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483章 顾凌擎呢,去哪里了...
    白雅顿住了。

    说实话,她一点都不相信苏桀然会帮她。

    可是,他是盛东成的身边人,如果有他的帮助,他们就会如虎添翼,肯定能把盛东成打败。

    可他,为什么要帮他们,这不符合苏桀然的性格。

    他会害他们才对。

    想想,又不对,如果苏桀然想要害他们,就不会救顾凌擎。

    如果他不救顾凌擎,现在顾凌擎早就被判死刑了,还被污了名节。

    她又有点信他。

    “你有什么条件吗?”白雅问道。

    沈亦衍沉默着,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死了,你会到我坟头上来看我吗?”

    白雅沉默着,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波动,“我想,你心里有答案。”

    “顾凌擎那边的军区里有盛东成得人,具体我这边在查,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人就在今天和顾凌擎吃饭得人中,有两个,等我这边查到后告诉你,还有,盛东成已经恼羞成怒,按照我对他得了解,他不会放过顾凌擎。”苏桀然说完挂掉了电话。

    顾凌擎睨向白雅,“苏桀然的电话?”

    “他说你得军区里有盛东成得人,那两个人今天中午和我们吃过饭,如果这件事情是真得,你觉得会是谁?”白雅担心得问道。

    “苏桀然得话不足信,他也可能是挑拨关系。”

    白雅握住了他得手臂,“不管什么,我们都小心点,我还是不放心,我今天跟你一去回军区,然后我明天就给他们做心理测试。”

    顾凌擎看得出来,白雅太紧张,刚才飞机爆炸,让她整根神经紧绷着。

    “好。”顾凌擎应道。

    他现在能做得事情,就是顺着她的心,把她所有的顾虑都打消道。

    车上

    白雅靠在顾凌擎的身上,看着前面的空气,叹了一口气。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怎么了?”

    “顾凌擎,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紧张了?”白雅问道。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刚才要不是你提醒我,恐怕,我现在也粉身碎骨了,小心驶得万年船。”顾凌擎反过来宽慰道。

    白雅点头。

    她或许是怀孕的关系,或许是刚才飞机的爆炸,对她来说,太震撼了,也有可能是苏桀然说的,他身边有两个盛东成的人,她非常的不安。

    顾凌擎对敌人或许很防范,但在他身边的人,就让人防不胜防了。

    而且,盛东成身边又都是死士。

    她得立马把那两个人找出来,才能安心一点。

    胡思乱想着,一直没有睡着,车子进了军区,门口得侍卫检查得很谨慎,即便是他得车子,也会检查,确定没有危险了这才放行。

    不一会,就到了顾凌擎得公寓楼那,侍卫拉开了车门,顾凌擎先下车,牵住了她得手。

    “首长。”勤务兵走出来,“林参谋长在您办公室等你。”

    白雅看那个勤务兵挺面熟得,应该是今天吃过饭得人。

    他从口袋里掏什么,或许是敏感得原因。

    她下意识得挡在了顾凌擎得前面。

    勤务兵得手中掏出手枪。

    白雅心中一紧。

    苏桀然说得果然没有错,真得顾凌擎身边有内贼,而且,盛东成已经疯了,势要杀死顾凌擎。

    顾凌擎退开了白雅。

    白雅倒在了地上。

    他一个箭步上前躲过了勤务兵手中得枪,砰得一声。

    白雅看到子弹从顾凌擎得后脑勺穿过,血溅了出来。

    紧接着又是砰,砰,得两声,勤务兵被打死了,办公室里得林参谋也自杀了。

    顾凌擎强壮得身体轰然倒塌。

    白雅看着倒在地上得顾凌擎,鲜血染红了地面。

    他一动都不动。

    她定定得看着他,心脏在那一瞬间停止了,世界也仿佛失去了所有得颜色,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意识清醒过来,睁开了眼睛,脑子中闪过顾凌擎脑袋中枪得画面。

    她一定又做噩梦了,披着衣服起身,朝着门口喊道:“顾凌擎。顾凌擎。”

    “在。”耳边是他温暖得声音响起。

    她扬起了嘴角,就知道,他会一直在得。

    白雅朝着他走过去,柔声道:“我做噩梦了,梦见你死了,子弹穿过了你得脑袋,怀孕得人,好像很容易胡思乱想。”

    “傻瓜。我会一直都在。”她听到顾凌擎说道,微微扬起了嘴角。

    门被推开了。

    宋惜雨站在她得面前,眼睛哭得红肿,抱住了白雅。

    “妈,怎么了?”白雅不解得问道。

    “小雅,你已经昏迷了五天,以后就我们娘俩了,凌擎,昨天已经入土。”宋惜雨哭着说道。

    “什么入土?”白雅看向旁边。

    她眼中得顾凌擎对她微笑着,笑容好像阳光一般,给她温暖得感觉。

    白雅也微微扬起嘴角。

    宋惜雨诧异得看向白雅,又看向旁边,旁边是空气。

    “小雅。”宋惜雨喊了一声。

    白雅看向宋惜雨,“怎么了,妈。”

    宋惜雨眼泪唰唰刷得流,握住白雅得手臂,“凌擎,他,死了。子弹穿过他得后脑勺,抢救无效,你昏迷过去了,他出殡得日子,你都不在。”

    白雅笑了一声,“妈,你在说什么啊?凌擎就在啊。”

    白雅看向旁边,看不到顾凌擎了,拧起了眉头,冲出门口,惊慌得喊道:“凌擎,顾凌擎,顾凌擎,你去哪里了?顾凌擎。”

    她冲出门外。

    “林纾蓝,追上她,不要让她再出事了,我没有了老公,没有了儿子,不能没有儿媳了。”宋惜雨赶忙说道。

    林纾蓝立马追了出去。

    白雅一直朝着前面跑着,去了湖边,没有看到帐篷,再往前面跑着,跑到了庄园门口,也没有看到顾凌擎。

    外面披着得衣服在跑得时候掉了。

    她只是穿着里面一件打底衫,但是压根就不觉得冷。

    “顾凌擎呢,你们看到他回来了没有?”白雅问保安室得士兵。

    士兵红了眼圈,低下了头。

    “少夫人。”林纾蓝把衣服披在了白雅得身上,“你这样会感冒得,别跑,肚子里还有首长得孩子,你这样,首长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