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270章 我是认真的,你还笑
    “不好意思,我们刘爽,不稀罕。”白雅生气的说道,端起桌上的茶杯,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苏桀然看她生气了,不再说话。

    服务员上小笼包很快。

    “要醋吗?”苏桀然问道。

    白雅一点胃口都没有。

    刘爽是白雅唯一的朋友,她知道的。

    “那个沈亦衍真的看上爽妞了?”白雅还是不怎么相信。

    “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沈亦衍,城府比任何人想的还要深沉,做事也滴水不漏,刘爽跟着他,虽然没名分,但是,想要什么都可以了。”苏桀然评论道。

    “爽妞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她的性子非常的烈,她对男人的要求很低,不求车,不求房,不求容貌,不求地位,但是不能出轨,不能花心,沈亦衍应该有很多女朋友吧?”白雅感伤。

    苏桀然没有否认,“他在那个位置,有时候男人的魅力,也是最强悍的武器,他需要那些女人以及那些男人巩固他的地位,他今年才27岁,如果竞选成为总统,将会是历史上最年轻的,这都是靠他的实力和谋略。”

    “你手上有没有靠谱一点的人,可以介绍给刘爽,高处不胜寒,刘爽那种直爽的性子,在宫廷剧里活不过一集,就会拎盒饭的。沈亦衍身边女人太多,刘爽应付不来的,我宁愿她平平淡淡过一生。”

    苏桀然笑了,“我怎么觉得,你在宫廷剧里应该是走到最后执掌后宫的?”

    白雅气恼,打了一下苏桀然的手,“我很认真的,你还笑。”

    苏桀然凝下脸色,“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顺其自然比较好,或者,沈亦衍很快就会对刘爽厌倦,我们的阻止,反而会坚定他要的决心。”

    “刘爽结婚了,沈亦衍就没必要动脑筋动到她身上了吧。”

    “可能,会害了她老公全家。”苏桀然猜测道。

    白雅从苏桀然的口中就能感觉出沈亦衍这位权贵的霸道狠厉以及心狠手辣。

    她最讨厌的就是逼迫,用力的推了桌子,“我不吃了,你吃吧。”

    “小雅。”苏桀然喊道。

    白雅拎起包冷着脸走出去,一个人走在回酒店的路上。

    恐怕,现在刘爽还不知道沈亦衍对她虎视眈眈,不然,以刘爽的性子肯定会告诉她的。

    她现在怀疑,强了刘爽的,可能就是这位殿下。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吕彪母亲的来电显示,立马接听。

    “白老师,我家吕彪在学校出事了,有人看到他在厕所偷窥女生,现在校长叫我去。这该怎么办啊?我还不敢告诉我家那口子,我家那口子肯定会把小彪打死的。”吕彪母亲担心的说道。

    白雅心里一个咯噔,“怎么可能?我现在就去学校,您别着急,去了再说。”

    白雅立马打的赶往学校。

    班主任出来接的她。

    她去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除了有班主任,校长,还有教导主任,以及吕彪,还有几个同学。

    吕彪紧握着拳头,目光腥红,杀气腾腾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同学。

    白雅看出异样,上前抱住吕彪,柔声道:“没事,没事,你没有做,对吧?”

    吕彪看向白雅,因为激动,委屈,眼圈都红了,“我没有,他们冤枉我。”

    “相信老师,世界有公道,他们冤枉不了你,我问什么,你照实回答。”白雅说道。

    吕彪点头。

    白雅转身看向对面的三个孩子,脑子里闪过一个成语,三人成虎。

    “你们谁看到吕彪在厕所偷窥女生了?”白雅冷声问道。

    “我们三个都看到了。”胖一点的男孩说道。

    “什么时间看到的?”白雅质问道。

    “就在二节课后,我们做完操,上厕所的时候,看到吕彪在偷窥。”胖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非常好,胖子,你跟我来,校长,你也跟我来。”白雅朝着门口走去。

    吕彪拉住白雅的手,“老师。”

    白雅对着吕彪微微一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现在的磨难,挫折,只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加的坚韧和坚定。”

    “嗯”吕彪明白了,点了点头,松开手。

    胖子看了眼同伴,战战兢兢的跟在了白雅的后面。

    出了门,到了转角处,白雅对着胖子问道:“你是亲眼看到吕彪偷窥的吗?”

    胖子点头,“是的。”

    “那你就把你看到的演给我们看。”白雅说道,凉飕飕的锁着胖子,打开了录像。

    胖子心虚,眼眸闪烁着,走到女厕面前,趴在了地上。

    白雅笑了,“这个姿势趴在走廊上,又对着女厕的位置,除非吕彪是弱智,才会这么做。”

    “我是真的这么看到的。”胖子坚定道。

    “行了,你现在可以回教室了。”白雅看向校长,“我们请第二个同学出来表演一下吧。”

    校长知道了白雅的意图,脸色依旧凝重。

    吕彪是州长的儿子,做了错事,他们不敢轻易责罚,要是冤枉了州长儿子,学校也难辞其咎。

    “要不算了。”校长面有难色的说道。

    “现在是冤枉了我的学生,怎么能轻易算了呢,还是校长要我请吕州长亲自来?”白雅厉声道。

    “那,那。那继续看看吧。”校长硬着头皮和白雅回办公室叫来了另外一位矮个同学。

    白雅微笑的问道:“你亲眼看到吕彪同学偷窥吗?”

    “当然。”矮个同学立马说道。

    “那就请你把你看到的一幕表演给我们看吧。”白雅拿出手机。

    矮个同学脸色苍白,扶着墙,看向里面。

    校长看到后,脸色也泛白了。

    第三位同学也喊了过来。

    他表演的是冲进了女厕。

    “校长,麻烦你把刚才三位同学一起叫到校长办公室,并且,喊这三位同学的家长过来吧。”白雅朝着校长办公室走去。

    吕彪担忧的看着白雅。

    白雅走到了他的面前,手揉了一下吕彪的头,“一会,我会让你看到,法律的武器,何其强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