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224章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白雅跟着顾凌擎出门,退房的时候,又见到服务员那怪异的眼神。

    白雅红了脸,先出了门。

    房间里餐巾纸丢的到处都是,她还没整理,有一种做了坏事被人知道了的感觉。

    明明他们是夫妻,正常的,不是吗?

    顾凌擎退了房,说了一句,“我们是夫妻。”

    服务员:“……”

    他出来,先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白雅坐了上去。

    顾凌擎经过车头,上了驾驶座。

    白雅已经给自己戴上安全带了。

    顾凌擎开车。

    “能详细说说周海兰的事情吗?我想知道应该怎么治疗更合适。”白雅睨向顾凌擎说道。

    “海兰是孤儿,很早就参军了,她很刻苦,表现很突出,我们合作完成过几次任务,都成功了。

    后来有一次,我们营救一个政要人物,中间出现了内奸,去的八个成员都死了。

    我,周海兰,和那位政要人物被困在火海里。

    她帮助我和政要人物先离开。

    我救出政要人物回去,火海已经是一片废墟,我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烧焦了的尸体,尸体的手指上戴着我送给她的戒指。

    原来她并不没有死,而是被敌人抓去了,进行了非人的对待五年,被救出来的时候精神就已经崩溃了,这些年一直被关在试验室里进行治疗。”顾凌擎简单的说道。

    这样的故事白雅已经听过了。

    她要的不是这个。

    “她已经被关起来治疗三年了,为什么现在才出来找你?”白雅不解道。

    “她的意识形态才恢复不久,试验室里发生了火灾,她趁乱逃了出来。”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沉默着。

    她认识另外一个和他们一起出任务的人,夏荷。

    就是顾凌擎以为的那个间谍。

    当初顾凌擎认定夏荷是间谍,因为那次任务就活下来一个他和夏荷。

    她当初就不觉得夏荷就是那个间谍。

    现在,还有第三个人活着,间谍会不会是第三人呢?

    她这个怀疑没有说。

    一是会让人觉得她是嫉妒周海兰,二是她无凭无据,没有人会相信她的。

    顾凌擎打电话确定了周海兰被送去了军区医院,带着白雅过去。

    病房里面,周海兰已经睡着了,手腕上绑着绷带,手上挂着药水。

    宋惜雨和两位看护共同看护着她。

    宋惜雨看到顾凌擎和白雅一起来,脸色就不好看了,质问顾凌擎道:“海兰因为你没有回去自杀了,你带着白雅过来,不怕她情绪又崩溃吗?”

    “我和白雅已经是夫妻了,白雅是心理学专家,可以帮忙治疗海兰。”顾凌擎解释道。

    “你是觉得海兰会愿意看到白雅?我不信她会好好治疗海兰,你一个人来就可以了。”宋惜雨决绝道。

    顾凌擎沉下眼色,直接道:“妈是希望看到我什么都不做,一直看护着周海兰一辈子吗?”

    宋惜雨顿了顿,转眸看向白雅,施压道:“现在海兰的情绪很不稳定,还请白女士先离开。”

    白女士这个词,说明了她并不认白雅为儿媳妇。

    白雅也不想自己凑上去,喊她母亲。

    “夫人是觉得她为什么情绪不稳定?”白雅冷静的问道。

    “你明知故问,她的心里只有凌擎,你现在和凌擎一起来,是想要打击她,是不是她死了,你才开心。”宋惜雨不悦道。

    “所以,夫人的意思是,让顾凌擎和周海兰在一起,我退出?”白雅猜测道。

    宋惜雨眉头拧了起来,防备的没有开口。

    白雅扯了扯嘴角,几分讽刺。

    “小孩想要糖果,所以哭闹,大人们就给糖果,那么,小孩每次想要糖果只要哭闹就可以了,但是,久而久之,小孩会因为糖果蛀掉牙齿。

    有所为,有所不为,哪些行为是错的,大门人应该知道,哭闹,自杀,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相反,会让问题越积越重,最后爆发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白雅冷清的说道。

    “这还是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吗?你是陷凌擎为不仁不义之中,难道要凌擎眼睁睁的看着海兰死而内疚一辈子。

    白雅,如果你爱凌擎,就应该放手,不要让他为难。”宋惜雨生气的说道。

    “现在让我为难的不是她而是你们。”顾凌擎插话道,紧握住了白雅的手。

    宋惜雨震惊的看向顾凌擎,“这次要不是我救她,她就死了,你难道忘记了她的付出?我是怎么教育你的,绝对不能忘恩负义。”

    “对不起,我的眼里看不到周海兰,和忘恩负义比起来,我更不想辜负了白雅。”顾凌擎冷冷的说道,面无表情,带着疏离和刻薄。

    白雅的心被撞击的厉害,雾气瞬间弥漫了眼眸。

    她也紧握了顾凌擎的手,“我们在用更正确的方式帮周海兰。”

    “那只是你自以为是的正确方式,在我眼里,让凌擎回到周海兰身边,照顾周海兰才是正确的方式。”

    “那抱歉,我和顾凌擎已经结婚了,不可能会离婚,军婚不能离,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的。”白雅坚定的说道。

    “并不是不可以离,如果你答应离,有办法的。”

    “我不会离。”顾凌擎沉声道。

    宋惜雨堵在病房门口,“海兰已经很可怜了,你没有看到她找不到你时候的疯狂,现在她的情绪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你可以对她绝情,但是不要伤害。”

    “我们不是伤害,而是治疗。”白雅代替顾凌擎说道。

    “治疗过度,就是伤害,你们现在回去吧,等她醒了再说。”宋惜雨冷声道。

    顾凌擎垂下眼眸,看向白雅。

    白雅点了点头,“我们先回去吧。”

    宋惜雨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死死的看着白雅的背影。

    顾凌擎点了点头,带着她转身离开。

    回到了车上。

    “我妈的态度你不用在意,这三年来,我和他们已经闹得很僵。”顾凌擎宽慰白雅道。

    “没关系的,我知道她的想法,因为我曾经看到过她阴暗的一面,所以,她不仅仅是讨厌我,还有忌惮我,更不理解,为何三年前可以轻而易举的逼迫我,现在却不行了。

    你妈不坏,她只是太爱你,以及爱你的前程。”白雅睨向顾凌擎。

    顾凌擎握住白雅的手,“不管怎么样,以后的路,我们都一起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