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96章 所谓爱情,可以盛开,...
    “在你心中,我已经害死了海兰,十恶不赦了,你不会放过我,你恨不得杀我几百次,我多杀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夏荷笑道。

    顾凌擎眼中迸射出一道萧杀,朝着夏荷冲过去。

    夏荷拿出手枪,指着顾凌擎的脑袋,“赶紧去找那个女孩吧,半小时内找不到,她必死无疑。”

    “你敢伤害她,不管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顾凌擎憎恨道。

    “呵,顾凌擎,你会后悔的。”夏荷一闪而过的伤感,推开窗户,跳了出去。

    顾凌擎恼火,狠狠的砸了手机。

    他不应该离开白雅,让她陷入进危机中的。

    “白雅,白雅。”顾凌擎喊道。

    白雅垂下了眼眸,靠在了柱子上,用力的踢了里面的桌子。

    桌子上面的搪瓷杯掉了下来,发出哐镗一声。

    顾凌擎听到声音,趴在地上,听着地底下,问道:“小雅,你听到吗?”

    白雅又用力的踢了桌子。

    顾凌擎赶紧的敲着地面。

    他发现了床下的地板,掀开, 跳进去。

    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

    他看到了白雅,赶紧帮白雅松开了绑,拉掉胶带,“对不起小雅,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

    “没关系,我懂,先上去再说。”白雅轻柔道,她超乎平常的冷静。

    以前,她面对着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都不曾害怕,何况现在只是被绑着。

    一到上面,白雅沉声道:“顾凌擎,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夏荷?不像。”顾凌擎判断道。

    “唐小九,那个唯一活下来的唐前村的人。

    他们村上挖到了金条,一共一千根,程州长拿的不是全部,还有其他人。

    村上的那些人不是死于疾病,而是被屠杀的。

    唐小九是村长的儿子,是他要报仇。

    我怀疑,唐小九就是跟水果店老板喝酒的那个人。”白雅猜测道。

    “是夏荷告诉你的?”顾凌擎态度平平。

    “夏荷让我告诉你,她是被冤枉的,现在在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让你不要追缉她。”白雅表达道。

    “你信吗?如果她是在找证据,怎么可能躲在这个地方装神弄鬼,我没有冤枉她,当初的计划就我,她和海兰知道,结果,我们的行动曝光,夏荷不知所终,海兰被活活烧死,不是她说的,难道是我说的吗?”顾凌擎冷冽的说道,站起来,别过脸。

    白雅看得出来,他在尽量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会不会是你们汇报给的上级,被人听到了呢?”白雅觉得夏荷说的是真的,凭女人的直觉。

    “没有上级,就我们三个人,这件事情我不想再说了,就这样。”顾凌擎决绝道,走出房间。

    陈智走过来,汇报道:“首长,果然在湖那里看到了坟墓,跟之前分析的一样,全部葬在了一起,但是奇怪的是,有人在祭奠他们,苹果啊,香蕉,梨什么的,都是新鲜的,应该是早上过来拜祭的。”

    “那是唐小九杀了程州长,过去拜祭他的相亲。”白雅轻声说道。

    “回去。”顾凌擎冷冽的说道。

    白雅看着他清冽的背影,心里沉沉的,不是太舒服。

    “你要抓唐小九吗?”白雅问道。

    “杀人偿命,做错事,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顾凌擎犀利的望着前面。

    “那真相呢?公布于众,还是隐藏?”白雅追问道。

    顾凌擎没有说话。

    按照他对有关部门的尿性了解,他们百分之九十九是会隐藏的。

    一来,担心引起不好的社会影响。

    二来,会造成有关部门的压力。

    三来,太过血腥,令人发指,也会造成国际上不小的轰动。

    四来,怕会打扫惊蛇。

    白雅看顾凌擎不回答她,也有些恼火了。

    “我觉得夏荷是清白的,如果夏荷真的是告密的人,她不用把自己过的这么凄惨,她可以到国外逍遥的过日子。

    另外,唐小九不过是一个山民的儿子,没有文化,没有知识,更加不懂炸药和枪支,我有理由相信,这是夏荷教他的。

    从唐小九不伤害无辜,从夏荷不伤害无辜,以及夏荷的正义,我觉得,她没有撒谎。”白雅分析道。

    “够了,你不是军人,你也不是警察,你更不能代表政府,我说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顾凌擎提高分贝。

    白雅没有忽视掉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厌恶和烦躁。

    她沉默了,垂下了眼眸。

    如果她说的话对方不想听。

    她讲的再有道理,对方也不会相信。

    又何必多言,让自己难堪。

    白雅没有再说话,一个人登着山。

    顾凌擎发完火,就后悔了。

    他心情不好,不应该对着白雅的。

    白雅不是他的军人,不是他的士兵,更不是他可以发脾气的对象。

    “对不起。”顾凌擎道歉道。

    白雅扯了扯嘴角,没有搭理他,一个人快速的往上爬着,绝对不给别人拖后腿。

    他们回到车上,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中饭谁都没有吃。

    白雅别过脸,看向窗外。

    顾凌擎看向白雅,拧起了眉头,:“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发火的,我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到夏荷,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我以后注意。”

    白雅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假寐。

    爱情,是什么?

    是关心对方,欣赏对方,倾听对方,在乎对方,不想分开,想天天腻在一起?

    还是,只是生活中缺少一个老婆或者老公,需要传宗接代?

    前者,不管她说什么,顾凌擎都会耐心听的。

    后者,不管她说什么,对方都是会烦躁的,排斥的,厌恶的。

    如果,她并不想要继续,这还是爱吗?

    或者,只是她不够爱。

    也对,一个月时间,她无法全心全意去爱。

    她的心,异常敏感而脆弱,却也坚定无敌。

    她一直是一个被动的人,不单纯,在社会的腐蚀中,有心机,有城府,有私心。

    对方对她好,她会加倍对他好,不计较对错,不在乎付出,用力的回报。

    对方对她不好,她也会一点点收回敞开的心扉。

    顾凌擎托住她的额头,放到他的肩膀上。

    白雅不想在吵架后有亲密的行为。

    至少,她需要时间一个人静静。

    她睁开了眼睛,趴在了前面的椅子上,额头顶在自己的手臂上。

    顾凌擎的心被什么拧紧了,隐隐的,发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