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283章 你高飞了就好,从此...
    白雅挂掉了电话,还在沉思中。

    “怎么了?”苏桀然问道,握住了她冰冷的手。

    白雅摇了摇头,“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所以,有些感叹。”

    “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什么事情又都放在心里,这样容易想不开,小雅,你应该多交一些朋友。”苏桀然建议道。

    “君子之交淡如水,qq上被拉黑的,往往都是之前聊得很好被当做朋友的,那些不怎么聊天的,反而能安安稳稳的留下来,有时候,朋友比敌人更可怕,我宁缺毋滥。”白雅反驳道。

    苏桀然点头,“说的也是,你有我就够了。”

    “呵。”白雅笑了一声,生看向窗外。

    他怎么觉得,她这声笑,让他格外的不舒服呢?

    “我们吃饭的地方到了。”苏桀然提醒道,在门口停下了车。

    白雅认出了旁边这辆悍马,好像是顾凌擎的,眉头拧起,苏桀然每天不搞点事情出来,心里就不舒服,是吧?

    顾凌擎和他身边的宋中校从里面走出来,

    苏桀然勾起了嘴角,“好巧,没有想到吃个早饭都能碰到,a市什么时候小成了这个样子。”

    顾凌擎冷冷的目光扫着苏桀然那张邪魅的脸孔,“能否遇上,就要看苏总有没有心了,有心,何时何地都能碰上。”

    “要说有心,我怎么比得过顾首长你呢?我就纳闷了,你的人看到我和白雅发生关系跟你汇报的时候,你的心里就能好过?”苏桀然讽刺道。

    “我好不好过是我自己的事情了,你是亏心事做多了,所以,才怕被人盯着吗?”顾凌擎反问道。

    “我如果做的亏心事多,也不会到现在还平安无事,倒是顾首长,你要谨言慎行了,上次是运气好,你逃过一劫,但是幸运女神不会一直站在你那边,确切的说,”苏桀然停顿了下,搂住了白雅的腰,拉到自己身边,“女神,已经站在了我身边。”

    顾凌擎扯了扯嘴角,讳莫如深的看着苏桀然,“那你就好好珍惜你的女神吧,我也要好好珍惜我的女神了,我快要结婚了,等写好了喜帖,给你们发过去。”

    白雅诧异,一项平静的眼眸流淌过波澜,诧异的看向顾凌擎。

    苏桀然也很震惊,脱口道:“你要结婚了?和谁?”

    “和谁我还不用跟你汇报。好自为之。”顾凌擎狂傲道,经过他们。

    宋中校赶忙打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顾凌擎面无表情的坐了上去,正眼都没有看白雅一眼。

    白雅背脊僵直着,脑子里嗡嗡作响,也没有回头。

    顾凌擎的车子再次经过他们,呼啸而去。

    白雅定定的看着顾凌擎的车子离开。

    她一直希望顾凌擎能够忘记她,重新找个匹配的女人结婚生子,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他终于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不再和她纠缠了,她的心,反而痛了。

    痛的还想有三座大山压在上面,很沉,气都穿不过来,偏偏,她还要伪装成不心痛的模样,手心更加冰凉。

    “怪不得,突然放了我,原来,他另结新欢了。”苏桀然猜测道,看向白雅。

    “我们进去吃早饭吧,很饿。”白雅淡淡的说道。

    “我预定了203包厢。”苏桀然说道。

    他们到了包厢里,白雅低着头,随意的翻着菜单,事实上,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子里还在回忆着顾凌擎说的那句:我快要结婚了。

    天底下,有多少相爱的人能走到一起,经过婚姻和时间的沉淀后,又还有多少相爱的人还继续相爱着。

    她看过太多爱情的伤 ,人活着,太累,太孤单,或许等父母死后,孩子重新组建了家庭后,才发现,自己是最孤独的那个人。

    她倒是羡慕企鹅。

    企鹅是群居动物,一生一世只会有一个伴侣,即便伴侣死了,也不会再娶。

    “小雅,小雅,小雅。”

    白雅听到苏桀然喊她,抬头,看向苏桀然。

    他眯起了眼睛,阴寒的看着她,“你在难过啊?喊你很多声都听不见。”

    白雅的眼中迷蒙上了雾气,眼圈发红,口气,却是沉静清淡,不卑不吭,也没有情绪浮动的,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不难过,你也不会相信,事实上,我确实在难过。”

    苏桀然脸色铁青了好几分,“你在难过顾凌擎要结婚?”

    “我在难过我自己,爱着你的时候,你肆意伤害,爱上顾凌擎了,他又把我忘记的一干二净,如今……”白雅停顿了,垂下了眼眸,眼泪流淌下来,“或许,我本就不应该活下来。”

    “你在胡说什么?”苏桀然激动,握住白雅的手腕,眼中腥红,警告道:“听清楚了,我不允许,如果你敢轻生,我发誓,我会毁灭你在乎的所有人,事,物,包括你母亲,顾凌擎,以及刘爽。”

    白雅看向自己的手腕,明明他的力气很重,她却一点感觉不到疼。“你觉得,我现在还在乎他们吗?”

    “你在乎的。”苏桀然很确定的说道。

    白雅扬起嘴角,吃到了自己咸咸的泪水。

    是啊,她还在乎的。

    如今还活着,就是一份责任。

    生活的磨难,委屈,激动的时候,会让她自暴自弃,任性,冲动。

    可是想清楚后,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活着,很容易就死了。

    死了,却再也活不过来。

    “我想去下洗手间。”白雅柔声道,柔的,好像是吴侬软语,听起来,又有一些请求的成分。

    苏桀然别过脸,点了点头。

    白雅站起来,朝着洗手间快步走去,蹲在了厕所最后一格的里面,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

    她终于用她的冷漠,任性,绝情,逼走了最爱她,她也最爱的男人。

    从此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走她的独木桥,不会再有瓜葛了。

    她为他高兴,也为她自己伤心,所以,最后再痛痛快快的哭一次,白雅可以像个机器一样生活了。

    事实上,白雅早就死在了金源市程锦荣家,她逼走顾凌擎的那天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