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爷本色之庶女毒心 > 满血复活173不透剧四五
    冻萌萌从火焰雪堆里走出来。

    面前站着只火红色的小胖鸟。

    小胖鸟仰着小脑袋,呆萌的看着她,动了动翅膀,几根红色的鸟毛纷纷飘落,小胖鸟呆呆的看着满地的鸟毛,眼瞳里蓄满了委屈的泪珠。

    “啾!”

    冻萌萌蹲下来,跟它平视,“你叫我?”

    小胖鸟委委屈屈的朝她的手指头啄过去,“啾啾。”

    冻萌萌听不懂鸟语,把异能释放出来,小矮人抱着短腿哼哼唧唧,刚要说话,看到地上的小胖鸟,啪叽一声,栽在了小胖鸟面前。

    “凤凰。”

    小胖鸟跳到小矮人的头上,欢快的踩了踩。

    冻萌萌将小胖鸟拧起来,“凤凰?”

    是什么玩意。

    小矮人撑着地面,“就是一种火鸟,肯定是你刚刚用火烧自己,把凤凰给招引来了。”

    冻萌萌将小胖鸟扔开,跟坐在不远处树干边上的几个老头招呼,“回去。”

    转身就跑。

    小胖鸟,“啾啾啾。”

    扑腾着快没羽毛的翅膀焦急的追了上去。

    冻三爷,“……”

    老头们,“……”

    眼睁睁的看着一群娃从雪堆里跑出来,一个个的小脸上跟打了鸡血似的,追着冻瓜身后跑了。

    冻萌萌刚到家门口,罗家几个娃就蹦跶出来。

    “萌萌,我们来找你玩。”

    手里抱着块木板,兴奋的比划着,“我们在村里滑雪啦,用一块木板就成,可好玩了,嘿嘿!”

    “萌萌你家咋地没有雪?那不能玩滑雪了?”

    冻萌萌看着他们手里的木板,小手一挥,“去滑雪。”

    带着罗家的几个崽崽又跑回了山窝。

    雪堆哗啦散开从山顶到山脚,扑得厚厚的一层,踩下去直接到大腿。

    罗家村几个娃惊呆了。

    还能这么玩雪的吗?

    冻萌萌将罗家村的几个崽拧起来朝山顶上扔,跟着的一群崽几个纵跳上了山顶,排排站。

    罗家村的崽,“……”

    这个速度,比滑雪还刺激。

    太激动了。

    兴奋到不知道怎么表达。

    冻萌萌手劈大树,拳头大小的树枝给弄了下来,每个崽手里一根,仍在雪堆上,小身板往树枝上一跳。

    哗啦——

    “走起——”

    踩着树枝滑雪的一群崽,瞬间没了影。

    罗家村的娃小脸激动,眼睛发直,“好、好厉害。”

    萌萌用树枝就能滑雪,比他们用木板还快。

    将木板仍在雪地里,往上一跳,嗖的往山下滑下去。

    “啊——”

    已经走在山脚下,看着返回来的村长,搞出来的这么一出动静的老头们,“……”

    眼睛疼。

    老村长背着手哼哼唧唧的说,“我当初说给她当这个村长,还是挺明智的。”

    虽然后面搬出来了冻家祖训出来没少干反对的事儿。

    后来不是举双手双脚赞同了吗?

    瞅瞅!

    瞅瞅现在这冻家,这冻家小村长。

    他老头子是玩不来了。

    冻三爷手里拿着烟杆,总觉得手里有东西,他这颗心才能踏实,“走吧,归家去。”

    让这群小的在这玩。

    没得又让他们看到一些看了眼睛疼的事儿,太匪夷所思,却偏偏在眼皮底下发生的事儿。

    一群老头,“走走走。回家去。”

    身后一群小娃嬉闹的尖叫声,他们这群老头,听着这声音,心肝都是颤的。

    冻三爷回家,张秀兰给他说了罗家几个娃来家里的事儿,冻三爷深沉的表示,现在那些个娃就在山上玩疯了。

    “你男人呢?”

    张秀兰系这围裙准备做冬瓜焖肉,“没见着,爹你甭管他。”

    冻三爷是管蠢儿子的人吗?

    他就是瞅着儿媳在做月子,还跑出来做饭,个大老爷们自己出门玩,欠收拾的。

    隔壁的老者风尘仆仆的上门,“冻老弟啊,你在家呢?瞅我给你带了啥回来,两斤酒坛子装的,上好的酒……”

    冻三爷急哄哄的跑出院子,“可不能喊,不能喊。”

    冒着风雪回村,老者还穿着裘皮大衣,回来的路上,冷雪风霜的,进来冻家村村口后,就风雪逢春了,他将酒坛子塞冻老弟手里,热的脱大衣。

    “咋回事?”

