不多。”

    朱聿键点头道:“正所谓万事开头难,移封之事最难的便是招募百姓和士卒之事。

    如今沈王兄你们却是可以省过了这一节,耐心的等着陛下分派百姓和卫所便好,不至于起步之时两眼一抹黑。

    真正重要的,还是在于各位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沉吟了半晌后,朱聿键便接着道:“若是有雄心开创出一番事业,那么诸位可以选择自己率兵打下一片封地。

    若是打算像本王还有庆王、秦王一般的混吃等死,那么国中之事大可以托付给丞相和太尉,他们会把事情办好,办不好换人就是了。

    还有一点就是,一定要善待国中百姓。”

    朱效镛好奇的道:“不知道唐王所说的善待是什么?轻徭薄赋?”

    朱聿键笑道:“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国中百姓能活下去就行了,不至于饿死累死,这就是善政,百姓们就会念着你的好儿。”

    朱效镛满脸的难以置信:“就这么简单?”

    朱聿键的笑出来了:“就是这么简单!大明的百姓只要能让一家老小吃饱穿暖,他们就会认为这日子很好,不会再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诸位的封国便会稳如泰山!”

    见朱效镛还是满脸不信的样子,朱聿键干脆把话挑明道:“想想陛下是怎么干的,看看民间现在对于陛下是怎么看的,沈王兄还不明白?”

    朱倬纮也笑道:“唐王叔说的没错,本王与庆王每日里游猎无度,也踏坏了不少百姓的田地,但是百姓们却是一点儿的意思都没有,沈王叔可知道其中原因?”

    朱存机插话道:“赔钱呗,踏坏人家一亩地就赔人家两亩地的收成,那些百姓还巴不得你多踏坏几亩地,也好多落下好处呢!”

    朱聿键道:“沈王兄若是还不相信,不如与本王打个赌赛如何?”

    朱效镛疑道:“什么赌赛?”

    朱聿键道:“明儿个一早,沈王兄先去向陛下请求置换封地到海外,回头咱们一起向陛下求个恩典,一起微服去民间走走,如何?”

    朱效镛道:“微服去民间?然后呢?”

    朱聿键笑道:“自然是纵马踏坏几亩百姓的粮食,然后照价赔偿,沈王兄看看百姓们可有意见?”

    朱效镛心中一紧——朱聿键这个混帐东西是不是想要坑自己?

    原本厂卫已经收集了这么多关于自己沈王一系的黑材料,自己还要主动送把柄给他们?

    要是这个把柄送不好,可就变成送人头了!

    朱聿键一看朱效镛满脸狐疑的神色,只是转念一想就知道了这个渣渣在想什么,当下便笑道:“沈王兄大可以放心,踏坏百姓田地的事儿由本王的亲兵去办,一切的罪责也由本王担着,如何?”

    朱效镛老脸一红,讪讪的道:“这怎么好意思?”

    但是朱效镛却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表示都没有,反而默认了朱聿键的提议。

    揭过了这一篇之后,朱聿键又接着道:“至于国中的丞相和太尉,沈王兄只要听从陛下的安排就好了,反正治理百姓和打仗也并非你我之所长,倒不如大胆放权给他们。”

    朱效镛的神色有些不满:“所谓的实权藩王,便是这么个实权?”

    朱聿键笑道:“要不然呢?沈王兄可知道一个封国每日里需要批复的奏章有多少?可知道如何排兵布阵?”

    见朱效镛摇头,朱聿键便接着道:“既然不懂,那就放权让手下的大臣去干好了。

    沈王兄自己想一想,每天批复十几斤的奏章是个什么感觉?天天操心那些行军打仗的事儿又是个什么感觉?

    像本王和庆王、秦王一样,每日里除了纵马游猎,就是大吃大喝的有什么不好?

    咱们要做的只要看好这些大臣便是了,干的好了有赏,干的不好就换。

    没事儿就研究一下哪里有蛮子,哪里有矿产,哪里能赚到银子,比那些国事兵事什么的有意思多了。

    到最后,百姓念着的还是咱们的好儿,比自己劳心劳力的可要强多了。”

    一众藩王自己的晚宴散去之后,崇祯皇帝也拿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奏报。

    来回看了几遍之后,崇祯皇帝才笑道:“唐王是个聪明人,至于这沈王,呵呵。”

    侍立在崇祯皇帝身旁的王承恩躬身道:“皇爷,要不要?”

    崇祯皇帝摇头道:“不用了,让他们去祸害吧,唐王心里会有分寸的。

    等这些家伙走了之后,你再安排人给那些遭了这无妄之殃的百姓家里送些补偿过去,不用太多,意思一下就好。”

    不得不承认,朱聿键这三个渣渣回来一趟的作用很大,起码对于搞定这些藩王起到了一个很好的作用。

    ps:今天献祭《全职武神逛诸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