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282章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把号码删除了,把手机丢在了床头柜上,躺到床上。

    太累,没有洗澡,就睡着了。

    晚上,她做梦了。

    梦见自己坐在小船上,四周,是看不到边缘的湖面,湖面上波光粼粼,倒映出了她的脸。

    顾凌擎也坐在了船上,他俯身过来,亲吻她,去掉了她的衣服,和她做起来了羞羞羞的事情,在她觉得舒服的时候,顾凌擎的脸变成了苏桀然的。

    她吓了一跳,惊慌的想要逃走,苏桀然握住了她的腰,不让她走,强行发生关系。

    她惶恐的踢开他,退无可退,跳进了湖里。

    在湖底下面看到了一个同样光着衣服什么都没有穿的女人。

    她朝着她游过去,是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流着泪。

    她的手臂上一紧,顾凌擎握着她的手,往上游。

    她回头。

    那女人已经站起来,朝着她挥手。

    白雅心里一紧,猛然惊醒,坐了起来,身上一身的汗。

    “做噩梦了?”苏桀然问道。

    白雅看到他很诧异,撑大了眼睛,睫毛都在颤抖着。

    可能是因为刚睡醒,脑子还没太清醒,她重新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苏桀然轻笑,“白雅,你有时候真挺可爱的。”

    白雅听清楚了苏桀然的声音,确定了他真的在她的房间中,重新睁开了眼睛,“你什么时候在的?”

    “刚进来一分钟这样。”苏桀然弯起手臂,看向上面的手表。

    白雅也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时间,已经早上六点二十了。

    “陪我吃个早饭吧,吃完我得回去休息一会。”苏桀然用的是陈述句。

    白雅不想和他争吵,他要是留在她这里睡觉,更麻烦。

    “我洗漱下。”白雅说道,进了洗手间,锁上了门,先洗了澡。换上昨天的衣物,再刷牙。

    她好像应该买些衣服了。

    从洗手间出来,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

    “走吧。”苏桀然走在了前面。

    白雅在他后面跟着,不紧不慢的隔着一米的距离。

    “是你打电话给顾凌擎,让他放我的吗?”苏桀然突然的问道。

    “没有,怎么那么问?”白雅垂下眼眸。

    “他突然放了我,这点挺奇怪的,难不成只是不想你请我吃海鲜?”苏桀然扯了扯嘴角,眼中都是不相信,睨向白雅,眼中却都是宠溺的。

    白雅依旧低着头,想着做的那个梦,有些慌神。

    苏桀然手在她的面前摇晃了两下,“发什么呆,想什么呢?”

    “想刚才做的梦。有些研究梦的科学家说,梦能够反映身体的状况,也是因为生活和环境的影响,有时,是给人启迪。”白雅思索着说道。

    “做了什么梦,说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你解答。”苏桀然笑着说道。

    白雅怪异的看他一眼。

    她才不会把梦说给他听,“你并不是专家,走吧,去吃早饭,吃完,我去买些衣服。”

    “需要我陪你?”苏桀然问道。

    白雅摇了摇头,“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

    苏桀然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递给白雅,“密码是333520.”

    白雅推开他的手,“我有钱。不习惯用别人的。”

    苏桀然知道她说不用,就不会用他的。三年前穷的叮当响的白雅是如此,现在有钱了的白雅更是如此。

    “那好吧,今天晚上请你看电影。”他搂住她的腰,一起走进了电梯里面。

    白雅看向电梯上面倒映出来的自己,因为厌恶虚以委蛇的自己,垂下了眼眸。

    刚出电梯,苏桀然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是邢瑾年的来电显示,接听了电话,并且按了公放。“怎么了?”

    “苏桀然,我爸爸一大早就被纪检的人带走了,这是不是你干的?”邢瑾年生气的控诉道。

    “纪检不是我管的,我没那么大的权利。”

    “你昨天还说我爸爸没有机会了,不是你,会有谁!”邢瑾年非常的不淡定。

    “你爸爸如果没有做不良勾当,清者自清,被纪检带走,也没什么关系,会被放出来的,如果他作恶多端,以权谋私,那出不来,也正常了,我现在要去吃早饭,没空听你的抱怨,拜拜。”苏桀然说完挂上了电话。

    “你动手还挺快。”白雅沉声道。

    “因为你,已经晚动手三年了,我手上的资料足以让邢霸川和邢瑾年被判死刑,不过,我答应把他给你一个月的,所以,会慢慢玩。”苏桀然解释道,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白雅上了车,自己给自己带好安全带。

    苏桀然,还挺可怕的,他背后的权利和势力,不在顾凌擎之下。

    为了顾凌擎的安全,她其实,应该让苏桀然看到她对顾凌擎的决绝。

    苏桀然上了驾驶座的位置,开车,带着白雅去吃早餐。

    岁月静好,阳光落在她雪白的脸上,更加的耀眼。

    苏桀然握住她的手,享受此刻的宁静,和有她在的空间,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是他觉得,空气都是甜的。

    白雅的手机响起来,她一惊,从包里翻出手机,是程锦荣的。

    她诧异,程锦荣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接听了手机,客气的打招呼道:“早上好。”

    “白雅,你现在还在给吕州长的儿子看病吗?”程锦荣担忧的问道。

    当日,因为出了刘爽的事情,她并没有和程锦荣打招呼就走了,有些歉意,“那个,我有些事情回a市了,吕州长妨碍了我的看病过程,所以,我和他的合同已经终止了,怎么了?”

    “那就好,应该不会牵连到你。”程锦荣松了一口气。

    “发生了什么事?”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还记得吕行舟的儿子强J了校花的事情吗?”

    “知道,后来吕行舟家里应该用钱去处理了这件事情,怎么了?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了?”

    “今天凌晨,校花一家被灭门了,现在警察在调查,我怀疑是那小子干的,所以担心你的处境。”程锦荣解释道。

    白雅的眼眸黯淡了下来。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孩子的世界观,很多时候,是父母在主导。

    吕彪本来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孩子,无奈,被父母扭曲了人生观。

    她也无能为力。

    有时候,真的不能走错一步,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