    冻三爷将酒坛子塞回去给他,拉着他急匆匆的往外走,趁着那祖宗在山上玩,赶紧把酒坛子藏起来。

    把亲祖宗喝了酒后搞出来的事儿简单的提了提。

    老者眼睛闪过睿智,“我就说冻家村这雪肯定跟冻村长有关系,十里八乡的,就只有冻家村的田地里看不到一粒雪,连河里的水都是温暖的,我选着来冻家村养老,没选错啊。”

    美滋滋的。

    冻三爷没接他的话,只让他把酒坛子藏深些。

    老者,“便是藏起来,冻村长想要找个酒坛子还怕找不着?”

    冻三爷迟疑,“…总归没把酒坛子打开,闻不到酒味该是找不到的吧?”

    老者高深莫测脸。

    冻三爷就怀疑自己了。

    亲孙女真的找不到酒坛子吗?

    真相有点伤人啊。

    …

    罗家村的娃玩得尽兴,回去的时候,一人手里抓着只傻兔子回家了。

    老者和老者徒弟是晚饭是在冻三爷家吃的。

    桌上肉菜很丰富,后院子里种的青菜一年到头没断过茬。

    老者盯着桌上的小胖鸟和丑兔子。

    不!

    这并不是兔子。

    老者徒弟坚定的反驳,“肯定是只狗,兔子不长它这样的,我读书少,但我知道狗和兔子的区别。”

    别想欺骗他。

    冻萌萌看他一眼。

    老者徒弟挺胸膛,“就是小狗。”

    老者啃着猪大骨,“你家土狗长这样的?那耳朵比兔子耳朵还长的?”

    他徒弟委屈的看他,“师父。”

    老者慢条斯理的啃完大骨,看着秃毛的小胖鸟和丑兔子,眼底有探究,“你师父活了几十年,还是头一回见到过这种东西,兔子不是兔子,狗不是狗的。”

    他看向冻村长。

    “冻村长说它是什么?”

    冻萌萌,“丑兔子。”

    冻门,“丑兔子。”

    张秀兰,“丑兔子。”

    冻三爷,“…丑兔子。”

    老者徒弟气死了,这家人什么眼神,到底认不认识兔子和狗啊。老者微微一笑,“我瞧着也是只丑兔子。”

    老者徒弟气闷的吃饭。

    总觉得这一桌人都在欺负他。

    小胖鸟和丑兔子轻蔑的看眼老者徒弟,都懒得欺负你。

    冻萌萌戳戳小胖鸟胖嘟嘟的肚子,软软的声音是疑惑的,“凤凰是什么?”

    咔嚓!

    老者一不小心咬到了内唇上,口腔里都是铁锈的味道,他赶紧将嘴里的肉骨头吐出来,肉骨头上都是血。

    老者伤心了,“临老了老了,吃个骨头也能咬到嘴…”

    眼睛里略迷茫。

    小胖鸟扑腾没毛的翅膀,“啾啾。”

    丑兔子,“吼——”

    被只鸟和兔子嘲笑的老者直勾勾的盯着这两小家伙,“冻村长刚刚问老朽什么?”

    一桌人直勾勾的盯着冻瓜。

    冻萌萌指着没毛的小胖鸟,“凤凰。”

    老者的徒弟嗤笑一声,“什么凤凰,就是只小挫鸟,没毛的那种,还凤凰,你知道凤凰长什么样吗?不是,这世间就没有什么凤凰。”

    冻家一家三口也只当亲孙女/亲闺女给小胖鸟取个名字叫凤凰,也知道老者的徒弟的性子,小年轻一个,没在意他说的话。

    “瓜,你给鸟取名的?”

    “瓜给取名的,以后就叫凤凰了。”

    老者是惊诧的,他对冻村长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那说出来的话,绝对是一口唾沫一口钉不作假的。

    她说这小胖鸟是凤凰。

    那这小胖鸟肯定是跟凤凰有关的。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脑子里有瞬间的匪夷所思的念头闪过,就听到了冻老弟的话,悄咪咪的松了口气。

    可不是吗——

    给小胖鸟取名叫凤凰,肯定是可以的…

    这口气松完,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提着心。

    老者轻声撕了声,笑着说,“我倒以为,凤凰这个名太贵气了些,小胖鸟怕是压不住这贵气。冻村长不如给小胖鸟取过一个名字如何?”

