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走了又大约半个小时,面前又出现了三条路,她继续选中间的往前走,走了半个小时,再次出现了三条路。

    手中的线团已经不多了,总不能半途而废!

    她继续朝着前面走去,走到中途,没有线了。

    想着就走到头,如果碰到还有三岔路口,她就只能回过来了。

    倏尔,她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看到有个人站在她的身后,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电筒照向那个人的脸……顾凌擎。

    他眯起了眼睛,“看清楚了,麻烦,灯光移开点,刺眼睛。”

    白雅看到是他,松了一口气,把电筒的光照向地上,顿时也有些说不出的气恼,“你每天都从这里回家啊?”

    “主要是为了看你。”他走向白雅,双手放在她的腰上,露出笑容,“每天用跑的,也要两小时。”

    顿时,白雅再多的气,也都消了。

    一想到,他每天要用两小时跑过来看她,心中又是暖,又是心疼。

    “我亲眼看到子弹穿过你后脑勺的,现在好了吗?”白雅担心的问道。

    “那是一场戏,我压根就没有中弹,盛东成的人在军队里面,看到我没有死,他们也会行动。”

    白雅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你不早告诉我,我差点就自杀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拧起眉头,“自杀?”

    “跟你说过的,你如果死,我陪你一起,我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为了我,你一定要活下来。”白雅严肃的说道。

    他定定的看着她,神色讳莫难辨。

    白雅有种怪异的感觉,被他看的不自在,“怎么了?”

    他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力道有些重。

    白雅觉得疼,捂着脑袋不解的看着他,紧抿着嘴唇。

    他在她眼中看到了幽怨,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好像会说话一样,“开窍没?”

    “什么?”白雅更不解了。

    “我问你,你是谁的女人?”他问道。

    “你。”虽然白雅气恼,但是,这点却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既然是我的人,是不是应该听我的?”他问道。

    白雅笑了,放下手,“你也是我的。但是一般事情我都听你的。”

    “我真不知道要说你聪明,还是说你蠢。”他无奈的说道。

    “对了,小新是你带走的吗?”白雅问道。

    “是啊,不然和小新做亲子鉴定,我就露陷了。”他沉声道。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白雅不解的问道。

    “盛东成已经视顾凌擎为眼中钉了,我再以顾凌擎的身份出现,一般来说死的快。

    在军旗里面间谍还没有找出来,我换一个身份不仅安全指数高,还能做很多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会去外交部做副部长,掌握外交,也是一种手段。

    沈亦衍毕竟和盛东成是穿一条裤子的,不得不防。”他沉声道,眼神中充满了阴鸷,在黑暗的地道里格外的森冷。

    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说不出的怪异,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怪异。

    “我1月份这样,也会去外交部,你需要做什么,可以让我做。3月份这样,我还会去内阁,目前我已经有计划了,先扫清盛东成的手下,让他没有了翅膀,对了,说不定可以拿到沈傲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具体,我明天才能告诉你。”

    他扬起笑容,握在她腰上的力道紧了一点,“能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是我三生有幸。”

    “能和你成为夫妻同舟共济,更是我的幸运。”白雅微笑道。

    他看着她的明眸皓齿,在微弱的灯光下,蒙上了薄纱,更加的漂亮,低头,朝着白雅的嘴唇上吻上去,吻的狂野,把她顶在了墙壁上。

    白雅被他吻的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好像是……饥渴,不给她一点喘息的余地,搂住她得腰,压近他得腹部。

    白雅清晰得感觉到了他得火热和庞大。

    脸涨红了,虽然和他好多次了,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推着他。

    他松开了她得嘴唇,但没有放开她,吻到了她得颈窝,在她白皙得肌肤上造次。

    白雅痒得咯咯咯笑,“顾凌擎,好了,顾凌擎,太痒了。”

    他突然得停下,眼中闪过一道锋锐,隐匿在了黑暗中,看向她,“我现在是邢不霍,不管在何种情况下,你都不能喊我顾凌擎,知道吗?”

    白雅理解得,他们现在都是在风头浪尖上,一有点破绽,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得。”白雅认真得点头。

    “现在就喊来听听。”邢不霍说道。

    “邢不霍,邢不霍,邢不霍。”白雅一本正经得说道。

    他在她得嘴唇上轻轻得亲了一下,“再叫。”

    “邢不霍。”白雅说道。

    他扬起了笑容,还算满意,按住她得后脑勺,吻落在她得耳垂上。

    “痒。”白雅推开。

    “你应该说,不霍,痒。”邢不霍提醒道。

    “这就不需要了吧,你在人前也不会对我做这种事情,私下的时候,反正就我们两个人。”白雅脸泛红的说道。

    “有些习惯是不经意的,如果有需要,我可能会在人前做这种事情,你要是喊我顾凌擎,那就不好了,对吧,只有代入进去,时刻谨记着,才不会出错。状态,称呼,都要对。”他沉声道。

    “你,这是什么套路啊?你如果是邢不霍,应该看到我,就直接当作不认识啊,你,好像不应该故意来招惹我。”白雅建议道。

    “越是招惹,才越不会怀疑,你总不会让我一直看不到你,摸不到你吧?”邢不霍挑眉道,口气,还颇有一番撒娇得意味。

    白雅轻笑,“你现在得状态,和顾凌擎相差好远, 他从来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所以,要会代入,时刻保持着另外一个人得状态,才不至于在不经意间露出破绽,你也要这样,乖,说下。”邢不霍诱导着。

    她反而更不好意思了,但又想想,他说得也有道理得。

    “邢不霍,痒。”她生硬得说道。

    “还有呢?”邢不霍问道。

    “什么还有?”白雅不解。

    他凝视着她,喉结滚动着,眼神也迷幻了起来,“比如,不霍,进来。我要。用力点,快点之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