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219章 别让我找不到你就好
    “我怎么会在这里?”白雅诧异的问道。

    她记得让宋中校送去水月国际的,还有,他不是和周海兰在一起吗?

    顾凌擎看着她眼中的疑问,耐心的解释道:“我让宋中校送过来的,你还在发烧,昏迷了,我找医生给你看过了,你胸口的伤我给你重新换上了药,还没有好,你自己是医生,怎么那么不在乎自己。”

    越说,顾凌擎越心疼。

    白雅太好强,所以事情都一个人承担着,即便承担不下去,她也不开口。

    白雅明白了她到蓝天别院里面来的过程,只是不明白,“你不是在军区吗?周海兰和你父母呢?”

    她问的很冷清,顾凌擎的眼眸沉了沉,关掉了手机上的闹钟,把手机放在了床边的桌上,坐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雅,“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白雅狐疑的看着顾凌擎,“什么消息?”

    她要坐起来,顾凌擎怕她扯到不容易好的伤口,扶了她一把,把枕头放在她的腰后。

    “谢谢。”白雅客气的说道。

    “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顾凌擎说道。

    白雅低下了头,没有说什么。

    他非常不喜欢她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好像她随时都会消失。

    “之前民政局的局长打电话给我,说我们的信息已经刻录进电脑了,现在在网上可以看到我们登记的信息,我和你,是合法的夫妻。”顾凌擎说道。

    白雅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凌擎,“我和你现在是合法的夫妻?怎么可能?我把结婚证撕了。”

    “现在所有的信息都会录进电脑,结婚证没有了没有关系,让再打印一份就是。你看,和我们之前的,一模一样。”顾凌擎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结婚证拿出来,递给白雅。

    白雅接过结婚证的手都在颤抖着,打开来。

    照片上的他们两个人都在笑,笑的非常的甜蜜。

    她觉得,笑的两个人根本不是他们。

    明明她撕了,苏桀然也说了,只要撕了结婚证,民政局那边就没有记录了,怎么会是这样。

    “顾凌擎……”白雅期望的看向顾凌擎。

    “我不同意。”顾凌擎回绝了白雅,他知道,她不想结婚,“白雅,你可以停在原地,就算后退都没有关系,都由我来追你,但是,不要躲藏,我怕我会找不到你。”

    白雅拧紧了眉头,背过脸。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问题,我们都一起解决。”顾凌擎柔声道。

    女人,是世界上最柔软,也是世界上最刚硬的人。

    爱一个男人,只要这个男人有一点点的好,就会贡献出自己的全世界。

    只要这个男人有一点点求和的意思,如果有爱,也会忘记了伤疤。

    不爱一个人男人,即便这个男人为她失去了生命,都不会去他的身边。

    婚姻,周海兰,病痛,已经把她折磨的很烦躁,也没有力气跟命运抗争。

    当她不能立马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毕竟,人生并不是明天就会结束,时间,会淡化一切,会验证一切,所以,当自己烦恼,纠结,犹豫不定的时候,就交给时间去沉淀。

    “你上次不是说周海兰得了精神方面的问题吗?如果你信任我,我可以帮她看。”白雅说道。

    顾凌擎笑了,紧紧的握住了白雅不挂水的手,“有你的帮助,她会好的快的。”

    “你之前并不同意。”白雅脱口而出。

    顾凌擎深深的看着她。“他们来我那我并不知情,我已经告诉周海兰我们结婚了。”

    白雅垂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顾凌擎,“其实,小孩的情绪会比较容易懂,他们的表现并不复杂,很容易揣测道他们的真实想法。

    比如,经过冰淇淋店,她会想要冰淇淋,如果不给,就会哭闹,甚至打人,你觉得这个时候作为父母,因为怎么做会好?”白雅问道。

    顾凌擎有认真思考。

    “如果是男孩,不给就是不给,哭闹就让他立壁,打人,就教训。如果是女孩,会宠一点。”顾凌擎坦诚道。

    “小孩还小,他们没有大道理来说服对方买冰淇淋,大哭大闹是他们唯一的策略,告诉父母他们想要,他们不开心了,利用的是父母的爱心,如果因为哭闹给买了冰淇淋,那么下一次的哭闹会变本加厉,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办法有效。”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顾凌擎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白雅微微一笑,“你对周海兰也是如此,只要哭闹就能得到想要的,那么,下一次的哭闹只会更加的厉害。”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她。

    “你觉得父母为什么不给小孩买冰淇淋?”白雅反问道。

    “糖分过高,冷的对身体不好,也可能是觉得太贵。”顾凌擎猜测道。

    “小孩还小,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没有形成,父母是监护人,会保护他们,知道什么对孩子好,什么对孩子不好,顾凌擎,你觉得,什么是对周海兰好的?”白雅引导性的问道。

    “我想要她找回过去的自信,独立的生活,找到她真正需要的人。”顾凌擎表达道。

    白雅笑了,下面的话,如果是对一个陌生的病人家属,她会说的很轻松。

    但是对面是顾凌擎,病人是他的前女友,她这个现女友说出来的话,会让人觉得她小鸡肚肠。

    所以,她没有说出来,“如果周海兰排斥我看,我可以推荐一个人给你,他是我们学校中的传奇,我的师哥,成名在我前面,非常的厉害。”

    “我信任你。”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眼神清明起来,把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那我要求你不要亲自照顾周海兰,不要给她一点点希望,你可以做到吗?

    只有你给了她绝望,她才有可能找到她真正需要的人,也会变得独立,在别人的追捧和拥戴中变得自信。

    你给她的,是她永远出不去的牢笼,你和我的关系,也会深深的伤害到她,让她变得更加的自卑和……不独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