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185章 抢他女人,呵呵,找...
    白雅走进审讯室。

    王冬儿很沉着,淡定,扬起笑容,“看来,你已经攻破了第一关了,不然,不会来我这里。”

    白雅坐到了椅子上,“听说你学的是心理学,是什么原因让你改行的呢?”

    “兴趣爱好,这个答案你满意吗?”王冬儿笑着说道。

    白雅看着她,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你姐比你大很多,她离开你的时候,你只有七岁?七岁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王冬儿随手把桌上的灯拂到了地面,发出砰的一声。

    白雅停下了动作,诧异的看着王冬儿。

    “想催眠我啊?”王冬儿已经洞悉。

    “同道中人,随便聊聊天吧,你家,书香门第?”白雅猜测道。

    “我妈是医生,我爸是教师,入室抢劫案,他们都死了,我和我姐由外婆带,家里条件不好,所以,我姐就出去打工了。”王冬儿轻描淡写的说道。

    “杀你父母的凶手抓到了吧。”白雅确定的说道。

    “姐姐出去打工的一年后,这两名抢劫犯在逃跑过程中,被车子撞死了。”王冬儿冷漠的说道。

    “所以,你不相信警察,想要利用自己的能力替你姐姐报仇?”白雅猜测道。

    王冬儿笑了,“你在套我。”

    “正常的心里分析而已,你懂的。”

    王冬儿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那也让我来分析分析你好了。你……”

    王冬儿上下打量着白雅,视线放在了白雅的断指上。

    白雅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桌子底下。

    “你,有一个很爱的男人,这个男人,并不爱你,你非常的痛苦。”王冬儿猜测道。

    白雅笑了,“你被你的姑夫强J过。”

    王冬儿诧异的看着白雅,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你怎么看出来的?这件事情谁都不知道,我男朋友都不知道。”

    “你太珍惜你姐姐的感情,在别的亲戚那里没有得到任何安慰,你本来学的是心理,因为重创,你开始自暴自弃,直到,你发现了你姐姐的尸体和日记。你就开始了你长达一年的部署。”白雅猜测道。

    “是,我拍了一些录像,他们要不是没有鬼,会被吓死?”王冬儿嘲讽道,眼中都是不屑。

    “你姐姐的日子你看到了吧,她一直在重复着,希望冬儿好好的,她称呼那些人为坏人,如果你姐姐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会这么称呼你?”白雅问道。

    “我姐姐会为我骄傲。”

    “你姐姐就算被虐待,也一直怀着一颗温柔善良的心,她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道救那两个孩子出去。”

    “所以他们就更该死,我姐姐那样善良的人都不放过,他们还有良知吗?居然在她活的时候往她那里注射发泡剂,他们是存心想要我姐姐死。”王冬儿憎恨的说道。

    “他们不对,你觉得你做对了吗?你姐姐说,想和你一起拜祭父母,想和你一起孝顺外婆,想和你一起帮助别的像你们这样的孩子,熊志清的孩子,今年七岁,跟你当年一样大。”

    “熊志清是活该的,他就是往我姐姐那里注射发泡剂的人。”王冬儿清晰很激动。

    “那七岁的孩子呢?”白雅反问道。

    “他不配有孩子。”王冬儿冷情的说道。

    “可已经是七岁的孩子了,熊志清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你呢,是继续在泥泞中挣扎愧对你姐姐,还是承担,至少无愧于心。

    我知道,你是故意想要放过熊长安的,因为熊长安对你姐姐是好的,你姐姐在日记中说道他是一个好人。

    只是,他承受的压力太大,选择了自杀,对吧?”白雅凝重的问道。

    王冬儿眼圈红了,“熊长安喜欢我姐姐,他是第一个找到我忏悔的,我让他举报,他不肯也不敢,他就是一个懦夫,就算他自杀,我姐姐也不会原谅她。”

    “你姐姐会原谅,因为她善良。”白雅垂下了眼眸,停顿了三秒,“王冬儿,你利用恐怖录像故意杀人,罪名已经成立,你刚才说的,全部可以作为呈堂证供,我相信法庭能过做出明确的判断。”

    “你阴我?”王冬儿不淡定的锁着白雅。

    “我陈述的是事实,你既然已经精心设计了一年,不惜拉自己的男友下水,你就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他们必死无疑。”

    “那是他们该死。”

    “他们的心里素质非常高,能够被吓死,说明对你姐姐有悔改之意,你又何必……”

    “他们根本就没有悔改之意,是我给他们下了药,那种药粉通过气味进入大脑,两小时就挥发光,鉴证科压根检测不出来。”王冬儿冲动道。

    “yes。”监控室的冷秋尊不禁发出赞美之声,双手怀胸,欣赏的看着白雅,“想不到她不仅漂亮,还聪明,在运用心理上自由发挥,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名声鹤立,干的漂亮。”

    顾凌擎把监控关了,一片黑屏。

    冷秋尊拧眉看向顾凌擎,“你干什么?”

    “案件到这里已经水露石出,接下来,是我们的事情了,去不去?”顾凌擎冷冰冰的说道。

    “去啊,那个王冬儿说,白雅爱的男人不爱她,好像说的是苏桀然。爱的男人。呵呵。”冷秋尊意味深长的说着这四个字,充满了挑衅。

    “你想多了,如果爱,就不会离婚。”他冷冰冰的朝着外面走去。

    冷秋尊心里不爽的在他后面跟着,幻想着一会顾凌擎被他打趴下的场景,想想心情就豁然开朗了。

    半小时后

    120救护车过来,把冷秋尊扛到了担架上,送去了医院。

    白雅从审讯室出来,看顾凌擎不在,她就先回去了,定了下午回A市的动车票。

    她在酒店收拾行李。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她从猫眼看出去,是顾凌擎,打开了门,坦然的看着他。

    顾凌擎把九十九朵玫瑰花递给她的面前,“他们说,女孩都喜欢玫瑰花。”

    “谢谢。”白雅接过,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我觉得,让你作为我背地里的女人,太委屈了,白雅,我们正式交往吧。”顾凌擎很认真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