    小胖鸟嫌弃的看老者一眼。

    转头屁股对他。

    冻萌萌,“贵气?”看眼蠢萌的小胖鸟,嫌弃眼,“你跟我说说这凤凰。”

    老者,“……”

    一顿晚饭,吃的很艰难。

    趁着冻家人收拾碗筷,老者带着徒弟和冻村长跑回隔壁了,冻萌萌拧着小胖鸟和丑兔子,惦记着凤凰这东西。

    老者把徒弟打发走了。

    “冻村长,此次我出去,跟玄门权力的人聚了聚,听说了件异常怪异的事。圈里有一异类,是御鬼和巫蛊一族的,这些年没少做坏事,奈何他们手段残忍高强,我们被这些人牵制着,死在这些人手里的人不计其数…”

    除了御鬼,最阴毒的是,用玄门中人来炼魂。

    老者自从上次在冻村长身边感受到两只厉鬼的存在后,心里有了猜测,这一回出远门,也是去打听这消息的。

    让他惊喜的是。

    这御鬼和巫蛊一族的人,短短的两年间,他们一族死得透透的了,且死相凄惨,真正是断子绝孙…

    而御鬼和巫蛊也彻底埋没了。

    冻萌萌,“说凤凰。”

    老者,“……”

    把剩下的话给咽了回去,眼光落到那只不拿正眼看他的小胖鸟身上,鬼使神差的冒了句,“它真是凤凰?”

    冻萌萌木着小脸。

    老者迟疑着,眼睛里的光慢慢的迸发出来,“你没骗我?”

    冻萌萌将小胖鸟拧起来,鸟嘴对着风水师,“给他叫一个。”

    小胖鸟,“啾。”

    老者,“……”

    等等。

    等等啊!

    他得缓缓,得好好捋捋。

    凤凰肯定是活在画本子上的圣兽的,跟龙一样,自古都是圣誉的,从古自今人们意想出来当慰籍的…

    肯定是不能真实存在的…

    风水师嘛。

    玄门中人嘛。

    最不缺的就是一些画本子了,《风水命理》《山海经》《岐黄之术》…

    老者看着小胖鸟和丑兔子的眼睛渐渐的发直,猛地蹦起来跑到房间翻箱倒柜,平日里珍而重之收藏起来的典书被他抱着出来,哗啦啦的仍在冻村长面前,翻腾着找到了本旧黄的书册。

    《山海经》

    老者急哄哄的喊,“我找找我找找啊,山海经异兽篇,异兽…找到了…凤凰啊凤凰…”

    凤凰就在第二页。

    上面记载着凤凰的山经使…

    还有黑白图。

    老者看着书册上的图又抬头看眼小胖鸟,迟疑的说,“冻村长,你确定它是凤凰?长得…”

    跟书上的相差不是一般的大啊。

    老者欲言又止。

    冻萌萌将书拿过来自己看,书册上即便是黑白没眼色的凤凰,那也是高贵霸气还很漂亮的凤凰,而她眼前的这只…

    冻萌萌盯着小胖鸟,“你没撒谎?”

    小胖鸟跳到她的腿上,看到书册上那只傲气的凤凰,气得用鸟嘴去啄它,身上的毛又掉了几根。

    冻萌萌把它拍下腿。

    小胖鸟扇着没毛的翅膀,仰头啾啾啾的叫,很生气又委屈。

    它没掉毛的时候,比这只丑凤凰漂亮两百倍。

    可惜在场的人都听不懂鸟语,而听得懂鸟语的丑兔子还在嘲笑它,把小胖鸟气得转头对着丑兔子开揍,却被丑兔子抬腿一脚给踢飞了。

    老者,“……冻村长这两只小家伙真活泼。”

    冻萌萌直勾勾的盯着手里的图片,被小胖鸟闹腾后,她往后翻了两页,就看到跟丑兔子一样一样的图片了。

    小眼睛茫然。

    “…这是什么?”

    将图片往风水师面前递过去,这个字她不认识。

    老者下意识的告诉她,“犼。”

    冻萌萌,“犼…是什么东西?”

    老者,“……”没听清楚,你在说一遍是啥玩意?

    犼——本北方食人之兽,状如犬,传为海中神兽,状如马而有鳞,口中喷火,骘猛异常,食龙脑。

    冻萌萌指着图片,还有图片边上的一行字,老者顺着她的手指头读还顺带用简版语言给解释了遍。

    解释完,他就呆滞了。

    冻萌萌,“狗头兔身,不像龙,喜欢吃龙,是真的。”

    丑兔子看到睡不醒的小奶龙的时候,总是垂涎的流口水,一副要扑上去吃的样子,跟她喜欢吃肉是一样一样的。

    老者,“……”

    丑兔子收拾完蠢凤凰,跳到冻萌萌的脚上,头上的耳朵动了动,看到她捧在手上的图册上的图。

    小爪子啪的按在图上面。

    “吼——”

    仰着小狗头看冻萌萌。

    冻萌萌将它拧起来,戳戳它的小嘴,眼睛亮亮的,“喷个火看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