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顾少的独家挚爱 > 第486章 全面攻击,守护,最...
    白雅打电话给苏桀然。

    苏桀然那边挂上了电话。

    她握着手机,沉思着,手机短信响起来。

    她看是苏桀然的,立马点开。

    “我现在有事,一会给你打过来。”

    “小念,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之前一直是葡萄糖挂着,我现在给你准备一点吃的,你要保重身体啊。”宋惜雨担心的说道。

    白雅看向宋惜雨,“妈,我这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一开始只能吃流食,要清淡一点的。”

    “好的,我现在就去弄。”宋惜雨转过身。

    “妈,凌擎还活着的事情谁都不能说,即便是王妈。”白雅担心,又提醒道。

    宋惜雨点头,“我知道的。”

    白雅掀开了被子,拿了衣服,也拿了手机,担心一会洗澡的时候接不到苏桀然的电话。

    她去洗了澡,刷了牙,从浴室出来。

    宋惜雨已经把粥,荷包蛋准备好了。“别忘记了吹头发,这种天,不吹头发以后老了会头疼的。”

    “嗯。谢谢妈。”白雅说道,脸上干,先涂了蜜乳。

    宋惜雨把吹风机递给白雅。

    白雅简单的吹了头发,吃早饭。

    可,一点都吃不下,看了一眼手机,苏桀然还没有打电话过来。

    她逼着自己吃完,现在顾凌擎还活着,她就应该好好照顾自己。

    吃完,站在窗边,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白雅立马接听,“喂。”

    “小雅,找我是关于那个暗影的人的事情?”苏桀然早就猜到了。

    “嗯。”白雅没有否认。

    “我可以把他关押的地址发给你,但是,我劝你现在不要去救,盛东成很生气,设置了天罗地网,等着你们的人过来。”苏桀然建议道。

    “他有生命危险吗?”白雅担心的问道。

    “其实,很多时候,活着比死亡更凄惨,盛东成已经砍掉了他的双手,双脚,给他止血了,放在缸里,额头上每天都吊着水,每天 背上还要被扎针。”苏桀然沉声道。

    虽然,那个人,白雅并不认识,也没有见过,但是听到,心在发疼。

    能够因为顾凌擎,而挺身而出的,这个男人,正义,勇敢,刚强,热血,却……

    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

    “我知道怎么办了?把他的地址给我发过来。”白雅冷声说道。

    “小雅,和盛东成斗,很危险。”苏桀然提醒道。

    “我从来不怕危险,发过来吧,如果,你愿意帮我。”白雅沉声道。

    “嗯。”苏桀然应了一声,把地址发给了白雅。

    白雅打电话给冷销。

    冷销那边一声就接听了,说明一直在等着她的电话。

    “冷销,你现在上报,说暗影的人失踪了,你怀疑去了盛东成那里。因为有暗影的人说失踪的那个人情绪激动,说是盛东成杀死的顾凌擎。”白雅吩咐道。

    “这样可以吗?”冷销担心。

    “小宁在盛东成那里,但是盛东成滥用私刑,我会制造舆论,逼盛东成放人,小宁不管去谁那,都比在盛东成那里好。”白雅的声音有些哽咽。

    “行,我完全听你的。”

    “把天眼拍到的飞机爆炸,顾凌擎被刺杀,顾凌擎死亡,以及关于盛东成的一切,都发到我的邮箱来,邮箱就是我的手机号。”白雅冷声道,眼中充满了锋锐。

    *

    冷销那边去办事,白雅在房间里写稿子,稿子上写了顾凌擎的丰功伟绩,顾氏的事情,他捐助和建立孤儿院的事情,写了盛东成针对顾凌擎做的一切事实陈述,没有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人们的联想是无穷大的,即便她不指明,人们也会猜出来,还放好了照片。

    稿子还没有写完,还有重要得一部分内容,就要靠冷销那边。

    她拨打电话给了沈亦衍。

    沈亦衍挂掉了电话。

    她联系了学生哈的老板,开门见山的问道:“你这个APP软件多少钱卖?”

    “什么?”

    “你开个价吧。”白雅言简意赅的说道,“或者,你想要面谈,我给你的价格绝对超过市场价。”

    “你是谁啊?”

    “顾凌擎的妻子,白雅,顾凌擎是顾氏的继承人。”

    “哦哦,前几天过世的那位最年轻的将军是吧?”

    “是,他是被谋杀的,我要申讨那些谋杀他的人。”白雅直接的说道。

    “你说吧,他是我最仰慕的人,我帮你这个忙就行看,不收你费用。”老板大方的说道。

    “涉及到有些人,你惹不起,卖了对你来说才是最安全的,你如果还想要,等所有事情完后,我可以再还给你,价格再议,但我保证,不会超过我买你APP时候的价格。”白雅保证道。

    “行吧,我明白了,这样,我们面谈,我刚好也在a市,你看,约在水月国际那边的天宇茶楼怎么样,我带着律师和文件过来。”老板说道。

    “我也会带着我这边的律师过去,两小时后见。”白雅挂上了电话。

    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是沈亦衍的,接听。

    “我知道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盛东成现在做事非常的霸道,没有人敢批。”沈亦衍沉声道。

    “现在做事就这么霸道了,别人还可以委屈求全,反正不可能成为总统,顶多也就是维持现在这样的位置。

    但是你,你觉得,两年后,他会放过你?

    你和盛东成认识那么多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要么,你帮我,这次打压盛东成,说不定,还可以让他和两年后的总统无缘,要么,你就等着两年后完蛋。”白雅说的很尖锐。

    沈亦衍沉默了一下,压低声音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得民心者,得天下。

    顾凌擎在军队得丰功伟绩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这两年接受顾少后,做得每一件好事也让民众知道,我来引导舆论得方向。

    盛东成再霸道,失去民心,即便坐上总统位置也不稳,他不敢对你轻举妄动,再说,没有民心得人,能做的了总统吗?

    沈亦衍,你一项不是鼠目寸光得人,权衡利弊你比我还会,我相信你不会做错方向。你就算假装软弱,盛东成这么谨慎得人,不会放过你,你明白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